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 bob手机客户端登录入口

第498章 水里放了哑药(1)

四十年前,公公八岁。
  那时候,公公并没有跟随沈水生,而是和家人生活在一个叫丰收村的地方。
  丰收村原本并不是这个名字,只因为近些年家家户户大丰收,所以才特意改了这个名字。
  村子里有十来个和公公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经常在村东头的大槐树下玩耍。
  这一年,又到了农忙的时节,大人们全天在地里干活,根本没有时间管孩子。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他们也很听话,中午给父母送完饭后,就会乖乖的在大槐树下玩耍。直到父母晚上回来。
  某日,一群小伙伴又聚集在大槐树下。
  “这些游戏都玩腻了。”一个叫王小虎的孩子对众人说道。
  王小虎是这群孩子中最皮的,上树掏鸟,下水摸虾,都是他领着众人做的。所有人都封他为老大,整天跟着他到处玩。
  现在众人听王小虎说玩腻了,立刻明白他又有新的花样了。
  “小虎,你又想到什么点子了?”公公是王小虎的邻居,关系特别好。
  王小虎看了众人一眼,大声说道:“我们比比谁的胆子大。”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所有人的支持。
  小孩子就是这样,对一些新奇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紧接着,所有人都各自去找证明自己胆子大的东西。
  没过多久,大伙又重新聚集在了大槐树下,手上或多或少都拿了一些东西。当然也有人没拿的,比如王小虎和另一个叫刘虎的孩子。
  “我敢喝醋!”其中一个小孩首先说道。
  话音刚落,他就当着我们的面,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醋。看的众人一个劲的咯酸水,真不知道这人怎么喝得下去这么酸的东西。
  那个小孩还没得意多久,又一个人说道:“这算什么?我能生吃二十个辣椒。”
  紧接着,这个小孩就当着众人的面一个劲的吃辣椒。
  约莫吃了十根时,他的嘴巴已经有点开始肿了。但是他却没有停止,继续飞快的吃着。
  最后,他说话时都有点哆嗦,说话都说不完整。
  小孩子都是这样,特别好强。特别不服气别人比他厉害,就算咬着牙也要比别人厉害。
  后面的比较,一个孩子比一个厉害。
  直到刘虎表演手拿蜂窝,众人都不由败下阵来,不敢再去挑衅。
  “有没有人不服气的?”刘虎的目光特意瞟了一眼王小虎,用意非常明显。
  王小虎毫不在乎,走到刘虎跟前,笑眯眯道:“这算什么?我敢在老坟前尿尿,你敢吗?”
  所有人都被王小虎的话吓了一跳。
  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清楚,村里人经常会说一些鬼怪有关的故事。父母会告诉你一些禁忌,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其中这坟前撒尿就是禁忌中的禁忌。
  “你……你别唬人。我不信你敢。”刘虎哼了一声,不服气的说道。
  王小虎瞥了刘虎一眼,嘲笑道:“怂包,你不敢不代表我不敢。”
  “你……”刘虎涨红着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公公沉不住气,连忙拉着王小虎到一旁,小声道:“虎子,你千万别乱来。爹说了,做这事晚上会撞鬼的。”
  “怕毛!俺哥前段时间从城里回来了。他说了,世上没有鬼。都是农村人太迷信了。”王小虎拍着胸脯说道。
  王小虎的哥哥叫王亮,现在在城里读高中,是村里最了不起的人。他说的话,所有人都会相信。
  公公听说是王亮说的,顿时蔫了,不知道该怎么劝王小虎。
  “放心好了!没事的!”王小虎拍了拍公公的肩膀。
  随后,王小虎就带着我们来到了村后的坟地。
  这块地很早就有了,据说以前是乱葬岗。后来被村子买下了,但凡有人死,就埋在这。
  “你们随便挑一个,我就去撒泡尿!”王小虎指了指周围的坟包,大大咧咧的说道。
  “只要不尿在俺们祖宗坟头上就可以了。咱们挑个没碑的。”刘虎提议道。
  所谓没碑的,就是指最早埋在这里那些坟包。以前这里是乱葬岗,自然有很多这种没碑的坟包。
  王小虎也是大胆,在坟地里转悠了起来。
  最后尿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老坟上。
  傍晚时分,大人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孩子们都很自觉回到了家里。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才刚刚开始……
  当天夜里,公公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太爷爷在被一个红衣女子殴打。
  虽然对太爷爷印象不深,但他也是自己的家人。顿时就冲了上去,捡起地上的石子就丢了过去。
  石子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红衣女子的额头上。
  红衣女子的动作微微一顿,原本低垂着头缓缓抬了起来。
  那是一张煞白的脸,没有一丝的血色,嘴唇和眼睛都是异常的鲜红,让人看了心里不由发颤。
  “都得死,你们都得死!”
  红衣女子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机,原本低垂的手突然伸了出来。紧接着,一根根黑色的指甲从指尖冒出,显得诡异无比。
  就在红衣女子朝公公走来时,太爷爷突然扑了上来,紧紧抱住红衣女子的腿,大声喊道:“快跑!快跑!”
  公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下意识的就喊出了声:“救命!”
  话音刚落,父母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眼前。
  母亲一把搂住了公公,带着哭腔说道:“儿啊,不怕不怕。娘在身边,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父亲看了一眼母亲,低声道:“我去问问其他人,看他们是不是也做了这梦。”
  依偎在母亲怀里,公公的心情平复了许多,脑海中依旧时不时浮现出红衣女子的身影。
  “娘,你们也梦到那个红衣阿姨了吗?”公公忍不住问道。
  母亲听了这话,原本止住了泪水又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吓得公公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
  那天,母亲没有下地,一直守护在公公身旁。
  中午时分,父亲才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家中。
  “怎么去了那么久。”母亲一边给父亲盛饭,一边询问道。
  “村里所有人都做了这梦。都梦见家里死去的人被一个红衣女子鞭打。”父亲低声答道。
  “全村人都这样?查出原因了吗?”母亲盛饭的手微微一顿。
  父亲叹了一口气,把目光转向公公:“昨天下午,王小虎真的在坟头尿尿了吗?”
  “嗯。”公公应声道。
  “你们这群孩子,哪里不玩好?非要跑去坟地玩。尽惹事!”父亲的语气严厉了许多,吓得公公一句话都不敢说。
  母亲听出了问题,连忙问道:“你是说王小虎在坟头尿尿惹出的这事情?”
  “十有八九就这样。”父亲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阴郁之色更浓了。
  就在母亲还想问些事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三哥,不好了!刘老二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