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8章 我将新旧并罚矣

一夜疾行,斥侯参军沈宏源率人终于赶在次日辰时三刻回到大将军帐中,出示了密令,又转告了中军校尉王顗之言,以及远安门外遇见秦州刺史麾下斥候行参军阎德裕所言之事。

没想到,大将军王僧辩默默地听完,却是木木讷讷地坐回到卧榻边上,说:“若是……安康郡王稍有闪失,大王岂不是……我将新旧并罚矣。”

沈宏源自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说:“大将军为何这样想?安康郡王在郢州征战不力,与大将军何干?安南郡王萧方矩前来增援,不也没出过多大的差错?”

“大王定会会埋怨我动手迟了些,若今日咱这三万兵马已至洞庭湖,安康郡王何至于短兵相接?他至两军阵前不过是应应景儿,如何能经得刀枪?突击灭贼,焉能视为儿戏?”

沈宏源小声道:“信州刺史鲍润岳也算勇武,如何也被活捉了?”

鲍泉,字润岳,后世之人可能搞不清名与字之关系。简单地说,字,乃是对名之解释。譬如,萧绎,字世诚,绎为何意?本意是抽丝,引申为连续不绝,如何能连续不绝?唯有以诚待人,以待处世也,故取字世诚。

王僧辩说:“鲍泉有勇无谋,硬打硬拼还算得勉强不惧阵,若与侯景斗智又斗勇,自是略逊了好几筹。唉唉,大王殿下如何放心将安康郡王交于鲍泉?”

大帐中仅有三人,此亦是王僧辩之规矩,每接到江陵密令,需要与谁商讨,才会传令命谁前来。无关人等,知情者越少越好。王僧辩低头轻声言语:“要说打仗呢,万万不能带着亲王、郡王这些人,一心岂可二用?拼杀到红眼之时,谁又顾得了他们的性命?”说完,又抬眼看看一直未言语的刺奸都督杜裕铭。卯时议事完毕,王僧辩特意留下杜裕铭,以待斥候参军沈宏源随时可到之消息。如今,消息来了,且是两个,一要挥师北上,二是侯景活捉了安康郡王萧方诸。面对“先行后言”四字之迹,你却为何迟迟不表态?

杜裕铭忙道:“先行嘛,当然是让大将军先行了先前之事,湘东大王向来如此含蓄委婉,这有何难?我前去了却大王殿下心事,大将军自管带兵北上击贼便是。再者说,军中杀一个人,岂不是如何宰鸡屠狗一般?这有何难?”

王僧辩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看着二人,眼神令人难以琢磨。

“其实,我早有此意,只是担心大将军……”杜裕铭想说什么?沈宏源等着听下文,他却咽了回去。杜裕铭率军增援安南郡王,白白地在黄鳝洲以西地域僵持数日,无尺寸之功而返,难道他想猛炸起一条大鱼么?王僧辩勉强地笑笑,道:“要杀他,也只有我亲手动刀,若不然,大王殿下定会……”

“大将军何必多虑?我杀人极多,更不在乎多他一个!”杜裕铭看了沈宏源一眼,小声道:“我不外传,沈参军不外传,难不成大将军还会逢人便讲是谁取了河东王的首级?”

“都督所言极是,他早晚都是个死,何必再苟活下去?”沈宏源的眼睛不时地朝外张望,像是担心大帐门外有人偷听:“但这河东之事嘛,有我这个斥候参军就足够了,毕竟,郢州战事吃紧,大将军需率精兵强将前往。”

刺奸都督杜裕铭正要开口,沈宏源却摆手制止,道:“都督先听我说,咱们有句老话,杀鸡焉用宰牛刀?你随大将军一门心思去灭侯景就是。”

王僧辩点头,似是认可,却说:“干脆,连你这个斥候参军也省一省,就让我那黄口小儿见机行事!他这几日,正好在河东郡王身边,已混得半生半熟,若伺机下手,对他来说也不难。”

杜裕铭摇头,说:“他才十几岁,怎可行此血腥之事?”

