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吹牛姑娘

鲁苗苗跟在她身后,两人往城南去,他边走边好奇问道:“你说胡家的案子?就、就是那个被杀了的很漂亮的才女?”

今年三月初三胡家的案子,几乎震撼了整个保宁。

死者罗瑟,二十三岁,一直住在胡府,是胡府家主胡清远的学生。

说死者前,需得说一说胡清远。

胡清远是保宁的传奇人物。他十八岁时,就是保宁府的解元,二十六岁高中春闱,当今圣上都夸赞了他的文采,要单独召见他。

却不料,他不知因何事,当众砸了端砚弃名回到阆中。

从此就再没有离开过保宁。两年后他创办了风雅社,不教考学八股只研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是以,他的学生都以女子为主。

而罗瑟,正是胡清远众多学生中,为数不多的佼佼者。据说她虽是农家女,可自小酷爱读书,十岁那年她跪在胡府门外,求胡清远收她为徒。胡清远确实收了她,她也没有让胡清远失望。

罗瑟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甚至在琴技上她已远超胡清远。更难得的是,罗瑟之美犹似洛神,只有天上有人间不可得。

就这样一位人间仙子,在今年的三月初三的夜里,惨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见过死者罗瑟吗?”宋宁问鲁苗苗。

鲁苗苗点着头:“见过的,去年的上巳节,她去踏春,我和我哥远远看了一眼。”

“去年上巳节?”宋宁翻看着手里的卷宗,“罗瑟是今年的上巳节被害的。”

鲁苗苗点头,牵着自己的衣摆:“是,我记得。她像个仙女一样啊,风吹着裙子摆啊摆的……”

宋宁若有所思。

两人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胡府外。

胡府位置非常好,开门对着江,隔岸就是山,出阆中唯一的浮桥,离他们府也不过一盏茶的脚程。

宋宁想起自己住的小院,一脸羡慕:“这一间院子多少钱?”

“你想买吗?”鲁苗苗左右打量,“等会儿我帮你问问他们卖不卖。”

宋宁将他凑过来的脑袋推开:“敲门去。”

鲁苗苗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左右的老者,穿着灰色的长褂,看见他们露笑脸,眼尾的纹路散开很是和蔼:“见二位面生,找谁?”

“我们是衙门的人,来此查办贵府今年三月初三发生的命案。”宋宁解释,顺口问道,“您怎么称呼?”

对方让开了一点位置:“二位请进,小人姓金,名广予,是胡府的管事。”

“金管事好。”宋宁带着鲁苗苗进门,金广予将门重新关上,边走边道,“二位怎么称呼,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宋宁介绍了自己和鲁苗苗的身份,想了想决定强调一下自己的能力:“……我虽才做快手,但对查破案件非常在行,而我最在行的,则是仵作。”

“所以,您尽管配合我,有我在此案必会有个交代。”

听完她的话,金广予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这是他几十年来,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子,这么明目张胆的自信和吹捧自己,他呵呵一笑,道:“那就有劳您了。”

想了想又好心提醒她:“不过,二位是今天来的第二批查案的快手了。”

“是什么人故意要来和我们抢生意?”鲁苗苗咕哝道。

宋宁也觉得稀奇,这个案子放了半年没人管,她上午抽了这个案子,下午就有人来和她抢了。

“小人倒是不知情,既是同行二位或许还认识。先进去再说吧。”金广予领着宋宁和鲁苗苗往门内走。

一路分花拂柳,宋宁忍不住感叹,胡府虽只有五进,但庭院有山有水有花有木,虽层层叠叠错综着,可非但不拥挤俗气,反而还有一种仙气飘飘的出尘之感。

宋宁由衷赞道:“这庭院设计相当别致,既留有野趣又不落俗套,美哉!”

“都是我们老爷亲自栽种的。”金广予骄傲地道,“宋姑娘也是读书人?”

宋宁回道:“读过二十几……十几年的书而已。”差点露馅了。

金广予嘴角直抖,这话他们老爷都不敢说,若非她年纪太小,她很可能会说读了二十几年。

谁家会让女子读这么多年的书?

鲁苗苗崇拜地看着宋宁的背影,他们宋主任吹牛越来越熟练了。

“到了!”过了内院第一道花园,金广予就停在了一件茅草搭建的院子前。院子两间房,似乎是一间书房一间卧室,一只母鸡领着小鸡在院中叽叽喳喳叫着,篱笆搭建的围墙上,攀附着不知名的野花。

宋宁扬眉,整理了一下词汇,夸奖道:“本以为胡府内院必然雕梁画栋,没想到不但藏着脱俗的庭院设计,居然还有这样雅趣的小院,让人耳目一新啊。”

金广予笑了,也接着捧她:“宋姑娘的品味也很是不凡。”

宋宁也这么认为。

金广予冲着院子里回了道:“先生,又来了两位衙门快手。”

院中,左边的垂着湘妃竹帘子猛然被人推开,里面走出来一个男子,大声道:“又来了快手,谁?”

男子大步冲着他们走过来,待看清他们,喝道:“原来是你!我道我中午去衙门没找到卷宗,原来是你拿走了。真是丑人多作怪!”

“呸!”不等宋宁说话,鲁苗苗跳起来,冲着对方的脸吐口水,“马学武,不要脸!”

马学武大怒:“你这个臭傻子,找死!”一副要出院子打鲁苗苗的架势。

宋宁往前一站,一手将马学武拂开,挑眉道:“张口就骂人,找抽是不是?”

“你!”马学武想到宋宁的武功,脸上顿时五颜六色恶,咬牙切齿地道,“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你。”

宋宁摆手:“不怕你就来打一架,罗里吧嗦地说废话。”她不屑地撇他一眼,转过来和金广予笑呵呵地道,“胡先生在里面?”

