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小说 爱游戏官网注册

第2667章 一位外行眼中的儒家学说(2)

一大清早,东方易就被樱华从房顶上了拉了下来,她愧疚地望着他,不好意思道:“昨晚真不好意思,让你在这里睡了一晚!”
  东方易拍拍身上的灰尘,笑道:“没关系,谁叫我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呢,哈哈!”
  这时,只见老伯从不远处慢慢地走了过来,到他们面前,问道:“两位昨晚睡得好吗?要是觉得床那里不舒服的话我马上叫人换!”
  东方易大笑道:“睡得非常舒服,要是床再大点可能就更好了,哈哈!对了,晓雯她人呢?”
  龙伯盯着他,想从他的眼神里找出某种东西,再看看他满脸的倦容,他摇摇头,叹气道:“晓雯在凤鸣馆修炼呢!”
  东方易觉得龙伯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不过找到晓雯再说,问清了凤鸣馆的位置后,带着樱华离开了。
  望着东方易离去的背影,龙伯叹气道:“多好的一个年轻人,晓雯怎么就错过了……唉,可惜啊!”
  赶到了凤鸣馆,这是一座很现代化的训练场,似乎也是庄内唯一能让人感到他们不是在古代的建筑物。
  东方易和樱华刚进到里面,就听到一阵争吵的声音。
  只见龙晓雯正在和看来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吵架,龙晓雯身后站着十几个女孩,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而男子的身后则起码有数十个男的,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龙天悟,别欺人太甚,凤鸣馆是家族专门为我们建造的,不是你们男人可以踏足的!”
  被叫做龙天悟的男人嬉笑道:“晓雯,这么大的凤吟馆只让你们十几个女孩修炼实在是太浪费了,不如就让我们加进来,大家也好交流交流感情!”
  他身后的人顿时一阵起哄,嬉笑打闹声络绎不绝。
  龙晓雯怒道:“就你们还想进这里,滚回你们的龙吟馆去,这里不是你们男人可以待的地方!”
  她身后一个女孩也不屑道:“趁早滚吧,要是姐姐生气了,你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龙天悟脸色一变,笑容一僵,接连被两个女的骂早已把他的怒火勾起来了,他沉声道:“晓雯,念在你刚回来,我不想跟你起冲突,我再最后问一句,让不让我们在这里训练?”
  龙晓雯可不吃他这套,凤鸣馆早就定下规矩,龙家男子不许在馆内修炼,就连家主也不例外,她正要回绝,却看见东方易两人正向他走来,她高兴地迎了上去。
  樱华问道:“晓雯,他们是谁啊?”
  龙晓雯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这些男的也都是龙家弟子,不过并没有龙家的血缘,都是龙家收留的孤儿,不过也早已融入了龙家,龙家为了体现自己不偏袒真正的龙家人,特别给了这些人比其他人还要好的待遇。
  这些人并没给龙家丢脸,他们中的一些人表现得确实异常出色,但因此,一些人也因此骄横起来。眼前这些人是龙家长老龙逸所教授的弟子,而龙逸就是曾被收养的孤儿,仗着龙逸的辈分比这代家主还要高一辈,这些人就不把一些寻常的龙家人看在眼里。
  以龙天悟为首的这些人为了在凤鸣馆内修炼,一大早就来捣乱,偏偏龙晓雯又拿他们没办法。
  樱华气道:“这些无赖,你父亲怎么就不治治他们?”
  龙晓雯无奈道:“他们是龙逸的手下,龙逸长老又向来护着他们,老爸也只是责骂几句就好了,听说老爸中毒后他们就更嚣张了,一般龙家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晓雯,他们是谁?也不介绍介绍!”龙天悟不知什么时候已走到他们身边。
  龙晓雯毫不客气地道:“跟你没关系,怎么还不走?难道非得我动手吗?”
  龙天悟突然大笑了起来,道:“晓雯,难道你忘了我是四级冥兽师?以你的实力有可能赢得了我吗?”
  “这可不一定,输的人可能会是你!”一直看着的东方易突然开口,语气满是不屑。
  “你算哪根葱,龙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被自家人说说也就算了,连外人都敢管闲事,龙天悟马上骂道。
  “东方,我真的行吗?”龙晓雯问道,她对龙天悟的实力十分了解,以她****冥兽师的实力是没法对抗的。
  “没问题的,用冥兽跟他打就行了!”东方易拍拍她的肩膀,鼓励道,完全没想到这个在他看似很寻常的动作举动在现场的龙家人看来却是非常小可。
  “喂,拿开你的脏手,晓雯不是你随便可以碰的!”龙天悟怒道,眼中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东方易奇怪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不就拍下肩膀吗?再看其他人,眼里也露出很不可思议的目光,就好像他干了件了不得的大事一样。要是这样就能发火,那知道他对晓雯干了一件更不得了的事,岂不是会把他杀了。
  龙晓雯似乎比他更生气,她反驳道:“龙天悟,你没资格管我的事,来吧,要想跟我打的话就尽快,我可没多余的时间陪你闲聊!”
