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该离开了

这厢,处理完告示的事情后,谢瑾澜就把李小丫的尸首交给了内院一位嘴严的厨娘,而后吩咐她给李小丫买一身上好的衣裳和鞋子。

再三叮嘱她不可声张之后,谢瑾澜又吩咐院中洒扫的小厮烧好热水送至耳房。

重新沐浴更衣了一番,把自己收拾妥当后,谢瑾澜抬脚去了书房。

等他再次出现在书房门口时,手里拿着一封并未署名的信件。

从下人的口中得知,陈主簿去了宗卷室,谢瑾澜转身就往那处走去。

在宗卷室内撰写结案笔录的陈主簿,听见门口的动静后,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看清来人是谢瑾澜之后,陈主簿起身来到他的面前,躬身一礼:“大人。”

谢瑾澜道:“陈主簿,如今真相已然大白,你尽快安排人手把李宝儿的尸首送回其家人的手中吧。”

陈主簿微一颔首:“是,大人!”

接着,谢瑾澜就把手上的信件交到了他的手里:“陈主簿,明日你去一趟李家村,把这封信交给村长。”

陈主簿接过信件收好:“是,大人。”

谢瑾澜又道:

“在去村长家之前,本官还有一番话,需要你传达给李大牛父子。只是,这李大牛每日一早就要出门做工,陈主簿还需早些动身。对了,届时顺道把墨砚接回来吧。”

陈主簿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事,直接点头应下。

谢瑾澜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就对陈主簿道了一声辛苦,随即抬脚离开了宗卷室。

傍晚,到镇上做工的村民们陆陆续续的回了李家村。同时,他们还带来了贴在衙门口最新的告示内容。

待李铁柱一家得知李宝儿遇害的真相之后,家里瞬间鸡飞狗跳,乱成了一锅粥。

李小丫已经死了,李铁根夫妇与张氏只能把所有的愤怒一股脑儿的发泄在陈氏身上。三人直接骂骂咧咧着上前,一点不留情的对她拳打脚踢。

要不是这个贱人毒打李小丫那死丫头,死丫头又怎么会去害宝儿!这个贱人,平日装的倒是挺好......

作为丈夫的李铁柱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神情复杂的看着抱着脑袋痛苦哀叫的陈氏。

他与陈氏有着十多年的夫妻情分。这么多年,陈氏在这个家里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他同时也是小丫的亲生父亲!是他平日里太过懦弱,对女儿太过忽视!这才让女儿临死都想摆脱李小丫这个身份!

一番毒打并没有让三人消了气。最终,由张氏拍板决定,让李铁柱休了陈氏这个恶毒的儿媳妇!

陈氏闻言,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赶紧跪在张氏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哀求着。

陈氏在出嫁前,本就不受家人的喜爱。要是她因为恶毒这一原由被休弃回娘家,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会比如今凄惨上三倍不止!

张氏却没有丝毫的心软,狠狠的一脚踹开陈氏,丢下一句:“这休书必须马上写!都跟我去村长家做公证去!”而后率先抬脚出了门。

李铁根夫妇对视一眼,连拖带拽的把万分不情愿的陈氏拉出了家门。

李铁柱随后跟上了几人的步伐......

第二日黎明,县衙后门外静悄悄的停着两辆不同的马车。一辆用于载人,一辆上头停放着一口小小的楠木棺材。

两辆车头,分别坐着两个壮汉。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谢瑾澜昨日从众多捕快中挑选出来的嘴严之人。

片刻后,四人只见谢瑾澜只身一人从内院走出。

四人下了马车,朝他躬身行了一礼:“大人!”

谢瑾澜抬手示意四人不必多礼,随即大步跨上了马车。

待谢瑾澜放下车帘之后,他那略带威严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出发!”

其中二人手中的马鞭一挥,两辆马车缓缓驶离了县衙。

车内,阮叶蓁坐在谢瑾澜的对面,心中颇为感触:

昨日,待到夜幕降临之时,她并未被吸至枣树旁。可见她当初的猜测是对的。或许很快,她就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这些时日,她见识了不少以往不曾知晓的事情,也从中学到了许多。

瞥了眼近在眼前,却带着与往日不同神色的谢瑾澜,阮叶蓁心中陡然升起了几分不舍:

这人虽然总是惹她生气,但他却并不是一个坏人。相反,他比京中那些谦谦君子还要好上许多......

马车到达李小丫所说的山坡后,天色才将将泛起了鱼肚白。

选了一处并不起眼的地方,谢瑾澜与四名身着便装的捕快一同挖坑埋葬好李小丫。

让四人驾着马车先行离去后,谢瑾澜负手站在墓碑前,静静的凝视着自己亲手写的‘宴灵韵之墓’,久久不语。

此刻,一旁的阮叶蓁竟是从谢瑾澜的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丝丝悲伤的气息。

直至不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阮叶蓁才开口唤了谢瑾澜一声:“谢瑾澜,我想,是时候跟你道别了。”

谢瑾澜闻言,这才抬眼看向她,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阮叶蓁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舍,随即嘴角微微上扬:

“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了,小丫也已经入土为安了。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了。谢瑾澜,这些时日,真的很谢谢你。”

就在阮叶蓁话落之际,谢瑾澜瞳孔微缩,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顺着他的视线,阮叶蓁低头往下望去。就见到她自己的身体,此刻正自下而上,缓缓的消失。

但她并不觉得惊慌,反而朝谢瑾澜淡淡一笑:

“谢瑾澜,我马上就要走了。好像直到现在,我还未曾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记住了,我叫阮叶蓁。谢瑾澜,我们有缘再会。还有,替我好好照顾小白。”

