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2章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我放眼望去,视线在狭隘的废墟涌道里穿梭,低低掠过湖面,耳边是无穷无尽的呢喃低语。到处都是人活过的迹象,到处都是人欢声笑语留下的痕迹,现如今只留下悲怆。

诚然,这事并不能怪到皇室头上,但是却比皇室更加能叫所有人恐慌,恐惧,暴乱。

天灾面前,不分尊卑贵贱。

我是这样想的,可是我总觉得心里还有个声音在暗暗骂我,暗暗叫苦连天,说着不该来这里受冷眼,他们不知我心的话来,又说这些发臭水里泡烂过太多的皮肉,引来一阵阵头晕目眩。

这样真的很自私,我明明不该有这种想法。他们也是人,和我一样的人,我应该同情,应该痛心,可是在这些情绪之余,我没有办法抑制住汹涌而来的不适。

的确是令人难过的,的确是让人痛心疾首的,的确是我的同胞同袍,也是我一直心里想着的,说服自己活下去的目的和理由。一直以来抱着那样渺茫的希望试图攀登高峰,岌岌可危,谨小慎微。

这样值得吗?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我缩了缩身子,眼前的画面重叠纷扰,最后还是定格在那件方才看见的衣服。

那件衣服,是那件衣服。

那个人,是那个人。

我想要把那个惊悚的画面甩掉,可是我又为自己的胆小懦怯而感到不耻。

这是我应该面对的,来这里之前就应该想好了要面对的事实。也怪不得他们费尽心思一路刁难,他们所呈现的,是最真实的灾情。

红穗在我的旁边低着头,船板吱吱呀呀地配合着亡灵唱歌,风带过去,刮走了我的七情六欲,最后只剩下渺茫空荡荡,以及淡淡的悲伤。

我还剩什么?没有了。

原来这就是人生,就是空空荡荡的,像是天上的云,漂泊无依。不知自己从何来,又往何处去,彩霞渲染出千万种颜色迷糊了我们的眼。可是终于有一天,来到了世界的尽头,没有白天,没有黑夜,没有日月交辉,什么都没有。

闯进一片空荡荡的地方,谁也没有,什么也没有。那么我又是谁?没有人能证明我存在过,沧海桑田,日复月,月复年,就算真的有人在天的那一边偶尔想起来自己,也都早就不存在了。

那么我是谁,依存着虚无飘渺抓不住的记忆来证明吗?

我总相信每个人都应当是有着某种意义存在的。我在来到天边之前,会触碰到太阳,会触碰到月亮,也会遇到成千上万颗星星。

总该有个归宿的。

我在眼前灰暗的,从云层当中挤出来的光里面,看见一颗细小的尘埃,不知道从何来,也不知道将往何方,一眨眼又不见了。

在这漫漫天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脑海里依旧是那件衣服,心里是对自然的敬畏和对上天冷眼的无措。

改变不了什么,我真的改变不了什么,吗?

我付出了很多努力,也缓慢艰难地行走了几步,探访民间,品尝喜怒哀乐,看尽人间烟火,这些苦痛无论是否加身于我,都应该是不被忘记的。

那些逝去的人应该被记住,即使她只是个无人问津的,家人这辈子都不知道她被湮没在茫茫天地当中,无人祭祀,无人收尸,无人惦念的。

好悲哀,好悲哀啊。

潮起潮落,浪花推动着散沙,日出日落,总有月亮代替。这个世界当中,我们随波逐流,我们在浑浊的水里想要摆脱这丑陋的颜色,可是却被浪花拍打而起的时候,从水面的倒影中看见了自己。

原来我也是水。

在我们自以为特别的时候,我们其实也是奔流浪花的一员。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在雨里,在风里,与其随动大流,却更想要做逆流的船,乘风破浪,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周围的世界晦暗不明,浓稠的云和不见踪影的日,地上的人没有选择,因为我们追逐着遥远的光。

我感觉身边的水,身边的废墟,身边的木头,身边的绝望痛苦都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虚无空洞的世界里只有我的船,船上只有我一人。

