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祸福相依

凌潇一直在等着李海洋的行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除了李海洋的伤势逐渐好转,仿佛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呵,也不过如此么。”凌潇不禁在心里嗤笑道。

经此一役,凌潇终于敲碎了压在自己心头的耻辱的巨石,心扉打开之后的凌潇感觉到从来都没有过的清明,就连自己前几日的伤感都被这种兴奋刺激所掩盖。

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过后,凌潇和班级里的男生关系竟变得更加亲近,以前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拘谨,之间的玩打闹相对也就少一些,基本来说都属于一些正常的交流,而现在,勾肩搭背,在操场上你追我赶,其他人的眼光给凌潇带来的杀伤力亦是大大削减,似是解放了天性的凌潇终于不再吝啬自己不算好看的笑容。

以为自己总算是走出“失恋”阴影的凌潇偶尔想起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楚菲菲出现在那个让人生厌的老地方,出于好奇凌潇又连续蹲点了好几次,就好像和前一段时间的凌潇开玩笑一样,那里,再也没有想要看见却也害怕看见的身影。

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凌潇落寞的身影散落在了偌大的校园,“到底在搞什么?”凌潇回想着这一阵时间的种种,郁闷雨烦躁相爱相杀,“我特么的为什么要难过。”现实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没有线的牵引,便不知何去何从,那不是自由,是失去方向的无所适从,是失去依靠的无助与迷茫。

凌潇一会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会又感觉是自己自欺欺人,与他人无关。复杂与混乱的思绪让凌潇的脑袋不堪其重,仿佛随时都会报废一样“嗡嗡”作响。

经过几番挣扎凌潇决定还是一探究竟,否则自己可能会疯掉。趁着晚饭楚菲菲不在的空挡,凌潇找到了楚芳。

“楚芳,我问你个事呗。”

“什么事呀?说吧。”楚芳眨巴眨巴眼睛。

“那个你别告诉楚菲菲啊。”凌潇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什么呀搞得神神秘秘的。”

“你先答应我。”凌潇放低语气央求道。

“好好好,我答应你。”

“那我就放心了。那个,楚菲菲和王香港这几天怎么没在一起?”

“什么意思?”楚芳听到这句话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们俩不经常搁那聊天嘛,这两天怎么没有去。”凌潇耐心解释着。

“没什么聊的就不聊了呀。”楚芳还是纳闷这算什么问题。

“那他们俩没在一起吗?”凌潇继续追问。

“什么呀!他们就是认识而已。”楚芳明显有一点郁闷。

“真的假的,我看他们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凌潇还是觉得不放心。

“真的没什么。你听谁说的?”楚芳反问道。

“没有,我自己猜的。嘿嘿嘿。”听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答案时,凌潇羞涩的对着楚芳笑了笑,自己瞎猜过来瞎猜过去,还把自己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副模样,想一想就觉得好笑。还好,真的是自己多想了,这样的话,事情就还有余地了。

本来以为自己先是失恋,接着又是打架,这一段时间以来真可谓是倒霉透顶,这初中的时光大概就只能用失败凄惨来形容了。就当一切似乎都要结束的时候,老天仿佛开了眼,让凌潇在黑暗中终于看见一束光,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虽然还没有得到,但好歹还能有个念想。

打开双重心结之后的凌潇出现在人群中的频率渐渐加多,偶尔当楚菲菲离得比较近的时候,凌潇说话的音量总会故意放大几分,即使是楚菲菲不经意的一瞥也会从脖子红到耳朵,但依然强装淡定,为了引起楚菲菲更多地注意,凌潇成天不再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而是和其他同学一起玩闹,只不过真正的心思一直都在楚菲菲身上而已。

凌潇能感觉到自己对楚菲菲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而且这种感觉愈演愈烈,凌潇知道失去会有多痛苦,虽说自己能追到楚菲菲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憋在心里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凌潇暗暗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就算被拒绝也不能留有遗憾。

凌潇不断地说服自己,可每当站到楚菲菲面前时,总是没有胆量讲出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告白辞,一次次的失败让凌潇明白自己可能永远都不可能面对着楚菲菲告白,爱真的需要勇气,还是继续等待良机再说吧。

有一天,班里需要统计家长的电话号码,说是学校的要求,凌潇在记录的时候看见了楚菲菲刚刚写上去的一串数字,凌潇觉得上天真的是对自己太好了,对于自己而言可真是雪中送炭,话不多说,凌潇赶紧偷偷摸摸的将楚菲菲的号码记了下来。

