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枚方往事(十)

胸口很沉,很闷,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让白尧轩难以喘过气来。

他本能摸向胸口,用力的抚摸着,好像可以缓解一样。但是他没有舒服一些,反而是听到了一声呢喃。

怎么回事?

白尧轩逐渐清醒下来,自己是躺着的,好像躺在一张床上,天花板是酒店毫无特色的天花板。而他的右手好像在抚摸着某个人的头发。白尧轩的视线逐渐下移,看到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发梢带着微微的红色。

尧晨正趴在他身上睡着。

“醒了?”房间内忽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乍听上去很冰冷,但其语气中藏着某种其他的感觉。

白尧轩脸色一变,刚要起身,却发现一把匕首已经纹丝不动抵在了他的额头上,甚至没有人用手去握着这把匕首,就像是意念操控一样。

“我不想伤害你,所以请你先听我说完话,好吗?”那人居然还很有礼貌,只不过这种请的方式很特别。

“你先把我额头上的匕首移开,然后解除你身上的所有装备来表示跟我谈话的诚意,我就听你说话。”因为尧晨趴在他的身体上睡觉,上半身还趴在他的胸口,所以说话的声音怪怪的。

那人沉默了几秒,随后那把匕首就向上移动,随后落在了床头柜上,然后那人走进白尧轩的视线中。他把背后的两把刀放在了地上,然后拉开了外套,展示了一下外套里面的情况,“你妹妹已经睡熟了,可以把她放在床上,以便于我们能够好好谈谈。”

闻言,白尧轩稍微坐起来了一些,靠在床头,一声不吭地开启了上帝视角,发现那人身上确实已经没有了任何武器,看来他的武器只有那两把刀和床头柜上的匕首。但是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刚刚那把匕首可以隔空抵在他的额头上,那就说明眼前这人想杀自己,也不必让装备拿在手里。

“你的效应是什么?告诉我,详细一点。”白尧轩询问道。他当然没有奢望这人能够告诉白尧轩有关于他的效应,他只是在试探,光是之前的解除武装所表达出来的诚意不足以让他完全信任,如果把效应告诉他了,那诚意至少会是有一点的。

当然了,要是有人能够在短时间内编出一段效应的话,那这个试探是没有用的。

但谁知道,那个人还真的就把效应给告诉了白尧轩:“我能制造一个理论上没有范围的结界,这个结界与外界相同,但与外界隔绝。而我能操控结界内一切非生命物体,同时结界内所造成的所有伤害,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反映到我身上。”

“如何证明?”白尧轩接着说道。

那个男人没有回话,只是眼睛微微眯了眯。

白尧轩警惕起来,双手环抱着尧晨的腰,时刻准备躲避袭击,“如果你说的效应是真的,那么光是解除装备可没办法让我信任你。”一边说着,白尧轩还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那把匕首。

“你可以用匕首刺穿床单。”那人说道。

“你先解除结界。”白尧轩道。

下一刻,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空间的一种畅通感,就好像一间关闭了很久的房间打开了窗户的那种感觉。

“解开了。”那人说道。

白尧轩左手迅速抓住床头柜上的匕首,指着那个男人,“把你的两把刀扔出去。”

“我拒绝。”那人立刻回道。

“这可表现不了你的诚意。”白尧轩的语气略带一丝威胁。

“你可以去捅床单了。”那人忽然说道,好像完全没有听到白尧轩的威胁。

“你展开了结界?”白尧轩握紧了匕首,以免这把匕首忽然被那人夺走。

“展开了。”

“嘶啦——”白尧轩在那人还在说话的时候就连带着床板捅穿了身边的的床单,同时死死地盯着他身上的变化。

几乎是在捅穿床板和床单的一瞬间,那个男人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道很明显的划痕,不过连皮都没有破开,只是那个地方变红了而已,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脸上用力挠了一下而已。

“就这?”白尧轩皱着眉毛。

“是的,我们现在可以谈话了?”那人询问道。

“你先解除结界,然后把刀都给我。”白尧轩得寸进尺道。

按理来说,一般人是不会给的,因为给了,自己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但是在面对一个拥有可以任意控制非生命物体的效应者来说,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了。

于是,那个人还真远离了床,把地上的两把刀留在床边。

白尧轩把还在熟睡的尧晨安置在了床上,随后迅速捡起那两把刀,把匕首扔进了床头柜的柜子里,两只手各握着一把刀的刀把,杵在地上,这样一来,即使对方控制这两把刀,也能迅速察觉到然后做出反应。

“你妹妹没事,只是力量过度使用导致昏厥了,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那人说道,“现在你可以安心和我谈话了?”

白尧轩用余光看了一眼尧晨,然后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我叫穆青涟。”穆青涟说道,“你应该知道奉靖先吧?”

