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罗德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幸亏他的圣光突破到二级,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特性,但是伤员越来越多,坏消息也越来越多。灵山外仓促集结的军队,恐怕挡不住教廷的全力攻击(教廷完全无视后方被打乱的布列尼卡军队,几乎调走了所有修士)。为一个伤员愈合伤口后,他突然侧过头,凝视一个方向,他能感觉到那里的元素被大面积禁锢了,他长呼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脱掉了无菌服,“我得歇会了。”灵山外围的某处阵地上空,纳尔拼尽全力摆脱对面的枢机主教,但是无济于事,下方教廷军已经占领阵地,随着十字旗插入阵地,纳尔感觉到灵界对自己的加持明显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圣域的压制。纳尔感应到下方自己人已经完全撤离后准备最后一搏,在他发动禁忌“玉石同烬”前,突然出现的一道风刃险些剖开了枢机主教的身体,“支援到了。”他立刻反应过来,先是强行使用“天律·活俑”将下方活物全部石化,破坏维持圣域的十字旗,而后凝聚石斧近战拖住主教,不给他恢复的时间。主教则一边往圣域飞一边拉开距离,纳尔一斧划过,地上齐刷刷长出又长又尖的地刺,拖住可能来自地面的援助。罗德不再隐藏,弗莱姆飞出变成一杆长枪,枪尖的火焰红缨似的飘动,二人夹击下,主教的圣光防御一层层剥落,身前的剖开的伤口也开始渗出鲜血,“该死,撑不住了。”主教明白救援恐怕是等不到了,他毅然引动圣光燃烧自己,“退!”罗德根本不用纳尔说也知道现在应该跑,毕竟他在教科书见过太多描写眼前这一幕的记述,“神通—燔祭。”主教所化的圣光笼罩了圣域内剩下的教廷军队,这种保护会持续数日,纳尔没有再管他们,带着罗德赶上自己的队伍,预备断后的人看到是自己的长官跟来松了一口气,在这些人里罗德见到了有些眼熟的人,“你是那个,嗯,比其尔的上司。”“战友,”他纠正说,接着罗德问了一句他最害怕被问的话“他人呢?”“他在这里,他们都在这里。”他指着胸前缝死口袋说道。众多潜入敌占区的高阶法师、上位巫师们在秘密传送法阵处重新聚集,“近两个月来我们频繁袭击布列尼卡人的仓库和教廷的神官,尤其是在灵山突围时我们曾冒险集体出动,破坏了有斗宗镇守的大仓,可即便这样,教廷也只是象征性地调了一些人手,前线的压力并没有因此减弱,几天前灵山的进攻已经失败,防守或许下一刻就会被攻破,我们需要能真正影响战局的方案。”“我倒是有个想法,”原来的海军舰卫德雷克说道:“还记得‘赤海计划’吗?”“用魔法使藻类大量增殖封锁整片海域的那个。”“对。”“负责这个计划的那个超阶法师已经死在人鱼手上了。”“我来之前卫弗长官将这个交给我。”德雷克拿出一个卷轴。“他告诉我这是由‘欺诈师’刻印的超阶卷轴,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完成赤海计划。”科西嘉好几次休息都被噩梦惊醒,最近这些天他的精神空间里存了太多东西。自潜入敌后,他的小队主要任务是救援被打散的队伍,偶尔骚扰一下敌人,不知不觉已经发展成了规模可观的队伍,人一多,再怎么小心也会被发现,于是科西嘉放弃了原先的作战方法,开始进攻一些营地,他往往选择少于自己数倍的敌人营地作为目标,因此屡战屡胜。但是就在昨天,一个高阶法师通知他,他们要全力反攻卢勒港,为发动一个重要的超阶魔法争取时间。科西嘉实在不想支持这样孤注一掷的计划,他更倾向于将战线往东拉向查理曼的朱州靠近,可惜灵山没有一开始就采取防御,而是凭借兵力优势进攻。“唉。”他叹了口气。“怎么了?”负责警戒的戴维问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前天在那个营地里找到大量魔核的事,他们收集那些有什么用。”“不知道,可能只是不想让我们拿到。”科西嘉没有告诉戴维那些魔核中他找到了两个月前他们看到的云鲸的魔核,联想到教廷曾大量破坏具有魔力的设施,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约书亚回到营地,这里只剩下恼人的蝉鸣,约书亚在一小片还没彻底消散的圣光上划了十字,随后追寻敌人的踪迹。