  龙天悟瞪了东方易一眼,说道:“既然你决定这样,我也没意见了。但我事先声明,要是我赢了,以后这凤鸣馆任我进出。”
  “没问题!”
  龙天悟的冥兽是一只狮系火冥兽,比普通的狮子大了足足一倍,浑身燃烧着金色的火焰,金黄色的鬓毛在火焰中像被风吹起一样飘动着,庞大的身躯就是站立着不动也能感觉到地面在微微颤抖。
  龙晓雯还是召唤出光凤,将光凤的身形变得跟对方的火狮一样大,扇动着比身体还要长的羽翼,尾翼飘浮在空中,不时洒下耀眼的光点。
  单单从外表看来,光凤跟以前的并没两样,但外表是说明不了什么的。
  樱华很紧张地看着龙晓雯,不明白东方易为什么会对这样一场明显实力悬殊的比赛充满信心,只要是冥兽师都能看出龙晓雯的冥力根本就及不上龙天悟,而从冥兽本身来看,火狮早已是进入成年,而光凤就相当于还是发育期,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档次。
  察觉到她的不安,东方易微笑道:“放心,一击之后就会分出胜负了!”
  樱华惊道:“晓雯难道连一击也抵挡不了吗?”
  东方易很惊奇地看着他,疑道:“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她吗?”
  这时,尽管周围的声音很吵,但龙晓雯已经听不见了,她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冥想状态,将全身心毫无保留地放在光凤上。
  这是个很奇妙的状态,一般人只在修炼的时候才会进行冥想,要是在场上冥想的话,敌人第一个攻击的就是人,但龙家人是不管这些的,不论敌人有多强,冥想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是龙晓雯或龙天悟,都已进入了冥想。在这瞬间,只见双方的冥兽分出一道冥力在他们身上。
  “哦!”东方易惊奇地叫了一声,两人的身上各围了不同色的光芒,看得出那是一种防御光,除了能吸收外界的攻击力外还能反弹敌人的攻击,防御光的冥力是由冥兽提供,除非冥兽被打败,那时的话就算防御光也是胜不过有冥兽帮助的敌人了。
  龙家的冥想就相当于把自己变成了冥兽,这在冥兽师里是一种很奇特的攻击方式,不过也常常被其他冥兽师所诟病。因为战斗有时并不单单是个人的事,所以龙家人又有一个并不算是称赞的外号——单打之王,就是说在个人对个人的战斗,他们绝对是无冕的王者,但不是赢就是输,遇到多人群战时几乎连逃都很难。
  光凤尖锐的鸣叫和火狮低沉的嘶吼响彻在场馆内,光凤正想飞高,却见火狮已猛烈冲了过来,速度竟异常的快,光凤用双翼护着身体,火狮宛若一颗燃烧着的流星直接冲到了光凤身上。
  猛烈的撞击让光凤直接砸到了地上,多个女孩失声惊叫了起来,谁都看出光凤不能抵挡住火狮霸道的力量。
  光凤挣扎着飞起,地上已掉落了数根散发着光芒的羽毛,它有点痛苦地鸣叫着,似不能再坚持住下一次的攻击了。
  樱华疑惑地看着东方易,一击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可光凤却已是摇摇欲坠的样子了,可东方易却还是脸带微笑,并不因为光凤的失利而有改变。
  火狮大吼一声,身上的火焰腾的一声冒起,冲天的烈火将地面都烧得通红,众人感觉空气的温度瞬间升高。
  火狮急速旋转着,变成转着的火钻,在空气中划出一声尖锐冗长的破空声向半空中的光凤冲撞过去。
  有人已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不敢看了。
  破空声突然戛然而止,只剩下火焰燃烧的吱吱声。
  有人大叫道:“大家快看,火狮怎么了?”
  樱华抬起头,看到火狮竟然停在了空中,而且正以极慢的速度下落。为什么它不攻击了?她满脸的疑惑,火狮的动作看起来实在别扭,就像被强行按住一样。
  这时又有人叫喊了起来,她转头朝另一边望去,顿时吃惊地看到在龙天悟所站的位置上,不知何时积了一大摊水,并且以很快的速度攀附到他身上,转眼间就包围了全身。
  众人清晰地看到一只凤形的半透明冥兽从地面的水中慢慢飞起来,一声鸣叫与不远处的光凤相应。
  每个人都看呆了,这是从哪里来的冥兽?樱华拉住东方易,急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易笑道:“另外一只冥兽水凤而已!”
