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1章 那一瞬柔软

屈奚跪在地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大殿冰冷的地面上,一股寒意透过额头,一点点渗入心肝脾。

嘉璟皇帝冷眼瞧着屈奚,目光一寸一寸凉了下去。

像是燃到尽头的白烛,随时都会噼啪出最后一刻的花火。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冯炜在不远处站着,眼底闪烁着不知是笑意还是冷意。

在心里迅速盘算,屈奚知道,自己这次,大抵是躲不过去了。

哪怕是用各种言语,也分散不了嘉璟皇帝的注意力了。

这位皇帝,对于道教,有着近乎可怕的执着。

伴君如伴虎,莫过于此。

权衡在三,最终在被暴怒的嘉璟杀死或者服下丹药赌一把之间,屈奚选择了后者。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生命很美好,活着也很好,她不想再死。

死死攥住手中的丹药,屈奚露出一个感恩戴德的表情,仰首就要将那丹药服下去。

嘉璟皇帝苍白灰败的脸上,扬起一抹近乎得意又满足的笑容。

一切不过须臾之间。

“皇上,敬事房……”

男子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从正殿外传来,打断了这一次胶着。

瞧见殿内的情况,萧断瑜似乎怔了一怔,旋即俯身行礼。

嘉璟皇帝随意挥了挥手,被萧断瑜吸引了注意力:“枯逢,朕让你查的事,如何了?”

萧断瑜,字枯逢。

“回皇上的话,敬事房说那些需要整理,臣怕皇上久等,所以先来回话。”

明明司礼监的人不过是嘉璟皇帝眼中的奴才,萧断瑜的自称却是“臣”,但是嘉璟皇帝对萧断瑜非常赏识,并不在意这些小事,而是随口道:

“唔,既然都吩咐好了,那便让冯炜走一趟。”

冯炜眼中厉色一闪,不过瞬间,他白净又胖乎乎的脸上堆上了笑容,一双眼睛甚是有喜感地眯成了一条缝:

“皇上,奴才太胖,怕是没有萧大人行动快。”

嘉璟皇帝闻声不为所动:“那朕要你何用?”

像是迎头闷棍,冯炜再次明白自己与萧断瑜在嘉璟皇帝眼中的不同,只悻悻道了声是,后退着出去了。

微抬眼觑了这一幕,屈奚撇了撇嘴。

要是她的话,自然也是要将冯炜打发出去而留萧断瑜。

毕竟,一个白面球,再怎么有喜感,也没丰神俊逸的公子看起来养眼不是?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实锤了。

更何况,冯炜还有些谄媚的奸臣感觉,和不卑不亢的萧断瑜比起来,差远了。

事毕,嘉璟皇帝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屈奚身上:“那枚丹药,为何还未服下去?”

屈奚:“……”

特么的这件事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可是这丹药,她是真的害怕。

她看过不少古籍资料,不少人都因为吞服丹药而丹毒累积,或死或伤或瘫。

“屈先生怕是没吃过丹药,所以有些惊喜罢了。”一直未曾说话萧断瑜开口道:“不如让臣帮屈先生一把。”

坐在蒲团之上打坐的嘉璟皇帝稍阖了眼,算是默许了。

萧断瑜转身走到了屈奚面前站定。

男人的靴子,毫无装饰,只有纯澈的黑色。

漆黑的,似乎黑到了尽头。

屈奚的心猛然一冷。

咬了咬唇,她抬起眸,略带乞求与可怜地看着萧断瑜。

也顾不得什么怕不怕宦官了,什么都没有这条小命重要!

她甚至自暴自弃的想,要是这一刻萧断瑜能护她周全,就算是要断袖她也认了!

萧断瑜居高临下瞧着她,右手并不算温柔地从屈奚手中取走了那枚丹药,略带薄茧的手指摩挲而过,屈奚不由自主战栗。

“张嘴。”目光冷淡到近乎没有温度,萧断瑜是用命令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

鬼使神差的,屈奚张开了嘴。

男人眼底似乎有了浅淡笑意。

一只手抬起屈奚下颔,萧断瑜右手微动,然后捂上了屈奚的嘴。

那很短的一瞬间,屈奚在高度紧张下敏锐地瞧见,那枚乌青色的丹药,在他的手心,尽数化为了齑粉。

颗粒极小极小。

乌青色的粉末,飘落在那双漆黑的靴子上。

像是随意涂抹上的细碎图案,带着漫不经心。

这是怎样的内力,才能做到如此?!

