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五十四.拖延症的征状之一是拖延时间

“你这是多巴胺分泌过多,还是脑中风导致脸瘫了?"易立看着对方的这张笑脸,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然而对于易立的话语,对方好像没有理会的打算,默默地把箭按在弦上。

“这么安静的吗?”易立往旁边一跳,躲过飞来的箭矢,这点距离的他要躲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张诡异的笑脸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因此迟迟也没有拿出另一枝箭,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易立。

“这就射完了?看上去不太持久啊……”虽然易立的嘲讽不断,但他的手也没有闲下来,魔方被他转换成攻击模式,变成一把重剑被他紧握在手上,准备随时进行突击。

手中传来的重量感,令易立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此刻可是毫无防御能力,这也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从而导致两人现在处于一个互相僵持住的局面。

易立这边虽然还在僵持着,但另一边的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与易立那边的笑脸不同,这边的哭脸还未站起来,方程就一拳打了过去。

当然对方也不会这样坐以待毙,抬手就接住了方程的拳头。

然而,方程迅速把手抽出,另一只手捉着对方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一拉,接着一脚向对方的腋下踢去。

一击得手后,方程没有继续贪刀,而是选择趁着对方吃痛的时候与对方拉开距离。

因为方程知道光靠这些可以重伤普通人的招数,打在对方身上跟本连伤都伤不了,最多也就是让对方痛一会,所以方程这几下的作用更多是为了自己解气的,并不是为重伤对方。

“玩完了吗?玩完就乖乖跟我们回去吧,你可是很重要的实验品啊。”事实也正如方程所想的,才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对方就像没事似的站了起来,虽然表情依旧的可笑。

“果然一力降十会,看来技巧是没什么用的了。”虽然这种结果方程早有预料,但在亲眼看到对方的情况后,他还是感到十分的惊讶,毕竟对方站起来的速度可比他想像中的快得多了。

两人对视一眼后,哭脸突然爆发,向方程冲了过来,光从这速度来看就可以知道,这次可不再是之前那样的小打小闹了。

“轰!”两个拳头的相撞并没有发出这种声音,但若然现场就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能在脑中自己脑补出这种音效来,因为这次他们的拳头是真的打在一起了。

“小程,是我听错了吗?我怎么好像听到骨折的声音了?!”当然,可能因为每个人脑子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有些人能脑补出比较特别的声音。

“放心,不会太多地影响到行动的。”小程没有否认,看来这些特别的声音不是脑补出来的。

“所以真的骨折了!那岂不是得痛死?”

“没事,我不怕痛。”

“但是我怕啊!”

方程的心路历程对面并不知晓,他也没这个时间把它说出来,因为另一次的攻击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在这种情况下技巧的作用并不大,单纯的意志和力量反到能带来更好的效果,而这两样现在的方程恰巧不缺。

一拳又一拳地向那张哭脸挥去,对方也同样用一拳又一拳来回应,打中对方拳头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些拳头更多的是落在方程的身上,或是那张足以令人耻笑的哭脸上。

没错,方程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不过对方,自己现在要做的都不过是把时间拖到有人来帮忙的时候。既然如此,那打哪里不是打了,还往最看不顺眼的地方打去。

“你打归打,多少还是得防御一下的啊!”

“不需要吧,反正他又不会打死我们的,我又不怕痛,还不如不去防御,这样对方说不定还会因为有所顾虑而不敢使用全力。”

“呵呵,总之在今天受的伤痊愈之前这个身体就全权交给你控制。”

“别!起码说话什么的还是要由你来,特别是跟那个家伙说话的时候!”

即使方程现在是在挨打,也丝毫不影响他在脑中的交流,可他们口中的“那个家伙”就没这个闲情逸致了。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射完就躲的人,有本事就站着和我拼刺刀!”易立举起他的重剑砍向笑脸突进。

幸亏这个天台够大,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易立发挥鞋子的功能。可即使如此,易立这一剑依然被对方躲过了。

而且不只躲过一次两次,在这之前易立已经砍了好几次了,每一次都被对方躲开,犹如易立躲他的箭一样。

不过易立丝毫不慌,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首要目的是把人拖住,而他现在已经做到了。对方看上去和易立一样不慌,因为他看起来目的跟易立一样是把人拖住,这么一想易立倒是有点慌了。

“看来要用一点艺术手段了……”易立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把手伸向另一个魔方。

对方的到易立的这一个动作,那张诡异的笑脸上仿佛多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虽然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分别。

笑脸虽然不明白易立所说的话,但反正易立的废话从一开始就没有停过,所以他也没怎么在意,不过这并不影响严阵以待,毕竟他可是亲眼看着易立手中的这个东西变成剑、变成盾的。

