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端午节的舞狮会

也就在鄂尔多出厅之时,冯道德手里的杯子已因用力过度而碎裂。

雷媚则对冯道德说:“师叔请息怒,雷媚这就去衙门将一云师兄保出来。”

“没用的东西,就让他在牢里多呆几天!”

说罢冯道德已拂袖离去,厅中只剩下了雷媚与一干手足无措的丫环们,雷媚考虑的则是如何撇清和武当的关系了,他们雷家现在的活动范围是在商场之上,虽然不是太如意,日子却也还算过得去,可冯道德是个利欲心极重之人,一心要借着朝廷的力量使得武当彻底的压过少林,为此他不惜与高进忠勾结,除掉了南少林,相信如果有必要,他绝对会赔上整个雷家,可真要摆脱武当派对雷家和牵制,却又淡何容易,至少她还想不出在江湖有哪家势力能与武当相抗,即使是有,可人家为什么要替你扛武当派这个雷。

五月初五,端阳佳节。

每年的端午节,城里各大商号都会举办一次舞狮大会,他们会把二百两银票封入青中,做为彩头,权当是对胜者的奖励。而狮队各大商号指定的武师则组成,由于参加的狮队很多,而青却只有一个,所以狮队之间的竞争经常都是非常的激烈,毕竟那是白花花的二百两银子,这些银子对那些大富豪来说,只不过是一顿饭钱,可对小门小户来说却是一生却难以争到的数字,为了这些银子,那些狮队自是抢破了头,每年为此受伤者可不在少数。

今年的青是清水青,所谓的清水青,就是将青悬于十丈高的木制高台上,四周则是供舞狮者上攀的软梯,而在台下摆着长凳与清水盆,采青者毕竟从其上越过,不能踩翻水盆或者踢翻长凳,违者就失去了采青的资格。往年舞狮大会都是由各大商号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主持,但是今年的主持却换成了陈知府,他与其说是主持,倒不如说是闲着无事来凑热闹的。

也许是陈知府亲自参与的原因,这场舞狮大会的规模比往年来得都要大,就连青里的银票也增加到了五百两,所以参加舞狮的狮队比往年更多了,就连城里的两大书院也派出了狮队,于是天不亮舞狮场上就站好了舞狮的狮队,就连四周上就挤了看热闹的人群,就连看台也是座无虚席,方德今天虽然没有来,可是他的三位夫人却都来了,陪着她们的是方孝玉与严咏春。

当她们走上看台时,雷媚异常亲热的和她们打招呼:“三位夫人你们来了,我已经给你们占好位子,这边坐!”

“那就谢谢雷大姐了!”

欧阳四海与马玉梅、苗翠花在雷媚身畔落座,当然看台上不会有方孝玉与严咏春两个的座了,他们俩立于欧阳四海、马玉梅、苗翠花的身后,随后他们就见到了站于雷媚身畔且女扮男装的雷婷婷,当他(她)俩的目光转向雷婷婷时,雷婷婷却向他(俩)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不再理他(她)俩。

严咏春见到雷婷婷这样子心中就有气:“三寸钉!”

方孝玉不由得眉微锁:“你还是不要惹她的好!”

严咏春秀眉倒竖:“我就是看她不顺眼。”

方孝玉只有苦笑,他是拿严咏春一点办法,他生怕严咏春惹出事来,便对欧阳四海小声说:“娘,我和咏春姐到下来去转转。”

欧阳四海点头:“不要远跑转转就回来。”

方孝玉答应了声,便拉着严咏春跑下了看台。

严咏春不解:“我们干什么去,呆会我们不是还要给世玉,熙官加油呢!”

方孝玉边走边说:“哪有这么快就比赛的,我们买些水果就回来。”他(她)俩很快的就走出了舞狮场。

方孝玉与严咏春走后,雷婷婷也没有久留,也悄悄的溜下看台。

雷媚此时正对欧阳四海笑着说:“你们家孝玉越来越有出息了,我看这次贡院会考相信他一定能顺利过关了。”

“小孩子不经夸的,一夸就骄傲,”欧阳四海说这话时脸上带着几分骄傲,毕竟这个年代是母以子为荣嘛,毕竟方孝玉也太给她长脸了,十一岁的秀才你见过几个,有很多人考一辈子,临死了还是一个童生:“再说了你家人王也不错嘛,他现在可是文武兼修嘛!”