下一刻,阮叶蓁整个人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谢瑾澜的面前。好似天地间从未有过她的存在。

望着阮叶蓁消失的方向,谢瑾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微微勾起。

一句低不可闻的呢喃从他口中溢出,但很快就随风而逝:“再见了,阮叶蓁姑娘,大邺朝的嘉禾郡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与海云与海鸢蒅|古言她,白净的娃娃脸,殊不知,手上沾满了多少鲜血;他,英俊的面庞,锄奸扶弱。两家世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明月殇明月殇華如風|古言明月殇当月亮轨道上绕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在这个时候,我们是看不见月亮的,因此称为朔月。景朔月月族的神女,記憶隨著能力被封住,身懷天下的秘寶註定成為被爭奪的對象,興楊魄的愛恨交纏,玄風的相守相候,最終誰又能得嘗所願?一轮明月为谁照为谁殇
  • 本妃不好惹本妃不好惹蓝莲花|古言女警穆棱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刺杀身亡,醒后发觉灵魂穿越至一被打入冷宫妃子穆菱体中。她被迫牵扯进后宫的尔虞我诈中,一步步从原本的罪妃,登上后位。一步步将她自己从事事无知的穆棱,变成世人皆怕的毒后穆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存活与回去,却在最后,选择抛下一切,去面对那个她爱与恨的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蔷薇凋谢穿越之蔷薇凋谢陌落繁桦|古言她!为了追一只猫,不慎穿越到清朝,面对深情于她的将军之子,还有幽默搞笑的阿哥,又该如何抉择呢?十年后,一次千载难逢的时机。她!会放弃自己的爱人回去吗?还是留下来继续她的古代梦?
  • 舌尖上的古代之吃货穿越记舌尖上的古代之吃货穿越记艾宇大大|古言作为吃货,吃多了撑死是幸福,吃急了噎死是满足,可像朱小小一样面对名菜“九大簋”而激动得心跳加速,因肥胖心肌梗塞,心律紊乱,心脏负荷过大等等因素而挂掉了。吃到最后把自己胖死的吃货,简直是耻辱!一朝穿越醒来,成为户部尚书千金,跳脱的朱老爹,身份背景都是迷的漂亮娘亲,小竹马萌小鱼,还有穿越同胞百年前创建的现代化学院,吃货重生,看朱小小怎么吃遍古代,吃出开挂重生旅!温馨提示:本书天雷滚滚,请做好心理防护措施后观看~
  • 何浅须碧深色红何浅须碧深色红虾米空空|古言八年转瞬,昔日稚儿已代替其师傅成为暗卫首领,成为天朝首屈一指的武功高手。 但一卷前朝遗书,勾起无数阴谋诡计。一时间匝地烟尘,兵戈扰攘。看似清明的朝政下,却是乌烟瘴气,人心攒动。各地藩王成夜密谋,手握重兵的将军暗自调遣,一派丞相太尉偷插眼线暗桩... 她是否能够坐看风起云涌静待云卷云舒? 她是否能够在这乱世之中夺得一席之地? 不求其他,只愿一世永安。
  • 医女种田:山里汉子宠妻忙医女种田:山里汉子宠妻忙仪溪|古言前世过劳死的顾玖穿越到杏林村一个小丫头身上,刚过来就赶上亲爹的死讯,亲娘也卷着铜板衣物跑了,老家的人怕拖累也把她赶出家门。面对着一贫如洗的茅草屋,和自己枯黄的双手,凹陷的颧骨,严重的营养不良。顾玖欲哭无泪,她是干啥天怒人怒的勾当了?好容易想尝尝恋爱的甜味,一张嘴就被喂了颗毒药……谈恋爱吗?要命的那种。萧景墨:“玖儿乖,过来相公抱。”我抱你大爷的西瓜皮!解药拿粗来啊啊啊啊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云鸳吟云鸳吟落羽染尘|古言一个阴谋,改写了两段姻缘,颠覆了四个人的人生。王爷钟情之人,遭人利用误会王爷,因爱生恨,痛下决心报仇。王爷发誓要夺回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皇位,还有心爱的女人。一见误终生,郡主一片痴心错付王爷,辗转于太子和王爷之间,受尽折磨。太子为了得到皇位接近郡主,多次利用,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郡主。得不到郡主的爱,心有不甘,想尽办法得到她并在怀疑和怜爱中反复纠缠,最终虽然登上皇位却因痛失所爱而郁郁而终。
  • 重生之浮云笙歌重生之浮云笙歌邓晴汐|古言她顾云笙,堂堂大将军府嫡女。上一世却受了庶姐和姨娘的蛊惑,刁蛮无理,众叛亲离!亲手把姨娘扶上主母之位,亲手帮庶姐成了自己夫君的妾!她为了萧然,和父亲反目,被逐出家门,可换来的又是什么呢?是萧然的暗算,一纸诏书屠大将军府满门;是萧然的背叛,一掌打破了她所有的希望;是庶姐的无情,一次次鞭子狠狠打在她身上;是庶姐的仇视,一把匕首让她倒在血泊之中。“姐姐,谢谢你的匕首让我下了地狱才得以重生”这一世她重生归来,不再受人摆布,既然上一世她全都做错了,那这一世便重来吧!她会一步一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步一步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浮云笙歌,涅槃重生。
  • 王之宠妃:我是皇后王之宠妃:我是皇后一世晨曦|古言一场意外的相遇,两人便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一道圣旨,两人成了恩爱夫妻;一颗爱他的心,两人渐渐疏远;一段话,他后悔了!“他日,我若为帝,你定为后。”多美的誓言,终像烟花一般消散。“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独守宫门的她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