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俄罗斯专享会世界杯

第9949章 不是她的对手

第62章这什么东西
   “度蜜月喽!”
   花蕊蕊兴奋地大喊,而后又悄悄的捂住嘴巴,一脸的窃喜。
   “翰……”
   酥酥麻麻的嗲着,花蕊蕊撒娇般的来回扯着上官浩瀚的衣角,可人家捂上眼罩,闷头不响的在那悠哉补眠。
   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花蕊蕊生气的妞回自己的座位。
   这丫的,自从上了飞机就开睡!当她是个喵咪啊?
   “蕊蕊……”
   上官浩瀚突然抓起眼罩,“我很困,安静一点好么?”
   “你……”花蕊蕊气的抓狂,赌气的不再理他。
   “喂……你好!我叫Aidsion!”
   一个美丽的中美混血美女友好向她打招呼,她腻了一眼正在熟睡的上官浩瀚,委屈道,“我叫蕊蕊!呜呜……”
   她忍不住抽噎起来,“你看他嘛!就知道睡觉……”
   后座的艾迪娜忍不住偷笑起来,“看来你是让你老公太累了!”。
   孤陋寡闻的花蕊蕊并没有意识到她话中的含义,皱着眉,“那要怎么办?”。
   艾迪娜悄悄的靠近她耳边,窃窃私语。
   “原来是这样哦!”
   花蕊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我试试看!”。
   “老公!”
   下飞机之后,花蕊蕊突然殷勤的替他拿行李,他到哪她就跟到哪,一脸的狗腿样。谄媚的笑着,上官浩瀚有些疑惑,她怎么了?
   “嘿嘿……这家酒店是巴黎最最最好的!”
   花蕊蕊思索着艾迪娜交给她说的话,万分认真的道。
   “无论服务还是环境,都是一流……”
   她继续她的长篇大论,上官浩瀚突然宠溺一笑,刮了刮她的小鼻梁,“我知道了!”,他温柔而邪魅的笑容令花蕊蕊不禁呆住了。
   果然,艾迪娜说的果然没错!
   连那些年轻的服务员也谄笑起来,“先生,你需要住宿吗?”
   炸了毛一般的花蕊蕊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瞪了瞪前台服务员。生怕自己的宝贝被人偷了去,生生看着……
   “唉,蕊蕊!你先去房间,我去办点事!”
   机会来了!
   “恩……老公我知道了!”
   无视那些服务员惊艳的眼神,像一只骄傲的孔雀翘着自己的尾巴上楼。
   “艾迪娜艾迪娜……”
   花蕊蕊唏嘘,“这裙子……太露了!”她咽了一口口水,脸色有些不正常。
   他僵滞的看着她,“你……”
   “不会的……”
   “你老公快回来了,我先走了!”艾迪娜迅速的打开房门,一溜烟的没影了。
   “蕊蕊……我回来了……”
   上官浩瀚手里的东西突然翻滚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僵滞的看着她,“你……”
   花蕊蕊理了理额前的秀发,故作镇定道,“怎么了?”
   一件低胸过膝长裙,那诱人的沟沟若隐若现,白皙的小腿在鹅黄的裙子下衬得更加白皙可人,泛着柔润的光泽。
   金黄色的斜刘海遮住黛眉,露出一双明亮的人温润的褐色眼眸,澄澈的不敢让人忍心玷污。一双红若樱桃的小嘴可爱的嘟着,露出浅浅的梨涡。两只小手环绕在胸前,似乎在刻意挡住那些优美的曲线。
   上官浩瀚呆住了……
   全身僵硬着,他机械的开口,“蕊蕊,怎么、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他忽然轻轻转过身,颇为无奈的说,“蕊蕊,换下睡衣吧!”不去看不去看……他在努力隐忍着,她还小,别看……他会忍不住将她扑倒的。
   “为什么啊?”
   花蕊蕊不高兴的嘟着唇,小手钳住他的衣角,“你不喜欢我么?”
   狗屁!原来艾迪娜说的都是骗人的,他根本对自己没兴趣的。
   忽然,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接着,便是密密麻麻的吻,时轻时重,轻点吸允。不一会儿,两人的呼吸变得紊乱、浓重。他大掌扣住她后脑勺,深深陷入这个缠绵的吻、加深在加深……
   花蕊蕊小小的身子被他坚硬的身子的压在身下,低低的喘息着……
   “好了!蕊蕊,别再挑战我的底线了。”
   上官浩瀚猛的推开她,有些情迷意乱道。沙哑难耐的嗓音有些浓浓的诱惑,和动情之后的特有声音。
   “怎么了?”
