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九游会数字货站

第812章 两败俱伤(二更)

吴湄原本是跟杨夫人,也就是阿珏她同学杨敏的母亲说话呢,这一眨眼的工夫就见那么一个人出来,她看清楚那姑娘相貌的时候直接被气了个倒仰!
   然而有人比她更快!
   杨夫人自见到那女人的容貌开始便气血上涌!再见她抬头看人时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瞬间想起自己丈夫就是被这副狐狸精的模样迷的神魂颠倒!理智在这会早就随着汗水蒸发了!
   只听“啪”一声,姓石名如玉的姑娘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杨夫人毕竟是人到中年了,外形么自然有点丰满,再加上心情激动,那手劲可想而知。
   阿珏暗暗叹气,赏荷宴一开始几乎就进入高潮了,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呢,那石姑娘颇有心计,杨夫人又性情爽朗大气,要是没有杨敏在,谁吃亏还真不一定呢?
   “贱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也容得下你撒野?赶紧收拾了滚出去!”杨夫人没想到来参加个宴会还能碰上这么个东西,成心给人找不痛快!
   吴湄作为主人家,见到这种事情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虽然她也看着那姑娘膈应的慌,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在她家动手打人!
   “杨夫人稍安勿躁!我家小姑和令嫒可是闺中好友呢,今天怎么不见令嫒?”
   阿珏很自然地喊了一声姨,杨夫人见有人说到宝贝女儿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再想想就是这姑娘给自己弄什么瘦身茶、美容方子,亲亲热热的就拉着她一边说话去了!
   石如玉今晚穿了一件白色的旗袍,她本就瘦弱的身让这件衣服给衬托的更加弱质纤纤。被杨夫人打了一巴掌,实际上也确实疼,但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路冲作为一个很绅士的男人对于打女人这件事很不屑的,他对杨夫人怒目而视,但又不能像泼妇骂街一样骂人!
   石如玉顺势就倒进了路冲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垂下的目光看着阿珏和杨夫人的方向满是憎恨和不甘,凭什么她和澹台家四小姐容貌相似,际遇却是天差地别?
   阿珏曾经说过不想再看见那石如玉,几个朋友理所当然的以为是石如玉跟阿珏容貌相似所以不想看见她,只有同样失去母亲的欧阳美才深深明白阿珏的心情。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心里面最美的一道风景,不管是明褒暗贬、冷嘲热讽还是含沙射影,哪怕只有一点波及自己母亲的,对她的名誉有所损伤的,作为子女都不会答应!
   这会欧阳美一进门就看见那对男女卿卿我我的在角落里喁喁细语,她暗想澹台珏真是软柿子,都让人欺上门了也不见说什么!
   “少爷,我看我还是回去吧?大家都不怎么喜欢我,我在这里给您添麻烦了!”石如玉抬起红肿的小脸,轻蹙着眉头有些愁苦的对路冲说。
   路冲看着美人受伤自然很怜惜的,只是他还算有点常识,知道这是别人家里不敢太过分,只是温声说:“没事,你的脸受伤了,肯定很疼,我正好要去找雨点妹妹,她医术高明,给你涂点药就好了!”
   石如玉一下子就石化了!
   她瞪大了眼睛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青年,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长的,澹台家四小姐很明显的不喜欢她,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人家会不讨厌她还会给她上药?就是澹台四小姐给她上药她还不敢涂呢!
   再说了,来这里赏荷的都是达官显贵,再不济也是有学问的人,她随便靠上一个能到他们的青眼,那也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石如玉看了一下眼前俊秀、清雅的青年,眼里有喜欢但却没有爱慕。她虽不说在男人堆里打滚,但对于男人的本性还是不会看错的。
   这位路少爷喜欢她柔弱的如同风中小花一般的姿态,但也会欣赏牡丹的雍容高贵,菡萏的清丽雅致,玫瑰的火红娇艳……今天有个她石如玉出现,路少爷待她千好万好,那么明天再出现一个张如玉、王如玉,路少爷也同样会对人家好!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石如玉有些不情愿的跟着路冲穿过走廊往里面走。
   看着澹台家虽不说雕梁画栋,但亭台楼阁,草木葳蕤的繁荣景象,越是往里走她就越是向往这种大家族的富裕生活,她一边走一边想,光是维护这些花花草草,保养这些木质的走廊那得花多少钱?
   “什么人?站住!”路冲走在前面带着石如玉往掌珠楼走去,却不料半截竟然有人出来拦截,他脸色有些难看的说:“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
   “路少爷说笑了!”那孔武有力的男侍从憨厚的对着路冲笑了笑,连个眼神都没对石如玉投去,她指着那块“闲人止步”的牌子对路冲说:“小姐年岁渐长,一些不相干的人总喜欢往这里来,没得有损小姐的清誉,还望路少爷谅解!”
   路冲被归结成不相干的人脸色自然不会好,不过片刻就恢复了温润如玉佳公子的形象,他轻笑着问:“不知道这块牌子是谁立的?”
   “哦,这个啊!少爷您看着字体,明显是老爷的亲笔题字!”那侍从与有荣焉的说。
   路冲表情有些龟裂,这么说是澹台伯父让人树了牌子的?
   “少爷,我们还是走吧,我不疼的!”石如玉看着那侍从对着她面无表情,再看看他们此时已经到了走廊深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连声音都被隐隐约约隔绝在外面了,不免有些害怕。
   路冲看着那一座铁塔似的侍从,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掌珠楼,才带着石如玉悻悻不乐的原路返回。
   他们刚一走,那侍从就对着另外一个阴影深处说:“七少,他们走了!”半晌才从里面走出一个人,那侍从看了一眼,再张望了一下他身后说:“七少呢?”
   “我说,小涂,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变通呢?也忒小题大做了!咱们主子以后会是四姑爷的!”周坦将手搭在那名唤小涂的侍卫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那也是以后!”
   周坦无奈,又看了看周围悄声说:“你也看刚刚那两货色不顺眼吧,有个法子能帮四小姐出口气,你想不想干?”
   那叫小涂的侍卫沉默了一下竟然说:“什么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