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3章 再之下

水面上一个巨大的水花溅起,月泱一个旋身自水下慌张而出,跃出水面的刹那,环顾了一周,发现没有陆地可以落脚,故而十分郁闷地轻轻落下,站在水面之上。

还没待她喘匀了气,又是一个巨大水花溅起,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大咧咧地自水下张扬地双手掐腰而出,之后得意洋洋地落在了月泱面前。月泱微微歪着头看着他,不知他在得意个什么劲儿。

少年见月泱目不转睛地呆滞地看着他,虽然是那样呆滞而无神的目光,少年还是红了脸,嘀嘀咕咕地碎碎念念了一阵,之后仰头看起了天。

月泱现在头还是晕的,她在水下待了一天一夜,已经到了极限,头重脚轻的感觉十分难过,只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她便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个头了。

“你没事吧?”

月泱轻飘飘地掀起眼帘,看了眼那一夜之间从男童长成了少年的小鱼妖,后脑突然重重钝了一下。

“蓝还,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蓝还变成少年后,就一直跟着她,她无法适应水下重力,已经难过的要命了,偏偏他还非得缠着她,闹个不休。

月泱脸色惨白,她看着水下朦胧的灰蓝色,在心底重重叹了口气。蓝兮沚的心情还是没见好,害的整片水域都跟着倒了霉,她道歉了几次,可他表面温柔附和,实际上根本没有听进去。

她一直以为倒影城其实就在水面之下,待真正去了一趟才知道,倒影城其实在水底。离水面十分的遥远,她又不放心度曲,不能不回去,但一想到回去,她就头疼欲裂。

蓝还被月泱的那句疲惫地抱怨伤了自尊心,兀自站在那里静静难过。月泱看着这似乎漫无边际的水域,只觉得胃里不停翻滚,她实在想吐,可又什么也吐不出来,她只想离开这里,回到陆地上,好好地睡一觉。

蓝还见月泱捂着肚子,难受地微微颤抖,实在是担心,便走过去,在她身边两步远处停下,轻声道:“你,你要是不舒服,我可以带你回泾城找个客栈安置下来。他说了,他会等到度曲好了之后,再管你要谢礼。”

“谢谢。不用了。”月泱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她很想礼貌性地露出一个微笑,可她就连这丝力气也没有了。

蓝兮沚说过只有他能救度曲,她必须亲眼看见度曲安然无恙。

蓝还听见月泱的拒绝后,很是有些委屈,他只是想帮忙,为什么她那么冷淡。

月泱干脆盘腿成莲坐在水面上,她冲着蓝还点点头,示意他过来。蓝还随即便跑过来也盘腿坐了下来。

“你吃下的珠子,是我的法器一珠,那其中有着挚净的佛瑞。你吃了它,竟能完全吸收,还长大了,可见你的佛缘之深。我问你,你想不想修习佛法,皈依我佛。”

蓝还闻言,碧蓝纯净的大眼中,一时间满是懵懂。

月泱也不急,她知道这样的问题,需要好好思考。月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习起了静心之法。渐渐的,她的呼吸轻缓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整个人浑然流露出一种似风随风之超然气度来。

月泱缓缓睁开眼睛,长吐了口气,这口气一出,只觉得通体舒畅,浑身轻松。

蓝还崇拜地看着她,见月泱看了过来,便问道:“修习多久,才能到你现在的境界?”

月泱微微蹙起了眉,她还真从没好好想过这个问题。她的人间纪龄已十六岁半,所以是十六年半?

但她这个例子,好像,比较特殊吧……

“十多年吧。”月泱有些心虚地敷衍答道。

“那你算厉害吗?”

怎么又问了一个如此难以回答的问题……

“这个……算吧……”

蓝还兴奋地凑过去,接着问道:“那皈依佛门后,还可以亲姑娘吗?”

什么?

月泱眼角微微抽搐……

“应该是不能……”

“啊?这样啊……”蓝还失望至极地垂下了头,之后抬眼偷偷看月泱,见她看过来,便脸红地再次将头埋下。

月泱感觉好笑:“你才长成少年模样,就有想亲的姑娘了?”

