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2章 妖风葳蕤

第二天早晨,葆迦年拉开门时,便见桃小别斜靠在正对自己寝房的一根廊柱上,瞧她那百无聊赖的样子,像是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

此刻她并未发现葆迦年,她的注意力集中于廊柱上的一只蚂蚁,她几乎贴在廊柱上仔细瞧着那只蚂蚁缓慢往上爬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都快盯成了斗鸡眼也不肯罢休,让那只蚂蚁莫名就感知到灭顶的危险,竟停下身子不再移动。

桃小别就失望地道:“你倒是爬呀,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

葆迦年早已走到她身侧瞧了半晌,一听她的话立刻忍俊不禁地笑道:“你的鼻息对这只蚂蚁来说就如骤风,不要说爬了,你再凑进一点它恐怕就直接被你吹飞了!”

葆迦年突兀响起的声音将桃小别吓了一跳,只见她直起腰抚了抚心口才转过脸朝葆迦年露出一个灿如春光的笑脸:“你起来了?”

“这一大早的,你为何在此?”葆迦年柔声问她。

“前夜你等了我整整一夜,所谓一报还一报,今早我就来你的屋前等你呀!”

桃小别的话说得娇嗔可爱,让葆迦年的凤目中漾出阵阵欢欣的笑意:“那我以后得加倍对你好,让你生生世世都欠着我,永远还不完!”

桃小别突然敛去笑容背着手仰脸望着葆迦年:“有件事……我必须向你坦白……”

葆迦年微微诧异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神色:“噢?何事?”

桃小别便垂下双眸,裙摆下的脚也不自在的磨蹭着地面:“我昨日骗了你……”

葆迦年挑了挑眉也不说话,只是更加仔细地端详着桃小别的神色,桃小别不敢看他,口中却又快又急地说道:“我爹爹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更改妖灵誓约的法子,他说妖灵许下的誓约万无更改的可能,若是违背必遭天谴,这是从古至今无一例外的天地法则,他毫无办法!”

葆迦年闻言眼眸中的华光迅速黯淡下去,他原本想去拉桃小别的手,桃小别却惊惶地缩了缩身子,又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朝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葆迦年便面沉似水地垂下头,将两只空虚的双掌握成拳头垂在身侧,等他再抬起眼帘时眼中并未见丝毫失望、凄惶之色,反而闪耀着更多的神采,他一字一句地对桃小别道:“即便如此,咱们也还有时间去寻觅别的法子,你信我,我终能找到一个万全之策。”

桃小别就笑盈盈地看着他:“我昨夜想了一夜,眼下的情形本就错综复杂,若是咱们还不能坦诚相待,那就真是再无任何可以扭转局面的可能。所以……”

不待她说完葆迦年就朗声打断她的话:“所以你今日便守在此处,将一切相告,要与我共同面对所有的困难和阻碍,为我们谋一个可期的来日,对吗?”

桃小别就朝他眨眨眼睛:“我的小年郎可真是聪明过人!”

葆迦年就凑近她说道:“是,我是你的小年郎,永远是你一个人的小年郎……”

葆迦年的话说得温情缱绻,却让桃小别微微一滞,葆迦年立刻察觉了她的异样,赶忙问:“怎么了?”

桃小别扬起脸大声道:“不要说永远啦!永远是多远?太虚无缥缈了!”

葆迦年就温柔一笑:“好好好,不说永远,咱们就说来日,从眼下到那许许多多数也数不清的来日里,我都是你一个人的小年郎!”

桃小别终于“噗嗤”一笑,见她挂着笑脸往前路迈开了步子,葆迦年就立刻飘到她身侧与她并肩而行。桃小别突然问:“如今我爹爹已是帮不了我们,我们又该如何打算?”

葆迦年就压低了声音道:“在我星月洞府的密室中,有一本《妖风葳蕤》,据说记载了有关我妖灵的所有秘辛……”

“据说?”

