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辛苦

出乎意料的是,枯灯并没有喊疼,也没有抽回手。

这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却不是娇娇的意外之处。

令娇娇意外的是,枯灯的眼里,出现了迷茫的神色。

迷茫?

娇娇松开嘴,在枯灯手腕上留下浅浅的一个牙印和亮晶晶的口水。

娇娇一把抓起住枯灯的衣领,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道,

“和尚,你和我表哥关系不错啊!”

我真是,活了几百年,没有这么憋屈被尹芷训过,还不敢还口的。

真真委屈。

枯灯眼中的迷茫之色散去,又浮现新的不解,

“咳,咳,什么?”

娇娇加大手中的力气,将脸凑到枯灯面前。

两人的鼻尖不过一手指的距离,枯灯能感受到娇娇鼻尖呼出的热气。

两人对视几息后,娇娇看着枯灯清澈的双眸,以及眉间的疑惑,松开手。

她拍了拍手,十分接地气的坐在小山丘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枯灯。

“坐吧。”娇娇轻拍旁边的土地,示意枯灯坐在她身旁。

娇娇又说,“说会话吧。”

枯灯喉咙不舒服,稍微咳嗽了一阵,瞧见娇娇的动作,他慢吞吞的撩起衣摆。

“撩衣服干什么,你不是盘着腿坐嘛。”娇娇觉得他慢,一把拉下枯灯。

枯灯心里暗道,娇娇施主,还是没有一点长劲。

孟浪。

见枯灯不说话,娇娇将眼神从面前的风沙移到他身上,

“和尚,这么小气?”还在想她之前说的话?她说的又没错。

枯灯就是不擅长编草篮子什么的啊。

还不允许别人说两句呀。

枯灯听了,连忙摇头。

“不是,娇娇施主,你没说错。”

枯灯低下头,

“僧只是……”

“只是什么,别磨蹭了,说出来,我听听。”

娇娇姿势不雅的掏了掏耳朵,而后弹了弹小拇指,

“从你醒来,我就感觉,你有话想说。”

枯灯在心里点头,他也想把那些事情说出来,可是,他开不了口。

“你怎么想到到登州来?你不知道么,登州之人不信佛。”

枯灯愣了一会,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实吗,除了他,

“师兄在登州和潮州边境讲佛,我来替他的。”

“替他?你想什么呢。”

娇娇恨铁不成钢,重重的拍了一下枯灯的后脑勺,

“你不用讲佛,灯字辈的和尚,不需要讲佛。”

讲佛这种事,都是够不上辈分的和尚干的,枯灯去凑什么热闹。

枯灯受了一掌,身形纹丝不动,可见之前被娇娇擒住,全是他自愿,不愿反抗了。

“你不知道?”娇娇追问。

“僧以为……”枯灯以为,年轻的和尚中,只有他没出去讲过佛,没有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这样,是他落后的表现。

娇娇看他的可怜样,心里气啊,捏了一下他的耳朵,

“和尚,你不会觉得,你不出来讲佛,就比不上他们了吧?”

虽然枯灯没说话,娇娇却明白了。

她猜中了。

“那你讲佛就讲佛,怎么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别以为她是个半吊子,就不知道枯灯这群和尚,可是修炼的什么铁皮铜骨,砸一下手痛那种。

想起尹芷把他捡回来,初见枯灯时,他的邋遢样子,活像凡间的乞丐,又丑又脏,娇娇皱起眉头。

猜到某种可能性,娇娇揪着枯灯的袖子,

“你修炼出问题了?”

以至于连几个凡人都打不过,反而被肉体之人给揍了?

枯灯任由娇娇揪着袖子,

“僧怎么能和凡人动手。”

切,那就是修炼好好的,实行的不抵抗政策呗。

娇娇在心里翻白眼,你不和他们动手,保不齐他们会主动找你麻烦。

“如果他们主动攻击你呢?”

枯灯抿嘴没说话。

好吧,娇娇叹了一口气,懂了。

“如果他们欺骗你呢?”

枯灯眨了眨睫毛,仍然安静。

好吧,果然如此。

“如果他们贪得无厌,一次又一次求你的帮助呢?”娇娇再次发问。

“……”

“如果他们记恨你,甚至认为你的好意可以随意践踏呢?”

枯灯轻轻摇头。

娇娇一边提问,一边摸上枯灯的手。

“如果他们要伤害我呢?”

