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比孤独更好,才配得上在一起

她虽不擅长逢场作戏,却打从骨子里习惯时时刻刻维护自己的自尊,在人前,她能表现优异地装作与穆封互不相干,这便是夏如苏独有的标签。

他费了那么长久的心思,就为了她的一句点头应允,好难得,他得偿所愿,也便收起了小孩子般的任性,不再时时刻刻刁难着最想引起注意的她,这便是穆封的心满意足。

一句简单的承诺,好像也挑动不了日夜更迭,好像也改变不了秋叶渐落,好像连周遭的呼吸都影响不了,却似乎又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两个人的轨迹。原本平行相伴的两条直线,相交了,未来又该延伸到哪方?

夏如苏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如何去成为别人合格的女朋友,但她信奉承诺。当其他人都在贪婪汲取他人的承诺时,她却尤其看重自己给予别人的承诺,皆因她的童年,被爽约过太多太多次。

“夏如苏!”穆封一声令下,夏如苏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一路小跑到他身边。

秋天的阳光也并没有半点柔和的意思,刺得夏如苏睁不开,她耷拉着脑袋,问:“什么事?”

专业优秀的演员,初尝甜头后便会有所收敛,穆封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说:“晚上我要跟剧组主创开个会,讨论一下剧本,你自己先回房间休息吧,注意安全。”

这便是夏如苏一直以来不想面对的,这触及到她的敏感地带。“你真当我是你的助理吗?艺人保姆?”夏如苏红了眼眶,源于她的心有不甘。

这一切,被有意路过的人看到,在戏中扮演穆封小师妹的习宁,放缓了脚步,在穆封耳边留下一句:“哟,小妞儿怕是吃醋了吧——”说完,她便扬长而去。

这不该是自己既定印象里的夏如苏呀,怎么才几天,她就开始变得像那些无理取闹的女人一样了?穆封心里面不高兴,却在面子上掩饰得很好:“你不就是我助理吗?工作以外的情绪,回去再说。”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她不是在使性子,只有在她觉得多费唇舌无用之时,才会决绝地终止话题。

夏如苏阔步离去,瞬间消失在穆封的余光所及之处。这是穆封始料未及的,他暗自审视起自己来,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女主角柯然找到了契机,她慢悠悠地走到穆封的身边,双手环抱胸前,用不痛不痒的语气说:“始终是个没经验的小丫头,她不适合你的。”

“哦,我的意思是,她做你助理这件事。”柯然转头又特地补充了这句。

话不投机时,穆封尤显得格外沉默不语,他还在一心一意求解夏如苏话里的酸涩意蕴。

驻组化妆师在为穆封补妆,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样子,用手指关节敲了敲穆封的肩膀,指向远处几个正朝自己挥手的女孩儿:“喏,那里几个你的粉丝,这几天可花了不少门票钱了,给人家签个名儿打发回去呗,看样子,是翘课来的。”

穆封顺着化妆师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也朝兴奋雀跃的她们挥了挥手,却说:“我从不给人签名的,破了戒,我穆封这两个字,就不值钱了。”

“铁石心肠,圆一下孩子的心愿,好让他们安心回去上课,是做功德。”化妆师也是跟穆封很熟了,否则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话音刚落,穆封就已经朝着歪脖子老树下几个女孩的方向走去了,还带着满面灿烂的笑容。

化妆师点头露出满意的笑意,只看着他们互相交流了两句还拿着手机自拍合照了几张。

“感动是感动,还没有多爱呢……我不能一辈子当个小助理或者地下情人吧……”夏如苏在房间里无处宣泄,只能打电话跟母亲萧晚倾诉。

从小到大,夏如苏什么都跟母亲分享,哪怕是别人看似不值一提的事。

萧晚对这个女儿,有着过分宏大的期待,她不要太喜欢穆封了啊,生怕女儿搞砸了这原本不切实际的姻缘。

“苏苏啊,你脑袋又不清楚了吗?他是什么人,他是大明星,你要多忍耐一些,女孩子始终都是女孩子,越早找到依靠越好,你又在发什么神经?”萧晚每一句话里暗含的意思,都显示着夏如苏的卑微。

夏如苏有委屈却无法道出,转念一想:妈妈说的也没错,我们本身就是不对等的,为什么女孩子就不能有自尊,凭什么女孩子的终点就只是一个男人?那我们读那么多书又有什么用?我又能多爱他呢?