“是的,因为连我也未曾看过这本书,只知它被我父王藏于密室之中。我师父倒是告诉过我,此书中记载了关于妖灵如何逆天改命的法门和途径……我想,或许也有关于如何篡改誓约的记载……”

“此书你父王连你也不让看?”

“妖界的传统是只有妖王能通读和保管此书,我父王说等到我继位之时这本书自然会交到我的手中,可是如今,我等不及了……”

桃小别顿了顿终于说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偷书一观,只需让你父王为你改变心意即可。”

葆迦年就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若是此书中真的记载了如何更改妖灵誓约的法门,我父王若真心疼我必会一试,但是我也必须先知道此书中到底有没有这般法门,才能做到心中有数,若我父王一心欺瞒,我也好有所准备。”

桃小别难以置信地道:“你与你父王当真不亲厚吗?父子之间也需这般算计、筹谋?”

葆迦年突然停下脚步抬眼望着依山而上的弯弯小径:“并非不亲厚,只是很多时候,连我……也不知道父王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桃小别便装作毫不在意的拍拍他的臂膀:“好吧,那你寻个时机回家偷书,我得了闲也去问问我爹爹是否知晓你说的这本书,咱们都不要心急,慢慢来。”

二人相视一笑,终于又神情自若地缓步向映雪堂走去。

虽然仍旧是毫无办法,但他们的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安稳,因为知晓与自己并肩而立的那个人有着与自己同样的心思,都在遥遥望着前路,期盼能抵达一处他们想要同去的所在。

转眼又到了晚上,未免被人撞见,桃小别仍旧拒绝了葆迦年想要月下散步的邀约,毕竟他如今明面上是澄黛的未婚夫,若是被人瞧见他与桃小别太过亲近,对他们三人来说,都并非是件光彩的事情。而葆迦年虽然同意了不去散步,却悄悄告诉桃小别,入夜后他会化作一道妖风,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刮进她的寝房,让她同自己说说话,喝喝茶,享受一段只属于他们二人的时光。

见他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桃小别就不再推辞,但仍旧叮嘱他:“要等到天都黑透了你才能来,路上也必须极其小心,万不可被人瞧见,若是有人因此而乱嚼舌根,我就剥了你的皮!”

葆迦年当场就委屈地看着她:“你不去剥了乱嚼舌根之人的皮,怎么反倒想要剥了我的皮?”

桃小别就恶狠狠地朝他道:“因为所有的祸都是你惹出来的!”

葆迦年闻言立刻笑了,而且笑得无比得意,好像桃小别说的并非一句怨怼的话,而是一句夸赞的话一般。

其实只有他心底知道,若不是他给桃小别亲力亲为的上了一课,这个糊涂的桃树花妖也不知何时才能开窍,若如今般愿意依偎在他的怀中,与他说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语,并且在这般错综复杂的局面下还愿与他携手去对抗那不确定的飘摇来日。

如此想来,他便笑得更得意了。

到了万籁俱静的深夜,一股妖风果然顺着桃小别特意留了一条缝的窗户刮进了她的寝房,而这一幕却被不远处的洛安看在眼中,只见他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仰面朝夜空叹息了一声,口中喃喃道:“果然是妖风葳蕤啊!”

此时仍旧是滴水成冰的凛冬,洛安的一身雪衣在寒风中烈烈作响,但他却兀自不动,任凭寒冷的疾风将他的头发、衣袂都吹得乱七八糟,他如没有知觉般凝望着遥远暗沉的苍穹轻声问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语,他也并不在意,只是对那些心存期盼的来日似是不再执着,他低下头又轻声自语道:“罢了吧,罢了……”