完全两副面孔,转换的极快。

马学武气怒不已,可动了几次嘴,怕被宋宁打,到底没再回嘴。

金广予本来还觉得小姑娘只会吹牛,没想到对马学武还有威慑力。

难道她有点本事?

就在这是,房内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道:“进吧!”

宋宁和鲁苗苗进到书房。

同类热门
  • 王妃请翻牌王妃请翻牌一玖八六|古言她为自己赐婚,一道圣旨将她和七皇子栓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生死与共?福祸相依?拜托,她是享乐主义而已,怎可同难?从此,两个人过上了鸡飞狗跳的婚后生活。这其实就是个刁蛮王妃吃干抹净冷情王爷的日常!
  • 明月何处寄相思明月何处寄相思岁月的容颜|古言曾经历被爱人和闺蜜欺骗的人生最大悲剧,在获得新生后决定开启人生新的精彩。只是人心险恶处处有,即便一心只想深藏功与名,却敌不过高高在上的皇权。选择爱情,还是生命,只在她一念之间。
  • 至尊毒后:庶女重生压三国至尊毒后:庶女重生压三国蓝悠悠|古言西蜀慕容大将军养女慕容倾城,重生在北齐慕容侍郎的一个庶女慕容倾城身上。在牢房中,受尽折磨。为了报复灭门的仇恨,慕容倾城依附于野心勃勃的楚三公子,成为他的一枚棋子,卧底与北齐皇宫。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慕容倾城一面周旋与楚三公子,一面寻找自己结盟的对象。一个边缘的皇四子—拓跋珪。慕容倾城一步步把拓跋珪扶上王位,成为北齐国的王妃,发起了对西蜀国的战争。阶梯下看仇人俯首,至尊毒后慕容倾城终如所愿报得大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傲娇王爷的绝宠极品妃妃傲娇王爷的绝宠极品妃妖安大大|古言蠢萌又大脑缺根筋的妹子手把手的教你,是怎么打跑那些找麻烦的人的。明明心下早已疲惫不堪,为何智商和情商还是不提高。明明在别人不知情下哭泣多次,为何还要坚持蠢萌的性格某安:别问我,我也不知道_(:зゝ∠)_某王爷:傻点好,傻一点很容易骗到手。
  • 凤家有女初长成凤家有女初长成飞雪鸿翎|古言某王府后花园中某位王爷面有愠色的嚷道:“凤红鸾,你要给我去哪里?” 某女不理会某男双手叉腰挑衅的道:“你是谁啊?和我有关系吗?既然没有关系你又为何管我?” 某王爷闻言咬牙切齿道:“你是本王爷八抬大轿娶的王妃,怎会没有关系?” 某王妃恍然:“哦!我怎么不知?你不是已经把我休了吗?正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只要我们没有入洞房就不算有关系。” 某王爷闻言一脸坏笑:“哦!可本王也听说过,好女不伺二夫。既然娘子急着入洞房,为夫只好遵命就是了。” 某王妃闻言当场石化:“你……,你,你不要脸,下流。”
  • 一曲清歌赋一曲清歌赋伊夏yx|古言她是凉国公主,幼时母妃被人构陷,惨死于深宫之中,从此之后,她为了给母亲报仇,走上了完全不同一条路。 他是南国质子,从小俊美聪慧,却被送入凉国苟且活着,而他忍辱负重,一步步策划一步步隐忍,终是夺回自己的一切。 从最初以心为饵,步步利用,到最后执子之手,生死不离。 宫权谋夺,天下之争,皇室秘闻,真假太子,圣女辛秘。 他们一步步走来,却逃不过命运的捉弄,最后又该何去何从? 这是第一次正式写古言,很多地方都做的不好,但是毕竟也是自己的心血,希望大家多多收藏,非常感谢所有阅读过本书的人。
  • 冰雪吟冰雪吟可乐青笔|古言一个冰雪界的皇,一个人间的王;一个专一的女人,一个痴情的帝王;在那里,剩下的,是爱情,是谅解,还是仇恨……(欢饮大家加入QQ群:565280449)
  • 清宫娇宠日常清宫娇宠日常仙鲤仙气|古言大婚当晚,苏雅对福临说:“你我两相生厌,不如做一对表面夫妻!” 福临想去坤宁宫,苏雅说:“来什么来,多个人多双筷子太麻烦,你别过来!” 福临想要见她,苏雅又说:“宫中那么多姐妹,排着队想见你,找我干嘛啊?!” 终于,某人怒了!冲到坤宁宫,将人往怀里一拦:“朕一生独宠的,从来就只有你一人。” 苏雅却懵了,不是说好福临一生独宠董鄂妃一人么?可是,她不姓董鄂啊? 福临再次强调:“是你,只有你,从来都只是你一人。” (书友群:551326159)
  • 三千青丝坠梦来三千青丝坠梦来爱晨曦的猫|古言这是一本短片集小说,诉说着那些故事:君王本无情,哪怕动了情,那不完整的爱又整是区区嫔妃可以承受?终是悲剧……
  • 帝王绝宠,琏瑶传帝王绝宠,琏瑶传御曦瑶|古言『帝王绝宠』翡琏瑶vs帝钰瑯御传后宫,从萝莉蜕变皇后,懵懂无知到玩转生杀大全。入宫深得皇帝心,宠上天。贵妃相助,霍莨媛成了皇贵妃;姐妹情深,顾纤岚成了侧皇后;颜妃设计;白菱赐死……看巫族女王转世,御传后宫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