灵山上的林海是巫师的灵植,灵潭里的星光是巫师的魔晶,从灵山到灵潭那一小段路就是一个巫师的一生,列奥将战友的魔晶逐一放进灵潭,和坟墓不同,沉入灵潭的魔晶不会有盛放的盒子,也不会有名字和生前的物品。“愿逝者永眠,生者长存。”在魔晶的光芒下灵潭好似一片与世隔绝的星空,罗德静静地注视它,后来连他自己也记不起他当时的想法。在一次撤离中,达武与一名斗师缠斗,敌人相当自负,连斗气铠甲都不显现,不远处,蒂塔医生的松针精确地刺入修士们的体内,梅林姐弟保护着没有战斗力的普通人离开。一道道火光从天空落下,将敌人全部笼罩,史密斯站在斗师的尸体旁嘲笑说:“在随时有可能出现高阶甚至超阶的战场,居然连保命的铠甲都不用,这样的傻瓜一场战争下来都碰不到几个。”“好久不见,院长。”“你们也快离开吧。”“我们收到的命令是开辟道路,支援城里的人。”“不用了,接下来的战斗已经和你们无关了。”灵山并不高的城墙上,罗德踩着青石沿走,前面冒出两顶几百年前流行的大巫师帽。“你好,我是吉姆,这是我兄弟杰瑞。”“你们好。”“你看上去很迷茫,需要我们这些热心的长辈帮助你吗?”“好了,我们分别讲自己的故事,你一段我一段。”还没等罗德反应过来,他就开始说了:“七年前我们按照藏宝图去找宝藏,结果在查理曼的地盘遇上了龙骑士,当时我们打不过,就扔下了我们雇的斗士先战略撤退了,一定是因为这件事后来我们的运气才会变差。”他在关键地方打住,然后看向罗德,罗德只好告诉他们:“我不是很适应现在的战斗,因为,太容易了,只要稍微触碰法则我就可以灭掉成百上千的敌人,而我们所守护的人也是这样弱小······”“所以,你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变得麻木不仁,忘记你所珍视的人们。”杰瑞摇头说:“一般只有很大年纪的法师才会出现这种问题,你这个年龄想这些实在是太早了,不过不用担心,等你再长几岁你就不会有这些想法了。”“是这样吗?”罗德不是很确定,“等打完这场战我介绍几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给你认识你吧,总是和老人待一起让你整个人变得死气沉沉。”“我觉得那是因为死灵大法师的缘故。”罗德话音刚落,城墙的阴影突然向前延伸而后一排排暗影仆从浮出地面,罗德知道约翰尼斯能召唤暗影仆从,听他说他一次性最多召唤16只,城下则有2048只,与此同时,圣域迅速吞并灵界,从高处看,“裁决法庭”像一把即将闭合的剪刀,要把灵山连同灵界一起剪开。“无形之刃。”“天律·瘴氛。”“不正之风。”三人释放法术,几乎同时,近七百个四级法术在城外发动,其中一部分顺着“死神之镰”切开的口子在圣域内仍然有很强的威力。“继续进攻,”“可是现在强攻会有很大伤亡,我们没有必要······”“这是命令。”“是。”爱普西隆·达太只能照做。罗德用冲击波震死一批人后,被一个大斗师打下城墙,“腥风血雨。”吉姆和杰瑞联手发动禁忌魔法,暴风雨突然落下,那斗士躲不开就用斗气打散那红色的雨滴,当他闻到腥臭味时,只觉得一阵虚弱,然后他整个人由内而外迅速腐烂,而下面那些位阶不如他的士兵则融化成液体。摔下城墙的罗德从狂热的氛围中清醒过来,“好久不见。”接住他的法师一边把冲击暗影仆从的敌人劈碎一边和他打招呼。“您是哪位?”“爱德华·凯利,我们一起做过任务的。”“没什么印象了。”罗德老实回答。“客套一下都不会吗?”“不会。”“这都要人教,你所有的精力全堆在晋升上了。”“彼此彼此。”罗德加入了战斗,“有点不对劲。”“我早看出来了。”爱德华双手撑地,泥土和岩石不断附着,两条几十米长的手臂掀开地面,横扫敌人。罗德一边打掩护一边观察,“大地之拳好像只能变一只手,而且是靠岩浆作血液活动的,爱德华的这个却是靠齿轮一样旋转的石头完成固定的动作。”“教廷故意让这些人送死,应该和阿格里帕的禁忌魔法有关。”爱德华将尸体投掷出去。灵界的核心处,在阿格里帕的感知中,暗影仆从越来越少,他没有继续召唤补充,战事进行到这一步灵山是守不住的,可伊莱·李维根本无法离开灵界,看着这位昔日的好友如今因为灵界受损而痛苦却又忘记了调动力量的方式,他向华都发送最后的请求后大步登上灵山山顶。教廷的枢机主教们终于加入了战斗,外城很快失守,罗德和爱德华逐渐被逼退到内城,爱德华被两个大斗师近身不断压制,罗德更是狼狈,在他四处躲避时,突然收到了爱德华的精神感应,“闭眼。”