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意料之外的命中注定

有些时候,众多的巧合集合起来,那就是命中注定。

——前言

穿着剑士服的少年在街上徘徊来,彷徨去,他路过装潢精致无比的首饰铺,却不屑一顾的直接走过,根本不顾身后店员的揽活,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他迷失了方向,差点连身后的母亲也迷失掉,他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却感到极度的心慌与不安:他到底要去哪里,要决定去哪里,熔炉之城里,仿佛变成了他的熔炉,将独自一人做决定的他烧融,然后又被冰寒刺骨的冷水冷却后,成为了张牙舞爪的模样。

突然,他眼前一亮,一抹温暖与清凉交杂着苍老,陌生,却透着一丝善意的感觉在他的某一处蔓延开来,催促着他,向某一个方向奔跑,他闭上了眼睛,仔细体会着那善意的来源,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如同挤进了管道的老鼠一般滑溜,多兰有些惊诧,但随后也迅速追上了安德烈斯。

他气喘吁吁的奔跑着,多兰在他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他全然不顾身后的母亲,他只知道,那是这世上仅剩下不多的善意之一。

但他被一个矮人小混混伸出脚绊倒,安德烈斯向那个面目猥琐的混混怒目而视,混混阴恻恻的一笑,然而回答他的,是安德烈斯如铁铸一般的拳头。

混混吃痛,等他缓了过来,是一个面若冰山的女子站立在他身前,面前的威压叫他根本没办法喘过气来。

他后背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如同濒死的鱼一般在地上挣扎。

“用你的脚来赔罪吧。”

随后,一声惨号与哭喊传遍大街小巷,强者,这是一个强者!

当这个城市的商会雇佣的六阶强者到达之后,却发现小混混身前一行字迹:

“熔炉之城犯我者死——多兰!”

灭世之兆来了,阿萨前圣女多兰来了,是不是……毁灭也即将降临在这个城市?

强者不敢隐瞒,迅速上报商会。

然而此时,安德烈斯终于到达了那善意的来源——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商铺里,只有一个满面沟壑纵横的老者,一盏油灯照亮他沧桑的脸庞,黄金与白银的饰品,白金与紫铜的器皿,每个都精致而优雅,却被随意摆放,如被扫进垃圾堆里的废品。

此时,在另一方世界,伴随着啪嗒一声,那个青春靓丽的女人手中的丝线应声而断。

“嗯!?”

一声轻叹蔓延开来:“薇儿丹蒂,我早就说过,已经重获新生的他绝对不会再叫自己的命运成为自己的束缚。”

一声稚嫩的童音传来,满是无奈和坦然:“他不想再成为所谓的命运承载者,他只想成为他己。”

小女孩无聊的拿出一根已经腐朽的木头,在没有任何生命的土壤里划着不知所以然的图案,不是文字,也不是图像,更像是小孩子的信手涂鸦,杂乱的线条在朽木的刻画下交汇,重叠,又分道扬镳,但此时,她的嘴角却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

线条结束了它的旅程,伴随着朽木破碎的声音,线条辗转八方,最后的终点,却还是来到了开始的那一点。

靓丽女子有些诧异的转头过去,甚至连如同生锈的机械人一般老妇也缓缓面向小女孩的方向,浑浊的眼中充满了惊奇:

“兜兜转转,原来他还是要走到那条道路上,诗寇蒂,这就是......命运吗?”

小女孩淡淡说道:

“你怎么看,薇儿丹蒂?”

靓丽女子淡淡说道:“兀尔德怎么看,我所看的,所感受的,跟她,相差不多。”

“但依旧有相差,”诗寇蒂起身,淡淡说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过去决定现在,而现在和未来,可能都不确定......”

兀尔德苦笑:“所以,我这个老婆子只能枯坐在这里,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放弃对他的操控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或是仅仅推波助澜?”

薇儿丹蒂淡淡问道,而诗寇蒂却摇摇头:

“我们不必干涉,不必等待,不必降临,这不是神灵的奇迹,这是他自己的前方。”

祂们迅速的变成了石头雕像,再次没了生命的气息。

安德烈斯站在黑夜里,漫漫黄昏早已过去不知多久,只剩下新生的夜与月,还有吹来的微风和月光。

黑暗汹涌澎湃的在天空席卷,吞没掉撒在安德烈斯身上的月光,只剩下淅淅沥沥的小雨。

随小雨不断敲击着湿润地面,街道上顿时弥漫着朦胧的雾,在那小屋昏暗的灯光下透着一股静谧而安心的美感。

这里,放若是世外的乌托邦,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他缓步走了过去,然后驻足在了原地,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多兰纤尘不染,却在苦笑。

安德烈斯回过头,看到母亲的神情,那本就极度摇摆的念头顿时不再蠢蠢欲动。

“老妈,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多兰却摇摇头:

“进去吧,你是我的儿子,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支持。”

她拿出了一袋金币,领着安德烈斯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老者却在此时抬头微微一笑,手中的那抹璀璨在此刻绽放,那是一个小巧,却极尽美丽的吊坠,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番,他走了出来,与那个少年平视,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丝毫不顾忌他的红蓝异眸,纵使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的身份——阿萨神族圣女诞下的孽子,灭世之兆。