易立又一次向笑脸冲去,不过这次笑脸可没有躲开,而是举起了他的弓进行格挡。

让笑脸没想到的是,易立没有变出另一把剑进行攻击,而是单单魔方轻轻地抛了起来。

笑脸的注意力被这个抛起了的魔方吸引,如果易立趁这个机会攻击的话,很大机会可以打中对方,可是易立没有。易立不单止没攻击,反而迅速往后退去。

就在笑脸疑惑易立怎么没有攻击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他瞬间就被爆炸所吞噬。

易立被爆炸的冲击吹到天台边缘,好悬没有掉下去。

不过比起掉下去,易立更担心另一样东西,那就是传说中的“有烟无伤定律”。

果然,在爆炸所产生的浓烟中忽然冲出来一个人影,在易立还未反应的瞬间就把他抱住跳了下去。

……

此时,满目疮痍的图书馆内。

“哎呀~!早知道不偷懒睡觉了,这下不收拾好的话肯定又要挨骂了……”

同类热门
  • 风云赞歌风云赞歌云泽下|奇幻每个人都有故事。故事像锁链一环锁一环,这是宿命。有人与宿命抗争,搅动属于自己的风云。你是其中一环吗?魔鬼,龙侠客,河神,圣光。四个宿命长河中的人会怎样乘风踏上云颠,冰火的视角,不一样的故事。
  • 林波林波旋律de晓月夜舞|奇幻帝国和王国两个国家的战争因为不同的政治主张和人类本身的野心已经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却谁也奈何不了对方。而随着科学的发展,战火也一直不停地升级。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在林波这个紧贴着王国国境的帝国边陲小城里,却找不到任何战争的影子。它在帝国和王国的边境上,在现实与幻想的夹缝中,悄悄地存活着。-----------------------------------------------------每一位读者对我都是一份荣幸,不管各位看了多少,谢谢你们打开了我的小说。
  • 异魂咒剑录异魂咒剑录贪吃瞌睡猫|奇幻各种能力强悍怪异的异魂者,穷凶极恶的水域异族海盗,生存于极其残酷环境的大雪山族,将正义贯彻到底的神使十字军,杀人如麻的黑玫瑰特种暗杀组织,转职猎杀异魂者的炼金师,生存于黑暗夜幕中的无法地带,守护神与人之间交界的护神一族,反对神权贵族奴隶治的革命军,。在这里将上演一场史诗般的宏伟文明,从强盛到衰落。这个世界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大鱼吃小鱼的故事。三代人的宿怨纠缠,有江湖人的快意恩仇,有军队的铁血情意,有感人的生死之恋,有校园的甜美时光。_一代枭雄_格雷.杜兰卡尼亚
  • 绝世灵刀绝世灵刀水月星|奇幻这是一个只属于刀客的世界,灵刀与生俱来,初解,始解,万解!能力匪夷所思。这是一场持续千年的战争,有人厌恶归隐,有人挑拨离间,也有人致力于结束这一切。鸿羽能否用手里的灵刀,终结这千年的战争?一味地杀人是不行的,因为那样只能带来更多的仇恨,带来更大规模的战争!
  • 海盗皇帝海盗皇帝埋神.CS|奇幻海盗时代带着圣力跟女王去杀人!我们的海盗王是女王大人!世界分为七大陆,分别是
  • 空间之族之人族空间之族之人族就那么一回事|奇幻继承先祖功法,仇家臣服。为一男人舍弃所有。
  • 萝莉公爵的异界之旅萝莉公爵的异界之旅在风中拥抱你|奇幻战场的黄沙掩埋过他的过去,少女跪在他的墓碑前哭泣,死神挥舞着镰刀出现在她的面前。与我签订契约吗?他会活过来,永远的活着。而你的灵魂会永远留在炼狱。年轻的少将继承少女的记忆与身体。另一个记忆总徘徊在灵魂里,死去的与活下去的记忆,有一天会遇见你吗,丝蕾雅?我成为了你,还是你活在我的灵魂中,墓碑前铭刻的名字,是从死神手中换走的契约。我会带着你一起,到时间的尽头。“说过的……要一直在一起……”----------------------------------------------PS:剧情进展较快,故切不可一目十行,不然完全无法理解剧情
  • 洗点术士洗点术士麓沙的熊猫|奇幻“哈哈,小法师被我近身还不死啊”“吃我旋风斩啊” “快抓住那死灵法师”“朋友,看我这圣光,自己人啊” “你以为我是剑士,其实是我大召唤师啦” 千般职业,万般变化,我,李奥大人,要做异世界的救世主 。
  • 永翼永翼逸紫风铃|奇幻异界之人兰斯洛,入驻永恒之塔,将会在亚特雷亚大陆掀起怎样的风波?背负血海深仇的同时又要担起救世之责的卡洛琳又会谱写怎样的传奇故事?爱情,憎恨与责任接踵而来....耐人寻味的和平谈判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天之密?十二主神,五大龙帝,实力上到底是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还是另有隐情?欲知详情,一切尽在《永翼》。(本书跟永恒之塔剧情没多大关系...哈哈哈..)
  • 天神下凡天神下凡烽火戏诸侯|奇幻三样东西会使帝国在一百年内成为至高的伟大王国:《国富论》,《教诲》和紫曜花——虔诚者奥古斯丁。他独自从神圣中来。走向永恒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