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该离开了

这厢,处理完告示的事情后,谢瑾澜就把李小丫的尸首交给了内院一位嘴严的厨娘,而后吩咐她给李小丫买一身上好的衣裳和鞋子。

再三叮嘱她不可声张之后,谢瑾澜又吩咐院中洒扫的小厮烧好热水送至耳房。

重新沐浴更衣了一番,把自己收拾妥当后,谢瑾澜抬脚去了书房。

等他再次出现在书房门口时,手里拿着一封并未署名的信件。

从下人的口中得知,陈主簿去了宗卷室,谢瑾澜转身就往那处走去。

在宗卷室内撰写结案笔录的陈主簿,听见门口的动静后,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看清来人是谢瑾澜之后,陈主簿起身来到他的面前,躬身一礼:“大人。”

谢瑾澜道:“陈主簿,如今真相已然大白,你尽快安排人手把李宝儿的尸首送回其家人的手中吧。”

陈主簿微一颔首:“是,大人!”

接着,谢瑾澜就把手上的信件交到了他的手里:“陈主簿,明日你去一趟李家村,把这封信交给村长。”

陈主簿接过信件收好:“是,大人。”

谢瑾澜又道:

“在去村长家之前,本官还有一番话,需要你传达给李大牛父子。只是,这李大牛每日一早就要出门做工,陈主簿还需早些动身。对了,届时顺道把墨砚接回来吧。”

陈主簿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事,直接点头应下。

谢瑾澜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就对陈主簿道了一声辛苦,随即抬脚离开了宗卷室。

傍晚,到镇上做工的村民们陆陆续续的回了李家村。同时,他们还带来了贴在衙门口最新的告示内容。

待李铁柱一家得知李宝儿遇害的真相之后,家里瞬间鸡飞狗跳,乱成了一锅粥。

李小丫已经死了,李铁根夫妇与张氏只能把所有的愤怒一股脑儿的发泄在陈氏身上。三人直接骂骂咧咧着上前,一点不留情的对她拳打脚踢。

要不是这个贱人毒打李小丫那死丫头,死丫头又怎么会去害宝儿!这个贱人,平日装的倒是挺好......

作为丈夫的李铁柱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神情复杂的看着抱着脑袋痛苦哀叫的陈氏。

他与陈氏有着十多年的夫妻情分。这么多年,陈氏在这个家里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他同时也是小丫的亲生父亲!是他平日里太过懦弱,对女儿太过忽视!这才让女儿临死都想摆脱李小丫这个身份!

一番毒打并没有让三人消了气。最终,由张氏拍板决定,让李铁柱休了陈氏这个恶毒的儿媳妇!

陈氏闻言,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赶紧跪在张氏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哀求着。

陈氏在出嫁前,本就不受家人的喜爱。要是她因为恶毒这一原由被休弃回娘家,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会比如今凄惨上三倍不止!

张氏却没有丝毫的心软,狠狠的一脚踹开陈氏,丢下一句:“这休书必须马上写!都跟我去村长家做公证去!”而后率先抬脚出了门。

李铁根夫妇对视一眼,连拖带拽的把万分不情愿的陈氏拉出了家门。

李铁柱随后跟上了几人的步伐......

第二日黎明,县衙后门外静悄悄的停着两辆不同的马车。一辆用于载人,一辆上头停放着一口小小的楠木棺材。

两辆车头,分别坐着两个壮汉。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谢瑾澜昨日从众多捕快中挑选出来的嘴严之人。

片刻后,四人只见谢瑾澜只身一人从内院走出。

四人下了马车,朝他躬身行了一礼:“大人!”

谢瑾澜抬手示意四人不必多礼,随即大步跨上了马车。

待谢瑾澜放下车帘之后,他那略带威严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出发!”

其中二人手中的马鞭一挥,两辆马车缓缓驶离了县衙。

车内,阮叶蓁坐在谢瑾澜的对面,心中颇为感触:

昨日,待到夜幕降临之时,她并未被吸至枣树旁。可见她当初的猜测是对的。或许很快,她就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这些时日,她见识了不少以往不曾知晓的事情,也从中学到了许多。

瞥了眼近在眼前,却带着与往日不同神色的谢瑾澜,阮叶蓁心中陡然升起了几分不舍:

这人虽然总是惹她生气,但他却并不是一个坏人。相反,他比京中那些谦谦君子还要好上许多......

马车到达李小丫所说的山坡后,天色才将将泛起了鱼肚白。

选了一处并不起眼的地方,谢瑾澜与四名身着便装的捕快一同挖坑埋葬好李小丫。

让四人驾着马车先行离去后,谢瑾澜负手站在墓碑前,静静的凝视着自己亲手写的‘宴灵韵之墓’,久久不语。

此刻,一旁的阮叶蓁竟是从谢瑾澜的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丝丝悲伤的气息。

直至不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阮叶蓁才开口唤了谢瑾澜一声:“谢瑾澜,我想,是时候跟你道别了。”

谢瑾澜闻言,这才抬眼看向她,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阮叶蓁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舍,随即嘴角微微上扬:

“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了,小丫也已经入土为安了。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了。谢瑾澜,这些时日,真的很谢谢你。”