“不能比,不能比,”雷媚连连摇头:“我家人王怎么比得上你家孝玉对了,他们是一起上私塾,一起应试,可是你们孝玉高中秀才之时,他连童生那关都没过,现在要你们孝玉都要考贡生了,可他还是只是个童生,让他弃文习武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希望他能借着一点蛮力混个武举撑撑门面!”

欧阳四海不说话了。

她可不是个说违心话的人。

雷媚跟着说:“以你们孝玉的才智,这次的江南会考,高中五魁应该没有一点问题的。”

欧阳四海却说:“他能考个贡生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五魁怎么可能,贡院会考那可是闽浙两地几千名的考生,那可说是数千考生争过独木桥,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被挤下来。”

“方夫人太客气了,”雷媚笑着说:“也许您还不知道,现在赌场上流行一种新赌法,就是猜五魁,你们家孝玉的呼声是很高的,有很多人压他能中五魁。”

欧阳四海笑着说:“那就借雷姐的吉言了。”

“其实你家孝玉年龄也老大不小了,”雷媚微笑着说:“若是他能高中贡生,你们是不是该张罗着给他定门亲了,不知道方夫人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或者有什么要求?”

欧阳四海不禁笑了:“他还不到十五,大姐就想给他保媒了。”

“十五已经不小了,再过二年就该成亲了!”

“那倒也是,”欧阳四海连连点头:“莫非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雷媚摇头:“那倒没有,不过娶妻旨在门当户对,那个严咏春和你们孝玉的感情虽好,也算是出自殷实之家,人也有几分姿色,可是她生性大大咧咧,一点大气都没有,一看就不是一个贤内助,不宜为长门长媳,更重要的是听说她还比孝玉大了三岁!”

欧阳四海沉默了一会说:“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还是等他老子回来再说!”

随后她们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雷婷婷再次见到严咏春时,严咏春正吃着一串荔枝,而方孝玉则提着两只竹篮子跟在严咏春身后,而篮子里堆满了夏时水果,黄橙橙的桔子,玛瑙般的葡萄,水汪汪的梨,散发着香气的甜瓜,甜甜的水蜜桃……,总之两只篮子中堆得满满的。

方孝玉见到雷婷婷便将篮子递了过来,和颜悦色地说:“雷兄弟吃个梨吧,很甜的!”

“没出息,一个大男人整天跟在姑娘家身后,也不害臊!”

雷婷婷在说话间将手伸进篮子去拿她最爱吃的甜瓜,可是她的手刚碰到甜瓜,说被严咏春一把拉开。

雷婷婷大怒:“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严咏春说:“这些水果我也有份,我说不许你拿就不许你拿,想吃的话自己到外面去买!”

方孝玉眉微锁:“有这个必要么?”

严咏春瞪了方孝玉一眼:“都是你多事,我们去找熙官,世玉他们。”她拉了方孝玉转身便走。

雷婷婷气得浑身发抖:“严咏春你神气什么,总有一天我让要让你爬在地上求我。”

胡德帝与李锦伦一大早就跟着方世玉与洪熙官来到舞狮场准备赛狮,现在他们已等得口干舌燥,于是洪熙官说:“现在我们都已经很渴了,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我看不如让德帝长点水果来,不然我真怀疑我们到时候还能不能出狮。”

方世玉点了点头对胡德帝说:“你快去快回!”

胡德帝还没有答话,李锦伦已说:“不用了,孝玉和咏春来了,他们提着两篮子水果。”

方世玉随声望去,果然见到了提着水果的方孝玉,于是他笑了:“哈哈,还是我这个弟弟想得周到,知道我们渴了就来送水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胡德帝与李锦伦已向方孝玉与严咏春奔了过去。

方世玉见状也连忙跑了过去:“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别给我拿光了!”