“你和他什么关系?”白尧轩问道。

“他父亲是我们穆家的手下,我和奉靖先从小就一起长大,初中毕业我就出国了,他留在国内就读X市的八中,对吧?”穆青筱回道,“我妹妹是穆青筱,你应该认识。我出国后,奉靖先就负责照顾穆青筱。”

白尧轩回忆着自己装高中生在X市读书的那段记忆,确定了那段时间有认识一个叫穆青筱的女孩子,而且她和白尧轩的大哥奉靖先的来往也确实很近。

“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白尧轩问道。

“为了方便谈话。”穆青筱依旧是冷冷地回道。

“但你应该知道,你和奉靖先的关系好不代表我能够相信你。”白尧轩说道。

穆青筱没有说话,而是一个白尧轩十分熟悉的声音接过了他的话头,“所以他把我给叫来了。”

白尧轩一愣,循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一个身着黑西装,带着皮手套,一头白发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多年不见,想我了没?”奉靖先打着招呼跑过来,企图给白尧轩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是还没抱上来,穆青涟就把他给拦了下来,“你先证明一下,你真的是奉靖先。”

“啊?”奉靖先迷惑的望着穆青涟,随后生气地打掉了他的手,叉着腰,语气很冲,“你算老几啊?要不是看着你是青筱的哥哥,我早就把你打出屎来咯。还想拦着我和我兄弟见面?侬脑子怕不是瓦特了噻......”

“老大。”白尧轩打断了奉靖先的好几门方言融合起来的话,“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的情况你应该也从他那听到了。”白尧轩看了一眼穆青筱,“现在我不得不谨慎。”

“行。”奉靖先答应着,开始用小拇指掏着耳朵,“你问吧。”

“三弟对谁做过的恶作剧最多?”

“他没恶作剧过。”

“许木言说过最多的口头禅是什么?”

“妈的一群杀千刀的猪舍友。”

“你初恋的胎记长在哪?”

“屁股上。”

“你第一次带我们晚上跑出学校去网吧四连坐玩的游戏是什么?”

“红警2。”

“为什么要改名为奉靖先?”

这个问题,是奉靖先曾经只告诉过白尧轩一个人,而且也说过,没有告诉第三人。按照白尧轩对奉靖先的了解,他也绝对不可能告诉第三个人的。如果答不上来,那么就证明,这个奉靖先是假的。

“为了当替罪羔羊啊。”奉靖先满脸笑意,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魂剑帝天魂剑帝一碗白骨汤|奇幻巨人族少女?有!猫魅族少女?有!充气……啊!不是,机械族少女?有!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这是一个充满奇妙幻想的世界,也是一个热血少年横扫天下的励志故事!
  • 神魔大陆之奇幻冒险神魔大陆之奇幻冒险杨大教主|奇幻天地初开之时,分为灵,本,冥三大界。其后冥界因种种因果而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幽冥界。三界中以本界为主导,其上有一块大陆,名曰神魔大陆...
  • 剑与披风之海镇风云剑与披风之海镇风云星尘轨迹|奇幻一个人在这世间的旅程往往有着难以捉摸的轨迹,或某天遇到未曾预料的困境,或无端面对难以抉择的岔路。或许昨天自己还在朝着一个方向在前进,今天却换向了另一个。昨天还在想着自己不可能做的事情,今天却做了。
  • 莲瑚村勇者与勇者的传说莲瑚村勇者与勇者的传说浚芥|奇幻莲瑚村是王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庄,自称充满野性、拥有粗旷男人味的……花漾勇者桑奇(十四岁),与亲爱的妹妹兔子?拉拉(六岁),在村落的郊区经营一座农场(虽说是一起经营,其实平常他都四处打工趴趴走……农场虽然很小仅有几十亩,但是种出的有机蔬菜却颇受好评,现在农场多了两名员工猫儿(三岁)和有志(十二岁,王国的公主,真名优莉西亚),农场业务可说是蒸蒸日上……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某日,一个的访客来到了这个乐园……与葛蕊亚的相遇让农场所有的人,终究被捲入了一个阴谋,因而展开了一段超展开係,无厘头、精采刺激又带点温馨的冒险故事。
  • 罪后系列2罪后系列2花舞月夕|奇幻命运的作弄永远在幸福背后我追寻着你的脚步却永远只能追寻因为我……牵不住你的手如果磨难是我们相爱的前提条件我想超越了千年的羁绊已经够了吧……
  • 亚特利晴亚特利晴剑三点五.QD|奇幻轻姐弟,小暧昧,还有点轻重口。不保证文笔,不保证情节。唯一保证的是全本,不太监。
  • 一十二星一十二星落世尘埃|奇幻混沌与秩序的交织,时间与空间的交错,奏起生命的赞歌! 不一样的魔法,十二星石之力,规则相继绽放,演绎着爱与恨的究极风暴……
  • 斗罗大陆之神狂风云斗罗大陆之神狂风云宝宝龙|奇幻斗罗大陆,神界的狂战一个强者由于赌约而来到了人间,谁知这个赌约却改变了狂战的一生
  • 造化星源造化星源嫁给老虎的猫|奇幻假如真的有造物主,那么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地球‘’!无尽宇宙,群星环绕!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探索,不是乘坐飞行器像旅游一样~坐船观星!生命无所不在……
  • 超魔法世界超魔法世界塔伽亚玛|奇幻大概这个主人公挺倒霉的,第一次约会就发生了不测 醒来被告知到了魔法世界 什么!还被视为禁忌的存在?被魔神追杀! 唉……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里美女如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