爱德华身后浮现一块墓碑,墓碑上面用血液写着正字,除了事先得到提醒的人,其余的全部倒下死亡,墓碑上渗出血液多了几个正字。“你晋升了?”罗德只听说过斗士可以临阵突破,没想到法师也可以。“快走,有个总主教过来了,我挡住他。”众人分散开为他留出空间战斗,“你怎么不走?”他看着罗德。“你该不会是那种位阶不稳,战力时高时低的伪传奇吧?”“······”“真的是啊。”罗德看他反应明白了,“祝你好运。”罗德去“支援”其他人去了。一轮红日悬在半空,圣光照在墓碑上,上面的血液飞快干涸,爱德华顾不得刚建立的高深形象躲在自己的法相后面,爱普西隆没有大意,依旧将对方当做同级别的对手,红日不断挥洒圣光打在墓碑上。罗德刚飞出外城不远就被迫降落,逼落他的不是什么禁制,而是某种神赐,一个十指戴满钢戒的黑衣执事掐着印诀,气势不断上涨,罗德猜测他可能在加快圣域的凝聚,挥手劈出“无形之刃”,执事一只手作杯状,另一只手盖住,将风刃收入拳中,罗德迅速靠近对方,抓住弗莱姆化作的长刀,执事变化印诀,无形之刃被扔向罗德,罗德调动法则,风刃散去,执事又换了一种印诀,迎着罗德奔跑,罗德把刀丢出去,避免和他接触,同时补了几发火球,长刀在风的推动下正中执事心脏,罗德同样感到一阵绞痛,“糟糕。”接下来是皮肤被灼伤,罗德看着那执事,他竟然已经站起来了,“认定我不能复活吗?可笑。”长刀化作数道焰流从执事后背窜出,其中一道将倒地的罗德拖走,另外三道搬来城墙的碎块压住执事。爱普西隆仍然不断冲击那道奇怪的法相,直到法相被他打破后他才发现那个躲藏的法师不见了。爱德华身边的景象瞬间变化就知道是“大挪移术”把他带出来了,“谢了,‘小红帽’。”“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浮士德纠正说。爱德华呵了一声,“你倒是把我放回去啊。”“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罗德和他打招呼,说完便一阵咳嗽,把爱德华问好的话堵在嗓子里。另一边,真正的“小红帽”希格登想尽办法劝阿格里帕离开,“事已至此,我们失去反攻的机会了,撤退是最好的选择。”“那他怎么办,你指望他在没有灵植的情况下第三次复活吗?”希格登只能先把分批把其他人带出去,十月十九日,灵山战役在阿格里帕的“亡灵天灾”后落下帷幕,教廷利用古代妖精的英灵殿碎片召唤己方死去士兵的残魂,由此限制了亡灵天灾恐怖的扩散速度,灵山最终沦陷。灵山沦陷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法兰克南边的敌后部队耳中,这使得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原来的计划,华都方面建议他们向东行进,这对于科西嘉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虽然大家都不畏死但能活着总归是件好事。“你们哪都去不了。”约书亚冷酷的声音在科西嘉所在的营地响起,“敌袭。”侦查队率先反应过来,但是约书亚更快,赤色的圣光化作一根根长矛洞穿了他周围的所有人,“枢机主教。”有两名中位巫师分别开始准备上位巫术,约书亚发动斗技“怠惰”,刚刚引动的法则立刻沉寂,圣光不断收割法师的生命,科西嘉此时陷入深深的绝望,无论他做什么都不可能挡下约书亚,求援的信号早就发出去,但是还来得及吗?科西嘉身上的魔具在强烈的圣光照射下瞬间失效,“快走!”科西嘉将刻印有“挪移术”的卷轴扔给最近的战友,但圣光将他消融了,科西嘉倒了下去,掉入了漆黑一片的“水”里,“神通—忘忧。”约书亚的神通击中了那名出没各地袭杀神官的刺客,他带着最后的幸存者逃走了。进入形成界的科西嘉本能地挣扎,但他无法分辨上和下了,一双手在他后背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沉下去了,科西嘉拼命地往那个方向游,然后一只手把他拽了出去,莫瑞斯拉出科西嘉后继续伸手在阴影里想要捞出他的学生,最后他只能抽出已经变得黝黑的手。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凌天武神记凌天武神记好楠萧婷|玄幻一个被冰封的婴儿,数千载后于令海城再次获得重生,在这片被诅咒的大地上,看他如何追寻父辈足迹,寻找遗失的尊严,破除强加在人们身上的诅咒!
