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夜皎皎兮既明

当灼灼看完电影回家看到一个约莫十来岁的俊俏少年靠着一个半人高的大行李箱坐在地上借着她家门口的梯间灯认真写写划划的时候,饶是灼灼久经沙场也还是被吓到了。难道自己失忆过?不能够是自己的私生子吧……

注意到有人盯着自己看,少年迅速起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开了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地址是爸爸让班主任转告的,其它的什么都还来不及说爸妈就走了,他不知道爸妈去哪了,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

“孩子,你这是离家出走了吗?”灼灼先发出了声音。

“您,,您好,我叫陶既明,既然的既,明亮的明。这个地址是我爸爸给我的,他什么也没来得及跟我说,打扰了不好意思。”

“既明……是夜皎皎兮既明的既明。”

老话说取名当女诗经男楚辞,这个名字是灼灼小时候读楚辞时莫名喜欢的一句话中的词,和爸爸说如果以后有个弟弟就叫这个名字好不好,万没想到,还真有个叫这个名字的弟弟。

“啊?”

“没什么,你是陶成程的儿子吧?”

“是,我是。您认识我爸爸?”

好巧,那也是我爸爸。灼灼在心里回答。

“嗯,进来吧。”

小少年站在门口没有动,莫名来到一个陌生人家说没有怀疑没有担心是假的。

“进来吧,我不是什么坏人。我也姓陶,我叫陶灼灼。说起来我们算是亲戚。”

小少年将信将疑,过了片刻,“你就是灼灼姐姐?”

“你知道我?”

“听妈妈说过灼灼姐姐很厉害。”

那个女人说过?

灼灼招呼小少年在客厅坐下,给小少年倒了杯水便没再说话。

小少年模样很是清秀,认真看和自己也还是有几分相像的。遥遥说得没错,这孩子长大怕是能倾人城。

当欧阳带着两个孩子回家时看到的就是陶灼灼盯着少年目不转睛,而少年神情紧张坐立不安的诡异画面。

听到欧阳一家回来的动静灼灼终于有了反应,

“今天周四,明天还要上课。看你刚才是在做作业吧?先把作业做了,课上好了。有什么话等你明天放学我们再说,行吗?”

小少年没有料想到这个姐姐就这么直接把他带回家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二楼还有个空房间,你跟我来。”灼灼一直住在自己的房间,欧阳来了后带着小允住进了主人房,欧诺自发占用了那个比二楼客房稍大的一楼客房。

“别愣着了,这行李箱我一个人抬不动,你来搭把手。”

小少年一声不吭跟着灼灼把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做好。是个挺乖巧懂事的弟弟,灼灼心里想。

把小少年安顿好,灼灼准备去捣鼓晚饭“你先做作业,饭好了我来叫你。”

“姐姐,我明天不想去上学。”

“你想去哪?”

“爸爸妈妈,想去找他们”

“你爸妈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班主任说爸爸紧急出差,打电话让我收拾行李到你这来,其他的什么也没跟我说。以前他们一起出门的时候都会把我送到奶奶那里去的。”小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他有种预感,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不然爸妈不至于不联系他就走,但他很用力很用力的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你先做作业,一会吃饭,爸妈把你送到我这来肯定不想让你饿着。”

灼灼正准备把门给小少年带上的时候听到了小少年弱弱的声音:“姐姐,谢谢你。”

厨房里欧阳正在忙碌,“怎么说?”

“那是我弟,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过他好像不知道,估计以为我是远房亲戚吧。”

“怎么突然跑你家来了?”

“他爸妈可能出了什么事,我也得问问才知道。”

“行,你去吧。晚饭交给我了。”

灼灼飞了一个“靠你了”的眼神给灼灼,闪出了厨房。

“遥遥,能告诉我你爸电话号码吗?你们家电话没人听。”

“怎么了?”

“我爸好像出事了,想问下你爸。”

“你等一下,我爸在这呢。”

灼灼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遥遥着急的脚步声和敲门声。

“灼灼,你爸这事我现在还帮不上什么忙。我这正跟曜安还有他爸商量着,你别着急。”

“刘伯伯,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我爸发生什么事了,他现在在哪?既明现在在我这,想明天去见见他。”

“诶,也是,他下午被带走的突然,他俩应该都在小黑屋呢,可能和最近做的那个市政项目有关。”

“他……犯了什么事吗?”

“我估摸着应该是被人算计了,他肯定不会犯傻事,上次我俩体检的时候他还说在你结婚前他都得好好的。诶,这电话里也说不清。我明天和你们一起去吧,你们俩自己去怕是也见不到。”

“谢谢伯伯。”停顿了几秒,灼灼想了想还是说了“既明以为他爸妈出差了,麻烦您就先别跟他提这事了。”

刘爸爸安慰了灼灼几句电话又传回了遥遥手里,“既明在你家?孩子是无辜的,上一辈的错你别怪到他身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亲姐姐呢。”

“你别冲动哈!我去听听墙角,一会就来找你。”

尽管灼灼自18岁后就再没和爸爸联系过,遥遥倒是每年过年拜年时都能见到陶爸爸一家,毕竟刘爸爸陶爸爸同事了半辈子了。后来遥遥偶尔也会和灼灼说到这个和灼灼有些形似的帅气弟弟,但从不会提到陶爸爸。

遥遥到的时候灼灼家正准备开饭。

既明扒了两口饭还是忍不住“姐姐,爸妈都不接电话。我……”

“你别担心了,我刚问了刘伯伯,他们去法国出差了,现在估计正在飞机上呢。”既明闪闪发光的眼睛里是隐隐的不相信,“我刚给刘伯伯打电话的时候你遥遥姐在旁边听着呢,你问她刘伯伯是不是这么说的。”

