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4章 喝花酒

女人娇羞着给白初云端茶倒水,还跟她介绍她们这里的好酒。

白初云给了女人一根金条,让她上一壶最好的酒,就不用伺候了。

女人没见过这样的钱,但她知道这就是金,那分量也是足足的,收起金条,虽然心里难过,但自己是什么身份自己清楚,她只能欢喜道谢,然后退下。

百无聊赖的白初云为自己斟了一杯,浅浅品尝,随即她抬眉,一口白酒入口醇香,咽下还有回甘,应该有什么果子在里面,但酒的烈劲儿还不小,不像普通的果酒。

她默默地又喝了两杯,有些贪杯了。

楼下大堂中飘飘姑娘飘飘姑娘的人声鼎沸,白初云顺着窗口看下去,不过她所在的房间位置偏远了些,近看不了美人,不过能轻易看清整个大堂。

飘飘戴着面纱,在众人的呼喊中上了舞台,等她坐下,她身边的妈妈便开始介绍飘飘以曲拍卖的起价。

起价不低,但是大家都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都铆足了劲儿。

舞台上,飘飘琴声起,大堂顿时安静,她又弹又唱,大家也屏息凝神的听。

对于学过了那个女人的琴技的白初云,先不说飘飘的歌声悠扬,她的琴技比起那个女人,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白初云没有再去看楼下的飘飘,只是喝喝自己的小酒。

曲到中旬,酒到半壶,年轻的羽氏一袭青衣男装敲响了白初云所在的门。

白初云没有抬头,也没有放下酒杯:“怎么?现在才来?”

羽氏被小蛊宝支配了意识,当然就不再是羽氏本人。

“事没办完嘛,你怎么又跑出来玩了,你那个男人不是挺凶的嘛?怎么?管不住你?”小蛊宝随意坐在白初云对面,还给自己倒酒。

白初云举杯跟小蛊宝碰了一下:“怎么,你意见很大?”

小蛊宝一饮而尽:“那倒不是,只是好奇,其实我也很好奇,如果他知道你是女人,还是极品,你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白初云嘴角上扬:“呵!你的这个极品,有所指?”

小蛊宝放下酒杯:“那倒没有,就是单纯的美而已,而且还是蛇蝎美人,哈哈……”

白初云没有理会小蛊宝的话,她又给彼此倒满酒:“说说吧,你大晚上的来这里干什么?”

小蛊宝也收起玩笑,摆出一张说事脸:“自然是宿主的大计,今夜这里的飘飘卖初夜,花满天爱慕其已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家男人传唤过花满天,他以公事为由,光明正大的来的,说恐怕要忙到明天才得回去,然而向珍珍以为花满天真的忙公事,约了她的老相好进了相府,宿主在茶水里加了点料,恐怕此刻正在激烈对战吧,刚才我控制了个花满天的心腹,那心腹从相府出来,此刻正带着花满天回去捉奸。”

白初云听完没什么反应,只是笑了笑说:“之前宫宴,花满天欺君之罪带她进宫,我以为二人情比金坚呢。”

小蛊宝不屑一笑:“坚?哈哈……”

