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保主

甄幺儿一笑答复:“娘亲,我好非常,黑尾眼镜蛇没毒,即便咬到我亦没事儿儿。”

邝氏略微安下了心,而后眉角又蹙起。

“栓子,你会杀眼镜蛇么?”

先前,甄幺儿讲负责杀眼镜蛇,脸前见黑尾眼镜蛇如此大一条,她可不敢再要甄幺儿动手。

成栓子点头,“婶子,我会呢。”

甄元姬亦生怕那黑尾眼镜蛇咬了甄幺儿,赶忙去小厨房取了切刀,便要递和成栓子。

“长姊,把切刀给我罢。”

成栓子方要帮忙,甄幺儿却抢先管甄元姬要切刀。

黑尾眼镜蛇的眼镜蛇胆具有药用价值,她可不欲要成栓子把眼镜蛇胆破坏啦。

“四儿,此是杀眼镜蛇,不是杀鸡,杀鸭,你还是要栓子哥作罢。”

光是瞧着那吐着眼镜蛇信的黑尾眼镜蛇,甄元姬的脊背便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

“杀眼镜蛇跟杀鸡杀鸭一般简单,长姊,你把切刀给我罢。”

瞧她一点皆都不慌张骇怕,甄元姬只得把切刀递出,提醒道:“四儿,你当心一点呀。”

甄幺儿晓得甄元姬怕眼镜蛇,点点头,提着黑尾眼镜蛇走至边去杀。

成栓子亦从未杀过眼镜蛇,便不跟甄幺儿抢这活儿啦,见甄幺儿提着黑尾眼镜蛇走至边去杀,他跟随着走过去。

“四儿,要帮忙么?”

甄幺儿一手拎着黑尾眼镜蛇,一手拎着切刀,瞧了他一眼,道:“帮我把眼镜蛇尾扯住罢。”

俩人一人掐着眼镜蛇头,一人拉着眼镜蛇尾,把那条差不离两米生的黑尾眼镜蛇摁在地下,而后甄幺儿一刀利落的剁了下去,刹那间把黑尾眼镜蛇的头砍断,那眼镜蛇头飞起再落下,没眼镜蛇头的眼镜蛇身还在不住的扭动。

这情景,瞧的邝氏,甄元姬,甄玉姬,甄银姬,郑氏几个齐齐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即便历来胆大的成栓子亦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甄幺儿却面无神情的瞧了那扭动的眼镜蛇身一眼,非常沉静的对成栓子道:“栓子哥,手莫要松,我要预备剥眼镜蛇皮啦。”

“......噢,好。”

成栓子此时对甄幺儿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小子年岁比他小,胆量却比他大。

扎啦,扎啦。

一心想吃鸳鸯汤的甄幺儿,手攥切刀在那扭动的眼镜蛇身体上扎啦扎啦的切了几下,“栓子哥,你可以放手啦。”

成栓子放手,她丢下切刀,把没头的黑尾眼镜蛇提起来,沿着切口,扎啦一拉扯,整张眼镜蛇皮给她剐下。

这下,黑尾眼镜蛇完全死透啦,甄幺儿蹲下身,从新拾起切刀,把那没皮没头的黑尾眼镜蛇搁在一块破木头板子上,开膛破肚,摸出眼镜蛇胆,去掉没用的肠胃内脏。

这套流利的举动,瞧的成栓子,邝氏,甄元姬,甄玉姬,甄银姬,郑氏纷纷目瞠口呆。

两只花儿鸡亦给邝氏,甄元姬她们拾掇洁净啦。

甄幺儿把眼镜蛇胆晾晒好,拎着雪白的眼镜蛇大肉走向邝氏,甄元姬,郑氏她们。

“娘亲,成婶子,我已然把眼镜蛇杀好啦,可以炖鸳鸯汤啦。”

“娘这即去生火。”

邝氏从甄幺儿掌中接过眼镜蛇大肉,已然料理好的眼镜蛇,她敢伸掌拿。

“元姬娘,我帮你。”

