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8章 迷雾重重生猜忌

“也许这就是命吧!”

凤仪绝望地走在风雪中无声地低颤着。任凭风雪凌乱她本就单薄的绫纱。

她已心觉不到寒冷,她只感生命已被她走到了尽头,到头来,她所有的光辉所有的荣华所有的骄傲都付与东流,留下的不过是爱情的背叛,结晶的夭折,甚至是面临着国破家亡。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凤仪歇斯底里地在心中抗议着嘶喊着。

“我以前的坚强,果断都哪里去了。为什么我要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振作,我要坚决,我要把所有的罪恶都还至清流。”

凤仪这般想着,心魔似乎也从绝望的边缘找到了可以靠岸的避风港。

凤仪已然有了决定,步伐坚决,面容苍白中带着一丝果断,手臂尽情摇曳风雪,不觉凛冽,直逼南宫承云殿。

再从南宫出来,已近黄昏,她已把花子叶暗投成王,以及花守月违背律法将宫中重职位置下都安排了成王人手的事尽皆告诉了父君凤皇。

可是,她的心并没有如她想的那般能够得到一丝释然哪怕是一丢救赎。

她的心依旧未达平衡,只是天平的砝码重移到了子叶这边。毕竟爱情没了,还有回忆还有过往,担心是正常吧。

她这般安慰着自己。并在心中不断地提醒自己,此时的她只剩下了仅有的亲情和友情,她万不能再失去了。

在她还没有一无所有之时,她要护住这最后一根稻草,纵使依旧摆脱不了粉身碎骨的命运,至少她可以问心无愧。

凤仪心里默默地强迫着自己,此时她太累了,拖着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力气,终于还是沉侵在这好似无尽无休的风雪中。

而在她的娇躯正要吻合大地之时,她朦胧的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掌将她托起,并为她盖上一层细软,随后将她她弱不禁风的身体贴近到一个温暖高大的怀抱。

凤仪好想睁开眼睛,可是又害怕这是个梦,她舍不得放弃这温存,终究把自己封存。

???把凤仪送回屋后,钟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细心地守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心疼她。

那个孩子终究还是在她长期淤积的郁伤中殇。而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

钟擎不再甘心只做她的弟弟只关照着她的衣食住行,他誓要强大,强大到能够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她。想着想着,钟擎不觉把凤仪的被角掖好。

静听她气若游丝地呼吸,思如泉涌。

他想起了那个夜晚,他的母亲因大夫延迟不来而丧失了性命。那是他第一次绝望。

而就在这时,还是一副孩童模样的凤仪轻走过来,轻拍他的肩膀让他节哀顺变。

而那时的他早已失去了理智,带着一腔怒火,向凤仪怒吼道:

“你……给……我……滚。”他一字一顿。似要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这个还不问世事的小姑娘。

他只恨凤氏贵族剥削了他们向真族人生活的权利让他们无路可走。

而她一身绫罗绸缎一看便是贵族出生,这怎能不让他气愤。

她天生过着不为生活奔波不为功名利禄烦扰的优越生活,而他却只能四处流生过着行街乞讨的日子。这天壤地别的差距让他再也无法忍受的吼出了那一句。

而那时的她虽小但并无多声,更无责怪,只是无奈地临走至门柱处,说了一声,珍重。便留下五金凝重地走了。而这一走再次相遇便是七年之后。

再一次睁开帘帷,已是日上三竿。领略过了昨日的沧桑,风雪已在她的身体内留下痕迹。风寒入体,扰凤仪心宁,头晕脑胀还间接伴随热火燎身。

可是这对她来说都不打紧。她轻声无力地唤来琳琅为她梳妆更衣。眼中透着极度的疲惫与迫切。

“公主,还有什么比您爱重自己的身体更为重要。”

琳琅满目透着心疼为公主感到不值。

这些日子,公主所受的苦楚琳琅全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此,她甚至亲自向姑爷讨要过公道,可却落了个逾矩的骂名。

“无需多说,吾向来做事自有分寸,你且端来笔墨纸砚。”

“公主,要这些个作甚,凤皇再三叮嘱,让你务必临床修养。待身体落定,再行别议。”琳琅急忙制止。

“吾自有用处,你快些拿来,无需多问。”凤仪心意已决表现出少有的冷漠。

“公主……”

话还未尽便被凤仪一语打断。

“怎么,我说的话不中使了是么?”带着无力,凤仪气若游丝目光飘离。

“奴这就去。”

带着惊恐与不甘琳琅递上纸笔。一盏茶的功夫,凤仪才再次开口:

“琳琅,务必亲自把这封信送与上将军府交给莫夫人。”

“应。”

