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8章 死劫

昨夜二人当真喝得酩酊大醉,以二人的修为想要喝醉是很难的,可怎奈何二人直接包下了酒楼整整一月的分量,从早晨喝到夜班三更才离开。

其实二人五成都是装出来的醉,两人都知道第二天的事情耽误不得,只是红鸾不知道,无论此事成败,她都必死无疑。就算错过了时机没能下手,天帝也一样不会留她的性命。

他们的计划很简单,据在凤来阁卧底的天界线人传来的消息,紫微一行人将在近几日启程去帝都。而且因为一些不明原因他们并没有选择传送阵,而是选择了车马出行。因此就会出现很多必经之路,太岁与红鸾只需要挑选一两个必经点设下埋伏,杀阵一成,一行人便必死无疑!

~~~~~~~~~~~

人界,西南港。

紫微重新检查了一遍预备的车马,这才对沧点点头道:“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沧之所以没有直接将众人带到帝都,而是选择了这种又慢又危险的方式,一则是为了沿途历练一下顾真,教他些本领;二则是有些事情必定会发生,躲是躲不过的。思虑至此,沧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紫微。

澜溪看出了沧似乎有心事,便暗暗拽了拽沧的袖口。可沧只是对她一笑并没有说什么,随即便把她扶上了马车。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紫微?”

登上马车后,澜溪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沧看着紫微和顾真上了另一辆马车后才说道:“此行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关乎紫微,所以不能同他讲明。”

“既然有凶险,为何不避开?”澜溪皱了皱眉头,这不像是沧一贯的行事风格。

“有些事避开了结局只会更糟,我借口让小真历练,便是为了……”沧还没说完,马车就一阵摇晃。澜溪拉开帘子看了看,发现紫微也正看着自己这边。

“许是让他听到了……”澜溪担忧地看着沧,在她的印象里,如果沧的预知被泄露,总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无妨,我刚才上车的时候布了结界,他应该是同你一样只是随便看看。”沧边说边挪到了澜溪的身旁。

澜溪很自然地靠在了沧的肩膀上。

“经历这么多,我们总算又在一起了。”澜溪笑着说。

“这次我一定不会不辞而别了。”沧摩挲着澜溪的头发,眼里满是宠爱。

“再敢一个人离开,我就不要你了!”

“好好好,听姐姐的话。”沧一边笑着,一边关注着另一辆马车上的两人。

他在命运长河里看到了紫微的未来,虽然受自己的影响很不清晰,但隐约能看到似乎是和红鸾有关。当年以伏离的身份保下了尚为孩童的两人,只不过是不想天帝乱杀无辜。

他一直认为残种虽能力强大但存活者并不多,加以引导一定能走入正道。

这么久过去了,天帝终究没有放过这两个为她效力千年的圣庭祭司,想到这沧深吸了一口气又呼出,继续思考救下两人的方法。

四人两车沿着大路走了两天一夜,偶尔会碰到来劫道的土匪,若是实力还可以,沧就会让顾真出手打斗一番,若是实力低微不值得出手,他就会放出些许气势吓退对方。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可越是往前走,沧的心里越是不安,不知紫微的劫数何时会来。

而沧所担心的事,便是红鸾和太岁所布的杀阵。为了不伤及无辜,太岁特意挑了一个空旷的荒原。

“大哥,你怎么确定他们会走这?”红鸾布下最后一颗灵石,直起腰来望着远方道。

“这里中低阶妖兽灵兽众多,沧若是果真想历练他的徒弟,这可是整条路上最合适的地方。我已经让路上的低阶魂鬼暗中观察了,若是他们改道,我们也有时间重新布置。”太岁一边检查这阵眼一边回答道。

“当真要杀紫微吗?”红鸾声音有点颤抖。

“紫微他盗窃圣庭密辛出逃,不仅终日与残种为伍,竟还公然对抗天帝大人。你觉得就算他悔过,天帝大人还能容他?”太岁也直起腰来望着远方,若说不舍,紫微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紫微的感情不会比红鸾的少一分一毫,可他身为祭司之首……

“唉……”太岁深深叹了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怎么了大哥?”

“没事,我再去检查一下阵眼。”太岁摇摇头转身离开。

这杀阵与当年困死邪皇蚩的杀阵一般无二,不过在太岁这么多年潜心研究下更加完善。不过其威力之强、消耗之大让它理所应当成为了圣庭的秘术,就连一些下位祭司都无法阅览学习。

红鸾曾经看过记载这杀阵的卷轴,但她对这种东西向来兴趣不大,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她只知道这杀阵的阵眼可以从零到无限多,阵眼越多威力越强。而且它与其他阵法不同,无论从内还是从外都难以找到阵眼,阵内杀伤力有多强,杀阵的防护壁垒就有多坚固。