沈宏源更是摆手拒绝,道:“少将军不宜动手,他与庄瑞霖,还有那河东王府中那个中兵校尉,倒适合北上击贼。若是他动手,那个中兵校尉当然会怀疑。杀一个河东王,再损失一个中兵校尉?”

“哦?”杜裕铭忙问:“那是个可造之才?”

“那人忠心耿耿,一心只有官家,再一个,河东王的中兵校尉,会是平庸之才么?”此话一出,难免感觉出问得过于直白,沈宏源又忙说:“河东王本非庸才,不过是败在过于偏执而已。”言到此处,沈宏源见二人已点头,自是得意起来:“河东王麾下之人,论其忠勇,论其智义,不乏罕见之才,这个中兵校尉,我不敢保证他有多大造化,但将他争取到大将军阵营之中,总比他白白地死掉要有益处。”

王僧辩沉重地点头,杜裕铭问道:“如何下手?”沈宏源说:“下什么手?陪他吃酒,待他醉了,直接层层包裹起来,船行不止,待到得那江陵城,他岂不是早憋死了?”

“哎!我如何忘记了这一点!”杜裕铭猛地一拍壁上地图,继续道:“你是个吃酒千杯不醉的主儿,纵然把满席的人都陪醉了,你也是依然能够上马开弓百步穿杨的!”

王僧辩突然却又觉得不可行,问:“他若滴酒不沾呢?”

“那就是敬酒不吃,偏要犯贱吃罚酒!”沈宏源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上去一个虎爪锁喉就是。”

“哦!”王僧辩恍然大悟。

沈宏源说:“都督你也怀疑我的身手么?”

杜裕铭忙摇头,道:“哪里,哪里,我是想将此恶名背在身上,污我一人,成全湘东。”

其实,在沈宏源听来,这是占了便宜卖乖。沈宏源说:“若是一个斥候参军连这点能耐都没有,还斥候的哪门子参军?”

王僧辩心有所释:“若是这样,事情倒好办了,我即刻传令至各校尉,三万兵马随我等北上,另一万兵马留守湘州统归宗懔调遣。你坐镇连云舫,陪侍河东,半路上再将那三人调离他任,你见机行事的就好!”

“既然这般,我前去宗老将军面前口援大将军命令,也算是分头行动!”杜裕铭果然是个含蓄之人,恰如其分地接上了话,算是为大将军备下了一道完美无瑕的台阶。沈宏源一听,忙在大将军面前跪了,道:“再见到大将军之时,河东殿下定是通体冰凉,如若不然,即是我通体冰凉,立此为誓。”

说话的功夫,大将军已写好军令交与刺奸都督杜裕铭,沈宏源这才知道自己也该动身前往连云舫了。告辞了大将军,转身走出大帐之时,沈宏源甚至有些后悔了:万一,我被那个中兵校尉晁志川给取了性命呢?

