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九州酷游平台

第1764章 晚安宝宝(2)

PS:此章有点感情戏,有点枯燥,但是尽量精简,谢谢各位支持!————————————————
   老头一直没有详细告诉王龙地下基地到底有多大,当跟着老头和安娜一层一层走下去的时候,他的嘴巴就像被什么东西撑起,始终未曾闭上过。
   整个星球的地壳内部,从上往下全部被彻底掏空,在如此广阔的空间内建造了一个比黑石基地还要大无数倍的地下要塞。
   根据老头的说法,这是过去机器人战争时建造的。主要作用是生产武器、装备等。
   踩着飞行磁盘很久,基地也只是逛了1/3,无论是王龙,还是老头跟安娜,都感到了心神疲累。
   两人都未想过要给地下基地起个名字,这对王龙来说无疑非常不过瘾,自己的革命本钱,竟连名字也没有,怎么也说不过去。
   想了许久,眼睛一亮,对着身旁的两人同时说道:“这里以后就叫做隐星基地吧。”
   两人面面相觑,隐星基地就隐星基地吧。
   隐星基地的历史老头也不愿透露太多,王龙反复追问后方才得知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与安娜的父亲有关,至于是什么,这是一个惊天秘密,现在还不能讲。
   看着老头态度坚决的样子,王龙也就熄了追根到底的兴趣。
   至于未来即将面对的人类灾难,老头也是绝口不提,似乎现在说了,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他只反复强调,要王龙必须加紧训练,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毕业的要求。
   而这个他所谓的要求,现在还距离太远。
   对于像王龙这样的单细胞生物来说,这里到底怎么建的、由谁建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他只在乎基地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每次想到这里,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灿烂的笑容就像一个三岁的孩童突然多了一整个屋子的玩具,面对半个星球的玩具摆在自己面前,全部任凭他来调遣,单是想象就感到无比振奋。
   有了这些东西,他就可以回去找那个该死的少校报仇了!
   要是看谁不顺眼,以后就可以去收拾他。
   某人邪恶的想法不停的在脑海中打着转。
   “隐星基地内拥有宇宙尖端的科研和各类武器的生产设施,其中包括帝国严刑禁止的军用机器人生产线。单只是这一条罪名,就足以让我们枪毙十次。”老头在一旁说道。
   王龙点了点头,以后为人处世都要小心一点,搞不好就被人拉出去枪毙了。
   接下来当他看到另外一番景象的时候,他才觉得其实私造机器人这项罪名也不算什么。
   从基地的下50层到60层,拥有一条庞大的战舰生产线,从老头的口中知道,它可以生产目前宇宙火力最为强大的主力战舰——星际战列舰。
   这才是整座基地最大的秘密。
   如果让帝国知道在这颗荒芜的星球地底下竟隐藏着一整条战舰生产线的话,估计立即就会给他们挂上一个图谋不轨、意图谋反的罪名,相信第二天就会派遣舰队围剿的优厚待遇。
   在这之前,王龙、老头和安娜还是会被拉出去枪毙,搞不好连他们的家人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要知道,摆在明面上的大唐帝国,也仅有三条战舰生产线而已。随便一条生产线一年的维护费用可以让一个中等国家财政出现赤字。更别提用这样的一条生产线来生产一艘星际战列舰需要多大的资本了。
   而眼前的生产线上,也的确空空如也,按照老头的说法,他们现在没有资源再建造一艘战列舰。
   王龙失望无比的神情没有逃过老头的眼睛,后者一直狡黠的笑着。
   小子,你还太嫩,我只说不能造新的而已,等着吧,后面才是惊喜。
   所谓星际战列舰,通常舰长700-1000米之间。超过1000米的战列舰称为旗舰级战列舰。低于700米的通常为重型巡洋舰和轻型巡洋舰,是宇宙九成国家的主力战舰,低于400米以内为驱逐舰,是国家区域防护的主力,也是机动性极强的突击战舰,通常用来护航、支援登陆战争以及围剿海盗势力等,只要四五百人就可以完美操控。至于200米以内的都是运输舰、护卫舰、补给舰、维修舰一类的辅助舰只。
   一艘星际战列舰满载2000-3000人左右,武器装备反物质高速轨道炮,口径在800-1200毫米,射程200-300公里。厚重的装甲和先进的可修复纳米层让星际战列舰是当前宇宙中最为巅峰的战力,只有强国才会拥有这种恐怖的战争机器,九成的宇宙国家还停留在以巡洋舰为主力的星战时代。
   即使整个大唐帝国,也仅有三支战列舰为主的混编舰队,只有庞大的后勤保障和足够的经济实力,才能带动这些恐怖的钢铁巨兽。
   大型战舰(巡洋舰以上)在宇宙中也仅有几个较大的势力才有研发和生产能力,并且整个销售网络都被它们的联合势力垄断着,其它国家只能花费巨大的资金去采购舰船以及相关武器装备。
   例如星际联邦,它是人类联盟中最大的战舰、武器销售集团……
   下一步该怎么做?这是王龙在底层控制室面对着林安(老头的名字)说出的第一句话。
   现在他们已经是一伙人了,古话称为一根绳上的蚂蚱,一丘之貉,志同道合。更通俗点叫一路货。
   于是王龙也变得随意起来。什么长官、少将之类的称呼也不用那么见外了。
   转悠了一天,大脑还在乱隆隆的,就像一团乱麻。一整天的经历让他的世界观完全颠覆,如果知道自身已经成为一名叛乱分子(又称恐怖分子)的话,不知接下来作何感想?