  • 道域纪道域纪天诸|玄幻在一场灭国之战中,依靠神秘道人的符隶逃过一死,机缘巧合这下踏上修炼道路,于是有了一个逆天强者崛起,踏天,诸神,弑仙,纵横三千道域.......
  • 唯一真武唯一真武心水天井|玄幻天地无垠,厮杀山川云海,当世无敌,伴随血雨腥风。浩瀚无垠大千界,轮回千转一世身。这是一名少年与魔交易获得盖世天骄身的故事。........................
  • 九阴逆旅九阴逆旅言者无罪|玄幻一个从没有失败过的特种兵,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古代。过人的技术,冷漠的性格,让他在新的时代成为无可替代的万人迷......
  • 主角父亲聊天群主角父亲聊天群弥乐鹿|玄幻沐长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了某小说主角的老爹,家族前景一片黑暗,孩子他娘出生时就没了,眼瞅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仇敌突然又杀上了门来,回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小说剧情,他有点慌了。 请问身为主角即将祭天的老爸,我该如何自救?在线等,挺急的! 叮——欢迎加入【阖家团圆】聊天群,本群又名【身为老父亲我不想祭天,誓要跟对方硬刚到底,拯救自我聊天群】! “兄弟们!!我被堵在门口了!!敌方火力太猛,至少也有三百个斗帝,五十个元尊,请求支援!!”沐长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绝望的吼了一嗓子。 叮——【管理员】斗帝之父,萧战给您发送了红包【异火种子】 叮——未来海贼王之父,蒙奇·D·龙给您发送了红包【自然系·雾雾果实】 叮——孙悟空的神秘老爹,无名,给您发送了红包【法相天地】 叮叮叮……持续不断的提示声响起,轰炸了整个群聊,沐长歌激动到热泪盈眶,感慨道:“果然还是好人多啊!”
  • 特工传说之凡间特工传说之凡间水晶巧克力|玄幻他是代号零的特工.在一次绝密任务结束后退出国安.离开华夏国组建自己的势力寻找自己的亲人。是什么让国家机器都无从寻找.而是自己寻找?零真的是一个游魂没有归属?
  • 剑灵剑灵坏宝|玄幻天域之中,百族争霸,灵族,魔族,魂族等顶尖种族称霸其中,而万年前,人族天帝陨落,人族从此式微……万年之后,天剑大陆上,一颗来历神秘的剑型晶体,一个看似出身小家族,却被人为堵塞经脉的少年,两者奇妙相遇,少年从此展现过人天赋。先修剑意,再悟剑道,成就剑魂,直至修成无上剑灵。从此,人族天域再称雄!
  • 武帝武帝骑着龙去旅行|玄幻废物?不!我是镇压天地的镇天武帝!也是杀尽天下人的血君主!一脚碎地,一拳破天,我的命运由我掌控。身怀最强体质!修炼最强武脉!参悟最强武诀!从渺小蝼蚁的天武大陆,走向广袤的大千世界。一条走向武道巅峰的不归路,我,洛天来了!
  • 绝世弓修绝世弓修麦哈小畅|玄幻陨落的半圣弓修方恒,重生于一个将弓修视为炮灰消耗品的低层世界,开始了冲击至高圣位的重修之旅。快热小白书,无憋屈不废材;技术流主角,无一力降十会。无退婚、无族斗、无老爷爷、无青梅竹马、无炼丹嗑药、无逆天功法。
  • 原罪之终结曲原罪之终结曲罪恶邪龙|玄幻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重生到异界,看他如何在这波澜壮阔的异世大陆,重新踏上逆天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