就在阮叶蓁话落之际,谢瑾澜瞳孔微缩,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顺着他的视线,阮叶蓁低头往下望去。就见到她自己的身体,此刻正自下而上,缓缓的消失。

但她并不觉得惊慌,反而朝谢瑾澜淡淡一笑:

“谢瑾澜,我马上就要走了。好像直到现在,我还未曾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记住了,我叫阮叶蓁。谢瑾澜,我们有缘再会。还有,替我好好照顾小白。”

下一刻,阮叶蓁整个人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谢瑾澜的面前。好似天地间从未有过她的存在。

望着阮叶蓁消失的方向,谢瑾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微微勾起。

一句低不可闻的呢喃从他口中溢出,但很快就随风而逝:“再见了,阮叶蓁姑娘,大邺朝的嘉禾郡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冰面美人之王啊快停下冰面美人之王啊快停下花如洗|古言她,媚眼如丝,冰冷决绝,却唯独对他巧笑嫣然;他,峻冷霸道,风流倜傥,却仅仅对她柔情似水,人神共愤的一对容颜,也昭示着旷世奇缘。某女说:“王爷,为何你如此痴心于我?”某王爷回答:“因为你只对本王不一样。”“哦,原来王爷喜欢不一样啊。”“......”“娃儿,快来,给你爹找个后妈去。”某肉球糯糯的回答:“娘亲~爹爹说你要是去了,你就会永远下不了床!”某女质问某男,某男直爽承认“是,我就喜欢看你明明很生气,可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 重生之萌妻从天降重生之萌妻从天降婳影|古言自从洛伊从天而降掉入了某腹黑的怀里,轩辕王朝就彻底变了天“墨墨,我要吃天下楼的烤鸡”“来人把天下楼买下来”“我要那顶凤冠”“来人,去告诉皇上,皇位我要了”“我不要生小孩”“这可由不得你”
  • 兵遇上秀才之爷有枪兵遇上秀才之爷有枪天水净蓝|古言文状员诸葛文觉得自己很悲催,金榜题名时,被一个来自现代的霸王花给盯上直接洞房花烛了。这个花容月貌的娘子不但会花拳秀腿,还能弄枪使棍,让他胆战心惊不敢靠近!红装变武装,秀才变军师。俏人儿在沙场如鱼得水,捷报频传!铠甲散尽,壁咚开始!某将军泪奔,经鉴定秀才相公乃禽兽一枚!(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定风谋定风谋楼赫|古言牵扯着年少的记忆,半真半假的情义,追逐厮杀的游戏。一支珠花为聘,以万里河山为赌局,昔日导致一切事起的温和少年,如今就站在了染风面前。定风谋,谋天下,谋卿心。
  • 浮世千金浮世千金笨笨的飞鱼|古言“丫头,何苦?”何苦,是情皆孽,众生皆苦。桃花若雪,红尘如火,炙烤着浮世之人。
  • 带着包子去当官带着包子去当官双赟|古言相府嫡长孙女冯蕴,重生回来自办女户,不想,因缘际会下,自己的户帖莫名其妙多了俩小萌娃不算,还被皇帝老儿一旨诏书,赐到边关戍边。顶着个总旗的名头,却手下无兵,冯蕴只好大叹一声,把那通身的贵女气派通通吃啦,捋起袖子来,带着搜罗来的女兵们,往青云上冲!“来来来,本旗招收各种女子,包教包练包会,包吃包穿包.睡,上得了战场,揍得了夫郎,脚踩三从,拳挥四德,从此挺直了身板儿,立得住朝堂……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 妾在江湖:君说风声急妾在江湖:君说风声急尧四|古言女主魂穿的江湖文,一对一,没有大坏蛋的轻松喜剧,剧情有点小虐的古代言情。青梅竹马的从小陪伴,对爱情理想生活,也一度迷茫一度执着,也互相伤害互相原谅。说放手是一种救赎,但是如果根本没办法放弃怎么办?女主是乐天主义,没有玛丽苏,但是有一个欢喜逗比等着大家哟。这文比较慢热,剧情有点长,有点复杂,但是保证情节不拖拉没有废话,大家没事可以看两章嘛,反正也没收费嘛,多谢。
  • 腹黑嫡女自成狂腹黑嫡女自成狂残念|古言被无良师傅送错地方,记忆还被封印。再度成为杀手,只为母亲报仇。弱者是没有资格说不的!变强,只为生存;落后了,就要被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爱上你,无法自拔;爱你一生,永不变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天灵师:废材庶出二小姐逆天灵师:废材庶出二小姐安琦儿|古言她是坐拥杀手界的王‘幻影’,正如她的名字,来无影,去无踪,她是天斓国的右相府的庶出二小姐,也是世人皆知的废材,丑女,刚生出来母亲就死了,,爹爹也不疼,丫鬟都敢欺负的人,一次任务,她穿越而来,她变成她,好吧,她是废材,长得丑她也认了,但什么时候身边有一个和牛皮糖一样的人?还是天斓国赫赫有名的天才,不近女色的宸王,又是何时冷酷无情的她对宸王动了情?
  • 千金梦,缘是真千金梦,缘是真猫猫府邸|古言魂吟千金梦,却是真真切。缘许山盟誓,徒留寒骨彻。国破家亡尽,重振踏长戈。回眸笑春风,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