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渌水泱泱仙如月

第83章 再之下

水面上一个巨大的水花溅起,月泱一个旋身自水下慌张而出,跃出水面的刹那,环顾了一周,发现没有陆地可以落脚,故而十分郁闷地轻轻落下,站在水面之上。

还没待她喘匀了气,又是一个巨大水花溅起,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大咧咧地自水下张扬地双手掐腰而出,之后得意洋洋地落在了月泱面前。月泱微微歪着头看着他,不知他在得意个什么劲儿。

少年见月泱目不转睛地呆滞地看着他,虽然是那样呆滞而无神的目光,少年还是红了脸,嘀嘀咕咕地碎碎念念了一阵,之后仰头看起了天。

月泱现在头还是晕的,她在水下待了一天一夜,已经到了极限,头重脚轻的感觉十分难过,只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她便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个头了。

“你没事吧?”

月泱轻飘飘地掀起眼帘,看了眼那一夜之间从男童长成了少年的小鱼妖,后脑突然重重钝了一下。

“蓝还,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蓝还变成少年后,就一直跟着她,她无法适应水下重力,已经难过的要命了,偏偏他还非得缠着她,闹个不休。

月泱脸色惨白,她看着水下朦胧的灰蓝色,在心底重重叹了口气。蓝兮沚的心情还是没见好,害的整片水域都跟着倒了霉,她道歉了几次,可他表面温柔附和,实际上根本没有听进去。

她一直以为倒影城其实就在水面之下,待真正去了一趟才知道,倒影城其实在水底。离水面十分的遥远,她又不放心度曲,不能不回去,但一想到回去,她就头疼欲裂。

蓝还被月泱的那句疲惫地抱怨伤了自尊心,兀自站在那里静静难过。月泱看着这似乎漫无边际的水域,只觉得胃里不停翻滚,她实在想吐,可又什么也吐不出来,她只想离开这里,回到陆地上,好好地睡一觉。

蓝还见月泱捂着肚子,难受地微微颤抖,实在是担心,便走过去,在她身边两步远处停下,轻声道:“你,你要是不舒服,我可以带你回泾城找个客栈安置下来。他说了,他会等到度曲好了之后,再管你要谢礼。”

“谢谢。不用了。”月泱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她很想礼貌性地露出一个微笑,可她就连这丝力气也没有了。

蓝兮沚说过只有他能救度曲,她必须亲眼看见度曲安然无恙。

蓝还听见月泱的拒绝后,很是有些委屈,他只是想帮忙,为什么她那么冷淡。

月泱干脆盘腿成莲坐在水面上,她冲着蓝还点点头,示意他过来。蓝还随即便跑过来也盘腿坐了下来。

“你吃下的珠子,是我的法器一珠,那其中有着挚净的佛瑞。你吃了它,竟能完全吸收,还长大了,可见你的佛缘之深。我问你,你想不想修习佛法,皈依我佛。”

蓝还闻言,碧蓝纯净的大眼中,一时间满是懵懂。

月泱也不急,她知道这样的问题,需要好好思考。月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习起了静心之法。渐渐的,她的呼吸轻缓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整个人浑然流露出一种似风随风之超然气度来。

月泱缓缓睁开眼睛,长吐了口气,这口气一出,只觉得通体舒畅,浑身轻松。

蓝还崇拜地看着她,见月泱看了过来,便问道:“修习多久,才能到你现在的境界?”

月泱微微蹙起了眉,她还真从没好好想过这个问题。她的人间纪龄已十六岁半,所以是十六年半?

但她这个例子,好像,比较特殊吧……

“十多年吧。”月泱有些心虚地敷衍答道。

“那你算厉害吗?”

怎么又问了一个如此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个……算吧……”

蓝还兴奋地凑过去,接着问道:“那皈依佛门后,还可以亲姑娘吗?”

什么?

月泱眼角微微抽搐……

“应该是不能……”

“啊?这样啊……”蓝还失望至极地垂下了头,之后抬眼偷偷看月泱,见她看过来,便脸红地再次将头埋下。

月泱感觉好笑:“你才长成少年模样,就有想亲的姑娘了?”