但凡杀阵一成,除非阵眼能量枯竭,否则阵内之人必死无疑!当年邪皇蚩神阶之体,拼尽了全力也只能与三个圣阶祭司同归于尽,其威力可想而知!

根据魂鬼收集的情报,沧一行人不出两天一定会出现在这条路上!紫微一路上很少下马车,中途替换假身的可能性极小。

“大哥,如果我们杀的是紫微的假身怎么办?”红鸾转身问道。

“如果他够聪明能逃过这一劫,就该隐姓埋名,从此不再抛头露面,那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太岁头也不抬,继续检查着每一个细节。

红鸾内心突然燃起了希望,她在这一刻多么希望紫微会以一具假身来赴这场死劫!只可惜……

“红鸾,你要知道,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效忠圣庭和天帝大人。无论是叛逃的紫微,还是重生的人王,亦或者是雪凰族的余孽,都是天帝大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我们作为圣庭祭司,就必须为天帝大人扫清障碍,这就是我们唯一的价值……”太岁语气中带着无奈,甚至是一丝失望,他对徵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就像比起天帝,他对红鸾和紫微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对于天帝来说,紫微、红鸾和自己无非都是兵刃,与自己亲近无非是自己更顺手些罢了。而对于自己来说,红鸾和紫微却是自己在冷冰冰的圣庭中唯一的亲人。

天帝大人,真的有感情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全职帅法全职帅法大连一哥|奇幻静天.在古玩城地摊偶然买到一枚古戒,不知是天意.还是命运的安排,一个机缘下静天穿越了另一个位面世界.这里以法为尊,静天觉醒n系成为法相界第一人。
  • 澜歌澜歌疯麻麻|奇幻天下道门数千余,执牛耳者共七家,世人称为道门七圣地。白萧桓,灵魂穿越至异界,成为幻剑山长老莫松客的徒弟,荡剑锋徒弟甚少,他身世不明却耳目聪颖,经脉淤塞修炼缓慢,这个故事,就是从他开始......
  • 永恒的王永恒的王仞阳|奇幻光明的背后是黑暗,黑暗的前方是光明。有人说永恒大陆就像一张复杂的蜘蛛网,上面粘着的苍蝇是小人物,每根丝的节点是所谓的贵族,至高的神是主母,不断的将这张网毁灭,然后再重新编织。在某个悲惨的日子,这张网被一条疯狗给撕开了。
  • 夕阳下的英雄夕阳下的英雄一样梦想|奇幻在即将终结的末日世界,上天不断不断派来可以终结世界的强者,直到世界终结的那一天。所有站在世界巅峰的魔法师们,用血和肉一次一次阻挡末日的来临。这个世界没有主角,只有一个个不屈命运、奋起反抗的英雄。
  • 伏妖学院伏妖学院Deer九岁|奇幻从数千年妖魔的出现,到现在妖魔扰世。人类从中也发生了变化,每一个人类从四岁起开始觉醒一种个人属性,这个属性可以是任何一种东西。也从属性的出现,人们开始了将妖魔尽数歼灭计划。 当然,也少不了现世英雄的激励。无数少年向往着成为歼灭妖魔,一战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 ——伏妖学院 欢迎新人报道!
  • 暗血领主暗血领主幽冥湖|奇幻一个平民少年预备兵,从小父母双王,再一次任务委托中踏上了奇幻之旅。PS:1,本书是当大家看得爽,不过不会迎合别人。2,本书不是主角无敌流,所有希望主角无敌的就让你失望了。3,本书主角感情坎坷,不是种马流,本很现实的去写,勿怪。4,本书主角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没那么多小弟小妹,描写的东西根据现实角度,身边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利益考虑,现实很残酷,感情很残酷。出来亲戚,无论感情,友情各种感情都是如此。希望读者尊重作者的生活经历。5,每天不定期三更。
  • 史前史后史前史后沼田|奇幻白垩纪末日,一段爱恨情仇,几代人之间的疯狂悲鸣。史诗级鸿篇巨制,南美式奇幻神话
  • 苍月战纪苍月战纪枫逝|奇幻宁和安详的特洛泽拉世界因为未知邪恶的侵入,变得动荡而混乱。远古的守护们已经支离破碎,万年的灾厄即将迎来终结——永恒的毁灭。只有重拾远古的法则,重铸元始的秩序,才能给这个世界重新带来生机。外域来者,枫;以炼金为信仰,破国杀将,跟随远古守护的指引,突破人性的卑劣,冥界的死亡,魔族的毁灭,天堂的桎梏;最终得以重铸缺失的守护之力,齐结所有远古守护者,迎战末日审判。命运已然来临,只是结局是否掌握在自己手中?
  • 恶龙与图腾恶龙与图腾夷陵闲散人|奇幻冰雪消融,天地异变 真气与魔法的屏障被击破 力量差异,文化碰撞 国家的战争一触即发 山河倒转,日月同天 普通人如何来改变这一切?
  • 奇幻故事奇幻故事轮回我们回家|奇幻戴明已经习惯了流浪。习惯了很多年。他是一个流浪汉。他一直认为,能做一个自由的流浪汉,是多么的幸福。活在这人世间,没有比做流浪汉更幸福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