   她的小心翼翼让上官浩瀚更加头痛,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转身进了浴室,伴随着水声他磁性的声音格外疏离,“蕊蕊,别再搞那些小花招了!”
   “……呜……”
   花蕊蕊咬着有些肿胀的红唇,努力忍住即将滚落而出的泪珠。却忍不住嘤咛的哭声,“你不喜欢我对不对?”
   无声……寂寞的无声伴随着哗啦啦得流水,似有若无的啜泣格外怜痛。
   站在浴室内的上官浩瀚,单臂撑住身子,眼神深邃闪烁。
   “讨厌讨厌!你真讨厌!”
   花蕊蕊哭吼一声,突然扑倒大床上,双手双脚胡乱扑腾着,眼角滑下一颗晶莹的泪珠,为什么心好痛?真的好痛。
   哭着哭着,她居然睡着了。
   上官浩瀚围着一条浴巾,疼惜的摩挲着她光滑细嫩的脸蛋,仿若仿若初生婴儿般令他忍不住在她粉嘟嘟的脸颊深深一吻。
   “宝贝儿,别怪我!”
   睡梦中,似乎有人小心翼翼的抱住自己。那么温柔……
   偌大气氛肃穆的书房。
   暴怒的一声打破了压抑的冷酷气氛,“你们是吃什么的?废物!滚,给我滚!”
   额头上的青筋暴突,咬肌紧绷,冷漠夜愤怒的一拳锤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而裂,可见力道之大。
   他眉头紧蹙,眼神危险疯狂的卷涌着暴风狂雨。
   “沫儿……”
   空旷无人的大道之上,夏五沫提着鞋子光着白皙的脚丫走着,一边走一边摇着头。偶尔极少经过的路人看见她惊异起来,鄙夷而嫌恶的看着她。
   是个美人胚子,可是却精神有问题。
   因为,她的脸上血迹斑斑。
   血渍一条条干涸凝固在她的额头、脸颊、下颚处,在白皙如凝脂的脸蛋上格外狰狞吓人,干净的白色睡裙上还有殷红的斑驳血迹。
   一位穿着破烂的妇女抱着孩子匆匆的走过去,可那怀里的男孩子却直言不讳,“妈妈,她为什么流血了?”妇人瞪了他一眼,便逃离似地加快脚步,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坏事。
   夏五沫冲着那男孩,哧哧一笑。
   绝美的笑颜在阳光下格外温暖人心,妇女不禁愣住了,没想到世上竟会有如此美丽勾人的少女。
   她忽然转过头,红发发出刺眼光锋芒。
   白嫩的手指抚上额头的伤,瞳孔深深的紧缩。
   “咯咯……”
   夏五沫拿着手里的字到处乱跑,水泉般悦耳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别墅。一个女仆紧紧握着手里的拖把,透明的指甲深深扣紧。目光妒恨的盯着乱出乱跑的身影……
   “呼啦……”一桶水将夏五沫绊倒,一桶清水全部冲刷在她身上。
   多日以来的妒怨此刻变作实际行动,狠狠的揪住夏五沫的头发,她讨厌那漂亮的红发,“你这个傻子,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她恨,她讨厌!为什么这个傻子可以一直以女主人的身份居住在这里,明明只是个傻子,却娇贵的如千金小姐一般。而且,就连这个别墅主人也特别的宠爱她,而她……为什么?!
   “呜……呜”
   她红唇微嚅,呜咽出声,却是什么也说不出。
   “看我不打死你!”
   她将拖布把用力的砸在夏五沫的额头上,看到那流成一条丝带状的血,心里暗叫不好。
   她将夏五沫赶出别墅,推搡的好远,才慌慌忙忙的跑回来。不能让被人知道是有人故意伤害她,尤其是那个冷漠的男人,不然她就只能被解雇了!
   夏五沫突然蹲下来,映着坑坑洼洼的水影,额头的血迹已经凝固,她轻轻点了点水,千层荡漾,心里却宛若放出波波粼粼的涟漪如同水影一样。
   她嘟着嘴,突然觉得身上好难受。
   心口处,疼痛。
   “站住!”
   一声清脆的叫喊声,带着浓浓的焦急。
   “你到底想怎样?”
   男子拿下墨镜,皱着漂亮的眉头,不悦道。
   简沫茜紧抿唇瓣,不停搅动的手指显出她的紧张,“我,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他步伐稳如泰山,走到她面前,长指挑起她尖细的下颚,“不然,你以为呢?”