同类热门
  • 夜城九舞夜城九舞柒眠未几|幻情传说中的黑暗之都——夜城,是个永远只有夜晚的地方。无论是妖,还是神,都无法打开夜城的大门。然而,一个名为蓂昳的神女却在夜城城门前跳了九支舞,打动了夜城城主,得以打开大门。蓂昳从此留在夜城,不再出世。以此为导火索,蓂昳所在的亚克帝兰罗泽的神族与夜城族人发生了一场上古之战。最后,两败俱伤,夜城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很多年后,残余的夜城族人夜城祭子,意外地与继承了神族之力的穹上月影相遇,他们各怀心思,开始了一场寻找北欧主神继承人的神秘之旅……
  • 逆世凤妃:邪王追妻难逆世凤妃:邪王追妻难软糖超软的|幻情她是最强的佣兵王,一朝穿越成废材,强者之魂,霸气惊现,看她如何凤逆天下!他是人人避之不得的鬼王,嗜血是他的代名词。当两人相遇,她融化了他原本冰封的心,这哪里是废物配丑八怪?这分明是天作之合。当腹黑对上腹黑,看看谁更黑。究竟最后他能俘获她的心吗?(男主和女主身心绝对干净,请各位放心跳坑哦。群号438328075,欢迎加入哦,Ps不定时有小剧场在群里送上哦!先送小福利;”喂,明明被看的人是我,拼什么要对你这只禽兽负责!“"原来娘子气的是这个,换我对娘子负责也行。“......)
  • 大幻纪大幻纪路讯|幻情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大千世界!这是一个无所不有的大话世界!不知大话世界长几何——何止三亿三千三百万万公里!不知大话世界大几何——何止九亿九千九百九万万平方!在这个日月更替的大话世界中……
  • 彼世千秋彼世千秋月华XD|幻情不要问一个内心孤独的人在做什么,因为你永远不会懂她想做什么。其实,只要你能陪在她身边,给她一个依靠,这就足够了。
  • 魅世:妖娆魅尊魅世:妖娆魅尊狐九千|幻情她,是第一世家家主,却遭族人遭人背叛,一朝殒命,再睁眼,她却已不是她。她,是将军府嫡妻之子,遭人陷害,一失足?落入水中?好吧,既然我占你身子,必要替你血债血偿。·归根结底,受欺凌的原因是废柴?呵,姐生来就是打击人的。天才?那些都是烂白菜,知道什么叫鬼才不?不能修炼?那就逆袭给你看。丑女?面具下是惊天容颜。只是,某只妖孽,为何我做何事,你都要来横插一腿?一见是巧遇,二见是意外,那么第三见,就不是了吧。什么?他是最大势力的主人?什么?大美男?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血脉?好嘛,克服种种,她仰天长啸:我要归隐
  • 白发王妃:邪王逆天盛宠白发王妃:邪王逆天盛宠涩柠檬|幻情莫失莫忘,莫离莫弃。我没有忘记你,你是否记得我?
  • 第一悍妃:废柴狠嚣张第一悍妃:废柴狠嚣张鱼飞飞|幻情废柴要逆袭,天才挡不住,一个废名已久的二小姐,在得到修真界灵魂帮助后,开始了废柴逆袭之路,她励志要发粪涂墙,用魅色傲世无双,用法术宇内称凰。
  • 至尊女郎之桃花朵朵开至尊女郎之桃花朵朵开独孤凌月|幻情异世魂归,至尊重归。看一众男子如何勾住那强大无心的至尊女郎,成就千古姻缘。他说:你让我受了万年的冤屈,本+利,你要用余生补偿我。他说:烟,你于我有恩,我不能忘恩负义,那便永远陪你吧!他说:尊上,无色愿以色侍君,以赎神罪。他说:女人,敢惹本皇,那就要付出代价。不过,本皇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就以身抵债吧!ps?:男主既定,亦未定。跟我来,剧情我设计,结局你满意。
  • 乱世沉吟,人生若只如初见乱世沉吟,人生若只如初见饬以沫|幻情一个人能无情到什么程度?明明都是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什么你就偏要对我再施以一次打击?一场婚姻,演绎的永远只有我,既然已经注定我的独角戏,开场时,你又何必乱入?我在默默里忘记了你十二年,却不知为何,也默默喜欢了你十二年。这些于你而言的麻烦,是我珍藏的记忆。如果当初,我不为了你放弃平凡的生活。那么,我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像平常女子一样,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我明白,你原先所做出了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些迷惑我的幻像。可我仍然沉醉了。我想着付出一切去爱你。但却也不曾料到,与你而言,我只是你获得权利,保住亲情的一个垫脚石。谢谢你让这场单相思彻底收场,从我遍体鳞伤从乱葬岗爬起时。你我就注定了永生的不可能。
  • 寒吟寒吟夜雨繁华落下|幻情一千年前被关进天界牢狱的寒吟,日日受雷刑加身之苦,在天帝登基大赦天下之日,终于得以出了牢狱。 她重见光明了,她想起往昔种种 她曾问过他:“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的回答:“不知道,只是对你好了,我就会感觉很幸福。” 如今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复仇,找那个曾经说了对她好就会感觉幸福的人,也就是害她入狱如今又高高在上的天帝复仇 她对苍尘说,“这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亲手将你捧上云端,再让你从云端狠狠摔下。若是从来没有上过云端,那么至少不会摔,也就不会疼了。” 她利用天帝对她的爱,一次次把天帝陷于险境,最后,她终于如愿以偿,天帝死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她却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