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章 【锡兰河下确实有物】

“人在哪里?”温莎德朝着甲板外远眺着,哪怕明月未被乌云所遮蔽,她也没有借助月色找到在广袤地锡兰河上面犹如风中残烛的落难者。

娜拉正左顾右盼着,她似乎想要找到之前还在甲板上面的希诺,可是找了许久之后才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希诺并没有像娜拉想像中的那样,那么想要待在前甲板上面。

温莎德侧过脸,一眼便看见了娜拉心神不定的摸样,随即道:“你没有在骗我吧。”

温莎德没有波动的声线让娜拉的心头一颤,她下意识的回道:“就在那边,我绝对没有骗您,他们真的就在那边。”

娜拉的手指着达克沙利斯号航行的方向,在前面有几个非常小﹑非常小的模糊小人,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那边有人的话,很难会在现在这样的夜色中注意到他们。

遇难的三人组距离达克沙利斯号又近了些许,这就使得温莎德可以在意识到前面会有人,从而注意观察之后,能够发现这三位倒霉的遇难者。

“的确是有人……”温莎德沉默了些许,然后转头看向了娜拉道:“你在这次的侍从女仆名单里面吧,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娜拉不是很想回答女仆长问她这么一个问题,这样的问题就像是在问你的秘密一样,虽然不一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就是不想回答。

“呃——”娜拉拉长着声音,尽量的拖一些时间,想想这么编出合适的借口来说服女仆长。

可是……女仆长温莎德并没有继续问下去,仅仅只是开了一个头而已。

“这件事情我就不多问了,但是这几天就不要乱跑了,好好的工作,还有……”温莎德女仆长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船舷最边缘的位置,也是希诺刚刚翻越护栏,想要走到小艇上面却被鱼线绊到的地方:“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我会自行处理这件事情。”

“嗯……?”娜拉轻吟出声,她本来想鼓起勇气向女仆长询问这么说的理由,可是女仆长已经不再看着她了,只是留着一道背影在她的视网膜里面难以消散。

遇到遇难者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需要掩盖的丑陋吧,这反而能够做一波宣传,可以获得很好的名声……希诺有些不太理解女仆长说出来的话,她有些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可能不是自己所理解的这个意思,而是这位女仆长只是想要自己处理,不是想要掩盖。

时间过去了一小会,娜拉在见女仆长正在等待着在锡兰河上飘荡的遇难者自己游过来,便自觉的依女仆长的意思离开了前甲板,免得女仆长忽然又想要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此时前甲板又只剩下两个人,只不过这次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就在此时,希诺看着女仆长正背对着自己,遇难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过来,她稍微有些放松,困倦感瞬见袭向心头。

正当希诺变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女仆长突然说出来的一句话就让她冷汗从后背冒出,困倦感一下子就沉到不知名的角落里面去了。

温莎德远眺着锡兰河说道:“别藏了,快点出来吧。”

希诺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脏险些漏跳了半拍。

被发现了?我为什么会被发现,是因为空气中魔力和原本又所不同,从而推断出还有人在这里……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就像是没有人能够看出一杯水是不是被人摇过一样……是因为秘魔师的特殊能力吗?可是师父他也没有跟我说过秘魔师还能够感知周围生命体的体征或着是像蛇一样拥有热感应……希诺的心中一下子涌出了无限多的想法,但是最终她得到的结论是在她的知识范围以内,自己几乎不可能发现。

“别睡了,快点出来。”女仆长弯下了腰,她身上的魔衣发生了变动,有一部分的魔力朝着她的右手臂涌去。

这时希诺才发现女仆长原来是秘魔师,身上从一开始就附着着魔衣,可是她就是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就摆在眼前的真实。

魔衣在没有产生变化的时候,会因为空气中过多的魔力而隐藏……希诺在听见女仆长补充的这句话后,很轻易的就明确了自己没有被发现,女仆长要找的是另外一个人。

那根钩在围栏上面的鱼线被女仆长捏在手上,坚韧的鱼线因为魔衣缘故根本就无法勒到温莎德皮肤,若是希诺像温莎德一样用力想要将这根坚韧的鱼线拿起来的话,那很容易就会被鱼线割伤。

跟这根鱼线相连着的似乎是一个很沉重的物体,哪怕温莎德利用魔力使自己的力气变得更大也不是很轻易就将锡兰河水面之下的东西拿出来。

鱼线被温莎德不停的往上抬,可是希诺一直都没有听见有‘哗啦’的水声,希诺心头这样的疑惑一直持续到了温莎德停下来继续拉扯鱼线的动作。

遇难者距离达克沙利斯号又近了,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看见就在船舷弯着腰站着的温莎德。

