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华体汇体育官方旗舰店

第6488章 秀恩爱【5】

她虽然不受宠,可耐不住她顶着的是南岭太子妃的头衔,天下皆知。
   虽然她其实很不想承认心底里那一些些作为靶子的伤感。
   他在楼月馨认出他之后又重新带上面具。
   原来是相识的,大娘反应过来,看他们这郎才女貌,出门还有护卫相随,恐怕不知道是京城哪个大户人家的儿女呢,这姻缘好呀,“老身这边先祝公子小姐结缘,来日摆喜酒,不望能去,老身就..”
   楼月馨马上走开,她已经嫁人了好吗。
   男子在后面跟着,轻笑。
   “离王倒是好兴致,这么晚还出来。”待走到附近茶馆二楼的包厢里坐下的时候,楼月馨先道。
   在她的印象中,云国离王殿下就是一个十四岁不足的小屁孩,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茶馆包厢的灯光太暗,还是因为他身穿暗色袖服,又或者是因为他脸上的鬼魅面具,此时不说话的他静静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地狱修罗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你,可以把面具揭掉吗,这里已经没有别人。”楼月馨提议。
   不得不说,夙景离挑了一个视野不错的包厢,在这里打开窗即是南街热闹的景象,如若面向茶馆,也是可以尽览茶馆之内之人一举一动。
   此时茶馆正有伶人在抚琴吟唱,楼月馨关了朝向茶馆内的窗户,那一些些的透音也可忽略不计了。
   夙景离看着桌子坐了许久,方好似才听到楼月馨的话一般,淡然自若的揭开面具,“走神了。”
   短短的三个字轻飘飘的在空气中,连歉意都没有,却让人无法生气。
   不是不气,而是不敢。
   原来他不管是带着面具还是没带,都是这么的像修罗。
   看来在桦溢殿的时候她真是看走眼了,真以为只是一个小屁孩。
   “你是要本王称你太子妃还是刘小姐?”
   楼月馨发誓,她不会告诉他,他处在变声期时轻轻浅浅的声音真的好听的要命,只是往往还没听够,他一句话就已经结束,但剩下的余音还恍若在耳边缭绕呢。
   “离王殿下真爱开玩笑,本宫已经嫁于太子,自然是称太子妃为妥。”刘小姐?真正的刘小姐早就死了。
   这真是有够讽刺的话题。
   夙景离想笑,只是他从来没有怎么笑过,所以只能扯扯嘴,惊觉可能难看,又收了回来。
   这些个女人呀,口口声声说不在乎身份地位,说到底还是死死抱着那可怜的脸面。
   “本王从南街那边过来。”夙景离的下巴朝楼月馨来时的反方向点了点,“你猜本王看到谁了?”
   不会是聂盛琅和华盈夫人?楼月馨脸色蹬时有些难看,她机械的摇摇头,“不知道。”
   “你撒谎。”夙景离毫不留情的戳穿她。
   但是楼月馨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想到了理由反驳,“离王殿下人面宽广,在这云国能遇上几个相熟的并不奇怪,只是本宫并非云国中人,自然是不知。”
   “也是。”夙景离点头附和楼月馨的话,随后话锋一转,“可是本王遇到的这个人你一定认识。”
   “谁?”楼月馨喉口干涩的问,只一个字却好像要把她全身的力气抽光。
   “南岭太子以及他亲爱的华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