屈奚错愕地瞪大了眼眸。

萧断瑜摁着她的脖颈,略一动作。

屈奚做了下意识一个吞咽的动作,吞咽的声音不大,在这样寂静的大殿里,却格外清晰。

嘉璟皇帝睁开了眼,带着打量的目光盯着屈奚。

屈奚知道,她什么都没有吞下,要真说吞下了什么,大抵就是她自己的唾液。

萧断瑜这时收回右手,似乎是顺势以左手握紧了屈奚的肩。

温温热热的感觉传来,屈奚苍白的脸色回暖,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红润了起来。

嘉璟皇帝眼中闪过满意,连带瞧着屈奚的目光都带了些许顺眼:

“屈先生感觉如何?朕可曾骗你?”

诚恳地跪下去,屈奚的头磕在地上,清晰的一声响。

“皇上圣明,是草民有眼无珠!”

看出来屈奚的真挚,嘉璟皇帝不再言语了。

但是屈奚知道,此时此刻,她头埋的如此之深,是为了隐藏已经红了的眼眶。

自从她穿到大明王朝,四处飘荡,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哪怕一路有义父在侧辅助,真遇见了事情,义父也不过是指导她如何如何,给她一条明路罢了。

这是,第一次。

她感觉无力,悲凉,甚至绝望的时候,在岌岌可危的悬崖边缘,有人拉了她一把,挡在她面前。

一直一来强行建筑的那层强悍,在那一瞬间,被击溃到粉碎。

没有人想一直站在前面迎接风雨。

所有的女强人,都是被现实逼迫。

所以,哪怕给予她一瞬柔软的人态度不是那么温柔,哪怕那个人是她从灵魂深处最惧怕的大宦官。

这一刻,她也认了。

萧断瑜。

一字一顿,屈奚在心底默念。

丹药之事就此揭过,嘉璟皇帝似乎是突然想到了这一次召见屈奚的原因。

他问:“屈先生,你话本之中所写的重生,是怎么回事?”

