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体育app排行榜前十名

第3843章 挖出背后黑手

“你真的要帮他坐上皇位?”
  
   “是。”
  
   “为什么?”
  
   “为了我和你可以离开这个叫人窒息的地方,离开这个让人逃避的京城。”
  
   “多少人没有你这么大的荣幸,多少人想取代你的地位,想掠夺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为此绞尽脑汁、争风吃醋,只为了往后的富贵华容,这些,你都不在乎吗?”
  
   “我若是跟那些女人一样,或许你、或许他、再或许曾经爱过我的人,就不会对我刮目相看了,若是我活的平淡、活得庸俗,怎么会在你心里占了一席之地。如果我在乎,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平平凡凡的嫁给了胤禛。”
  
   “你为何如此确定,你会嫁给胤禛而非皇上的任何一个儿子?”
  
   “因为,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如此了解我自己。”
  
   “他做了皇帝,不会放了你,这个事情,你为自己考虑过没有?”
  
   “有你在,我不会怕他。寒星,你所认识的梦儿,何时做过亏本的买卖。”
  
   寒星温柔的笑了笑,没了寒刹的他,又变成了我起初认识的那个人,那个在我面前一脸承诺说要和我一起闯天下,天为被、地为席的人。
  
   “额娘,您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儿子来这儿很久了您都看不到我,今儿个皇玛法又夸了儿子,说我的学问好、布库练的比十四叔还好,额娘,您给儿子请的师傅可真是个才子,文武双全,皇玛法说他若是有时间就来瞧瞧我师傅。”七岁的弘历在他额娘耳朵跟前絮絮叨叨,殊不知自个儿的额娘恨不得把他这个小鬼头扔到千里之外。
  
   “你额娘有事儿,去找你阿玛玩儿去。”实在不想听他啰嗦,最近听胤禛说西北战乱频繁,朝廷内外一片混乱,皇上打算找个王爷贝勒的亲自去带领那些士兵,算是朝廷给他们涨涨气势。
  
   几年前皇上狠心再次废了太子胤乃,这一废,他就完全没了先前的趾高气昂,我曾经带着弘历看了他一次,没了原来的那种飞扬跋扈,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聊了很多关于小时候的事情,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那个被我忽略已久,只有在安逸的时候才会想起来的问题,记得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用那种嫉妒的目光看着我,那时在皇上面前我得宠的很,他身为太子本来可以在宫里整我,就是耍狠招我也奈何不了他,可他却迟迟没有动手。听了这件事儿他反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当初年轻得很,皇阿玛对我一直很好,就算是其他兄弟都没有见过他那么和蔼的表情,当时我心里却是难受,可想想你毕竟也是个没长大的女娃儿,犯不着和你作对,更重要的是:即使你长大了,再怎么得宠、再怎么叫兄弟们喜爱,你也不会跟我去争那些重要的东西。
  
   你说的是皇位吧,询问的语气有着肯定的执着。
  
   既然知道,还问我做什么。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许是因为有了今天这步田地的原因吧。
  
   如果这一切重新来过,你会不会还会做那些让你现在后悔的事情。
  
   呵,别说没有如果了,就是再让我重新来过我还是会这么做的,皇阿玛那个位置多少人惦记着,我虽然是太子,可这位置是每个人都可以坐得,自古以来都是立长子为太子,可皇阿玛立了我,他疼爱我这一点先不说,单是立老二为太子就是为了警告我们这些兄弟,太子之为谁都可以担当,所有的一切全凭他一念之间,大哥不声不响的在外头带兵好让皇阿玛对他另眼相看,八弟跟九弟他们在我第一次被废后,朝廷所有的大臣都倒向了他们,就连一直追随我的四弟和十三弟,对我都不是真心的,他们是聪明人选择了替我办事儿,可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无非是做给皇阿玛看的。这不,我这次被废了,十三弟在府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皇阿玛是为了保全他所以才不叫他参与朝政,这个我不怪,可四弟不声不响的也退出了朝廷,他明明可以在皇阿玛面前替我说句话的,如今却成了哑巴。我今儿个说了这话我就不怕你回府告诉他,他淡然了,可他这淡然做给谁看的,朝廷上下谁不知道……
  
   格格,皇上叫您去了,他说许久没见着弘历小阿哥,今儿个可是想他了。
  
   我知道了,你去回皇阿玛说我立马儿的就过去。二哥,我今儿个算是第一次这么叫你吧,希望你好自为之,有些话就算是你被废了也不能说出来,毕竟你还有以后的日子,只要活着就不要说错了话。弘历,跟二伯说再见。
  
   二伯再见。弘历手里拿着橘子怯生生的看着一脸愤怒的胤乃。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了,我这儿算是彻底的晦气了。
  
   临行前隐约得听见胤乃的叹息声:你还是比我有福气,生了这么个聪明的儿子。
  
   “额娘你看,阿玛过来了。”弘历拽着我的袖子一直摇晃,他阿玛天天过来,也就算是这小子常住在宫里不常见他阿玛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弘历你先去找你师傅练功,我有事儿找你额娘谈谈。”刚下朝的胤禛一脸的疲倦,衣衫有些凌乱。
  
   “那弘历先过去了,阿玛要记得晚上跟弘历一起用膳。”弘历跑着朝胤禛挥了挥手。
  
   “关于西北战事,皇阿玛想叫你们兄弟几个其中的任意一个带兵,你是否想问我你要不要争这个将军的位置。”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惊讶的目光。很快,他平静了下来:“没错,我来就是问这个问题。”
  
   “不要争,继续咱们的淡然,朝廷一切事情,不到紧要关头,炮火不打到城门楼下就不要去管。”况且你若是真的去了,这个皇位指不定会是谁的。
  
   “好,我听你的。”胤禛从不问为什么,或许梦儿这么叫他做会有她的道理吧:“我叫人准备准备,弘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晚上我陪他用膳。”
  
   “好。”
  
   呵,胤乃啊胤乃,若是你知道胤禛以后可以登上皇位都是我在他背后给他出谋划策的,你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叫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