??莫离儿踏出公主府时已是未时三刻。带着不安和满腹的疑惑,她心不在焉的走在大街上。

公主让她小心花子启,并察觉到花府与韦尚书府最近多有往来。尤其是花子启自上前天进入韦府,便再未曾出过。

原来,在公主察觉花府有异样时,便已未雨绸缪的派去多方探子,也许她想探究出花子叶行事不似常时的初因却不想探出了他勾结成王府的结果。

这个事实恐怕让她难以接受吧!可是这对莫离儿来说,已是遥不可及。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为什么子启自入韦府便再未曾出来。难道真如公主所说,他抱有目的的接近我只是为了探究蔺府的虚实。

莫离儿心里想着,却不愿相信,她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猜忌,所以她打算要亲自向花子启问个清楚。

回到蔺府,她才知,她忘却了大事。公主嘱咐她去一趟太傅府,细查一下最近人员录用名单。毕竟她爹做过帝师,很多人员的录用还需她爹亲自过目。于是她便辙转太傅府。

太傅府内,颜如玉正逗着莫诗儿。见到离儿亲临,便把诗儿交给奶娘。

“离儿,可是想为娘了。快来,正好娘今天做了酱肘子,桂花鱼,都是你的最爱。”

“是么娘,可是孩儿今天是来找爹的嘻嘻!”

说着离儿便扮了个鬼脸朝爹的书房快步跑去。

离近书房时还不忘回头嚷了一句:

“娘亲,酱肘子给我留着我要带回去。要您亲手做的。”

颜如玉无可奈何的瞥了她一眼,这时便听到书房内低沉和蔼带着些沧桑的声音传来。

“离儿,不准欺负你娘。”话尽。离儿已推门而入。

笑嘻嘻的做到莫临风的对面:

“我哪有欺负娘。孩儿就是想娘亲的味道了。”说完一杯茶已倒好送到了莫临风的桌前。

“你娘日夜照顾你妹妹,还不嫌你娘亲辛劳啊!”

“怎么爹地有了妹妹就把这大女儿抛之脑后,殊不知我也是娘亲身上掉的一块没心肝的肉啊!”

这没心肝三个字被莫离儿咬的尤其重。

“哈哈……还是你顽皮,倒像极了你爹当年。说吧!找爹有什么事!”

“亲爹,最近朝堂人事可有什么调动?”离儿直接步入正题,眼睛显有的认真。

“还亲爹,难不成是假的?”莫临风一脸无奈。

“哎呦,爹地,你快些说么!”离儿噘着。

“你一个女儿家管这么多做什么。不怕影响你美貌了?”莫临风嘴里这么说着,手里却已把人员调动的名单放在桌前,只等莫离儿亲手翻看了。

“还是亲爹利索厚道,也省的我一个个问了。”离儿急忙将之怀揣入怀。

“最近朝堂不稳。很多官员不知何种原因都请辞归乡,还有一些官员莫名失踪或亡。所以朝堂大量注入新水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爹,我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最近多事之秋,爹您一定要多加小心。”离儿轻步来到莫临风身旁,手扶上莫临风的肩,替他轻柔着。

莫临风欣慰地看了离儿一眼只道了一句:

“放心。”离儿知道爹这是不想她担心。故再也没多说只留下一句:

“爹,小心花府。”

这话一出,莫临风先是一惊后又似有所悟。毕竟人员的提拔都归花尚书。看来这人员背景多有来头。看来是时候上书警示凤皇了。莫临风严肃地皱着眉头。

再一次回到蔺府已是酉时了,离儿莲步刚入府门,便听到绣珠快步跑来:

“夫人,刚宫里掌事过府来说,将军就要领兵归京了。”

“什么?”离儿大惊一声,

“什么时候的事。多久归京?”