很快的方世玉、洪熙官、胡德帝、李锦伦四人的手里都有了自己喜爱的水果。

方世玉一边啃甜瓜,一边说:“我早就说过,只要有我弟弟在,他什么事都会给我们办得妥妥当当的,根本不用我们抄心,这话我没说错吧!”

“少拍马屁,”严咏春这时开始训话:“世玉,熙官你们这两个小子给我听清了,这些水果花了姑娘我半个多月的零花钱,如果你们不给我把青采回来,小心我让你们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切!”方世玉不屑地说:“信你才怪,你当我不知道你的零花钱早就花光,我们这些人除了孝玉,谁身上还有零花钱,倒是有人不但吃着他的钱买来的水果,还不肯帮他提水果,倒在这里充老大!”

听了方世玉的话后严咏春的脸色有些发红,可是很快的她就秀眉倒竖,理直气壮地说:“那又怎样,孝玉是我的好兄弟,他的钱就是我的钱,我们俩用得着分得这么清么?我警告你,如果今天你输了这场赛狮,丢了琼花书院的脸,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

方世玉做出很怕的样子:“我好怕怕!”

严咏春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你。”然后她将一个水梨抛给了孝玉:“吃梨,这梨很甜的。”

方孝玉接过梨并没有吃,而是对她说:“咏春姐,我把剩下的一篮子水果给给大娘,二娘,三娘她们送去!”

“我和你一起去,”严咏春说:“如果继续和这几个小子呆在一起,非让他们气死不可!”

“也好!”

方孝玉并没有反对。

方世玉这时对李锦伦说:“锦伦,你别光记着吃,帮孝玉把水果提过去。”

李锦伦答应了声,将剩下的水蜜桃全塞进嘴里,飞快地接过方孝玉手里的竹篮子:“我帮你提水果。”

“那就谢谢了!”

“不客气!”

李锦伦提了水果转身便走,当他转过去时,飞快地往自己的兜里塞了几个水蜜桃。

——他最喜欢的就是甜甜的水蜜桃了。

很快的李锦伦就将剩下的一篮子水果提到了看台畔,临走的时候,方孝玉又塞给了他一大串荔枝。然后才将剩下的水果提到了欧阳四海,马玉梅,苗翠花身前,并捧上了他们最爱吃的水果,他捧给欧阳四海的是桔子,捧给马玉梅的是水蜜桃,捧给苗翠花的是甜瓜:“娘,二娘,三娘吃水果吧,这些都是儿子我洗干净了的。”

欧阳四海接过水果之后,笑着说:“把剩下的给世玉他们送去,他们呆会还要比赛。”

方孝玉还没有说话,严咏春已抢着说:“大娘你就不要担心了,孝玉已经把一篮子水果他们送了过去!”

马玉梅笑着说:“买水果一定是孝玉的主意吧!”

方孝玉却说:“买水果咏春姐也出了力的!”

然后他将一个甜瓜恭敬的递给了雷媚:“雷阿姨,吃个甜瓜解解渴吧!”

“谢谢!”

雷媚微笑着从方孝玉手里接过了甜瓜,她一边用手里的丝帕擦着甜瓜,一边对欧阳四海说:“还是方夫人教子有方,教出来的儿子温文有礼,不象我们家的野小子,疯丫头一点不懂礼节,有什么好吃的只会顾着自己,完全把我们这些长辈丢在了九霄云外。”

欧阳四海心中不禁有些得意,但是嘴上却说:“小孩子家不经夸,你一夸他就得意忘形。”

“方夫人说笑了!”

雷媚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了身后雷婷婷的声音:“不吃,用不着你献殷勤!”

雷媚回头,只见雷婷婷已将方孝玉递给她的甜瓜打翻在地,于是她眉深锁:“婷婷,你太过分了,孝玉好心给你甜瓜,你不吃倒也罢了,怎么可以打掉,马上捡起来。”