蓝还点点头。

月泱眨眨眼,眼中满是揶揄:“哦~是谁呀?我还从没见过另一条小鱼妖。”

蓝还闻言突然有些不满:“我不是妖!就算是,谁规定,我只能去亲,小鱼妖的?”

月泱有些惊讶:“你不是妖?”

蓝还点头,有些骄傲地道:“我自明镜水域中而生,明镜水域中怎么会有妖。”

月泱不解:“那你是?”

蓝还想了想后道:“他曾说过,我是下一任他。”

他?蓝兮沚?何意?

“蓝兮沚?他到底是何人?”

蓝还转了转他那好看的眼珠,抓了抓头发,有些纠结地道:“这个,我也不知该如何讲,总之,他很厉害就是了。”

月泱探究道:“他的情绪会影响整片水域,只有他可以控制明镜之水,除了你和我,其他人好像根本看不到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像神通广大什么都做得到,什么都知道……的确是很厉害……难道,是半神式?感觉又不太像……”

蓝还突然凑过去,啾的一声亲了月泱一口。

月泱摸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蓝还:“你……”

蓝还脖子脸通红:“如果可以这样,我就皈依佛门,跟你走。”

月泱放下手,叹了口气:“就算你皈依了佛门,你也不用跟我走。还有,谁允许你亲我的?”

蓝还噘着嘴,有些不忿:“为什么不允许?是你说过如果我愿意照顾度曲,你就会好好回报我的。”

月泱头疼:“那是你还是个小童的时候,再说,难道只能这样回报吗?”

蓝还委屈地放低了声音:“我活了一千年,看过好多人这么做,我也想试试,可我总是长不大,如今我终于长大了,你却不允许。”

月泱惊讶:“一千年?”

蓝还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月泱感觉她对这块,不对,这片水域,真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皈依佛门一事吧。还有,你以后会遇见心悦的姑娘,那时候,她一定不会拒绝你。”

蓝还不满地嘀咕:“我就心悦你。”

月泱苦笑:“这是何故?”

蓝还理所当然道:“你好看!又厉害!你还,你还,那么温柔……比我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比我梦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说道最后,蓝还已经害羞地快说不出话来了。

月泱忍俊不禁:“谢谢你的谬赞了。”

但随即月泱又认真道:“可我是佛门中人,就不能让你,让你亲。对不起。所以以后,你绝不可再行刚才之事了。不然,我可不会再饶过你。”

蓝还蹙眉不语,不再看月泱。

“哎~水清了!”

月泱高兴地就势趴在水面上,看着清澈的水下景象。她头一次意识到,这水下的鱼儿竟然有那么多种,其中有一种彩色的小鱼,鱼鳍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十分秀丽。

蓝还面无表情地看着水下堪称波澜壮阔的美景,纳闷地想着,他怎么心情就好了?

“你……”

蓝兮沚不知何时来的,他就趴在水面下,与月泱脸对脸,中间只隔着一层水面。

月泱刚还在聚精会神的看蝴蝶小鱼儿,待回过神来时,就看见蓝兮沚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别说,还挺惊悚的。

蓝兮沚没有开口,可月泱听见了他的声音:“你不是想来看我如何救他吗。来吧。”

话音一落,月泱已不由自主的回到了水下,月泱呛了好大一口水,在水下剧烈地咳嗽起来,蓝兮沚就那样看着,自顾自转身向水底而去。蓝还变回一条比之前略大了一点点的小蓝鱼,游到月泱身边,轻轻在她鼻尖啾的一声亲了一口,月泱随即便止了咳嗽。

蓝还在水中一旋身,一道水注自水底升起,包裹住了他和月泱。以最短的直线距离送她回到了倒影城。

倒影城在水底,而水下重力与水上相反,倒影城的居民们只能倒立而行,水底之下才是真正的倒影城。水底之下是没有水的,只是淅淅沥沥的细雨终日下个不停,让无法适应水下重力的月泱更加心烦意乱。

月泱倒立飘在倒影城中,她的头发和衣裳却依然服帖如在水面之上,她的形容并没有乱。

只有蓝兮沚依然如在水面上时一样,无需倒立而行。蓝兮沚带月泱来到了一处冰冷的洞穴中,度曲就在那里。那洞穴仿佛是一处干涸了的旋涡,雨水汇聚成细海,到此旋转而落,但一落到其中便凝结成冰,冰气化烟,再自行散去,于是水落入不断,也从不会将那洞穴填满。