蓝还点点头。

月泱眨眨眼,眼中满是揶揄:“哦~是谁呀?我还从没见过另一条小鱼妖。”

蓝还闻言突然有些不满:“我不是妖!就算是,谁规定,我只能去亲,小鱼妖的?”

月泱有些惊讶:“你不是妖?”

蓝还点头,有些骄傲地道:“我自明镜水域中而生,明镜水域中怎么会有妖。”

月泱不解:“那你是?”

蓝还想了想后道:“他曾说过,我是下一任他。”

他?蓝兮沚?何意?

“蓝兮沚?他到底是何人?”

蓝还转了转他那好看的眼珠,抓了抓头发,有些纠结地道:“这个,我也不知该如何讲,总之,他很厉害就是了。”

月泱探究道:“他的情绪会影响整片水域,只有他可以控制明镜之水,除了你和我,其他人好像根本看不到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像神通广大什么都做得到,什么都知道……的确是很厉害……难道,是半神式?感觉又不太像……”

蓝还突然凑过去,啾的一声亲了月泱一口。

月泱摸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蓝还:“你……”

蓝还脖子脸通红:“如果可以这样,我就皈依佛门,跟你走。”

月泱放下手,叹了口气:“就算你皈依了佛门,你也不用跟我走。还有,谁允许你亲我的?”

蓝还噘着嘴,有些不忿:“为什么不允许?是你说过如果我愿意照顾度曲,你就会好好回报我的。”

月泱头疼:“那是你还是个小童的时候,再说,难道只能这样回报吗?”

蓝还委屈地放低了声音:“我活了一千年,看过好多人这么做,我也想试试,可我总是长不大,如今我终于长大了,你却不允许。”

月泱惊讶:“一千年?”

蓝还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月泱感觉她对这块,不对,这片水域,真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皈依佛门一事吧。还有,你以后会遇见心悦的姑娘,那时候,她一定不会拒绝你。”

蓝还不满地嘀咕:“我就心悦你。”

月泱苦笑:“这是何故?”

蓝还理所当然道:“你好看!又厉害!你还,你还,那么温柔……比我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比我梦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说道最后,蓝还已经害羞地快说不出话来了。

月泱忍俊不禁:“谢谢你的谬赞了。”

但随即月泱又认真道:“可我是佛门中人,就不能让你,让你亲。对不起。所以以后,你绝不可再行刚才之事了。不然,我可不会再饶过你。”

蓝还蹙眉不语,不再看月泱。

“哎~水清了!”

月泱高兴地就势趴在水面上,看着清澈的水下景象。她头一次意识到,这水下的鱼儿竟然有那么多种,其中有一种彩色的小鱼,鱼鳍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十分秀丽。

蓝还面无表情地看着水下堪称波澜壮阔的美景,纳闷地想着,他怎么心情就好了?

“你……”

蓝兮沚不知何时来的,他就趴在水面下,与月泱脸对脸,中间只隔着一层水面。

月泱刚还在聚精会神的看蝴蝶小鱼儿,待回过神来时,就看见蓝兮沚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别说,还挺惊悚的。

蓝兮沚没有开口,可月泱听见了他的声音:“你不是想来看我如何救他吗。来吧。”

话音一落,月泱已不由自主的回到了水下,月泱呛了好大一口水,在水下剧烈地咳嗽起来,蓝兮沚就那样看着,自顾自转身向水底而去。蓝还变回一条比之前略大了一点点的小蓝鱼,游到月泱身边,轻轻在她鼻尖啾的一声亲了一口,月泱随即便止了咳嗽。

蓝还在水中一旋身,一道水注自水底升起,包裹住了他和月泱。以最短的直线距离送她回到了倒影城。

倒影城在水底,而水下重力与水上相反,倒影城的居民们只能倒立而行,水底之下才是真正的倒影城。水底之下是没有水的,只是淅淅沥沥的细雨终日下个不停,让无法适应水下重力的月泱更加心烦意乱。