既明看向了遥遥,遥遥不着声色的撇了一眼灼灼只好说“我爸确实是这么说的。”

没多久晓筱也到了,灼灼确认既明回了房间后关上了茶室的门。灼灼和遥遥大致把情况说了说,比起温室里的遥遥和远离那个世界的灼灼,家有企业的欧阳和有君子堂作后盾的晓筱确实更了解这个社会的运作方式。

“灼灼,听我爸的意思,他们现在都做不了什么。主要是现在还摸不清敌方情况,我们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商人,有的只是钱,没有权。”

“如果是政局的炮灰,要是是和君子堂交好这一边搞出来的事情我们还能说几句,如果是那边搞出来的,我们身份就有些尴尬了。”

“现阶段,有一个人,估计也只有这个人能帮你了。”遥遥眨着双眼看着欧阳期待着答案,灼灼听到这已经明白欧阳的意思了,垂下了眼睑。

“余铭威。”

同类热门
  • 一错成婚:萌妻扑上瘾一错成婚:萌妻扑上瘾鞍子|现言一夜迷情,误上萌妻。三年后,命运再次将他们牵在一起。
  • 那逝去的日子那逝去的日子聆溪|现言此书是以作者的亲身经历为题材,详细描述了作者从大学到大学毕业后的生活经历。书的内容以作者所经历的三段单纯的情感为主线,并以清新、细腻而又洒脱的文笔,讲诉了作者曾经历的点点滴滴的心里路程。因本书是作者的处女作,故书中描写的某些表现幼稚的情节,还望广大读者原谅。谢谢!
  • 尧尧无期,爱在咫尺尧尧无期,爱在咫尺尹小尹|现言也许最浪漫的事,就是在你不认识他时,他已默默爱上了你,在你遇见他时,他正慢慢打动着你,在你爱上他时,他已深爱你入骨髓……
  • 宠妻为上:影后老婆不回家宠妻为上:影后老婆不回家钱余钱|现言“老大,有女明星在背地里说嫂子的坏话。”“封杀她。”“老大,有所谓的老板试图潜规则嫂子。”“弄到破产。”“老大,嫂子说想静静,准备去乡下拍半年的戏。”“那就由她。”“老大,嫂子说这半年叫你不要打扰她,她拍戏过程不会回家的。”“什么!她不回家,准备我的行李跟上。”“老大,行李和车都准备好,就等你了。”“那还说什么,走啊!”只见一阵风刮过,办公室就剩下他一个。
  • 烈火集团:腹黑总裁不好惹烈火集团:腹黑总裁不好惹三元|现言这女人一定是疯了!居然在认识不到半小时的情况下,开口要求他做事?!他也疯了,居然说:我愿意!然而她知道,王子之所以决定娶她这个灰姑娘,只是为了忤逆爷爷,根本不是真心的,利用完了后,就把人抛弃……她发誓,会保护好自己,不在这场交易中失去任何东西,尤其是她的一颗真心与感情……
  • 如天使般爱你如天使般爱你黍离99|现言谁说平凡人就注定和明星擦肩而过?只有我们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一个浪漫的午后,一个无意间的机缘巧合,那日思夜想的面容如今呈现在自己眼前,变得越发真实。她默念,这只是一场甜美的梦而已。但,背后冰凉的触感却打断了她的思绪,间接地告诉她,这不是梦。年少青春的我们都曾熬夜追剧、暗恋明星,哪怕是多年过去,依旧如此。可明星,永远都不是遥不可及的神。他们就在那里,你不该只有自卑的心理和仅仅在荧屏上看见就疯狂到尖叫,也不该每每看到他的照片只有一股热泪盈眶的力量。然而拥有之后,更多的是舆论的压力和相差迥异的家庭背景。如果我们都没有被世间的利欲蒙蔽双眼,那么我在灯火阑珊处回眸,是否还能看见一如最初那个翩翩少年呢?
  • 王俊凯爱过你就不孤单王俊凯爱过你就不孤单雅稚.CS|现言我只是一个追梦女孩,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断努力。而王俊凯,你是个有着无数粉丝的青春实力派偶像。在那个夜晚,上帝让我遇见了你,也就注定了此生我赖定了你,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反对我们,我也会义无反顾地爱你。你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便是永远的。也许爱很简单,就是能在远处看着你微笑。王俊凯,你是我年少时代最美的一缕阳光,你用自己的光亮为舞台燃烧,点亮了我的青春海报。
  • 何处倾心喻见倾何处倾心喻见倾泺瑶|现言“既然我亲了你,那我就要对你负责!”某男死皮赖脸的跟在林忆倾后面。 “你烦不烦啊,我说了不需要,听不懂人话是吗?!”林忆倾听后直接把他暴揍了一顿. 你们听说了吗?林忆倾重生了! 一觉醒来,捡到一个男朋友,感觉不错,拐回家暖床吧! 天呐! 这男的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能文能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太帅了叭! 【重生文√】【超级甜宠√】【不接受差评√】
  • 还未走,想要留还未走,想要留铭香可可|现言“江黎,你走啊,再一次丢下我啊,我不要你了,再喜欢也不要了,你把我的顾南还回来好不好,那个为我可以丢下全世界的顾南。”女孩自嘲的笑笑,无力的声音似乎下一秒就消失于光下。“笨蛋,我这辈子最后悔的,是让你遇见了顾南。”江黎抱紧了怀里的人,生怕再一松,就是一辈子了。
  • 爱你是我唯一的秘密爱你是我唯一的秘密照劼|现言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个如同阳光般明亮的少年,每每想起不只是酸甜还是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