行流漂泊的船,又是一颗水掉落下来,在经过我额前的刹那,我看见了自己的眼睛,原来也是黑色的。

原来也是黑色的。

但是有一颗动荡的,炽热的,在黑暗浩瀚的大海当中摇摆的,挣扎着缓缓升起的光珠。它想要燃烧,它向黑暗宣战,它在黑暗是相反的异类,它被黑暗安上了罪名。

可是即便如此,即使知道自己没有可能改变,这辈子也都没有办法绽放,它还是存在着,用截然不同相反的颜色,指控着,痛诉着,在不断压迫过来的黑暗当中闪烁着,准备开放,爆炸,开花,结果。

水珠在我的指尖绽放,碎片弹跳而起,雀跃着庆祝着即将结束,又分成两路滑下,在终点相拥。

我抬起头,看见了很多人的脸。他们都模糊不清,隐没在淡淡的光里,然后慢慢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

他们似乎在说什么,似乎在传递着什么。我听不见,但是没关系。他们有些陌生,有些熟悉。我无法辨认,但是没关系。

光驱散了黑暗,撕破了丑陋的幕布,撕裂刺耳的声音和燃烧的灰烬落在水面上铺出了一层粼粼波光,烧出了一条天路。

我望不到尽头,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走过去。

隐约有两个影子站在路的两边,光泼洒了满水,他们向我微笑,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我睁开眼睛,盛光被压缩成丝线消散在了眼角,世界又恢复了游离在黑白中间的灰色。

