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入府(五)

挨近晚膳,逐流院落的庖屋里传来阵阵烟火气,屋内灶前,秋岑风换了身利落的外衣,衣袖高挽,露出段结实有力的臂膀,臂膀的主人掂着勺,似乎是觉得不够味,又往冒着热气的锅里,撒了点细盐。

“火太大了”秋岑风对着灶前蹲坐的十安说了一声。

“哦”十安应了,从灶里抽出两截木材,扔到一旁装水的铁桶里,水火相遇,滋啦声响,霎时、一阵灰烟幽幽冒起。

“师兄好了吗?我屁股都坐疼了”十安屁股下坐着截木桩子,木桩子面上平滑,显然不是刚拿来充当凳子的。

“快了”

十安穷极无聊,说道:“咱们家,厨艺最好的就是师兄了,最差的就是娘,娘做东西,只要是熟了,她就觉得好吃”

秋岑风笑笑,像是想起了什么,接话道:“你可记得有一年,娘带我们进山找菌子,一路上披荆斩棘,走了半天路,才找回十来朵”

“记得,回屋时,娘烧了锅水,菌子的泥沙都没洗干净就往锅里扔,捞起来时,她还看了眼和菌子同时下锅的蒜,拍着胸脯让我们放心吃,我们那时候小啊,娘疼爱我们,就把菌子都让给我们吃了,可谁知,吃完就中了毒,上吐下泻,折腾了好些天,若不是师父回来的及时,咱们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说到这,十安一改满脸眷恋,神伤道:“在过些日子,菌子又该冒出来了,娘孤身在外,可千万别误食的好”

秋岑风摇头:“不会的,娘不是会在一个地方吃亏两次的人”

“师兄”十安语气里烦闷未减,“你现在话可多起来了,我瞧你笑的时候也多,这应当是好事,可我总觉着,那逐流他不像个好人”

“难不成,总要言笑晏晏才是好人?”

这话不对付,十安自然没有接话,他看着火堆,又直起身来,看着秋岑风将那些菜分装好,放进木托,递到自己手中,秋岑风则捧着碗飘香的药小心翼翼的走着。

晚膳间,逐流埋头吃饭,从头到尾也不蹦一个字,十安则滔滔不绝,讲着府内的见闻,秋岑风时不时接上一句,却也没有打开话题的迹象。

“后日,世子和小赵将军他们包了听画楼,我后日便不能来蹭吃蹭喝了”

“这可是好消息”逐流看也不看他一眼,仿佛十安不在,他真能多吃两口饭一般,将碗递给秋岑风道:“在添一碗”

秋岑风应声而去,十安瞧着他跑前跑后的模样,心道‘狗腿’,可一想那人是自己师兄,又掉转矛头,对着逐流呲牙道:“你别老使唤我师兄”

逐流白了他一眼,“你成日里在我这处吃吃喝喝,还带拿,你师兄多做点那也是给你还债,再说了,有本事,你让他别听我使唤,你看看,你叫得动他,还是我叫得动他”