“也就申时,行军若无耽搁两个月后便能归京。”离儿听此有如当头棒喝,不知所措。直接被绣珠抬到了闺房。

同类热门
  • 凤雏永鸣凤雏永鸣颖玖兮|古言古寺青灯,漫漫长夜,清冷寂静,唯有你的相伴,使我感到片刻安宁。
  • 烈火麟心烈火麟心七里苏|古言暴虐傲娇上将军,冷感贪财小神医,他追她逃,他爱她恨,他掏心掏肺恨不能玉石俱焚,她吊儿郎当甚至于另有所爱,呜呼哀哉,上将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
  • 天若有卿天亦老天若有卿天亦老沙沙桐桐|古言上一刻的坠落黄泉,这一刻的重生羁绊。她说:我不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求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只求世间再无一心人。我已经舍弃这一切的一切,却不想再次遇见你。原本脱离的宿命。又缓缓步上了正轨。是劫?是缘?祸兮未卜……雪菲菲,又是一年冬。似是梅花飘落消枝头,不见芙蕖立上人若荷。
  • 肥鹤穿越拐个明星太子肥鹤穿越拐个明星太子安嬷嬷|古言好不容易拿到tfboys的见面会门票终于可以见我可爱的小千千啦特么一激动既然冲上铺滚了下来还悲催的穿越了咦怎么我的小千千变成太子啦捂脸要是被那群肥鹤我既然穿越成了待嫁的太子妃会不会被打死咦怎么这个太子脾气怎么那么大不就偷偷抱了一下他怎么就被关禁闭了一点都没有小千千可爱
  • 锦鳞锦鳞杨凡夫|古言幻镜牵天下因缘,也连天下因果。 因此而相连的两人,所结何缘?所种何果? 她,本是异界之魂,曾经孤苦无依,本想这一生团圆美满,命运却一再与她开狗血的玩笑。 他,曾经的天界之主,却再遇到她后,再无曾经的沉稳冷峻。 他本以为自己会永远渡过孤独的岁月,在曾经的苦痛中沉浸至消弭。她的出现打破了他所有孤寂。 她本以为他是她今生至亲至信之人,而他,却亲手将她推下了深渊。 当幻镜再次开启,她与他,是否可以正视自己命定的因缘? 而桃花树下,男子红衣似火,眼波潋滟,在她心上,开出了美丽的花。 三途河边,玄衣男子,削下了她一缕青丝,说要与她恩爱两不移。 当身世的谜团渐渐揭开,这一切,又该如何取舍? 岁月万千如流水,终成空。 爱梦中,恨梦中,情仇也梦中。
  • 云与月云与月雾艾觞|古言再见时,她已是公主,而他则是他国送来的质子。世人皆认为这位质子毫无威胁,毫无抱负,但只有自己知道,这只是一种表象。只会为了她展露锋芒,嗜血如魔。她一心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公主,什么女中豪杰,什么职责,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卑微的亲情,还有那个护了自己十几年的师父。“师父,小倾回来了,小倾什么都不要,您看看小倾好不好。”此时的她不过是一个思念师父的徒弟,一个希望师父回来的徒弟。如果有选择,我希望自己只是师父的徒弟,其他的我都不想要。简介剧情:“很多时候,我多希望自己可以一刀斩断所有的事,可是身不由己。”“放心,从此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一对一,男女双方身心干净)
  • 凤倾天下:邪帝,别惹我凤倾天下:邪帝,别惹我七色花灵|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王牌杀手,任务中盗取“七色琉璃珠”,却不料带着好友离奇穿越,是意外?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在异世她凤凰涅槃,袖手乾坤,步步为营只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却被人人闻风丧胆的邪帝缠上。某邪帝:“灵儿,你不乖,竟敢偷看本帝以外的男人,该罚。”话毕,某腹黑狼倾身而压,美其名曰“处罚”。苏月灵怒发冲冠,给了某邪帝一掌“如来神掌”(一巴掌),“泥煤的,老娘偷看谁了?那是我哥,我哥。”“原来灵儿已经迫不及待想为本帝生猴子,当娘亲?好,本帝允了。”某邪帝再次发挥他的不要脸技能,压下跳脚的小女人。“……”说好的高冷禁欲呢?骗砸,她要退货,她要回家。【本文1v1,男女双强,欢脱爽文,欢迎跳坑】
  • 替身王爷:妖妃有点萌替身王爷:妖妃有点萌初淇|古言女主她师傅和男主他妈是很无良的一对儿好朋友。男主他妈这辈子就认真且热衷过一件事,就是嫁给男主他爸以及在他爸死后用男主当容器养着准备给他爸转生复活。于是得有个会法术的人看着这容器,像实验记录一样观察容器的情况。但是男主是王爷到了一定年纪婚嫁成了问题,于是女主她师傅就顺理成章的把她卖了去当王妃实际是去保证男主也就是这个转生容器健康成长。
  • 命依缘命依缘血屠雪魇|古言“老天啊,我说的是假的,你还真拿雷劈我啊!”想我只是个妙龄18的青春动人美丽的……额,宅女,可也不要拿我的命开玩笑啊!楚雪纤看了看被裹在棉被里的自己,开玩笑,老娘成了个婴儿…认“贼”做父(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还把我给抛弃了,说什么女孩子家家的,要多锻炼锻炼(你怎么不去?上个刀山下个火海,我是不介意滴,最好别回来了)…“你能不能别老对我动手动脚的”“嗯,行”“真哒”“我们来动嘴”接着又是一阵铺天盖地地吻袭来
  • 宠妃无度:霸宠傲娇妃无上限宠妃无度:霸宠傲娇妃无上限呆瓜兽|古言一大早醒来,怎么发现我的屋怎么这么破!我不是在睡觉吗?怎么…穿越了?一穿还传承了四王妃?死王爷,说好的,不爱我呢!说好的,嫌弃我呢!是谁天天晚上吵着要上床,是谁天天晚上吵着要孩子!“喂!夫人。我有点喜欢你了!”“哦,我知道了。”“我都说喜欢你了。你都不给我奖励吗?”“滚开!”一夜缠绵!!!“王爷~~~”“夫人,想要了?”“什么呀?”“我知道了。”干………干嘛?我只是要求你点事,怎么发展成这个情节了!“你休了我吧。”“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本王为何要休了你?”“因为……因为……因为你总想要宝宝。”“呵!宝宝?”“别……别过来!!!”【女主男主身心干净,宠妻无线,成瘾。此文纯属虚构,切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