父母难成知音,皆因成长环境的熏陶截然不同,他们费尽心思想要孩子们成为他们想要的模样,亲手撕碎孩子们的翅膀。

夏如苏只得鬼使神差地给池速发了一条微信,只想获得哪怕那么一丁点儿的支持与赞同。

阿速——

苏苏,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那次落寞转身之后,池速明白夏如苏不会平白无故地找他谈心,情愫的滋生使得他们之间变得亲密有间。

那晚,池速安抚了夏如苏很久很久,却无人抚慰他的酸楚,曾经自己满心满眼都装不下的女孩儿,却走进了别人的怀抱。

“你想做的,就义无返顾地去做,从小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没人阻止得了你,没人撼动得了你,苏苏,你要是累了,还有我。”池速结束通话前虔诚地说出这番话,似乎他甘愿成为她的故城,做她的壁垒与城墙。

月色隐去,渐生凉意,夏如苏下意识围上了一条披肩,她知道自己只能从池速的鼓励中找到一点温度,却无法将他寄托成希望。

她刚萌生困意,就被房外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夏如苏!夏如苏!开门!夏如苏……”

容不得夏如苏有片刻迟疑,她也只是不想引起轰动,便冲过去开了门。门打开的瞬间,她就被满身酒气的穆封抱在怀里。

冷静沉着地把他拖进门,轻轻阖上门,夏如苏才像摆脱一个累赘似的,将他甩开,仍由穆封跌坐在地毯上。

“你闹出这么大动静干嘛?啊?想害死我吗?”她到底是心生怼怨的。

穆封也一把将夏如苏拽倒在地上,因醉意手上没轻没重的。

“苏——”穆封借着酒劲还想吻她,却被她厌恶地隔开。

“你喝醉了,睡会儿吧,就在这儿,反正我也抬不动你。”夏如苏摆脱了穆封,起身前,还不忿地踢了他一脚。

她的冷漠,于他比醒酒药还管用,穆封顿时消了七分醉意,他扬起困顿的眼皮,问:“你在生我的气吗?就为了餐桌会议我没带你去?”

可笑,讽刺,夏如苏竭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波澜起伏,语气尽是失望:“我该怎么去爱上你啊?我为什么要爱你这样的人哪!”

觉察到空气中隐匿着一丝不对味,穆封将身子坐直了些,双眼炯炯有神:“你到底是怎么了?就不能直说吗?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有什么不能直接表达出来吗?我的工作就是天天演戏,我烦透了!”

触及到那根容易引起共振的弦,夏如苏酸了鼻头,吸了吸鼻子,刚伸出去的手还是停在了半空中,她不知道该不该触碰到这张俊美的脸了。

“我不是你的助理,我只是为了讲义气,才暂代小强的工作,我的理想是明星经纪人,我的职务是穆封的执行经纪人,执行经纪,难道我不配出现在你的任何工作场合吗!我不是你的私人保姆!”夏如苏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避开他的目光之前还不忘补充一句,“我从来没有对你使性子的意思。”

他眯起了眼,他看她的目光变得迷离,是他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就因为这?”

夏如苏双手支撑在穆封面前,不允许他逃避自己的眼神:“那么,现在,你也可以对我坦白吗?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也没有想过你想的这么多,倒是现在,我明白了,我向你道歉,是我狭隘了,但我也只是,不想余导那件事再发生了,因为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申明一点啊,我真的不是要把你藏起来、圈养起来,我是真的太爱你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她相信了他眼底涌动的情感。

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的脊背,将瘦小的她握在掌中,穆封贪婪地嗅着她身上散发的幽香,语气酸酸的:“你就不能拿出对你发小的态度,对我吗?在他面前,你天真烂漫得像个孩子,在我面前,却冷静理智得可怕。”

望着他,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夏如苏这才噗嗤一笑,跪坐在穆封身边,与之谈心:“因为到现在,我跟你的事,都让我有一种不真实感,而且,我从来没有做过谁的女朋友,我不会,我不会撒娇,我也不会作,不过我想,你不同于普通人,我们做不到像普通情侣一样的吧。”

再次索吻仍以失败告终,穆封贼心不死,妄图找到一个缺口,攻破夏如苏的城池。“我们一样可以像普通情侣一样亲吻啊!”

令人捉摸不透的女孩,朝她的明星男朋友伸出了两根手指,划定着相处的界限。

“请不要让我感觉到害怕,也不要让我觉得卑微,给我时间跟空间,我也想努力赶上你呀。”

用到“害怕”这个词汇,怕是对男友最大的侮辱吧,因为显得他好像是洪水猛兽。“干嘛害怕我哦,我又没想非要怎么样你哦,我是你男朋友,不是色狼喂——”穆封委屈死了。

“我不是那种意思,我的意思是,两个人在一起,要比独身一个人要舒适,才会选择相爱在一起的,不是吗?”夏如苏终于朝穆封展露出一抹笑靥,虽然极其轻浅,但在灯光的映衬下,光芒万丈。

这一刻,空气都变得微甜,穆封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他搂住夏如苏,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彼此相依,这样就很舒服。