“你叫什么名字?”老人的嗓子有些沙哑,但依旧充满柔和的声色。

“我叫……安德烈斯。”

安德烈斯有些支支吾吾,终于能像个普通的十二岁孩子一样躲在母亲身后了。

多兰轻笑,温柔看着安德烈斯露出罕有的怯懦模样,揉着安德烈斯的脑袋。

“伽里罗大师,久仰您的大名。”

矮人老者哈哈一笑:“谬赞了,不过是活的比较久罢了,见识比其他人多一些,跟那些云端上的人物比起来,我不过是随意蹂躏的海蛞蝓罢了。”

“看来你等我们很久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的……以及,我很好奇失踪的那两位半神,四长老和六长老,现在在哪里。”

老人抬头波澜不惊的述说着性命攸关的事情:“不过是腐木逢春,把他们封住三四个月,早就油尽灯枯了,现在不过是回光返照,之所以还活着,只不过是想要见一见这个孩子。”

他转头看向安德烈斯,淡淡笑到:“我想我还得再做一件事情再死去,我的衣钵传给了两个人,一人在十万年战死,另一个,你以后会见的。”

是啊,我现在还不能死去,至少……

老人微笑再次和蔼可亲起来:

给这个自己一直挂念的小家伙留下个念想!

同类热门
  • 英雄们的战争英雄们的战争山中病猫|奇幻如果我们的生命就像是小草,随意的就可以践踏、消灭的话,那么,就让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默默的死在这个漫长遥远的征程之下。——陈东-波拿巴语录。
  • 炼甲雄威炼甲雄威昨日风帆|奇幻时代变更,文明断层。机甲时代在几亿年前消失了,现在是魔法与斗气的时代,然而一张老旧的机关图纸让这个时代再次燃起炼甲的火焰。小山村里的青年得到了一件埋在矿中的高科技宠物,从此,他以制作顶级炼甲为目标,踏上了成为极品组装师的道路。从引擎到驾控系统,从能量块到火力,魔法的世界里充满了不一样的材料与科技,谁掌握了炼甲工艺谁就能主宰一切……
  • 诺拉德克斯之战诺拉德克斯之战龙隐VS战神|奇幻这是一个充满硝烟的战场,一对婴儿在这个混沌的战场上出生,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魔、人族的血脉。既拥有着人类超高的学习潜力,又有这魔族与生俱来控制元素宏厚的魔力。弟妹两人就在出生的当天就分别被魔、人族的人带走了,母亲死亡。在不同的阵营中,经历着不同的事情。为何命运总爱捉弄于人,将本属于姐弟的两人推上战场,彼此成为最大死敌。战争,是件痛苦的事情,为何两族就不能和平共处,非要以杀戮得知未来的结果?
  • 世界的彼端:领军者世界的彼端:领军者行走斯图卡|奇幻当脑内游戏成为现实后,上亿人穿越到人类自己构建的世界里,这是误入还是移民或者是入侵。主角到达多个由人类建立的势力与INO世界里的原住民构建的王国,在INOnline里探寻真相的成长之路将失得颇多
  • 一气一气宋青平|奇幻一气混元分清浊,两仪阴阳修道果;三清穹镜道参禅,四帝恩施造万河;五方五老炁天寿,六丁六甲驱鬼魔;七窍可育天下灵,八卦可知万物说;九宫堪舆寰宇事,十常难猜人神错;千机道尽因与果,万字到头又如何?
  • 梦结界梦结界伤心的毛线|奇幻在未来的科技下,人们发现了三座神祉遗迹,位于亚洲大陆的澜海赤洛城,北美洲格林部落的天空城,非洲部落的地下城。少年刘楠楠从体弱多病,在经历过生死康复之后,他的选择也为他打开了一扇奇异世界的大门。。。
  • 家族之羁绊殇家族之羁绊殇夜以轩|奇幻无论多么强大的家族,都会面临毁灭、重生…彼岸花的凋零与易逝白既是善?魔既是恶?
  • 老朽是猫老朽是猫无聊的码农|奇幻本书大致内容:一个注定了“普通”的普通人,遇到他生命中注定的那只超级老猫后,不断重树三观。然后,在各种藏在历史深处的“异常"的漩涡中,普普通通地度过了一生。精彩的世界里,谁真的是哪个世界的主角?
  • 心愿的小店心愿的小店善水紫竹|奇幻本店贩卖各种愿望,只要我做得到,刀山火海我也要帮你实现。一一杜希彦。(店主) 我只负责事后分钱,其余的一律不管,好吧,其实我才是大老板,什么心愿只是我一句话的事。一一蓝若水(老板娘)
  • 领主是穿越之子领主是穿越之子潜在的野兽|奇幻被自己亲爷爷调换了身份,来到了一年四季都是冰雪的地方当领主。 未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位穿越者,凭空拥有了不一样的知识还有超强的战斗能力,并因此拥有了神格,成为了真正的神。 在领地探险期间,发现自己可以如同自己父亲一样穿越时空,到另外的世界。 暴雪怪在雪地里保护领地,破坏敌国,无人敢惹。 冰雪精灵服从认主,共同抵抗外来入侵者。 …… 拥有稀薄神血脉的同族,一个个来到此处,紧紧拥抱在一起,一个个新神产生,神再次迎来黎明。 打开世界大门,带领众神穿梭三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