雷婷婷的眼睛在这一刹那间红了,心里尽是委屈。

方孝玉已将甜瓜从地上捡了起来,笑着说:“阿姨你别怪婷婷,如果要怪就怪我好了,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她不吃甜瓜,拿错了水果我这就给她换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少年画江山少年画江山粤流|武侠锦帆孤影,千里独行,少年纵侠气。 且听且高歌,枕尽人间好山河,初出茅庐不可欺,且叫江湖换青天。 泼墨江山,且看少年画江湖。
  • 紫风剑紫风剑真实的玫瑰|武侠戚家庄庄主戚不烦派徒弟黄九成参加平安王在洛阳举办的武林大会。多情的小师妹柳小香偷偷出来找他,没想到雷家堡少堡主横刀夺爱抢走柳小香,天下第一剑倪浩天的孙女倪玉出来玩被威元镖局英隆调戏,黄九成打抱不平被打了个半死,小师妹变心喜欢雷天彪,黄九成痛苦万分,但是倪玉来到他身边,倪浩天来找孙女,以为黄九成来骗紫风剑,带走倪玉。但是倪玉把紫风剑的秘密告诉他这是当年建文皇帝留下来的宝藏
  • 侠道争锋侠道争锋蒜苗不存稿|武侠“我本来拥有一颗爱好和平的心,如今因为愤怒而爆发的传说中的游侠”“想要成为游侠,就不要回避历史的拘禁,想要自由,就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我生于乱世为游侠,自当斩破红尘羁绊”“在这个江湖中,只要灵魂不灭,就不会死。所以,只要心不认输,就不会输”“如果手上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手上握着剑,我就不能抱紧你。”“我一直想证明:努力是可以超越天才的。”“我不管这个江湖上的人是怎么说我的,我只想依照我的信念做事,绝不后悔,不管现在将来都一样”“你的败因只有一个,就是与我休言白为敌。”
  • 武侠之华山岳不群武侠之华山岳不群Mr石头|武侠这一年,岳不群还年轻,也不叫君子剑这一年,年轻的岳不群开始执掌千疮百孔的华山派历经魔教攻山、剑气之争,华山派连连受创,门派实力消耗殆尽;面对魔教的威胁,五岳联盟大势所趋;内忧外患之下,他将带领华山派何去何从?这是个不一样的岳不群。。。
  • 父仇记父仇记秋色.1|武侠讲述了一个学武报仇的故事。武侠小说,怎么能不报个仇呢?
  • 剑御千秋剑御千秋蒻猪栏|武侠一张名单牵扯出的谜团,种种云谲波诡,江湖动荡。荒腐与阴森的古代墓茔,处处血腥隐秘,惊心动魄。浩瀚星空彼岸的传唤,当一剑入神,是否已来到了世界的巅峰。一截断刃,划破亘古,我本无末路。看英雄泪,悲歌留,一剑御千秋。
  • 一剑三十年一剑三十年风有云|武侠少时艰难坎坷,尝遍冷暖颜色。唯有梦中高朋坐,醒来却是客。忽的轻鸿滑落,替我谋求许多。别离时候难分割,互道珍重则个。 此后辗转难眠,常忆轻鸿舞剑。从前只愁柴米盐,现心存高远。终得入门求学,执剑风雪之间。待到功成中天日,九天尽揽云雀。 二十江湖磨练,意展宏图伟业。未尽九州生变故,阴阳两难见。醉时黄梁之上,酒醒独坐忘言。剑指明月再问天,原来并无神仙。 彷徨重归故里,逍遥客不逍遥。往事不见如烟去,不再翘首望。五载风狂雨骤,如今略显安详。三十年里苦累笑,想来只是剑鞘。 三十终磨一剑,一剑又三十年。 此生路途遥远,敢问能否如愿?
  • 七山历险记七山历险记云中之鹰|武侠北宋末年,大厦将倾,上层尔虞我诈,下层民不聊生,主人公仇复生背负着寻仇敌、报国恩,卷入了一场爱恨交织、三国厮杀、波云诡谲的江湖世界……
  • 月影星魂月影星魂风十三.CS|武侠荒凉大漠,冷月无星的夜晚。神秘的少年从银色沙海中踽踽独行而来,他仿佛拥有一个杀手般冷漠无情的气质,眼中又仿佛带着明月般的温柔。此行,他不为任何人而来,只为找寻一个答案。
  • 朝露夕雪朝露夕雪梁懿丹|武侠因为一本绝世秘籍而引发的一系列江湖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