   林安那张僵尸脸不停阴笑着,上次看到这个表情的时候王龙就有不好的预感,再次看到的时候他就知道老头绝对没安好心。
   “接下来的两年的时间,将会全面训练你,包括格斗术、政治论、经济学、战舰指挥、会战理论……等等。”
   “在有限的时间内,你将成为真正的超级战士。”他信誓旦旦的,脸上的狂热就像无比赤诚的教徒。
   事实上证明,这世界没有真正的全能人才,至少王龙不是这类人。当负责教授他政治论、经济学的DT598反复用电鞭抽打他无数次仍然无果后,老头、安娜一致认为这小子的确不是这方面的料。
   显然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还不是现在王龙所能领悟的。
   如果不是认为强行用脑波信号灌入会让人类大脑损伤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不过即便输入进去,通常这样获得的知识也是根本无法活学活用的,人类的大脑毕竟不是机器,他们有自己的感知和逻辑。所以说,学习知识要靠人一点一滴的去积累。
   任何事务想要急于求成,只会徒增烦恼。
   相对于政治论、经济学这样枯燥无味只会让他睡眠的训练,格斗术才是王龙最为热爱的,自从被林安娜这个女人狠狠收拾以后。王龙就在迫切等待机会报那一箭之仇。
   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人道主义精神,王龙想着对待女生应该还要温柔一点。但是,当他一个照面就被安娜一掌放倒后,他终于明白上次干架的时候这丫头竟然还是留手的。
   原本还因为力量正在变强而信心爆棚的王龙,此刻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宇宙公理。
   好在他的优点就在于坚持不懈、永不服输,如果斗败了,只要命还在就会站起来再战。
   现在的宇宙,尽管已经不靠昼夜来区分时间,但是为了统一帝国所有部门的作息时间,仍然还用秒、分、小时、星期、月、年这样传承了千年的计时方式。
   每天王龙只会在医疗舱中休息几个小时,其余的时间被划分为理论学习和实战学习。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吃电击大餐,另外一个是吃各类掌法。两相对比而言,王龙还是感到被安娜来回狂虐略微好一些,毕竟还有个美女来担当陪练,比起DT598那个死板教条的家伙真的是强太多。
   但是美女有时也会感到无聊,于是经常陪练的目标还会换成八个气势汹汹的机器大汉。
   当一对八还不过瘾的时候干脆换成一对十六。总之,王龙现在的人生就是一句话来形容:虐你没商量。
   王龙每天就干脆住在了医疗舱内。浑身是伤的他曾愤怒的问道,为何要如此伤害自己,得到的答复是肉体抗打击训练……
   这种地狱般的训练方式,让他的实力突飞暴涨。估计回到原部队,已经算顶尖的高手。
   但是这种所谓的高手,距离林安的要求还差太远,在风云莫测的深空,个人的强大算不了什么。
   有天赋的人注定受虐待的时间是有限的,当安娜的掌术和柔体术不再对王龙起作用了以后,她果断丢盔弃甲瞬间消失不见,让原本终于要大发神威、扬眉吐气的王龙一口气差点憋成内伤。
   被人玩虐了一个月,轮到自己发威的时候却跑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当十几个军用机器人再也无法攻击到王龙以后,林安就像鬼一样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这让身手已经自认绝顶高手的王龙生生感到全身毛骨悚然。
   老头招牌式的阴沉笑容已经让王龙愈发习惯,“呵呵,终于找到方法可以治愈你的幽闭恐惧症了。”他慢悠悠的说道。
   当王龙知道林安所谓的治疗方式就是将他一个人锁在一间巨大的金属密室后,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就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徘徊。
   但是在付诸行动之前,他必须先要从这个密闭空间出去。
   心理问题平时还好,但是一发作起来,轻易要人命。
   “可恶的死老头,赶快放我出去。”他大声骂道。
   密室漆黑无比,因为没有一丝光线,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好黑啊,放我出去!”他的声音开始颤抖,对黑暗的恐惧从后背逐渐蔓延。
   这种熟悉的味道每次都将他逼迫的疯掉。
   “放我出去,这个方法根本没有用!”他抱头哀嚎着。
   “林安,你个死老头,我X你祖宗,你大爷的……”歇斯底里的开始。
   “呜呜呜……”在一天一夜后,他竟然哭了起来。
   “我好害怕啊,爸爸,妈妈……”理智越来越模糊,仿佛记忆中的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黑暗的货柜舱,自己无助的哭喊声,他感到饥饿、害怕,还有……对死亡的恐惧。
   心里的恐惧已经占据着主导,让他变得懦弱,失去了所有勇气,在黑暗中他四处奔跑,额头撞在墙壁上血迹斑斑。当他的体力到达极限的时候,身体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谁来救救我……”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到现在为止,他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体力在飞速透支,恐惧却是不停蔓延。
   生无可恋的感觉阔别多年后,再次占据了这个失去理智的大脑。
   他疯狂的抓扯着头发,痛苦的哀嚎着,指尖抓在自己脸上,黑暗中一丝丝液体顺着头部、脸部蔓延下来。
   “咚”的闷响,他将脑袋狠狠撞在墙壁上,更多的鲜血顺着额头汹涌而下。
   极限已经到达,下一刻他就要丢掉性命。
   ……
   黑暗中一双温暖的手在背后抱住了他。
   “不要害怕,我在这。”柔腻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不要恐惧,你还有我。”声音反复不停的说着。
   那道声音就像是慈母所吟唱的摇篮曲。
   关爱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只要有信念在支撑,都将消融一切恐惧的根源。
   当陷入黑暗的王龙在听到温情的呼唤后,他停止了一切的举动,脸上的血仍然不停的流着,但是他仿佛毫无所觉,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身后那双温暖的手紧紧抱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