  “怎么可能?人能拥有两只冥兽吗?就算是这样,那家伙整个身体都被防御光包着,攻击是没用的。”
  “真的是全身都包着吗?没有一种防御的手法是能全方位防御攻击的,你再仔细看看!”
  樱华盯着龙天悟,注意到了地上那摊水,发现地上一条长长的水痕跟那摊水连着,而水痕的终点连着先前光凤倒地的位置,顿时明白了过来。
  光凤是趁着倒地的一刹那将水凤化成水,而就连他们都没注意到地上怎么会多了一摊水,那专心攻击光凤的龙天悟自然也不会有可能了,而龙天悟自己的防御光只能将露在地面上的身体覆盖住,再怎么严密也不可能把自己包裹得再严,于是水就能脚与地面的接触处钻了进去,进而控制了他。
  “妙啊!”樱华禁不住赞叹道,这样声东击西的攻击实在太了不起了,这下控制了龙天悟的身体,就算火狮再厉害也起不到一点作用。
  这时火狮颓然摔在了地上,光凤也已退到了龙晓雯身边,她已经解决了冥想状态,至于那边还处于冥想的龙天悟,她冷冷地笑了起来,心中一动,只见龙天悟全身猛然间亮了起来,水凤张开水翼包住了他。
  大概十几秒的时间,水凤回到了光凤身上,再看龙天悟,防御光早已解除了,但人却还闭着眼睛,旁边有人上来拍拍他,身体往前一扑,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龙晓雯怒声道:“抬他回去吧,记得他答应过的承诺,下次要再来凤鸣馆,他就不止是晕过去这么简单了!”
  二十几个人抬着龙天悟狼狈地离开了场馆,龙晓雯顿时兴奋地跑到东方易身边,高兴的笑容就好像做了好事向大人讨要奖励似的。
  东方易习惯性地举起手正要摸摸她的脸蛋,身边的樱华见状赶紧暗中拉拉他的手,同时也干咳了几声,顿时把东方易吓得赶紧缩回手,龙晓雯也马上意识到现在不是以前她和东方易单独两人的时候。
  龙晓雯有点尴尬地回头,只见那十几个女孩瞪着一双双大大眼睛,个个张大了嘴巴,似乎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个……我没看错吧?雯姐竟笑得那么开心,还跟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
  “你要说的是撒娇?似乎……好像……大概没看错吧!”
  “那个男人是谁?一脸猪哥相,越看越讨厌!”
  东方易摸摸自己的脸,猪哥?是吗?他好像没做什么,但一下子就被十几个人讨厌上了。
  龙晓雯心虚地将她们都叫到跟前,对她们简单介绍了东方易和樱华,不过没提东方易曾救过龙铠这事,毕竟龙铠中毒的事除了家族中几个主事的人外还没多少人知道。
  虽然每个人都向他问好,东方易却没感到丝毫的善意,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每个人的眼神都是凶恶的。从这些不带好意的目光中,他注意到一个女孩,除了比别人更为强烈的鄙视外,她长得跟龙晓雯竟有几分想象,要在远处看的话,还真会认为是一个人。
  他真想问,却见龙晓雯拉着那女孩对他介绍道:“东方,这是我妹妹龙晓佳,佳佳,这是东方易!”
  龙晓佳瞪着东方易,丝毫没掩藏对他的不爽,心中暗道:“不就救了老爸嘛,要是我在的话,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接近还下了毒?”她冷哼一声理也没理他。
  龙晓雯苦笑道:“佳佳,别这么没礼貌!”
  东方易也不好说什么,谁叫他刚才失手呢,伸到一半的手又缩回去是更为明显的证据,他越来越感觉到龙晓雯给他搭配的樱华是多余的,连她自己都差点毁了自己设下的计划,那他岂不是更糟。
  这时他想起昨天答应龙铠今天给他答复的,于是事先向龙晓雯和樱华说声再见就急匆匆走了。
  见那男人走了,龙晓佳一脸不爽地问道:“姐姐,那个男人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吗?他也是冥兽师吧,可我怎么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一点冥力?”
  龙晓雯笑道:“没有谁能感觉到,可他就是那么厉害,他不过是在隐藏自己!”
  “隐藏自己?刚才对姐姐你好轻浮哦,怎么就能让他随便摸你的脸呢?”龙晓佳一脸恼怒。
  龙晓雯尴尬地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倒是旁边的樱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姐姐,她怎么了?”