以希诺所在的角度,她根本就看不见温莎德在低头朝水下看的时候,所看到的是什么样子的景象,她只能通过温莎德的话语来推断水下面究竟是什么。

“我就知道船长那个蠢货把你忘了,幸亏你运气好,钩子钩在了护栏上面,不然你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够找到达克沙利斯。

“时间已经过八点了,你想要现在过去也已经迟到了,偶尔放松一下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吧。”

“可能有人已经混上船来了,而且身份不明,随时都有可能人被杀死,你也不想要看见有人死吧……来帮我一个忙吧,去把那几个遇难者弄到水里面,试试他们是不是伪装成遇难者要混到了船面来,试试他们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会不会暴露自己秘魔师的身份,如果没有使用的魔力的话,那我救去把他们救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成年男子召唤物成年男子召唤物佛系骆驼|轻小说简单地说,这是一个变成游戏中角色被一个个魔法少女召唤到一个个世界一次又一次大杀四方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我在哪儿,我只知道我又要开始大开杀戒了!” “少废话,够胆子就亮血条!”
  • 地球提督地球提督凌车欠|轻小说某天江简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是外星人,并且把整颗的地球当做礼物送给了自己。 糟糕了,岳父坎斯王送给了自己十三次试炼,只要一次没有通过,那么整个地球就会和自己一起陪葬。 且看一名普通至极的人,如何在一路歪打正着之下,被一路毒奶的故事。 (本文轻松无虐点,只需点击收藏,即刻加入书架。您的收藏,是给作者最大的鼓励。)
  • 名侦探柯南之荆棘名侦探柯南之荆棘雨林青熊|轻小说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 我将开口,同时觉得空虚 单女主你猜(嘻嘻 前面一些章节因为是作者第一次写文所以有些不通畅,如果看着不舒服的话可以适当往后跳一些,不影响剧情,后面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 催更请入组织欢迎加入RainJeClub-,776051776
  • 魔王宇智波魔王宇智波无血之躯|轻小说穿越成为宇智波,正好赶上忍界大战,在没有金手指的情况下,只能挣扎求生,试图改变火影世界未来的轨迹。
  • 混乱万界穿梭混乱万界穿梭念念叨叨的懒|轻小说当一个裂缝出现在浩瀚星空中,当二次元到幻想世界中的人物都黑化出现在现实。 “是谁创造的那个怪物,哪个作者设定的一拳结束,那个琦玉根本敌不过”“又是谁想出来这些忍者能TMD变成开高达的”“还有谁告诉我这些恶魔果实能力谁想的”岛国躲在角落瑟瑟发抖,边上黑人偷偷的笑了 “你别给我笑,这些雷神、绿巨人、灭霸你TMD想毁掉整个宇宙吗?” 黑人不服气的说道:“那边上那些一根手指头就能毁掉世界的修仙者怎么说?那个背着个大剑的萧炎?九条龙拉着的棺材?你想怎么处理”“咳咳,人太多了想法也多,没办法没办法” 地球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主角,在线等怎么破!
  • 万界之旅从斗破开始万界之旅从斗破开始可乐梨子|轻小说我叫云羡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 斗罗之时空卡牌师斗罗之时空卡牌师乱舞的星空|轻小说万千世界,都流传着他的名号。 他是无情的镇压者,也是有情的护卫者。 有人敬重他,有人畏惧他。
  • 月季女孩月季女孩安在丽华01|轻小说那天,我抱着她。 株洲市总是阴雨延绵,我想骗自己,可是我做不到,她眼里的泪水我无法欺骗自己。 她说,“好可惜啊,我已经是别人家的玫瑰了。” 我说,“不可惜的,我不喜欢玫瑰,玫瑰有刺,我喜欢月季。” 她笑了笑,说:“可是月季也有刺。” 我则无声叹息,继续撒谎:“那不一样,月季的刺是软的,不刺人。不像玫瑰,只瞧上一眼以后,心都要被刺得生疼。” 从此以后,我总是睡不好。因为我弄丢了,自己的月季女孩。
  • 木叶之忍界寒芒木叶之忍界寒芒青山而已|轻小说重生火影世界,成为鼬和止水的伙伴,得到富岳的青睐,获得富岳的万花筒写轮眼,教鸣人追妹子,带佐助砍哥哥,帮止水相亲,给自来也取材,还有当然要和自己最爱的小雏田一起畅游忍界,一切精彩尽在火影之忍界寒芒!
  • 关于我进入主神空间这件事关于我进入主神空间这件事二不死的|轻小说为什么会这样呢?第一次进入主神空间,第一次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两份喜悦相加明明应该会带来更多的喜悦,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王飞眉头紧皱的盯着电脑屏幕,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第一次在网络上发文,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呢。希望这部作品能给大家带来轻松和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