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5章 终章 结界已破

满天的飞尘硝烟,花锦斜躺在上勉强睁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的双脚,整个地界都被裹挟在灰尘之中。一阵狂风从花锦身后袭来,浓冲天而去。好似重重硝烟展开,终于释放而出,不见丝毫犹豫。

花锦抬头,未长夜与少年已经站在身前。在飞尘的包围之中,虽见了周身事物,但十步以外,连灵力都有些受阻。结界已破,另外一股力量似乎也赶了过来。

这里是人界,人界自有人界的规矩,坏了人界的法律,伤人界之人的姓名是这里的大忌,虽然在西京,妖、半妖与人和谐的生活在一起,而且人的数量其实在西京来说也并不多,但终归是人类的地界,有些分寸还是要听人类的。

但是赤绝的结界上多了一层缚地灵也打不开的东西,这就是上庭也去请坐着当代天牢的花锦下到人界来了却这一切。

除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尘雾中也能听见箭在“嗖嗖”地飞的声音,但带这两个声音都没了,花锦才听到正前方有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在轻声呼唤:“蓝哥哥,蓝哥哥——”

定了神,花锦勉强站起来,不顾少年的阻拦上前走,未长夜只是默默跟在花锦身后。

数十步走过,花锦真切地看清了前面的人。衣服略大,裹在鲜红的外衣之中,略带胆怯地呼喊着,看见花锦后,跑着双膝向后退了退。这个小女孩——少女时期的赤绝,只不过那时的她还没有遇到蓝钴,得到“赤绝”这个名讳,那也是她灵力最为强悍的时期。花锦见了这个坐在地上的赤绝,脸上的表情和赤绝几乎一般惊恐。因为这个少女赤绝的左胸上,一把银箭从前胸穿到后背。

小赤绝眼中含着泪,见到是射箭的花锦一步步不停地后退,嘴里喊着“蓝哥哥”又不敢喊得太大声,唔唔咽咽的,渐渐挺不听不出她喊了什么。

“这是……”

和花锦一样诧异的是少年,见到这样的赤绝,未长夜反而放松了下来。

大风扬起,四周烟尘飞散,周围的废墟一点儿点儿呈现在眼前。

“她失了心智,想必是那几箭射出,没有转了她的灵力,反而夺了——”

花锦看着赤绝,向前一步,赤绝后退一步,花锦朝着她就是一声怒吼:“别动!”

缚地灵也随之撤去压制,花锦看着周围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们,层层叠在一起,不知落了几层,灵力强大的半妖灵力一闪一闪的,好似快要熄灭的烛火,灵力弱些的怕是已经伤了根骨,就算勉强续到灵力,也只是勉强保住性命,运气不好的,怕是已经失了性命!

花锦看着眼前的小赤绝果然不动了,走上前去蹲了下来。周围凡是有些清醒的都围了上来,被花锦一个转身又瞪回去。

小赤绝蜷缩着,又不敢动,花锦也靠近她蜷缩的越厉害。

花锦吸了一口气,看着她。她如今的妖力也多是吸收这些西京的妖族身上的,虽然灵力混杂,但胜在灵力众多,赤绝的灵力在众妖的的灵力之中回到鼎盛时期,但这些力量终究不是她的。花锦蹲下见他不躲,单手立刻抓住了赤绝胸前没有消失的箭。

这应该是射出的第一箭,箭上灵力还算醇厚。此时银箭正在转化着赤绝身上的灵力。

“这些灵力要还给他们,会很疼!”每转化一份灵力,意味着人界又无缘故的多了一个灵力,着也意味着这里一个半妖失去了生命,“还给他们吧。”虽有不忍,花锦还是手握着箭,干脆利落了拔了。

“啊——”

