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ku02.net

第5105章 魂云联盟【11 】

“嘻!你上当了!”
  许剑尘嬉笑一声,突然松开捂在胸前的手。只见他非但没有受伤,就连那身黑色的外衣也没一点破损。
  “师傅送的这件衣服,还真是厉害!不过对她有点不公平哇!”许剑尘说着便要脱下那件外衣。
  落燕看到并未受伤的许剑尘,知道自己太过大意,错估了许剑尘的实力,因此想也没想,又将羽翼施展开来,并一瞬间向许剑尘释放出羽箭。
  许剑尘还未脱下那件战服,但见羽箭又再次向他闪来。他忙回过神,迅速结了个印,又奋力往后一跃,并大喝一声:“释雨凝冰咒!”
  一道冰墙平地而起,将那百条羽箭尽数挡了下来。但那些羽箭碰到冰墙后,仅仅是跌落了下去,并未出现任何折断的迹象。落燕抬了抬右手,那几百把冰箭又忽然飞起,从那道冰墙四周绕了过去。
  此时的许剑尘,早已在冰墙背后结下了第二个印。见那些羽箭在吃飞来,他又大喝了一声:“破血残骸第二层,冰火蓝焰!”
  三道火焰凭空而现,像一团卷风般,直直从空中旋下。那些羽箭虽然韧性十足,但却抵不住这三道火焰。火焰刚一落下,那些羽箭便被烈火燃烧起来,继而又被一团冰刺,全部砸进了岩石缝里。
  落燕应变能力极为敏快,见那些羽箭已被阻挡,又迅速换了个手势。
  但见那团冰刺下已经燃烧的羽箭,突然“嗖嗖嗖”地再次射了出来。
  许剑尘闪躲之间,突然发现,这些被烧焦的羽箭,已经不算是羽箭,而是一条条会飞的白蛇。冰冷且又神速。
  不多时,许剑尘便被这些白蛇团团缠住了身子,七尺多的身高,除了头部外。全身上下尽是细长的白蛇。白蛇与白蛇之间尾嘴相咬,看起来极为诡异。
  “糟糕!不能结印了!”许剑尘看着被白蛇束缚着的双手,突然显出一丝慌张。
  这时,落燕已经忽闪着翅膀朝他飞了过来。
  “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而奇怪的招数,总之,我不能输给一个女孩子。不然,其他人还不笑死我了?”
  许剑尘虽然这样想,但却依然是无可奈何。他没想到,落雁一个女孩子家,竟然会将他逼到如此地步。
  情急之下,他长大了嘴巴,做出了一个极有气势的动作来。落燕顿时也为之一惊,呆在空中停止不前了,目不转睛,谨慎的看着许剑尘。
  顿时,排山倒海之势袭来,许剑尘的一排獠牙,尽数向一只蛇的舌头部位狠狠的撕咬过去。
  真是兔急咬人,狗急跳墙,人急了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落燕看到许剑尘的样子,先是一愣,继而又冷笑一声,继续放大了胆子向许剑尘靠拢过去。
  虽然那些白蛇和之前的羽箭有着等同,但是,蛇尾与蛇头确实非常容易撕扯开。而许剑尘情急之下,恰巧要在了一只白蛇的头部。 他用尽全力一扯,那些白蛇便从许剑尘咬开的那条口子,渐渐松散开来。
  许剑尘又尽力一扯,彻底挣脱了束缚。此时落燕忽闪着翅膀早已快要接近许剑尘,看见许剑尘挣脱开了蛇束,先是一惊,又忙忽闪着翅膀向后飞去。
  许剑尘刚一挣脱蛇束,便身向后方一倾,旋即飞离了地面。他看到一惊接近自己的落燕,突然间离自己而去,甚是不解,但随即一想,又立刻明白过来。
  “她是想陈白蛇束缚我之际,再近身用其它招数对我造成伤害,却不想我挣脱了白蛇的束缚,才令她一阵吃惊。”许剑尘擦了一把汗,盯着空中的落燕又想到:“刚才她看见我挣脱束缚,便立即反身而去。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一定是不擅长近身战的,那么……”
  许剑尘忽然灵机一动,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轻笑,迅速在手上一连结了十几个相同术式的印,然后大喝一声:“释雨凝冰咒。”
  只见十几道冰墙平地而起,高高耸立在赛场中央。赛场虽然说是有些面积,但这十几道高耸的冰墙,如若平铺下来足足可以铺上与赛场想等面积的四倍以上。
  这样一来,冰墙倒不像是冰墙了,看起来倒像是一条条由冰墙围成的小巷了。
  落燕看着那道道冰墙围成的小巷,甚是不解许剑尘为什么会这样做。他远远地盯了许剑尘一会儿,又立即操控那些白蛇向许剑尘攻去。许剑尘立刻纵身一跃,跃进了一堵冰墙围成的巷子里。
  落燕虽然高悬于空,但从侧面看去,根本看不到许剑尘任何踪影。她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许剑尘做那些冰墙,是为了遮住我的视线,然后再想办法接近我对我造成伤害啊?!呵!幸好我发现的及时!”