将记着号码的纸条装进兜里,再三的确认不会被自己丢掉后,凌潇双手撑起下巴,脸上泛着甜甜的笑容,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还是说,在想着那个她。

天气逐渐转凉,秋天很快就会降落,将严肃和低沉洒向大地,似乎所有人的眉头紧锁才是秋天的本意。凌潇没有在意这些萧条。是啊,心中火热的少年又怎会在乎这一年一季的伤怀,顶多不开心的时候才会拿着秋天的借口出出气,才会想起秋天的可恶本意来,然后在无力反抗中乖乖顺从,成了萧条的一份。

制定好计划的凌潇借了十块钱买了一张电话卡,然后又往卡里面充了十块钱,兴高采烈的样子仿佛成功唾手可得的样子,不过,万事俱备,剩下的就看天意了,凌潇才不会相信自己真的就那么衰,万一运气好人家答应了呢。凌潇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幻想着未来的小美好,对爱情憧憬许久的愿望就近在眼前了,“为了我的幸福放手一搏吧。”凌潇激动地在心里呐喊者。

周五,凌潇带着自己准备好的一切急冲冲的向家里赶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还缺你这味药我还缺你这味药七里酒香|现言某网网络小说扑街作者温莞,只是想以水墨为原型写一本火遍全网的小说,没想到一不小心成了女主角…… 水墨一开始只是想把温莞当做挡箭牌避开外面那些桃花,最后挡着挡着却心动了! 走在石子路上—— 水墨看着右手边一直摆动的小手问她:“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头也不抬便拒绝道:“不要,我可以自己走。” 走了几步后,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疑惑地回头问:“水医生,怎么了?” 水墨目视着前方,淡定地说:“没事,就是前面有条小蛇。” 她顿时浑身一僵,然后飞快跑过来扑进他怀里。 水墨紧紧地抱住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再次问道:“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连忙点点头,并主动送上小手。
  • 陆少重生之追妻日常陆少重生之追妻日常古幸铃|现言蓝若重生前是陆寒圈养的宠物,替他生儿育女,失去自由,只因他答应过她,会保住她父亲的公司,谁知道谋夺父亲公司,与继母狼狈为奸的人就是他。 知道真相,她在逃离陆寒身边时,走投无路纵身跳崖扎入大海,宁死也不愿意回到他的身边。 老天垂怜,竟然让她重生回到七年前,父亲与弟弟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挽救。这一生,她本不想依赖他人,可是前世她恨极的男人,今生提前闯入她的世界,对她千依百顺,死缠烂打…… (陆总的追妻心术) 第一条:不要脸。 第二条:不要脸 第三条:还是不要脸 (记者采访) 记者:陆总,请你用一句话形容你结婚时的心情。 陆寒:激动万分,欣喜若狂,喜极而泣,兴高采烈,兴奋不已…… 记者:(陆总,词语有点多了)请问你最爱的是谁? 陆寒:我太太。 记者:陆总,请问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陆寒:(一时嘴快)我太太 记者:……(儿童不宜的画面) 记者:陆总,如果你惹你太太生气了,你太太会怎么对你? 陆寒: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我绝对不会惹我太太生气的,我非常遵守男士的三从四得。 记者:……
  • 我给你一切你毁我所有我给你一切你毁我所有山有文兮|现言赵无柒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还要给他换心。曾经不可一世的赵无柒为了爱,付出了所有。因为自己的善良,间接害死了最好的朋友。无柒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帮我养大小宝。永远也不要让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答应我,求你了好不好无柒。你知道我也活不了多久的。痛苦的压抑着。最爱的人背叛,亲人年少的抛弃。一样都压的我活不下来了。这挥不去的种种,我该如何面对?心如死灰之后。赵无柒跟提线木偶不一样的是。每天在都地狱生活
  • 景候佳音景候佳音季颜颜|现言林景琰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顾佳音重新喜欢上他。 顾佳音笑笑:“呵呵…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佳音,我知道不是我的,你放心,我会把他当亲生一样的对待的!”男人信誓旦旦保证! “林景琰,你大爷,你让我怀孕了,你居然忘了!!” 男人一愣一愣的:“是…我的吗?” 顾佳音气呼呼的小脸大声怒吼:“当然是你的,不然是谁的!” 林景琰抓了抓头:“我们睡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林景琰,你今晚睡书房!!” “老婆,不要啊,我不要睡书房!” 不过,我和佳音到底什么时候睡过的??林景琰使劲挠了挠头。
