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biwei官网下载安装包

第3914章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

 “星河,我们进屋谈话!”韩雪抱着女儿,走进了小院中。高星河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小院里的布局非常简单,正面是堂屋和正厢房,也是韩雪母女住宿的地方。左厢房平时由两只灵龟居住,右厢房一直空置无人。
   顺着堂屋后门出去,就是后院,那里有厨房、柴房等建筑。同时韩雪还在后院建了一间牛圈,养了两头奶牛,为自己的女儿补充牛奶。
   韩雪带着高星河来到堂屋之后,顺手掏出一块红绸,抛到空中。这块红绸被灌注灵力之后,瞬间变大,迎风而长,从屋顶不断扩散,最后将整座堂屋笼罩在红绸之下。
   “这是二品灵器“隐月红绡”,可以防止他人用各种法术和宝物前来窥探和监听。”韩雪对高星河解释了一下,然后抱着女儿坐在一张木椅上。
   “韩雪,刚才关于天灵山地牢的事情,你还没有说清楚。”高星河也在另一侧的木椅上坐下,然后开口追问。
   “星河,你可知道,你和谢神通所在的地洞,乃是当年一位太上长老所开辟出的静修之地?名为灵缘洞。是炼气境界的修士们,梦寐以求的修炼福地。”
   韩雪用手指头逗着自己的女儿玩耍,继续说道:“后来,这位长老修为日渐深厚,就离开了灵缘洞。因为灵缘洞附近全是各种关押犯人的地牢,所以大家都以为,此洞也只是一处普通的地牢而已。”
   “几百年来,这个秘密也只有太岳峰的首座、长老和门主这些人才清楚。所以,普通修士能进入到灵缘洞中,就是一种最佳的闭关修炼方式,因为有一条灵脉通道经过那里,可以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气。”
   听到这里,高星河依然有不解之处:“既然灵缘洞如此珍贵,那里会轮到我们这些犯戒弟子进入,其他人还不要为此争破头?”
   韩雪脸色红了红,含羞说道:“这个太上长老修得阴阳合体之道,证的是情*欲之心。所以他要求:能进入灵缘洞的人,一定要那种要女人不要命的人。至于是不是犯了色戒,倒是毫无关系。”
   “原来如此!”高星河点点头,突然心中意识到两件事情,不由得暗自凛然。
   “韩雪刚才在话语中提到:知道灵缘洞秘密的,只有门主、长老或者首座这一类人物。韩雪既然也知晓此事,必然是她从幕后那个男人口中得知。三年前,主使隋宏宇三人陷害我的那个人,身份绝对不在门主之下!”
   “另一点就是,我被关进灵缘洞,可以说是韩雪刻意所为。但是,谢老伯被送进灵缘洞,又是谁在暗中帮他呢?……华紫燕……看来谢老伯和华紫燕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只是强*暴那么简单!”
   沉默片刻,高星河沉声问道:“韩雪,既然你一心送我进灵缘洞修炼,为何三年多的时间,就急急忙忙地把我放出来?”
   “星河,这都怪我思虑不周全!”韩雪的脸上显出惭愧的神色:“我原想让你在灵缘洞中修炼到炼气境界的七、八层之后,再设法放你出来。可是我忘记了,你只是炼气一层,如果缺席了太岳峰的十年大试,就会被本派降级,重新贬回为外门弟子。”
   韩雪所说的十年大试,指的是太岳峰统一进行的,低级修士的修为排名比试。这种比试只是针对那些炼气境界的修士门徒和弟子,分为每一年一次的小试和每十年一次的大试。小试只升级,不降级;而大试不但有升级,同时还有降级。
   高星河当然也知道小试和大试,他无所谓地笑笑,平淡而言:“我还需要这些虚名吗?只要我真实修为上去了,任何一年的小试,我都可以直接连升数级。再说,灵缘洞内灵气充沛,足够我修炼所用,升级后增加的那些灵石收入,不要也罢!”
   “可是,你如果不参加十年大试,就会被贬为外门弟子,而灵缘洞接收的都是太岳峰内部的成员,你降级之后,将无法继续呆在那里。而且……”
   韩雪明显迟疑了一下,不过她性格直爽,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我的女儿也需要一个至少是修士门徒的父亲,所以你一定要保住炼气境界的级别。”
   “哦,这话又怎么讲?”
   “按照太岳峰的门规,如果门内夫妻双方都是修士,他们的孩子才有资格居住在领地之内,否则,就要这个孩子搬到世俗领地上去生活。”
   听到这里,高星河怒火攻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霍然而起,沉声喝道:“韩雪,你做事也太过分了吧?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设局诬陷我背上好色淫*徒之名。现在,竟然又要我来假凤虚凰,做一个毫无亲缘关系的便宜父亲。你真以为我上辈子是属乌龟的吗?”
   看到高星河铁青的脸色,韩雪缓缓走到他的面前,深深一拜,目光中如斩钉截铁般坚决,她肃容言道:“星河,求求你,帮小雪这一次。只要隐瞒众人十五年,十五年后,我一定将这件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我如有违背誓言,天地不容,不得好死!”
   韩雪的女儿韩诗恋此时接近三岁,聪慧懂事,她看到母亲对着高星河行了重礼,也晃晃悠悠地走到母亲身边,学着韩雪的样子,对着高星河深深一拜!
   韩诗恋圆脸大眼,异常可爱,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清澈透亮,清纯有神。虽然小小年纪,但五官端正,眉清目秀,长大后绝对是个红颜祸水级的美女。
   即使高星河对这个孩子偏见极大,但是看到她那犹如清亮溪水一样的目光,也不得不败下阵来,他不是那种将仇恨随意迁怒到对方家人的性格,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幼儿!
   小时候,每当韩雪有事求高星河帮忙,都会撒娇,自称“小雪”,后来岁数渐长,她的个性又很好强,就一直没有再用过这个称呼。此时,听到孩童时那熟悉的小名,高星河心中百感交集,再也做不到拂袖而去,撒手不管!
   见到高星河脸上阴晴不定,但是没有明确拒绝的意思,韩雪心中微微一动,她拉过韩诗恋,对她柔声说道:“来,诗恋,叫高叔叔!”
   韩诗恋举止有度,完全不像其他幼儿那般顽劣,她听到母亲的话语,马上对着高星河,奶声奶气地喊了句:“高叔叔!”
   看见韩诗恋咬着小手指,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高星河苦笑一声,摇摇头,叹息道:“罢了,韩雪,希望你记得今日的誓言!十五年后,你女儿成年之时,你一定要公开为我证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