月泱倒立飘在倒影城中,她的头发和衣裳却依然服帖如在水面之上,她的形容并没有乱。

只有蓝兮沚依然如在水面上时一样,无需倒立而行。蓝兮沚带月泱来到了一处冰冷的洞穴中,度曲就在那里。那洞穴仿佛是一处干涸了的旋涡,雨水汇聚成细海,到此旋转而落,但一落到其中便凝结成冰,冰气化烟,再自行散去,于是水落入不断,也从不会将那洞穴填满。

蓝兮沚一进洞穴,洞穴中的冰气就停止了运动,洁白冰晶的烟雾凝固不动,别有一番韵味和美感。度曲在洞穴中也不用承受水下的重力。月泱跟着进来,也恢复了正常重力。

蓝兮沚飘到度曲面前,轻点了一下度曲额间,一朵红梅缓缓呈现其上。蓝兮沚点点头:“他恢复的不错,可以开始了。”

蓝兮沚闭上眼睛,倏忽间化作了无数只彩蝶,萦绕度曲飞舞。洞穴中的冰晶细流也化作了各种颜色,一时间这里仿佛变成了童话世界。

蝴蝶们落在度曲的身上各处,它们的身体逐渐变成了蓝色,它们翅膀的振动频率逐渐变慢,月泱看到它们的翅膀化作了水,渐渐分化而成滴滴水状,仿佛是与外界的某处产生了某种联结,正进行着某种律动。

度曲额间的红梅愈来愈红,似乎要滴出来。肉眼可见的,度曲周身的灵气愈来愈强,他的白色长发开始无风自舞……

不知多久过去,蝴蝶们离开了度曲的身体,汇聚到一处,待它们翅膀消失时,月泱再次见到了蓝兮沚。

蓝兮沚看着度曲,就在月泱欲开口询问之时,度曲缓缓睁开了眼睛。

“度曲!你好了!”月泱飘到度曲旁边,兴奋地搂住了他。度曲眨眨眼,感受到了身上的温度,轻轻低头,便看见了月泱。度曲的脸上随即泛起笑意,他轻柔地抬起手臂环住了月泱。安抚性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月泱却抱的更紧了。

蓝还扒在洞口看,见到这一幕,立刻愤愤不满起来。

蓝兮沚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十分不识趣地出言提醒月泱道:“蓝水窟。”

听到这三个字,月泱不情不愿地放开度曲,度曲见她低着头,突然间没了生气,不解地轻声询问道:“怎么了,蓝水窟是何意?”

月泱微笑着摇了摇头。她是绝不会告诉度曲她和蓝兮沚的约定的。

其实在这之前月泱有想过等度曲一好,他们就不管不顾地逃走,但是后来她发现,如果没有蓝兮沚,他们根本无法离开这个洞穴,蓝兮沚一定会留住度曲,直到她让水下重力消失。

“你还需要调养,还需留下一段时日。我还要去找舍利子,就不留了。”

度曲闻言有些懵懂:“你……不随我回梅谷了?”

月泱笑了笑:“你如今大好了,不用我再跟着麻烦你了。”

度曲微微蹙眉,但没再说什么,他看了看四周,月泱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不解。

“这里是蓝国水下倒影城,还有这位是蓝兮沚。想必你早已见过了。”

度曲看着月泱,不解道:“蓝兮沚?是何人?他在这里?”

什么?月泱转头看了眼就站在度曲前面的蓝兮沚,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

“别眨了,我就在这。他看不到我的。”

月泱知道他人看不到蓝兮沚,但她没想到度曲也看不到。

度曲曾说他是受邀前来,难道不是蓝兮沚的邀约?

“你刚刚不是听到了蓝水窟三字吗?”

度曲点点头:“嗯,是你说的。”

什么?

也就是说,蓝兮沚借用我之口,说出来他想说的话?月泱只觉得不可置信。

“月泱?”

月泱转过头看向度曲,突然不知该如何解释。

突然间度曲又闭上了眼睛,月泱急切地唤了两声,蓝兮沚不耐道:“我让他沉睡了,这样他调养的更快。”

月泱转过身,戒备地面对蓝兮沚,“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