花锦蹲着,手停在半空,听着小赤绝的喊叫,不愿看到她的样子,余光还是注视着她疼痛难忍,在地上胡乱打滚的样子。

身后的未长夜率先走了过去,守住了赤绝。花锦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看看手里的长箭,转身看到狼管家坐在地上,怀里抱着还在昏迷之中的林水水,但是殷?一点儿点儿走到未长夜的身边,像是要禀告什么。

花锦向前迈出一步,被身边躺着的一个人绊了一跤。两只胳膊挨到地上,花锦终于是知道自己疼了,干脆随着绊倒翻转了一个身,躺在人堆上。看着天上上庭的兵将撤回的撤回,过来帮忙的野过来帮忙。

忽然,天上的人就好像是云中的雨滴一样落下来,飞得足够高的倒是不怕,缚地灵的压制到不了哪里;倒是那些要下来帮忙的,更倒霉的是那些在不高不低的地方,摔下来就是一个字!

“缚地灵竟还会和上庭合作,还真是难得。”听着声响,大概是特意带了扩音器的。

见天上开始掉神仙,缚地灵赶快收了压制。

压制刚收,花锦开着一个穿着黑色太极衫的老头正拿着扩音器对着花锦。正经一看却原来是乌魔坤。

花锦被提起,没想到刚刚救了别人现在自己被挂在这里了。见一切有人张罗,似乎也用不到自己了,干脆就随了脑袋的意思睡过去了。

“殿下。”看到花锦被抓,殷?虽不愿认了花锦这个主人,总归还是会担心一下花锦的小命,但明显不用向未长夜跪下这般如此大礼。跪下的殷?双手抱拳举过头顶,“他才是幕后黑手,除了狼族也只有乌氏一族才能展示如此庞大的吸灵术。阿兰氏一族没有传下,林氏一族难成此术,除了乌氏一族没有旁人。”

乌魔坤听了眉毛不自觉得跳了起来,“七皇子殿下真没个好戏码,演来演去竟只有这一出?”

神识清明,悬在空中的花锦看着自己被蓝色灵力球一点儿一点儿包裹住,竟然不得动弹。周遭一切都感受的清晰明了竟然束手无策!

“知晓此术岂止狼族和我乌氏,难道七皇子丝毫不晓,不过多谢七皇子了。”乌魔坤笑了几声,竟然真的毕恭毕敬的朝着未长夜深深鞠了一躬。

花锦挣扎着,竟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看着原来红色结界之外,蓝色结界凭空而起,比红色结界更加强悍。那些正在救人的上庭士兵还算训练有素,没有慌张逃窜,但依旧被抽了意识,悬在空中,被强行一点儿点儿抽出灵力。

狼管家,殷?也被强行拉到了空中。

花锦趴在灵力球上,身上的伤在飞速修复,但外面的人却是极其痛苦。花锦看着躺在地上的林水水,手中的长箭就出现在花锦的面前。

“姐!姐,对不起!”花锦趴在灵力球上,人堆上的林水水平卧着。结界中只有未长夜,虽有鼎盛时期的赤绝,但现在的赤绝怕是连蚂蚁都不会伤害。

乌未长夜上手就把乌魔坤制服了,但是阵眼是花锦!