蓝兮沚一进洞穴,洞穴中的冰气就停止了运动,洁白冰晶的烟雾凝固不动,别有一番韵味和美感。度曲在洞穴中也不用承受水下的重力。月泱跟着进来,也恢复了正常重力。

蓝兮沚飘到度曲面前,轻点了一下度曲额间,一朵红梅缓缓呈现其上。蓝兮沚点点头:“他恢复的不错,可以开始了。”

蓝兮沚闭上眼睛,倏忽间化作了无数只彩蝶,萦绕度曲飞舞。洞穴中的冰晶细流也化作了各种颜色,一时间这里仿佛变成了童话世界。

蝴蝶们落在度曲的身上各处,它们的身体逐渐变成了蓝色,它们翅膀的振动频率逐渐变慢,月泱看到它们的翅膀化作了水,渐渐分化而成滴滴水状,仿佛是与外界的某处产生了某种联结,正进行着某种律动。

度曲额间的红梅愈来愈红,似乎要滴出来。肉眼可见的,度曲周身的灵气愈来愈强,他的白色长发开始无风自舞……

不知多久过去,蝴蝶们离开了度曲的身体,汇聚到一处,待它们翅膀消失时,月泱再次见到了蓝兮沚。

蓝兮沚看着度曲,就在月泱欲开口询问之时,度曲缓缓睁开了眼睛。

“度曲!你好了!”月泱飘到度曲旁边,兴奋地搂住了他。度曲眨眨眼,感受到了身上的温度,轻轻低头,便看见了月泱。度曲的脸上随即泛起笑意,他轻柔地抬起手臂环住了月泱。安抚性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月泱却抱的更紧了。

蓝还扒在洞口看,见到这一幕,立刻愤愤不满起来。

蓝兮沚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十分不识趣地出言提醒月泱道:“蓝水窟。”

听到这三个字,月泱不情不愿地放开度曲,度曲见她低着头,突然间没了生气,不解地轻声询问道:“怎么了,蓝水窟是何意?”

月泱微笑着摇了摇头。她是绝不会告诉度曲她和蓝兮沚的约定的。

其实在这之前月泱有想过等度曲一好,他们就不管不顾地逃走,但是后来她发现,如果没有蓝兮沚,他们根本无法离开这个洞穴,蓝兮沚一定会留住度曲,直到她让水下重力消失。

“你还需要调养,还需留下一段时日。我还要去找舍利子,就不留了。”

度曲闻言有些懵懂:“你……不随我回梅谷了?”

月泱笑了笑:“你如今大好了,不用我再跟着麻烦你了。”

度曲微微蹙眉,但没再说什么,他看了看四周,月泱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不解。

“这里是蓝国水下倒影城,还有这位是蓝兮沚。想必你早已见过了。”

度曲看着月泱,不解道:“蓝兮沚?是何人?他在这里?”

什么?月泱转头看了眼就站在度曲前面的蓝兮沚,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

“别眨了,我就在这。他看不到我的。”

月泱知道他人看不到蓝兮沚,但她没想到度曲也看不到。

度曲曾说他是受邀前来,难道不是蓝兮沚的邀约?

“你刚刚不是听到了蓝水窟三字吗?”

度曲点点头:“嗯,是你说的。”

什么?

也就是说,蓝兮沚借用我之口,说出来他想说的话?月泱只觉得不可置信。

“月泱?”

月泱转过头看向度曲,突然不知该如何解释。

突然间度曲又闭上了眼睛,月泱急切地唤了两声,蓝兮沚不耐道:“我让他沉睡了,这样他调养的更快。”

月泱转过身,戒备地面对蓝兮沚,“你到底是谁。”