十安气结,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得,只好将满腔愤怨,都发泄在眼前的饭菜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乱世倾城:公主和亲记乱世倾城:公主和亲记笙歌已凉|古言她,一国公主,不曾受宠。他,王朝公子,享有盛名。送她的琉璃印,许他的一世安。“这琉璃印既然如此珍贵,还是物归原主吧。”“什么时候你离开我了,什么时候还给我也不迟。”乱世离殇,他和她的一生,利益权衡,辗转流离,终究不是赠与还那样简单。几多变换,得来你终此一生的不弃。沧海桑田,只求你携手白头的不离。
  • 江城夜雪:邪妃归来江城夜雪:邪妃归来殊小苏|古言一个平南王府的柔弱小姐,一个丧心病狂的嗜血冷皇。大婚之夜,她竟惨遭灭门!睁眼,风云变幻,废材少女重获新生……当教主,揽神器,闯遍江湖无敌手;做王妃,修媚术,气哭天下小婊砸。某护卫笃定:我可以浪迹天涯,也可以跟你回家;某妖孽坏笑:天色已晚,别回家了,一起睡吧,今晚不行,我明晚再来问问;某王爷感慨:说好的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呢;某冷皇大怒:你们谁敢动她!今晚她要给朕侍寝!(ps:男女主身心干净,亲们放心入坑)
  • 南朝生活南朝生活奇书不是书|古言科举,我是认真的! 一个文科大学生穿越到不知名朝代,种种田,考考学,说点家长里短,娶个小青梅过大年,带领全家奔小康。
  • 王妃水嫩嫩:钓个王爷当靠山王妃水嫩嫩:钓个王爷当靠山QQ塘|古言她本是盗墓传人,因一次盗墓意外,狗血穿越,嫁给了东楚国位高权重的九皇叔。成亲大典上,新郎官没出现,却让她跟一条黑狗拜堂?去你大爷!新婚夜携款跑路,被王爷老公亲手从墙上逮了回来。“还没洞房就想跑?”王爷如此多骄,引娇妻王妃累断腰。“爱妃,让本王亲亲你的脸。”“滚,不要脸!”“不亲脸?那我亲嘴好了。”“……”尼玛,说好的高冷九皇叔呢?不行,赶紧跑路要紧!
  • 嫡女毒妻嫡女毒妻月色阑珊|古言她,本是无忧无虑的将军府嫡小姐,年仅五岁便遭逢生母惨死,可怜堂堂嫡出大小姐竟连得势丫鬟都不如。他,继王妃所出王府三爷,自小被隔母兄长暗害已成家常便饭,险度十六载已是奇迹。本欲以病脱身,却得冲喜新娘,这个冷若冰霜的新娘子很有意思,三爷从此找到了人生新目标。腹黑男VS冰霜女,到底谁丢了谁的心?斗斗不息,谁才是笑到最后之人?
  • 一世倾城:冰棺里的召唤师一世倾城:冰棺里的召唤师千淳果果|古言她,现代的顶尖杀手,拥有无敌异能的双眸,却终还是被粉身碎骨,一朝穿越,成为冰棺中被诅咒而生的废物女婴。为复仇而生的她该如何在这残酷的异世生存?一个一无所有人人唾弃的废物?是隐藏?还是扮猪吃老虎?可是当她玩转了整个大陆,却突然发现落进了某只妖孽手中。某日,这无耻之徒又缠上了她:“顾家有女已长成,不如随本公子私奔罢!”她怒极一脚踹了过去,无耻之徒当场差点断子绝孙…(冰棺姐妹文《极品小魔妃:邪君别乱来》已经开始火爆连载)
  • 凰意凰意以孤单手掌|古言一场意外考古发现,让所有的考古学者陷入谜团。墓里的女人是皇帝还是公主,是穿越的人还永生不死的存在。
  • 桃花别处起长歌桃花别处起长歌羊绯|古言少年青梅伴竹马,金屋藏娇铸佳话。燕尔新婚尚在,夫君却已同那红楼楚馆的雅妓许了终生。本欲隐忍不发,守着浪子回头。不料刚劫中险求生,又陷阴谋。郎君既无情负弃,莫怪他日妾身见面不相识!
  • 琉璃阙琉璃阙青璜|古言皇朝玉氏江山,开朝三百年,设四境封王守护天家,传百年世族繁华人间。至第十九代世孙--玉恒为东宫太子时,却已然是皇族子嗣凋零,朝堂权臣霸政,四境窥视皇权,江山风雨飘摇。处此危境,皇朝太子与东越,西琅,南召,北溟四王族,或联盟,或设局,演尽各样权术之争。且看天下谁属。
  • 嫡女重生,神医三小姐嫡女重生,神医三小姐九耳如妖|古言痴儿,傻儿,自出生之后就不招人待见,受尽欺凌,辱骂,直到那软弱的生命离去,然而,再次睁眼,二十一世纪天才华丽穿越,废材一招重生,惩渣男,治庶姐,且看她如何华丽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