   男性清新的体香和霸道的气息一下铺天盖地的把简沫茜卷进浪潮之中,她褐眸紧眨,似乎想要急切的说出口,却欲言又止。
   美眸顾盼,她巧笑夺过牧唐易林的行李包,她直接用行动证明了一切,她的决心!
   “那就这样吧!”
   简沫茜殷红的唇角勾出完美的笑容,灰色长发卷曲的蓬落在肩上,绝美的红色高跟鞋发出激昂的声音,牧唐易林忍不住蹙眉,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出那甜美的笑颜。
   “夏五沫!”
   回忆,突然被打断。
   回忆……毕竟只是回忆而已。
   他抬头,突然发现一头显眼红发的绝美女子迷茫惘然的站在机场,琥珀色的瞳孔眨着澄澈无颜的眸光。
   她的白裙子,血迹斑斑。
   却,更加衬她的妖冶与蛊惑。
   简沫茜急急跑过去,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失控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
   冷漠夜呢?……
   他现在好不好?
   “你说话!”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简沫茜只好放大音量以掩饰自己的不安与紧张。她直视夏五沫。可她却不敢看她的任何表情,直直的,愣愣的。
   她是有罪的,她是罪人。
   为了曾经的喜欢,她竟然忍心痛下杀手,竟然可以心安理得的得到冷漠夜。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不惜和李晴雪联手去伤害任何人,自己却以丑陋、可怕、血腥的内心留在世上。
   她,真的好可恶。更甚于,她竟然不能够用可恶来形容,她,以冷漠夜的话来说,简直是丧心病狂,十恶不赦。
   “唔!”
   夏五沫想挣脱,却不料眼前一片漆黑。
   隐约之中听见,“喂,你到底怎么了?装死啊?……”
   “把她带走吧……”
   “真是的,姑奶奶也有一天会照顾你!切……”
   她嘴虽恶毒,却还是将凉凉的手绢敷在她的额头上。
   “对不起……”
   忽地,窗外的金色骄阳透过缝隙静静的照在夏五沫倾城的脸蛋上。她似乎梦见了很好的事物,嘴角弯弯向上。
   简沫茜双眸灌满泪水,罪恶感如同激烈的血液一下子全部涌进她的脑袋之中,她颤抖抚上夏五沫留疤的脸颊,明明是那样的美。
   她忍不住崩溃的扑倒在夏五沫身上,失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好坏!你明明是那样的美,可我……”
   夏五沫突然醒来,揉了揉睡眼,看见简沫茜美人脸上挂着两条清泪,直觉的颤抖着将她的眼泪擦掉。
   “555……”
   她抽噎着,玻璃门之外,牧唐易林忍不住淡笑起来,“傻瓜,她已经原谅你了!”简沫茜呆滞的停止了哭泣,望向那带着怯意的孩童般的夏五沫,轻轻的说:“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好不好?我会弥补我所有过错!”
   夏五沫睁着小鹿一样澄澈的眼睛,眨了眨。
   简沫茜忽然在熹微晨光之中,痴痴的笑了起来。
   当一个人悔过自己所有错时,如果她能弥补这是上天赐给她最大的幸福!
   “啊!”
   易林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嚎叫声了,他立刻冲到厨房对着简沫茜忍无可忍的喊道,“疯女人!限你三秒之内消失在我的厨房!”
   简沫茜挥了挥勺子,笑的甜美,“再等会儿嘛,马上就能吃了!”
   他不敢相信那锅里面的东西能吃!
   “杰森,叫外卖!”
   他冲着电话大喊,愤怒起来。
   可谁知,电话另一头比他更凶,“你这人脑袋有问题啊!变态!冲我喊什么?神经病,你妈才叫杰森呢!”
   直到嘟嘟嘟声传来,他才一脸黑线的挂了电话。
   踢飞了拖鞋,生着闷气的坐在了绵软的沙发上,看着憋屈的狗血电视剧。
   直到暮色四合,万籁俱静!
   “可以吃饭喽——!”
   简沫茜端着一窝白色的东西放在了玻璃质餐桌上,发出不小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夏五沫。
   “好烫好烫……”
   她赶紧捏住耳朵,一脸的委屈。
   那个易林居然一脸的嫌弃!该死的!
   不过,此刻简沫茜好想捋顺自己的思绪,她对易林的感觉是什么呢?好像不是对冷漠夜的疯狂……只是点点的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