  • 背靠商城好赚钱背靠商城好赚钱墨洙洙|现言沐琉璃大学毕业后,就回了风景秀美的老家,但是回家的路上,被树枝刮伤的沐琉璃却突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来沐琉璃才发现,那道自称管家的声音,竟然是一只浑身雪白异色瞳孔,会说话的猫咪……
  • 时光不再时光不再宛青丝|现言时光离开时候才二十岁,因为一夜荒唐,不得不离开,十个月后生下一对龙凤胎!因为要给两个孩子办户口,时光又不得不回国,回国后她避开了所有人,唯独避不开将晨曦,简时光你好狠的心,离开的时候无声无息,回来了还是一样无声无息,要不是我遇见你,你是不是又打算无声无息的走掉,简时光,我告诉你,你休想,你惹了我将晨曦,又想拍拍屁股走掉,没门。简时光说,我没打算无声无息的走,我这不是来和你告别了吗?简时光我告诉你,你别想从我身边再次离开,你走不掉了!
  • 我和时光多个你我和时光多个你无恙|现言都说家里有矿的人一定是那种开着豪车每天西装革履、日理万机。还是那种要么高冷,要么不仅高冷还霸道的总裁大人。But!!!林语真的超级想吐槽一下那些脑洞幻想少女,收起你们的脑洞好吗!自家这位总裁大人每天除了在自家猫咖里和自己的二十多位主子“调情”以外就没见过他干什么正事啊!说好的霸道呢?!说好的高冷呢?!陆瑾晨:高冷是什么?我不知道;霸道是什么?被我吃了。林语:你给我闭嘴,还有,把你的爪子给我松开,我要去抱我们家团团!团团:喵?(一脸懵逼……)阳光猫咖老板×傲娇摄影师,温暖与欢笑都在这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食神重生食神重生佩钦|现言食神依伊不幸在一次天庭浩劫中陨落了,重生到21世纪成为了十里八乡的好厨子,可谓是呼风唤雨,唯我独尊。 唯一烦恼的大概就是从小就厚脸皮爱蹭饭的竹马。 小时候的莫轩:“依依你的饭好好吃啊!” 浓浓的奶音可爱的迷死人呢! 但长大后却变了。 某日,依伊再次抓住偷吃未遂的莫轩:“你又偷吃这个可不能吃,这是我要参加食神大赛的” 依伊感觉自己都要气炸了! 面前的人却不急不忙的放下手中的小包子。 将手揽到自己腰上,邪邪的笑道:“这个不能吃,那你的我能吃吗?”
  •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两岸鸳鸯|现言据报道,樊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司律痕娶了一个女人,而原因竟是想早早的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不想让旁人觊觎。 据报道,樊城一手遮天的司少为了亲手抓回与他人私奔的流年,竟被撞成了植物人。 据报道,躺在床上近一年的司少在某天奇迹的苏醒了,而就在他苏醒后的第七天,流年主动提出了离婚,原因竟是流年才是最初导致司少成为植物人的罪魁祸首。而司少对此却毫不追究,予以否认,一时间司少对流年的爱让人唏嘘不已。 片段1:看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流年笑了,“司律痕,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没有让我去蹲监狱,而你是不是也要感谢我让你成为了如此深情专一的好男人?”话落,她便将报纸扔到了面前俊美如神抵的男人的脸上。 片段2:“律痕,刚刚那个男人我认识他吗?为什么我的心会感到这么痛?” 因她的话,司律痕抱着流年的双手有些颤抖,神情更是慌乱到了极点,流年要想起来了吗?而刚刚那个男人明明已经死了…… 片段3: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她,司律痕一脸痛苦,他还是来晚了一步。“我们的孩子……” “司律痕,你配让我给你生孩子吗?” “好好,既然你不想要孩子,那我们不要便是,只要有你就够了。” 他的声音颤抖而又讨好……
  • 影后死定了影后死定了幽然雨下|现言在和情商最高,智商一流,颜值爆表的“国民老公”婚检时,得知身患绝症!选择独自离开等死,却害他被自己所谓的好友陷害,绯闻缠身!绑定了个多少亿光年外来的系统意外重生,以为能带上他一起征服星晨大海!结果是人家用在某种“玩偶”上的最低等智脑,功能即渣又尴尬还有惨烈的负作用。害她胖了几圈降低颜值不说,还非让演了十几年戏的她这个影后,走偶像路线女团出道?想找他哭诉才忆起人家身边现在还伴着初恋呢!这是要整死她的节奏呀!日子没法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