娇娇笑了一声,她看到枯灯手腕上的疤痕。

那是第一次见枯灯时,他为了救她,将她身上的魔气引到自己身上留下的。

好玩的是,这道疤不是魔气留下的,而是一时冲动的娇娇,砍下手中的刀留下的。

娇娇用指腹摩挲那道疤痕,重复话里的意思,

“如果凡人要杀我,你会救我吗?”

枯灯猛的看向娇娇的脸,

“他们,他们打不过你。”

娇娇施主这么厉害,肉体凡身,怎么可能有机会伤害到她呢。

“哦。”娇娇点头,

“既然这样,那我可以随意对他们动手了……”

“娇娇施主……”

枯灯觉得娇娇的话里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只是出声,叫住娇娇。

“叫我做什么?”

娇娇拿起枯灯的手腕,仔细打量。

“娇娇施主,你不能随意杀人。”

“可是是他们要先杀我的呀。”娇娇委屈的说。

“那……那也不能……”

“这伤疤还挺好看的诶。”

“什么?”

娇娇握住枯灯的手腕,递到枯灯眼前,

“你看这道疤痕,像不像一朵莲花。”

“有吗……”枯灯怀疑的观察自己的手,视线却不受控制的看向娇娇的手指。

娇娇施主的手指,好细,好长,凉凉的。

娇娇施主居然留了这么长的指甲。

这个红色是怎么染上去的,他觉得好看!

这个颜色,凡界的女子经常使用,叫什么来着……

“我把他们都杀了。”

枯灯起初并不懂娇娇的意思,他的思绪从指甲跳回,迟疑,呆住。

娇娇继续说,“那些人,一个不少。”

枯灯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他却不敢往深了想。

娇娇松开枯灯的手,懒洋洋的移动屁股,调整姿势,将头放在枯灯的腿上。

舒服的蹭了蹭。

“我假装成你的样子,跟着你的脚印往你来的地方走。”

“他们看我的眼睛,每一双带有恶意的,都被镰刀闭上了。”

“我隐约感觉到,那就是你们佛家说的,贪啊,痴啊,嗔啊,怒啊,那些苦嘛。”

娇娇睁着眼睛,看着枯灯的下巴,说着这些话。

枯灯的似乎在发抖,连带着下巴也在抖动。

“这下,他们不用受苦了。”

“倒是你,和尚。”

娇娇抚上枯灯的下巴后,发觉他并没有发抖,之前想来是她看错了。

“你辛苦了,和尚。”

“娇娇……施主……”

“嘘。”娇娇用手指遮住枯灯的唇。

“再叫一次。”

枯灯虽然心里有千万话要告诉娇娇,他们应该谈谈。

娇娇施主,真的把那些人都杀了吗?

她替他把所有伤害过他的人都杀了吗?

但是枯灯还是没过脑子,自觉选择听娇娇的话,

他的声音通过他的口,穿过娇娇的手指,传到空气中。

“娇娇……施……”主。

“就这样。”娇娇的手指继续贴着枯灯的唇。

因为刚刚说了话,枯灯的唇上热热的。

“就这样,叫我的名字,别施主施主的,把人叫的怪老的。”

娇娇放下手,闭上眼,窝到枯灯衣服里睡了。

“不行啊,娇娇施主。”

枯灯心说还有好多话没和娇娇说呢,她怎么可以在手上沾这么多因果呢。

枯灯还想问问,她是怎么知道他的事的,她又是什么时候去杀的人呢。

枯灯还有些慌乱,娇娇施主,就这样在他的腿上睡着了吗。

她居然如此信任他吗,她,不怕他会伤害她吗。

枯灯的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长开,反反复复。

直到娇娇真的睡着了,他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她,到底对他怎么想的呢。

他,对她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还有资格做掌灯人吗。

在听说娇娇帮他杀了那些人之后,他的心上仅仅涌现了一瞬的怜悯,而后,居然有些窃喜。

窃喜,以及一丝丝满足。

他,他这是怎么了。

佛家的众生平等,他从小便刻在心底的慈悲心肠呢。

怎么在此时,都消失不见了?

他,真的一心向佛吗?

枯灯不敢想了。

暂时,让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恼,纷繁的思绪随风消散一会。

随沙土散扬一会。

就让他,安静的看一会平淡无奇的风景,享受一下有美人在怀的温情吧。

不过,老天爷从来没有公平过。

若是有珍宝被一个人得到了,另外一个觊觎者注定要失去她。

更甚,我们有新的朋友加入了。

原本只是几个贴着地的小风卷儿,突然增加了数量,体积也变大,新的的泥土不断被卷入。

从娇娇睡过去,不过片刻,整片土地黄土飞扬,风声呼啸作响。

枯灯和娇娇安静的待在灵力圈中。

枯灯看见,越来越大的风沙中,一个人迎面走来。

直到距离拉进,他才看到那个人的面貌。

是尹芷。

“枯灯,娇娇呢。”

枯灯看向自己的腿,上面空无一物。

似乎那个女子的睡颜,只是他的幻觉。

他愣了一会,回答,

“谁是娇娇?”