同类热门
  • 最强节度使最强节度使司徒云霄|历史公元888年,大唐帝国日薄西山,五代即将拉开帷幕,恰在此时,身带整条街区的沈云峰穿越而来,他恰巧附身在大太监杨复恭的干儿子身上,并且阴差阳错的被任命为振武军节度使! 到底是保一方平安,还是征战天下呢? 且看最强节度使!
  • 百年敦煌学:历史、现状、趋势百年敦煌学:历史、现状、趋势刘进宝|历史敦煌学仍是一门发展中的学科。主要是揭示敦煌、河西及至我国古代社会、中亚古代社会和中西交通等历史的本来面貌和规律;为研究我国古代某一局部地区的历史、社会状况提供了一个极为难得的典型。樊锦诗先生这样说:敦煌莫高窟以汉地文化为基础,以丝绸之路为纽带,以开放的姿态,广泛地吸纳了多种文化,见证了中外文化的交流。
  • 长夜无明长夜无明GHL临渊|历史一对兄弟相残,三位好友反目。曾经的朋友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安插在自己身边的耳目却成了生死与共的兄弟。在这个战火纷争的年代,世事无常。
  • 饱肚王的倒霉战记饱肚王的倒霉战记无夜不眠|历史诸君,请听我说。我家住蓟城边,有屋又有田,可那起义军,抢我余粮逼我反——好好好,我认倒霉,点背不能怨社会。可讲道理,为什么叫项雨的是个狂野型号妹子!为什么叫张靓的是一个病娇心机婊!还有为什么我姓刘名浜啊!最重要的是凭什么全世界都管叫饱肚王啊!?我好歹也是有【蓟公】这个正式封号的!这难道都是我的政治口号的错喽?谁让我说要让世人都吃饱肚子?“唉?萧荷你别抢我日记本!这次又是什么事,该不会是韩欣那个傲娇又跑了吧?粮又快没了?!”
  • 獒唐獒唐苍山月|历史大唐......得魏晋之遗风,又承胡夷之奔放,无理儒之板古,避世家之横世。这是最好的时代,万里江山如画,四海呈平似锦。但,这也是最残酷的时代,皇权血祭父兄,欲望蒙蔽亲恩。自太宗起,子篡父、弟弑兄、父杀子、子叛亲、妻谋夫、臣逆君,李唐天下,似梦魇缠身,相杀不绝。皇权更迭,更如鬼獒啖亲而存!九犬一獒,这个流传于后世关于藏民驯獒的传说,真假姑且不论,但却真实地映照在这天唐盛世之上。那么,一只幼犬,弃于襁褓,游离獒群之外,又当如何百炼成獒,逆世而生呢?吐槽群:274736025全订群:531461799
  • 重生红楼梦重生红楼梦担花郎|历史李士非穿越成了贾环,钟鸣鼎食之家的荣国府。看他如何在众多纨绔中厮混,在众多美女中自持,文斗,武斗,政斗。军事的,政治的,生活得。。。。
  • 颠覆蒙元帝国颠覆蒙元帝国一九七五|历史崖山之后无中国?七五将为您塑造一位虚拟历史中的超级英雄!—————————————————————————————2015年,戴将军的博客。网民甲留言:现在的这些将领们光有理论没有实践,真打起仗来,比老一辈的革命家可就差得远喽。戴将军回复:你怎么知道?我当然尊重前辈们,但是我也不觉得比谁差!网民乙:我呸!真是鸭子死了嘴巴硬,光说不练假把式!有种你回到元朝把蒙古帝国灭了再吹!戴将军回复:行啊,等我抽时间回去灭他一回!网民丙:......凸!2657732书友群.
  • 春秋别话春秋别话安在旭|历史举头三尺是为神吗?那所谓的天道,在于人间,还是在人间之上?人间百味,人间之上亦然吗?他这样问道。 空谷之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哎哎回响,不高,却,悠远。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数不清的呼喊和哭泣。鲜血,还有,战车的咕噜,夹杂着那被历史所光耀的诸子百家。 于是,戈立、兵起。
  • 这才是日本史这才是日本史何畏岩|历史自诸神创世以来,日本列岛就战火纷纷,冲突不断。从大和王朝建立到镰仓幕府倒台,日本历经腥风血雨,政权几度更迭。其间,各大豪族拥军自立,各自为政,天皇仑为摆没,一部日本电即各方霸主的个人秀。他们上演了一幕幕父子相残、君臣反目的惨剧,各股势力为达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政坛十分热闹,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打得不可开交。
  • 土尔扈特部东归祖国土尔扈特部东归祖国金开诚|历史《土尔扈特部东归祖国》中优美生动的文字、简明通俗的语言、图文并茂的形式,把中国文化中的物态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精神文化等知识要点全面展示给读者。点点滴滴的文化知识仿佛颗颗繁星,组成了灿烂辉煌的中国文化的天穹。能为弘扬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增强各民族团结、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