“臭死了,下次,少喝点吧,非要喝,就只喝红酒吧,对身体还算好。”她从未想约束,只想着他好。

他也依赖着她,点头应允。

同类热门
  • EXO照亮你的美EXO照亮你的美边扬宝|现言女主:Emily男主:边伯贤EXO的成员:金俊勉,吴亦凡,吴世勋,金钟大,金钟仁,金珉锡,张艺兴,黄子韬,鹿晗,边伯贤,都暻秀,
  • 靠近那片天空靠近那片天空辞岁令|现言重生归来,漂洋过海,只为靠近那片天空,愿眼底星辰依旧,心中阴翳不复
  • 婵龙傲世婵龙傲世鱼乐然|现言她是平凡的人类,本该平凡的活着,却因爱上他,意外被卷入权力纷争;他是万年黑龙,不甘被命运操纵,搅起天下大乱!当机关算尽,她离去,他痛苦后悔,将她禁锢,“你是我的!”【片(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辛卉卉和她的女儿们辛卉卉和她的女儿们金韵|现言漫漫人生路,总有一种或者几种花开在广袤的平原,荒芜的沙漠,皑皑的雪山,深不可测的海洋,你家里的阳台,你工作的案头,你背负的行囊,你睡梦的微笑里......这就是爱的花朵,不管土壤多么贫瘠,气候多么恶劣,尽情绽放的花朵,兀自吐露着芬芳,这芬芳冲开重重雾霭,涌动飘散,渗透角角落落。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这些活了过来,希望又在萌芽,新的花朵不断盛开,芳香又四溢,......
  • 夜落闻声来夜落闻声来半颗青橙|现言温时卿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一段歌声。 在他读研的瓶颈期间,这段歌声治愈了他的失眠和烦郁。 当他下定决心要寻出这支声音的主人时,它却忽然随着他的那些不快一起销声匿迹了。 从那以后,他每夜都会打开那名叫“闻声来”网络主播的电台,盼望着那段歌声的复出。 …… 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姜芥无意间打开了他当时录下的那段歌声,诧异:“咦?你什么时候偷偷录得我的声音?” …… 高冷古板外科医生VS活力四射天籁小仙女 ……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歌声撩人。
  • 花落无声名为雪花落无声名为雪TL疯子|现言一场车祸夺去了她的一切记忆,也夺去了她腹中胎儿的生命,而孩子的父亲却一直没有出现过……
  • 只因为是你,才爱只因为是你,才爱琴音初浅|现言一个雨夜,她们分道扬镳,曾经以为最熟悉的好姐妹,变得陌生,一把利刃刺进她的身心,背叛,让她痛苦不已。他,古洛集团的私生子,在她最可怜的时候,收留了她,救她助她复仇,只因为滴水之恩,但这世上,又哪里会有单纯的帮助呢?终究还是赔进了自己的心,厚厚的冰层下,那颗被冰冻的心,正在恢复活力,他默默守护着她,默默的关心。复仇,又怎么那么简单?一个一心复仇,一个痴心守护,又能否修成正果?
  • 重回小巷重回小巷程中柳|现言一对文化青年男女患难相逢、相识、相知、相爱,在阳光明媚时,分道扬镳。但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她又来到了他的身边。
  • 高冷军官:萌妻怀中来高冷军官:萌妻怀中来周立青|现言这是一个错乱的时空,不断有意外的来临,比如隔壁时空的女配带着系统而来攻略男主,可是却一不小心粉上了女主,不过任务还是要完成的。而作为原文的男女主角,又该在这个女配开外挂的时空维护他们之间爱情呢?而这个崩坏了的剧情又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呢?人生大概如此,起伏跌宕,充满着各种意外。不过我相信,不是所有美好都如期而至,但是却会在阴差阳错中遇见……(小学生文笔,天雷滚滚的玛丽苏,你很可能会不喜欢,但是请勿喷,谢了。)
  • 南郭先生不说话南郭先生不说话西里狐|现言不可一世的瞿琰琰女士结婚了,新郎是与其恋爱长跑六年的张梓源先生,他们的好友及伴娘首选余琰女士没有出席这场婚礼,并在不知名的远方发出了鼹鼠般的尖叫,而伴郎褚洵先生在面对采访镜头时只是冷漠地表示自己很高兴能来参加挚友的婚礼。以下是前方记者为您发来的报导: 瞿琰琰:“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张梓源:“别救我了,我想静静。” 余琰:“啊——” 褚洵:“我是静静。” 对于瞿琰琰而言,张斯达只是在她的爱情里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滥竽充数。对于张梓源而言,瞿不知真的用了二十几年去展现她对爱情的一无所知。 于是当岁月一页页揭过去,他们还是得手挽着手,走进鸡飞狗跳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