一股疾风迎面而来,直将他吹得睁不开眼睛,他挺直了脊背迎风而立,他心中明白,明日很快就会来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死神从良记死神从良记球毛毛|幻情容七舒,专注修仙八百年,只为追随师父的脚步飞升。 就在她艰难挺过第九道紫雷后,竟多出了一道她从未耳闻的金雷! 殒落魂灭还是化作散仙? 她在绝望之际突然莫名其妙地绑定了一个名为‘死神’的系统。 什么?她居然要保这么个弱鸡化神? 不化神还不能死? 原来天命之子是这个样子,绕过她吧,她要从良!
  • 扑克假面女王扑克假面女王赤月沉心|幻情扑克牌也能作为身份? 低微又怎么样?高贵又怎么样? 终究逃不过外敌入侵与朝政腐败! 十五年前,既然命定如此, 十五年后,就一定要为了大陆力挽狂澜! 哪怕危机四伏,我都毫无惧色。 我,可是要当女王的人! 【赤月:这不是言情戏吗?】 【凌默:操,走错片场了!】 『你,找到戏里的CP了吗?』 书友群:1076146929,宣传视频正在制作中!
  • 七律韵花七律韵花凉大菜|幻情可怜女主因为发小的花痴一脚踏入与平淡生活不沾边的未知世界,是偶然还是注定。看她如何成长为她期许中的样子。
  • 毒妃惊世:绝代丹药师毒妃惊世:绝代丹药师乔衍琛|幻情“君天策......你别过来!” “夫人,你不乖,偷了我的种就想跑?” 洛千雪这辈子最怕两件事,一是某帝君逼她成亲生娃,二是某帝君发现她偷了他的种跑路。 仇敌找上门她都能一巴掌拍回去,但帝君缠上身?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她跑,他追;她想好好虐渣复仇崛起,他动动手指就把她的仇敌清理了一个二净。 他将她紧紧拥入怀,一宠成瘾,再宠上天!
  • 不闻叶语时不闻叶语时契时封肆|幻情霸气死神少女×腹黑暖男吸血鬼甜蜜守护!时间暂停,只为等待你? 人类少女瞑色遇到绝美吸血鬼,一见面竟直接表白?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后知后觉,自己竟是——冥界的死神! 人世已尽,永逝降临,魂魄归来,彼岸花开。 而他们等待千年的约定,也终将有结果…… “千年何惧,我等你。”只因一句当时的承诺。 “你是我的。” 死神的救赎,缘分的开始。时间暂停,打开时间的夹缝…… 【包含三部分:现世、回忆、正篇,按照插叙方式讲述】 (前期会虐,不过大部分都是甜宠,不喜勿喷)
  • 倾城霸主绝世魔妃倾城霸主绝世魔妃浅夏幽梦|幻情她是23世纪的金牌杀手,却被一个意外穿越到了一个异世大陆。当她在这个世界渐渐适应了生活,却被突如其来的刺杀反穿了回去,并遇到了一个......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满天星辰C满天星辰CY豪|幻情两位神兽降落人间,拯救世界…艰难的任务 ,并收获爱情,他们最终能否拯救成功?
  • 恶魔观察笔记恶魔观察笔记九青袅|幻情白落夕和往常一样的起床,和往常一样的穿衣,和往常一样的叼着面包去上学,唯一不同的是多长了根尾巴,尾巴?! 被迫来到恶魔学院,深入其中的白落夕发现这一切竟然都是骗局,自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 娇宠之狐妃很嚣张娇宠之狐妃很嚣张梵子森|幻情梵纤觉得世界无爱了,她不过是一只安分守己的九尾狐王,只想安安分分的度过天劫然后飞渡成狐仙大人,谁知道准备成功时冒出个死道士害她不能度过天劫成仙不说,居然还失去了千年修为变回了一只剩下一条尾巴的小狐狸。好不容易活下来,还阴差阳错到了摄政王手上!可是凭什么动不动就威胁要吃狐狸肉扒狐狸毛?还扬言要打断她的腿?哼!不过一介凡人,你以为你是摄政王就了不起啊!居然敢这么威胁孤。谁愿意就在你身边谁就是傻子!就算你让狐睡你的龙床,就算你给狐洗澡,就算你给孤顺毛,就算你给孤报仇,你以为孤就会感激你了吗?跑,果断跑,待孤的修为都回来了,再来把你生煎活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