  既然已经知道了许剑尘的作战方法,她又怎会坐以待毙?只见她身后的翅膀忽而加快了闪动的速度,整个人垂着地再那堵冰墙的上空,急速来回穿梭飞行起来。
  许剑尘现在的身影,她已是看的清清楚楚了,可谓一览无余。
  然而此时的许剑尘,早已是胜券在握,自信满满。
  他迅速结了个印,大喊了声:“冰火蓝焰!”
  三道火焰凭空而现,以卷风般的速度和冲击力,直直向那堵冰墙袭去。
  “他怎么还有这么多法力来使用咒印呢?不行,他的法力多得让人无法相信,我得尽快结束比赛才行呢!以我现在存余的法力对这种飞行速度,实在支撑不了太久。
  思毕,她立即停止了飞行,猛地伫在了许剑尘上方的虚空中。只见她的翅膀上又生出一条条更长更粗大的羽箭来。
  然而,羽箭设计出去后,她忽然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似乎眼前被蒙上了一层白纱。
  “不好!”落燕一阵惊慌,这才醒悟过来:“原来,他刚才释放冰火蓝焰是为了气化那些冰墙,造成浓雾啊!怎么办?看不见对手,对我来说可是致命的,还想用刚才使出的那击打败他,可现在看来,只能算是白白浪费了法力罢了。唉!只听别人说他很笨,面照面决斗起来,他可真是一点也不马虎,这是什么原因啊?”
  不容多想,她冒着法力透支的危险,又往高处飞了些,生怕许剑尘突然从雾气里冒出来将她击落。
  落燕在空中仔细的地盯着雾气看,只是过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也不见雾气里有什么动静。
  “难道他已经被我刚才射出的羽箭击中了?不过,就算是射中了,我想他也不能就这样输了吧?”落燕心里这样想着,但却是不敢飞下身去探个究竟。毕竟他对近身战可是没有半点经验。
  但如若不飞身下去,她残余的法力可是再支撑不了多久了。想来这双巨大的翅膀这样闪动着,可是很费体力与法力的。
  就在此时,落燕突然灵机一动,本来不断上升的身体,突然迅速下落起来。
  “如果我看不到他的话,那么他必然也看不见我。所以,就算我飞身下去,他也不可能很快就对我造成伤害才对呢!”落燕边飞身下落,边在心里盘算着。
  “如果将武器散开一些,稍微能看清他一点点,再用羽箭将他射中,这样就稳赢无疑了。但……如果没有射中的话,我也只能认输!”
  即想即做,她竭尽全力在雾气内徘徊飞翔着,但见她身上的那对巨大的翅膀,将雾气一点点的拨散了开来。
  “在那里!”落燕突然眼睛一亮。
  只看见许剑尘竟然在一堵冰墙下悠然地打着瞌睡。似乎就是等着落雁耗尽法力,他断定落燕不擅长近身战,看到雾气四散后,绝不敢飞身下来。所以只等着落燕耗尽法力,最后真就变成一只服输的“落燕”。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落燕竟然没有畏缩得居于虚空之中等待雾气散尽,而是选择拨开雾气,对他造成致命一击。
  落燕敲准了十几,毫不犹豫的将十个纤细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忽见她身上的羽箭双双拧在一起,形成了一支极其巨大粗壮的羽箭。再随着落燕大喝一声,那只巨大且又粗壮的羽箭,便以闪雷般的速度向许剑尘射去。
  许剑尘悠然的打着瞌睡,浑然不知落燕那只巨箭,正以闪雷般的速度向他袭来。
  轰!
  随着一声巨响,但见那支羽箭不偏不斜的刺进了许剑尘的胸口部位。
  顿时,就连地面也被那支巨大的羽箭,击得猛烈震动起来。许剑尘硬生生被挤压进了地面上被射出的巨大坑洞里。
  “成功了!”落燕气喘吁吁的盯着那个巨坑道。
  “恩?竟然赢了!”所有人都惊叹的看着落燕,不禁心下一阵赞佩。
  “崩”
  只见那恒生而起的十几道冰墙,全部碎裂开来,化成了星星点点的水晶四散而去。
  “你输了,我赢了!”
  胜利的宣言悠悠回荡在整个赛场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