在这样的水上,在葬送了这么多无辜人的地方,我想我不该有所谓想要逃离的想法。

梦魇也好,会让我失去理智的事情也好,我都已经冷静下来了。

无论这条路上有什么,为了我所认为正确的终点,我不能够在这里和同伴两看生厌,玩弄权术。

我没有说话,望着沉默的水,到处都残留着人们生活过迹象的废墟,捡起地上的两截树枝站起来。

同类热门
  • 不羡旖旎清香嗅不羡旖旎清香嗅白无味|古言她居然穿越了?还是魂穿?什么?这还是女尊的世界? 好吧,大不了她赚钱养家就是了! 可是她该拿这个男子怎么办? 他本性柔弱却为了配得上她而一点点变得坚毅,却也更加有占有欲。 “阿时,你今天又看了那个男的好几眼!” “陌儿乖,为妻只是觉得他很危险。”银时无奈的解释道。 “那也不行,你只能盯着我看!”男子说完这话银时便用唇堵上了他聒噪的嘴。 “唔。”你倒是让我说完啊! “既然陌儿这么有活力,我们来做运动吧。” (处女文勿喷)
  • 权倾宠爱:妖孽王爷太霸道权倾宠爱:妖孽王爷太霸道啾咪啾咪|古言姜笙宛不知家道中落,竟被祖父差人抬到这个男人屋里面。 洞房花烛夜,她盖头被挑起。哭肿的眼睛看到的却是这个恍若谪仙,气质尊贵的男人。不是说王跛子奇丑无比,游手好闲。“你真的是王……”,姜笙宛垂下头,不愿意把那难听的“跛子”二字说出口了。沈肆目光直勾勾,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姜笙宛。简劣粗糙的红嫁衣并没有影响眼前人半分姿色,他笑意里融了前一世无处寄托的想念“笙笙,叫夫君。” 见少女怔住,沈肆轻叹。“罢了,先别叫。这天下最珍贵的凤冠霞披配上你,才称得上是嫁啊。” 姜笙宛呆呆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眸中满是怜爱,是正心疼自己吗…… “夫君。”眼前的少女红着脸垂下头,细弱羞涩的声音被沈肆捕捉,沈肆眸色陡然转深。
  • 辰星挽明月辰星挽明月梧桐恋槿|古言她,林婉月,是二十一世纪林氏集团的千金,有着倾城的容貌,资深的学历,显赫的家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没想到,在和朋友出去旅游的路上遭遇车祸,意外穿越… 他,北辰陵风,是凤陵国人人尊敬的永陵王,十岁率兵击退边境入侵者,几年来,立下的战功不计其数,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妃子云妃之子,可云妃在生北辰陵风时难产而亡,因此,凤陵皇帝把对云妃的爱都给了他们的孩子,而北辰陵风因为从小生活在宫中,又缺少母爱,成了孤僻冷傲的性子…… 一冷一热,他们之间相遇,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难相思难相思灵澜|古言断肠愁,愁难断。回首往昔,愿,初心依旧……梦回千年,只为前生,前生无缘。今世跨越千年寻找你,哪怕相见不相识,今生,他们该续写出怎样的故事?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 小爷,我穿了小爷,我穿了珧芃|古言那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无比帅气的男人,‘扑通’………穿越啦!!!最恐怖的是朱元璋是我老公……………………公,啊,稀吧,稀吧烂啊,还好有个硬气的娘家!!!缺点是我这辈子都和美女无缘了,,,更重要的是有人还要和我争宠,,,你妹的,当小爷我好欺负啊!
  • 江湖宝录江湖宝录红尘小呆|古言这是一柴火妞闯荡江湖的故事,携带一本《江湖宝录》追随前穿越者的足迹,弄的武林风生水起……美男卦师认定她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主子武林盟主的小儿子也对她纠缠不清自己的身世,父母和恩师的羁绊,爱与恨的滋味恩怨情仇,当选择摆在眼前的时候该如何衡量得失而谁又说得明白,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呢历尽磨难,尝过人间冷暖,经历过得到与失去后回眸一看才知江湖是何物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 御封神医:王妃很高冷御封神医:王妃很高冷洛画|古言我没想到傻子老公需求如此强烈!因为在医学上太出色,被嫉妒的男友害死,一朝穿到侯府嫡女身上,就遭遇被后母庶妹谋害、拒嫁痴傻皇子的处境。尤其该皇子还有个冷酷霸道的同胞皇兄,苏云遥惊呼不要太倒霉。且看她左手医术,右手现代知识经验,撕碎恶毒母妹,打趴幕后BOSS,和忠犬男主并肩比翼。【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相信你:穿越小姐的爱恋我相信你:穿越小姐的爱恋芸佳|古言慕容影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传奇魔鬼,却甘愿留在一个园落里?娇西西,20实际连一个鸡都不忍杀的名医,两人的命运交换,会怎么样呢……
  • 水琉璃传水琉璃传凉风有幸|古言阴阳神石问世江湖,赤血魔灵珠受到感应主人召唤,一时间天门道场灵剑门如临大敌,九宫塔内群魔震动。塞外三部九族动荡,西域魔尊重出江湖,风云无主,无极门祸乱天下苍生,乾坤变幻。而她是花妖转世,童颜白发,一生流水,半世飘蓬。她以百花做药救黎民于水火,解乾坤于倒转,她用菩提做心度化邪灵恶鬼,她一语一笑皆动人,梦似繁花水飘零。看一个乱世“琉璃”如何一路艰辛逆转成为白莲女帝,她可以爱尽天下人,却唯独对他用爱做刀,将负心之人千刀万剐。到头来似水飘零,岁岁流离。真可谓,轮回孤,三界苦,一语一笑皆如初,终难悟,一曲未央阴阳路。 ——凉风有幸建了书友群,群号二五九一五八二零五,欢迎书友们加群~(#^.^#)~
  • 农女难当农女难当糖加蜂蜜|古言顾子柒穿越了,成了一个有娘有弟弟没爹,随时会被饿死,还有俩极品爷奶的村。顾子柒表示,这点困难没啥,不就是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吗,她喜欢。 初见面,顾子柒拦住韩千离:喂,大叔,说的就是你,听说我爹救了你,你不仅不感恩,还害我们家被赶出家门,你是不是考虑一下赔偿?韩千离瞅了一眼眼前气鼓鼓的小丫头,咧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