花锦握了握手中的长箭,再次喊道:“对不起,姐。照顾好她!狼管家!”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仙尘共浮生仙尘共浮生萧幕|仙侠浮生未歇,所谓修仙,便是半仙到散仙,再到下仙,再于上仙,再……唉,时间久了,有些记不住了,容我好好回忆一番……嗯,还记得,那日收的毛头小子……还有……还有……罢了罢了,终是记不了多少了。
  • 双重仙路双重仙路无思绪|仙侠两条不同的修仙之路,两个不同世界的经历,成就的却是同一个人,当这双重仙路合二为一时成就的是怎样一个旷世传奇。~~~~~~~~~~~~~~~~李天成:“别人天天等飞机,等火车,等公车,我却天天等穿越,没见过吧?”~~~~~~~~~~~~~~~~求推荐收藏,大家如果觉得还看的过去,请推荐收藏一下,保证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
  • 我的QQ有灵气我的QQ有灵气夕颜孜然|仙侠主角一日登上QQ,却突然发现QQ完全改变,关键是,它居然还能带我修仙? 神马累计发送一千条消息可获得一次灵气潮汐;神马累计添加一百名好友可获得一柄仙家法器;神马累计获得一百个赞可获得灵丹一瓶...... 好了,不说了,刚刚又发满了一千条消息,我得忙着去渡灵气潮汐劫了......
  • 菩提树下之十二子禅菩提树下之十二子禅君安然|仙侠她是五界八荒的唯一帝姬,无限尊宠,镇守九重天界,一朝夫死,十万年禁忌封印;然,他白衣风华出现在她身边,斧钺,哪怕一生坎坷,受你十世诅咒,只要能护你此生安稳,吾誓死无悔;而后万年,苏灼,我只愿你是我做的一场梦,我宁愿从未醒来,从未遇见过你.....洪荒之中,有这样一个传说,说是用引魂灯集齐十二命子之魂,便可救助心爱之人涅槃还生,是以,血雨腥风中,究竟是她可以救回爱人,还是他,最终掌控他和她二人的命运......
  • 封界问道封界问道温声细语.CS|仙侠落花雨,你飘摇的美丽花香氤,把往日情勾起我愿意,化浮萍躺湖心只陪你,泛岁月的涟漪一个家道中落,满门抄斩的落魄少爷。却有着诗人难以愁眠的心境。最后为得救回红颜知己,只好踏上修仙问道之路。浪迹一生只为求得起死回生之术。最终踏破封界,问道尘世间。
  • 庸碌人庸碌人哈小二|仙侠行侠仗义,不干惩奸除恶,不为斩妖除魔,爱谁谁破衣烂衫,随意灰头垢面,管你平生最爱,酒一杯无有红袖,何处添香,浪荡慵且懒,无药可救莫云子曰,不谈佛说,我辈自庸人,已入膏肓管他天高与地厚,不如爷的酒葫芦随你前世或今朝,爷自乐得醉逍遥发上枯木簪,拘不住三千青白丝花间一点香,难敌过汗衫酸酒臭七尺自在,八斗惬意,九两桀骜庸人却自扰
  • 在下人皇在下人皇大胖啊|仙侠这一天,人皇下山。 从此,恐惧的世代开始了。 魔族们捂脸痛苦。 妖族们拼命哀嚎。 鬼族吓得魂体都散了。 乌烟瘴气中,传来一阵轻笑。 “区区在下,不过一个人皇罢了…” 简介就这样吧,累了…
  • 地球人重生在修真界地球人重生在修真界奇面族|仙侠杨青重生到修真界,身患疾病村中遭逢大变,孤独一人和一牛该何去何从,他又会有何奇遇。
  • 劫夫录劫夫录清清x|仙侠朝露的处事原则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凡是这条路上的帅哥,都是我的。当然,如果帅哥家里还有帅气的兄弟朋友,那就更好了。就像现在,山下来了一名英俊的少年,真是送上门来的压寨夫君。什么?少年来历不凡,那又怎么样?我认定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会把他抢来。 朝露离开北疆,一路斗走尸,斗猛兽,斗小三,斗命运。这可能是朝露代价最大的一次抢劫了,本来只是想抢个压寨夫君,却不想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了进去。
  • 神剑仙缘神剑仙缘桃李满天下|仙侠普通人家少年郑子诺八岁时前去测试武魂天赋,结果却是得出废柴武魂武魂无法修行的结果。伤心欲绝之下,一群神秘人袭来,只有郑子诺兄弟二人逃脱。为了复仇,大难不死的兄弟二人拜入灵隐宗修行,从而引发出郑子诺身体潜藏的剑灵,重新修行,恢复前世实力,复仇雪恨,霸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