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 a8买球app官网

第9206章 早起惯例毁一天

此地经过大风吹拂过后,风沙早已略去很多,城市这才显现出来,而经过玉清真人三剑之后,一个百米深左右的巨大深坑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下方已经见底了。
  不然,那三剑定然不至于直轰出一个百米深的深坑来。
  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脸上的不安之色。百米之后的下方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而且灵识一旦深入,立刻就会被弹开。
  “这下面是个大阵!”余宇道“你看呢,是不是这样?”
  “我看也像,连灵识都无法探出,可见这个大阵的不凡了。不过为什么黑乎乎一片,似乎不愿意外人看到的样子?”玉清真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下面的深坑,缓缓道。
  余宇一翻手,往下扔出一颗月光石,顿时一圈白蒙蒙的光辉将下方映照的通明一片,两人借着这道光线再次运足了目力看去。
  只见下方的底部,居然是一层清幽的大石,上面水汽朦朦的,像是出汗了一般。余宇看的目瞪口呆,这里居然能出现这种情况。
  外面能活活把凡人烘烤而死,这下方居然如此冰凉,跟冰块似的。
  “我怎么觉得看一眼浑身都是凉的?”玉清真人脸色十分不适的说道,柳眉拧在一起,似乎颇为谨慎的说道。
  “不但你如此,我也是一样。”余宇沉吟片刻道“你在上面等我,我下去看看!”
  “阁下似乎真的一点也不担心我趁机逃走吗?”玉清真人对余宇放心让她一个人在外面的举动似乎大为不解一般。
  “你不用试探什么的!”余宇淡淡道“我不可能将在你体内所下何物告诉你的,我只能告诉你,不管你跑到那里去,只要我一个念头,你就活不了了。
  因为我下的东西,我能感应,只要我能感应到,你就完了!灵兽,你懂吗?那东西就跟我和我的灵兽之间的感应是一个道理。”
  “阁下的手段真是让人佩服不已!”玉清真人脸色铁青,狠狠说道,也不知道信了多少。
  “你可以试试逃跑,不过尝试的代价是你的命。你自己考虑吧!”说完,余宇也不再理会她,飞身而下,一下便轻飘飘的落在了下方的石板之上。
  玉清真人在站在深坑的旁边,手里提着她的宝剑,看着下面对他毫不在意的余宇,剑尖不断颤抖,脸色复杂至极。
  此时她内心正做着极为激励的思想斗争,如果余宇是骗她的呢?如果那些话只是一诈,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傻子?
  她可是见识到了余宇的狡诈了的,但如果是真的呢?这是她最害怕的。这一剑下去,余宇死了还好,如果不能彻底将他击杀,而那个东西又的确存在。
  自己就完了!就这么死了,她太不甘心了。余宇不明白她的资质,不知道她的来历,也自然不知道此女在东莱草原的地位,但她自己是清楚的。
  说是天之骄女一点也不过分,她的地位堪比上古道场玲珑水月天的圣女。就此死去,她是一万个不甘心的。
  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发现余宇到底在她体内下了何种禁止。这种矛盾的心理,将她折磨的香汗淋漓起来,一时间脸色清白交错,委决难下。
  余宇站到那个石板上之后立刻感觉到一股透射到他骨子里的寒意袭上心头。惊的他赶紧运转场能抵抗,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一种如堕冰窖的感受。
  余宇心道如果是个普通人扔下来,大概眨眼间就会变成一块冰坨子。
  他掏出一把长剑,在石板上轻轻的敲了敲,听不出什么动静,再找地方敲了敲,还是没什么反应。他想听听下面是空的,还是实心的。
  但失望的发现,此地似乎是实心的,不是他想象中的空心存在。
  余宇收起长剑,不甘心的仔细看着那石板,看了一会儿,他蹲下来,将手掌紧贴着石板,慢慢去感受这种寒意。
  时间不长,他眉头皱了皱,站起身,看了看前方,然后轰的一掌拍出,一道金光过后,对面立刻别他轰出一条长长的豁口出来。
  “果然如此!”余宇喃喃道。
  下面的动静吓了玉清真人一大跳,她还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余宇那一掌才将她惊醒过来。
  余宇抬头看着她道“别在想没用的了,你也不想想,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我能把后背留给你吗?这种找死的事情,我会干吗?”
  “阁下什么意思,我听不懂!”玉清真人冷冷道。
  “嘿嘿,懂不懂的无所谓,你心里知道我在说什么就可以了。下来看看吧,我有些发现!”余宇无所谓冲她诡异笑了笑道。
  玉清真人顿时觉得心内升起一股恶寒,她现在对余宇这个笑容特别敏感。好像他每次杀人前都有意无意的流露出这种笑容。
  玉清真人也飞身跳下,在余宇不远处轻轻落下,余宇道“你默默这下面的石板,用上场能,感应一下,看看有什么发现!”
  玉清真人将信将疑的看看余宇,弯腰依言试了试,忽然眉头一皱道“这里面有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传过来,似乎来自那个方向!”
  玉清真人指了指余宇刚才那一掌轰开的豁口道,她也明白了余宇为什么会打出那一掌了。
  余宇一掌拍出的地方,沙子散开来,像是从中一刀切开来一***露的底部也是这种清幽的石头,不过上面布满了黑色的东西,这石头漆黑如墨,但看上去却是清幽至极,说不出的诡异。
  但两人总感觉石头本身应该不是黑色,好像被放在染缸内浸泡了很久很久一般。
  “我们一起动手,将这上面的沙子都翻开,我想面积应该不大,肯定不会有这座城市这么大,循着这股气息的方向,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源头!”余宇道。
  玉清真人点点头,两人一起动手,顿时两股一股金黄色的场能气劲和一股乳白色的场能气劲并排向前拍去,两股力量以排山倒海的架势,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就足足开辟了一两千米的长度。
  “差不多了,就是这儿了!”
  余宇走到开辟出来的道路的尽头,再次弯下腰去摸那石头,感觉到里面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淡淡的往外传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