  “哦,忘了介绍樱华另一个身份了,她可是东方的女朋友哦!”
  “女朋友?”龙晓佳大吃一惊,女朋友就在身边都敢对姐姐那么轻浮,不在时那得成什么样?她心中暗暗将东方易定为极度危险的采花大盗,决定印成传单,庄内的女孩人手一份,顺便祈祷以后不要让她在庄内遇到他。
  没有摆放过多装饰性的东西,几张沙发和几张桌椅,再加上几盆盆景,就构成了简单的客厅,但坐在这里的人却绝对不简单,一个是一庄一主。
  东方易和龙铠相视而坐,眼中各露出不一样的神采。
  “昨晚睡得可好?”
  “还从没像昨晚睡得那么好那么特殊,多谢伯父招待!”他特意加重特殊这两个字。
  “那你的决定是?”
  “我答应伯父,既然我到了这,就当入乡随俗,同为冥兽师我没理由不帮忙!”
  “很干脆,我就喜欢干脆的年轻人。不过你唯一的不好就是太神秘了,我竟然看不透你!”
  “这不是很好吗?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我想伯父你也有吧?”
  “哈哈,那当然!谈谈正事吧,你见过那几个女孩了?”
  “见过了,都比较可爱,还都不错!”
  “没叫你看长相,你认为谁最有可能?”
  “谁都有可能,可谁都没有可能,单看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不过,我担任这个职位似乎不大合适,凤鸣馆据说只有女的才能长久待在那!”
  “这个不是问题,我会向庄里其他人说明的!”
  “也只能这样了!”
  东方易苦恼地低下了头,这个任务可不轻松啊,看在晓雯的面子上他也不好驳回龙铠的请求,他觉得他的未来几天会在煎熬中度过。
  龙晓佳觉得自己非常倒霉,她的祈祷似乎并没奏效,因为她刚吃完午饭就看到了那个采花先生,虽然她还未曾看到他采过哪朵花,不过对她姐姐不敬就是对她不敬,她是不会放过的。
  还是在凤鸣馆,她的父亲龙铠带着东方易,宣布他成为她们十六个姐妹的教练,负责教导她们冥技术,还说以后一切听他的,不得有异议。
  别开玩笑了!龙晓佳第一个反对这个决定,让一个长相这么猥琐不堪的男人做她们十六个女孩的教练,那以后被吃豆腐还不是经常的事。于是她带着所有女孩大闹了自己家,却被她二叔龙刚挡在了门外,只能悻悻地回到凤鸣馆。
  东方易看着她们个个板着脸从外边回来,就知道吃了闭门羹,他可是和龙铠有协议的。
  龙晓佳望望她姐姐,求道:“姐姐,难道你就真的能容忍那采花大盗当我们的教练吗?我们可是凤组的候选人,他有什么能耐教我们?”
  “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觉好处是很多的!”龙晓雯暂时也只能对她这妹妹这么解释。
  采花大盗吗?呵呵,他可采了不止一朵了,我可得看紧他!龙晓雯心中暗下决定。
  每个女孩都知道这个家伙早就和家主串通了,有这么强的后盾她们已经没了反抗的余地了,只能祈祷在训练时少伸几下咸猪手。
  东方易满意地看着十五个女孩渐渐安静下来,当然,龙晓佳除外。他颁布了做教练的第一个命令:任命龙晓雯和樱华为教练助理,负责替他传话和示范冥技。
  命令一下达,女孩们都乐开了,不用他亲自示范就最好了,其他都好说。
  下午的训练开始了,众人十分期待东方易会拿出什么东西教她们,好歹她们也不是弱手,要是教的东西太差她们决定再向家主反映,免得耽误她们宝贵的训练时间。
  龙晓雯和樱华两人也很想看看到底会怎么个训练法,相处这么久了,她们还真没见过他教过什么人,而他所学很杂,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是他最精通的。
  但东方易却以一句“我有事要办,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把所有事情都丢给了她们,然后就不知跑到哪里逍遥去了,让她们十分怀疑这个人的敬业态度。
  无奈,龙晓雯和樱华两人只能先陪这些女孩练着,要让她俩教人,绝对是难为她们。
  东方易拿着龙铠给的龙家通行令,准备到龙家的藏书阁去逛逛。
  看着手中那块椭圆形的令牌,暗道如今这年代还有这么古老的令牌,看样式和质感似乎还挺老的,不知拿出去当古董卖能卖多少。
  虽然守护藏书阁的龙家弟子见东方易面生,但见到那块令牌还是乖乖放行,看来龙铠的话说得没错,不管来人是谁,只要有了这令牌就算是只狗都会放他进去,可惜东方易没听完这句话就跑了,因为他担心自己连狗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