尹芷被他问住,也反应迟钝道,

“我刚说了什么?娇娇是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东来词东来词洞山三斤麻|仙侠天地一孤啸,匹马又西风风雪,夜下,瘦马,归人推杯换盏颠倒荣华负了天下我是,我是,我是,我是青天从我起,天下再无孤魂
  • 我在仙界开公司我在仙界开公司青衫野老|仙侠我要开公司,因为修仙已经完全现代化了!……九阳天剑门内,掌门,我们去年的飞剑7销量又降了10个百分点!天符宗内,宗主:“通知下去,我们买一送一!”百草谷、缥缈阁、苏家堡……浮空山“董事长,双十一活动已经准备好了!”交流群:129259627本书已签约,请放心收藏!!
  • 灵师之沐莜灵师之沐莜落礼|仙侠关于生与死的对抗; 关于善与恶的裁决; 关于爱与恨的纠缠。
  • 混沌圣宗混沌圣宗天星子爵|仙侠一个一生下来就被所有人都认为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再一次愤怒之时觉醒了,天生被封印的天赋,在觉醒的过程中最后的一丝"混沌本源"进入了他的身体他在混沌本源中获得了残缺的『混沌神决』,这部神奇功法从此走上了一条和所有修炼者不一样的传奇之路.
  • 神魔之恋—天城篇神魔之恋—天城篇香瑞雪|仙侠“就算全世界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也不会在意,我会冲破世俗的枷锁,只愿与你在一起。”“不,梦儿,对不起,我不能这么自私,天城不能没有我,对不起,梦儿。”自从夏晟骁与梦儿分手后,天城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命案。出于无奈,只好求救于居住在研兮山的封家,封家家主想让命香瑞雪历练,就把这件事交给香瑞雪处理。
  • 死亡轮回之仙道绝巅死亡轮回之仙道绝巅神秘的二江|仙侠死亡,重生,死亡,重生……假如故事重新来过,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我终将归来……待我道成之时,我要这众生都惊惧颤抖!我不会死!
  • 四猴吟四猴吟时间er|仙侠正如作者一位名叫白子画的朋友说的好这世间,最难放下的是执念但如果我一旦放下了执念我将变得生无可恋那么我宁愿守着我的执念守着我——爱的那个人作品QQ群:418415327
  • 惊妖传奇惊妖传奇南宫寄遐|仙侠小寂是个破落修仙家族的唯一传人,但是在与人的相处中却处处不如意,在他最艰难危险的时候不是人的陪伴,而是一群妖,而妖在人类修士的眼中都是邪恶的或是被人类驱使利用的,从此小寂与妖为伍与人为敌,开始了他一步步惊妖的人生旅程
  • 完美新神界完美新神界我为谁战天下|仙侠关于英雄的故事,后世总是会很乐此不疲的流传下去,因为世人需要一个信仰来支持他们在这个的贫弱不堪世间生存。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会一个强烈的渴望,那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会变的很强大,强大到不会因为命运而妥协,强大到可以保护我们身边每一个我们所爱的人。然而,现实却常常让我们感到无力,所幸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渴望寄托在传说之中的英雄身上。雄鹰飞翔的蓝天容不下一只小鸟的存在。既有英雄创造传说,也有弱者止步途中。既有正义之道拯救苍生,也有所谓邪恶叩首自问。这是一个以东方神话为主导的传奇故事。生存之战,自由之战。为爱而战,为战而生。新的传说,在这里开始。
  • 狼性王子太深情狼性王子太深情林依雷|仙侠我的恋人怎么会是一条鱼?让人莫名其妙,恋上她的香~~她是深海里的美人鱼,一次海中发生大灾难,令她不得不到陆地上避难……她踏入魔法学院,遇到魔界的银河王子;拥有一张天地为之失色的俊脸的他,还拥有令人倾羡的魔法天赋。然而他并不快乐,直到遇见她,他生命中的人鱼公主,他才重新找回遗失的笑容……可一个爱情大魔咒,却将他们阻挠……最终,他们能相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