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章 七宿

玲珑身边有了紫薇,便会有好多好多话儿想说。

紫薇也是没有丝毫不耐,静静聆听,时不时回答几句,惹得玲珑或羞恼,或开心。撅着嘴生气把头扭开,不过几息便又叽叽喳喳的凑了过来。

时间,在今天这个夜晚显得尤为短暂。

“快去睡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紫薇起身拍了拍身子对着玲珑说道:“明天一早,喊瑶瑶他们几个过来,我有些事儿的交代交代。”

“唔~好吧。”

玲珑点点头,虽是不舍,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那小东西要是一直这样就给她丢外面。”

两人聊天,一直是在白阿九的呼噜声中进行的,还时不时冒出一两句含糊不清的梦话加入进来。

“哎呀,走吧,不劳您操心了。”

“呵,但显得是我多事了。”

挥挥手,紫薇向外面走去,只是到了门口像是想到了什么嘟囔一句。

“阙灵跑哪去了……”

摇摇头也没有太过介意,他没有看见身后同样转身准备进自己小阁楼的玲珑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一怔,也没有看到那顷刻间便被红云布满了的小脸。

“想来……是去哪玩去了也不一定。”

玲珑懦懦的回了一句,赶忙进屋,关门时候脸都不敢向紫薇那边望,只觉得热的自己有些发蒙。

第二天一早。

玲珑收拾好准备出门,临走前看着床上的白阿九眉头有些紧锁。

“这都一天一夜了,怎么还不醒,不会……喝坏了吧。”

玲珑心里如是想着,不管怎么叫喊推搡,白阿九只是一个劲儿的打呼噜,这让经玲珑的心一直悬着。

不过好在昨天紫薇让她今天去喊哥哥姐姐,小六子丹阳倒是能帮到一些,到时候忙完,如果这小东西还不醒,就喊他过来瞅瞅。

打定注意,也不在过多停留,关上木门,离开了院子。

他们兄妹七人,名义上来说紫薇是不在这七人之内的。

他们各有仙衔在身,分别是天枢阳明星君贪狼、和他的心上人瑶光天关星君李梦瑶、脑袋瓜极为灵光的天权文曲星君玄冥、喜欢研究阵法推演的天璇巨门星君璇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开阳武曲星君闿阳,以及玲珑嘴里的玉衡廉贞星君丹阳。

外加上自己这个没什么用处的拖油瓶,天机禄存星君玉玲珑。统归于北极北方中天紫薇御下。

喊大哥的这个特权只有性子软弱的自己和无法无天的瑶瑶姐拥有,其余的见了紫薇都得低头尊呼一声老大。

至于本该拥有大哥这个头衔的贪狼却是没有丝毫意见。按紫薇的原话就是:“他连屁都不敢当面放,还敢有意见?”

毕竟是翘了老大的妹子,贪狼也自是理亏。

七人的居所围着中央大殿碎渊阁,分别坐落在两界山的七个角落,按璇机的布置汇集成一方大阵,名曰“震魔”

“笃!笃!笃!”

“来咯。”

阁楼门被推开,一身穿着淡雅白色衣裙的李梦瑶看着玲珑满脸吃惊。

“这么早?怎么不陪大哥多睡会儿?”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白昼之旅白昼之旅病九|幻情从失去国家的那刻起,斯诺便堕入了无尽黑暗,她立誓报仇复国,开始了奔赴白昼的漫长旅途(想看日常漫画版的可以戳微博@病九NINE)
  • 重生之神女妖尊重生之神女妖尊一株橘子|幻情一朝穿越,竟变成了一块石头?仙女姐姐都接近不了的冰山美男,我却整日在他怀中占尽便宜?可我是块石头啊!就不能好好的穿成个大美人吗!烦啊!———————————————(美丽的分割线)上台祭祀时灵皇突然止步,“白芷。”“怎么了师父?”“……”“师父你讲,我听着呢。”“……你踩到为师的衣摆了。”“……”
  • 流苏冷光流苏冷光不灭·艾恩斯|幻情碑文记载,上古有四大守护者,庇护着人间,但天界的突然出现,让守护者们散落人间,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 这是一个关于时间守护者的故事,有着跌澜起伏,亦有着人事沧桑。
  • 月魄噬晓月魄噬晓夏妖离歌|幻情贝内特女巫一族的传人艾尔莎,和她们族的祖先凯瑟琳的命运重叠,灵魂交错,艾尔莎和吸血鬼的爱情,凯瑟琳对贝内特女巫的复仇,历史的重演,命运的离歌,艾尔莎和凯瑟琳将如何面对,一样的容貌,但却性格相异,伊利亚会怎样面对着一切,以前的旧情人并没有死,可自己又爱上了艾尔莎,爱情,友情,黑暗,复仇,权利······吸血鬼女巫狼人的爱恨情仇······
  • 废柴逆世:名门魔君堕仙妻废柴逆世:名门魔君堕仙妻风水鱼|幻情她是恣意纵横的魔道妖女,却错爱了仙门首席。重生成修仙废柴,一样能逆天而行,惊才绝艳。“傻丫头,谁又让你受委屈了?”唯独在他怀里,她始终像个孩子,被他宠得上天。他,魔道邪君,妖孽倾城,一腔冷血只为她炽热。“犯我妻者,虽远必诛。”
  • 都市玄门录都市玄门录啊虎|幻情母亲死后,安槐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她混迹在都市中半人半鬼躲各路道长追杀,她掐指运符治小人,上可捉妖下可算命。从京城来的少将誓要收她为阴弑,首富之子对她追求之路漫漫。“你们别烦好不好,我只想报个父母之仇然后隐居山林。”
  • 逆天狂女逆天狂女佟心|幻情前世,她好心助人反被杀害,今生,她倾尽一切只为复仇。重生在一个普通宗门废柴女弟子身上,一睁眼,竟然有人看上了她的绝世容貌,要挟她?哼,无耻的渣男——杀!若是敌人,管你是什么皇子、世家少主、圣女、公主……一根指头碾压!若对我真诚,我定倾其所能,让你光芒万丈!炼丹宗师不过尔尔,传授几招就培养成功;秘宝锻造,简单至极;绝世功法,满脑子都是……敛财?那实在太简单,不值一提。你、你、你……将口袋里值钱的通通留下,本姑娘饶你一命!他微微一笑:偷拿本帝君的宝贝这么久,是不是该乖乖过来香一个?成了我的女人,你欠的钱也不用还了。
  • 狂凤弑天狂凤弑天竺溧子|幻情废材?不好意思,最起码分分钟秒了你。丹药?那不是我家兽兽的糖豆吗?神器?抱歉,从头发到脚趾头都装备着。神兽?超神兽还只是我的坐骑。一朝被杀,看云竺携着蠢萌兽兽强势归来。"我有个缺点,就是爱乱捡东西。可是现在我改掉这个毛病还不行吗"云竺一脸悲切的说到。"不行喔,娘子,当初可是你捡了我呢"
  • 快穿之我是男主他姐快穿之我是男主他姐染指青城|幻情男主女主再霸酷狂拽,在我面前还不得乖乖喊姐!
  • 黑白纠纷黑白纠纷阴阳翼|幻情地上洒满了鲜血,如一簇簇尽情绽放的罂粟花……自古,黑界与白界便是敌对的双方,见面仇恨,背对防备。从没有和睦过。但,一场玄幻的传奇偏偏在两界之间离奇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