说着,嘉璟皇帝扬手将从锦王手里的顺走的话本丢到了屈奚面前。

听见重生两个字,萧断瑜原本冷寂的眼眸赫然瞧了过来。

带着与他模样气质全然不相符的浮动。

与嘉璟皇帝眼底那种极致的狂热不同,萧断瑜的情绪中,带着些许探究,些许了然。

屈奚忍不住暗叹一口气。

话本子果然不能乱写,乱写是会害死人的。

~~~~~~~~小剧场~~~~~~~~

萧断瑜:某人说,若是我能护你周全,就算是要断袖你也认了?

屈奚:咦?某人是谁?这话谁说的?

萧断瑜:想抵赖?哼哼,可巧本座这边还有皇上赐下来的丹药……

屈奚:呜呜呜我错了!大人咱们断袖吧!

同类热门
  • 风之鸢风之鸢凌家老头老太|古言第一次写小说不知道怎么样可是我真的用心了
  • 东宫错东宫错故事将|古言大泽罪将之女闵旭从嫁入东宫未遂(被毁容貌),经历种种政治阴谋,功勋罪过,外交风波和爱恨纠结,最终成为亡国太后,退守镰岛卷土重来,统一半个博大陆,为侄女闵焌建立大睿帝国打下坚实基础的女帝传奇。此生唯爱一人,却终不能如愿,从将门虎女黑化为开国女帝。
  • 重生农家贵女重生农家贵女幻欣灵|古言一口凉水把小业主韩米呛死了,直接重生在了古代,变成一个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的乡下柴禾妞!原以为这已经是最惨的了,却没想到,这一家子完全就是一窝极品!爷爷偏心,奶奶势利,叔伯无良,伯母泼辣,爹娘软弱,姐姐包子,外加一大堆以欺凌她为乐的堂哥堂姐……“是可忍,孰不可忍,去你大爷的!姑奶奶我穿来可不是任人欺凌的!”略施小计,果断分家,另立门户,买田买山买铺子,金子银子滚滚来!数钱还没数到手抽筋,那些沾亲带故的极品亲戚就隔三差五来打秋风,简直是痴心妄想!还有那个妖男,不仅在她家蹭吃蹭喝,还赖着不走,明明就是一土匪窝里的山大王,咋一眨眼就成了享誉天下的逍遥王了呢?片段【1】:“什么?那妖男不仅把要跟他和亲的楚国公主打吐血了,还当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说非我不娶?”“是的小姐,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该死的!姑奶奶我只答应试着跟他交往,可没答应嫁给他。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了?”片段【2】:“欧阳绝,听说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谁说的?居然敢诋毁本王的清誉,本王要砍了他。”“长本事了你,我说的,怎么?你要砍了我?”“怎么会呢?娘子!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怎么可能舍得砍你,一定是那些不长眼的狗奴才在娘子耳边乱嚼舌根,娘子,咱不信哈!再说娘子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在山上,哪会有什么青梅竹马,就算有,也一定是娘子你啊!”
  • 王爷难惹:爱妃哪里逃王爷难惹:爱妃哪里逃夏晓凌|古言她——21世纪金牌杀手,腹黑狡诈,微笑是她杀人的利器,黑色是她最好的保护色他——大名鼎鼎的夜王殿下,天赋卓越,冷血无情,却只为她一人打开心房。他是她杀夫仇人的儿子?报仇?爱情?她如何选择?逃避?还是面对?
  • 扈江离与辟芷兮扈江离与辟芷兮岛先生|古言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清心寡欲的岛主大人从来就没有想过出岛寻药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而最大的麻烦似乎就是那个天天跟在他身后吵着要嫁给他的魔女。对于古姒,扈江离觉得本性不坏,她只是自幼生在魔教而已。但是为什么就是不能娶她呢?扈江离是这么说的:她只是一个孩子,见的人少了便觉得我就是她全部的依靠了。“扈江离,为了你我被同伴抛弃被撵出西域,你不能不对我负责。”当古姒一身是血站在扈江离面前的时候他承认他的心动摇了。“古姒,我娶了你那我该和你爹称兄道弟呢还是你和我女儿姐妹相称呢?”“扈江离,我爹娘早没了,至于你女儿。姐妹相称不是更显得我们关系融洽?”作者有话说:大叔和魔女的故事,希望大家多支持!
  • 若凝眸若凝眸耳心亚|古言一个流言动荡朝野,一场权谋颠覆天下。 当天下平定,朝野清明,铁血帝王是得是失? 当流言消散,后宫安宁,倾城皇后是悲是喜? 犹记得那一年,他将一对刻有“璁娴”二字的血玉豆捧到她面前,“璁”套在了她的颈上,“娴”留给自己。满眼温柔的对她说:“玲珑骰子安红豆,我已相思入骨,亲手打磨了这一对血玉豆,你要收好!” 她亦是满眼温柔地看着他说:“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主角:皇甫宜璁、叶聆娴 【标签】古言、权谋、宫斗、架空、虐恋、皇帝 欢迎大家品评~
  • 遥望红装遥望红装莜然若雪|古言她,前朝孤女。他,今朝皇子。她与他,今生注定无法相守
  • 木匠家的小娘子木匠家的小娘子半疏|古言张木:我觉得我是一个生活白痴,如果有一天我到了古代,要么被当成妖孽弄死,要么就得活活饿死!穿越后我才知道,原来我是一支金光闪闪的潜力股!
  • 梵罗记梵罗记瑜棠|古言水波荡漾,一叶小舟,是他与她的初见 余音袅袅,一块奇石,是他俩的互相欣赏 月下独酌,一道剑影,是他二人的恩怨 她从不饮酒,直到那天…… 他二人仅一墙之隔,各怀心事,举杯邀月,借酒消愁。 她在他唇间留下她的芬芳 一向清冷的眸中现出惊喜 他心悦于她,他知道,很久之前就知道……
  • 重生之罂粟妃重生之罂粟妃贝蓝朵|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云风国的毒王,他是云风国公认的废才却实力莫测的王爷。“亲奈的~我把你最爱的鱼给毒死了。”“留着占鱼缸死了正好。”“亲奈的~我把邻国来访的公主给毒哑了”“她说话烦人哑了正好”“亲奈的~人家想要个男宠~”某只不淡定了,“你敢包养我让你几天下不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