同类热门
  • 帝闻录帝闻录临月忆安|古言“我到底算你的什么?” “你是我坚持下去的唯一光芒。” 本可以安静富贵的度过一生,却不惜卷入风起云涌的天地间,只为当初那人的第一次见面,也只为前进路上不在孤独。
  • 桃花劫之祸世妖妃桃花劫之祸世妖妃~欲飞~|古言一个离奇出生的女婴,成为永康国的灾难,为了私欲,修行道长用仙家至宝‘通灵玉’遮蔽女婴身上的晦气,女婴长大,倾国倾城,成为永康国后宫里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颜妃,更陷入四角恋的虐心之中,且看她如何在后宫步步为营,打败对手,颠覆永康国,成功收获爱情!
  • 一梦阑珊一梦阑珊唐玉小六|古言她是一代墓王的得意弟子,却在一次行动中意外失手,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隋大业年间,成为了太原副留守的女儿,熟知经史的她却意外爱上了杀父仇人李渊的儿子李世民,两人多次同生共死,但家破人亡后,她与李世民决裂远走他乡,认识了薛举刘黑闼等人,在风雨飘摇中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几年,待再见李世民,她已是李渊的宠妃····
  • 前世今生:兔子的情路前世今生:兔子的情路耳朵情话|古言前世,你是我的妻子,最后却因为我身亡。今生,我是你的师父,最后却为了你入魔。
  • 云纷起之轻霜记云纷起之轻霜记胥秋白|古言云卷云舒间,乱世正纷纭。她与他初见时,均是无亲无故,身世成谜。 她是冷若冰山、无情无心的天下第一暗夜尊主,完成了自认的最后一项任务,晕厥在结界之内的另一个结界里,为隐居在深山”世外桃源“中的他所救,在与这里活得有声有色的人一天天接触下,那年少便冰冷的心渐渐温热。两个孤独又有趣的灵魂彼此吸引,小吵小闹间,处处情意绵长,从不奢求未来的她竟也开始渴望,若余生赖在此处,便不枉此生。 只可惜乱世之中,他的身世,终究摆不脱被利用的宿命。结界受损,两人失散,再相逢时,恍若隔世的面容已被彼此身份禁锢。 云卷云舒,他和她都在挣扎命运的枷锁,努力守护隐居山林时那份情意。 云卷云舒,他和她又将如何把握乱世云纷中自己的些许私心和秘密。 倏然回眸间,万顷飞毛雪,路人应不识,相视是人间。
  • 系统提示:仙渡鬼随系统提示:仙渡鬼随小邢初叁|古言在另一个世界莫名死亡,灵魂却被什么鬼系统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被带到的尸身不简单,竟然是被仙帝亲自送下凡间,交给信徒万箭穿心。 记忆被层层打开,愈是想逃,愈发逃不掉。他身上的红线会飘向哪里?自然是无人知晓。
  • 相妃无敌:天才医女相妃无敌:天才医女冰冻饮料LL|古言资深宅女江苏苏,因一枚神奇的戒指,开启了她新的人生。穿越成农家女的她,娘亲是寡妇,哥哥是莽夫,日子穷得连老鼠都懒得光顾,且看她是如何撑起了一片天。“麻痹戒指”在手,天下我有!算命看相施医她样样能,衣袖一挥,不仅打得过流氓斗得了土匪,眨眨眼,还能勾了小王爷的魂呢!
  • 皇心不负皇心不负九酒非水|古言沉浮半生,成为朝堂纷争的旗子,入了他府。她发誓倾尽一切,换得后半生自由江湖。却不料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入了他的陷阱。——“笙歌水中望月,不如抬头望天来得实际盲龟浮木,不如抱我来得实在。”
  • 亡国情缘亡国情缘黎菲|古言十年前,她救了一个小乞丐,而小乞丐应此对她恋恋不忘。十年后,她是一个亡国的公主处处被人鄙夷,而他却是一代强国王上,糊里糊涂的进了王宫,却没有料到,王上就是当年自己救过的乞丐……他对自己恋恋不忘转化为爱,自己却因为他攻打了国家,而对他有恨!……造化弄人!
  • 重生之一品庶女重生之一品庶女一世琉璃|古言前世,嫡母当权,亲弟早夭,她遇人不淑,沦为世人嘲笑的丧门星。步步为营,九死一生,只为心爱之人夺得太子之位,雄图霸业,却不想,真心人爱的是嫡姐,刻意接近为的是她孟家祖传的传世兵书,换得的却是沉溺湖底,含恨而终……今生,她虐嫡母,欺嫡姐,定要将踩下这乾坤,让他们尝尝掏空了真心,却不得善终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