去小厨房帮忙,郑氏非常乐意。

由于在小厨房帮忙可以边作事儿,边尝味儿,况且,今儿午间炖的还是大肉。

邝氏掌勺,郑氏切菜,甄元姬烧火,甄玉姬跟甄银姬负责摘菜。

几个女人在狭窄的小厨房中忙开。

甄幺儿跟成栓子偶尔进小厨房去瞧一眼。

郑氏把黄山鸡子跟眼镜蛇皆都剁好,洗洁净啦,交给邝氏。

邝氏把白米下炊往后,瞧着木盆儿中剁好的眼镜蛇大肉跟黄山鸡子腿大肉有些个犯难。

作菜煮饭她会,可是炖鸳鸯汤她不会呀,恰好瞧着甄幺儿伸头进小厨房打望,她赶忙瞧着门边问:“四儿,这鸳鸯汤要咋作?”

前世,甄幺儿作军医时,在军队食堂里吃过几回鸳鸯汤,回味儿了下鸳鸯汤的滋味儿,大约晓得,鸳鸯汤的炖法便跟炖猪骨骼一般。

“娘亲,你先烧一锅沸水,水开往后,把盆儿中的黄山鸡子腿大肉跟眼镜蛇大肉丢入沸水中滚一下,去掉血膻味儿,而后起锅沥干,烧锅倒油暴炒一下,加水炖便可以。”

邝氏专心的听后,摁她讲的作。

甄幺儿倚靠在门边儿,瞧邝氏忙活了片刻,眼见邝氏把眼镜蛇大肉和黄山鸡子腿大肉下炊啦,她挪了眼神去瞧着郑氏。

“成婶子,你家有姜葱么?鸳鸯汤加一点姜葱味儿会更好。”

姜葱蒜对于农家而言,那可是金贵的菜,成家地里是类了一些个,可郑氏平日舍不的拔来吃,亦仅是在炒大肉时,拔几根儿搁在大肉中。

她方要答复甄幺儿没,那没俩字还卡在嗓子眼上,成栓子突然站立在了甄幺儿的背后。

“四儿,须要姜葱么,我家地里类了一些个。”

郑氏气的朝门边瞠了眼,心中黯骂成栓子。

败家人,败家人呀。

甄幺儿转头欢喜的对成栓子道:“栓子哥,你家有姜葱呀,那太好啦,你赶忙去拔一些个来,待会子搁鸳鸯汤中。”

今儿这顿午餐,甄家三房出柴米油盐巴,纵然郑氏心痛自家的姜葱,亦不好阻挡成栓子,只的眼张张的瞧着成栓子离开破土庙。

等成栓子拔了姜葱回来时,破砂锅中的鸳鸯汤已然炖的咕噜咕噜响。

浓郁的香味儿从锅子盖子缝儿里飘出,令整个小厨房皆都充满了香味儿。

郑氏嗅到大肉汤的香味儿,禁不住嘴儿里口水直冒出来。

邝氏,甄元姬,甄银姬,甄玉姬嗅到香味儿,没一个不馋的口水直冒。

甄元姬边往灶膛里添加柴伙,边对站立在门边的甄幺儿道:“四儿,这鸳鸯汤太香啦。”

邝氏此时炖的这一锅眼镜蛇汤,哪儿有甄幺儿前世吃的香浓。

甄幺儿笑笑答复甄元姬:“长姊,待栓子哥拔来姜葱,把姜葱加进锅中,味儿会更香。”

“咋如此香呢。”

讲曹操曹操到,成栓子拿着一把带泥巴的姜葱出现而今甄幺儿的背后。

甄幺儿转头瞧着他掌中拿着的葱姜,两眸弯弯,笑的更为璀璨。

“栓子哥,你真大方,拔了如此多姜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缘渡惊起一滩鸥鹭缘渡惊起一滩鸥鹭盈羽花上飞|古言“张显宗,我牙疼”、“世上再无张显宗,无人爱我岳绮罗” 上一世,你为我魂飞魄散尸骨无存,这一世,我在人海茫茫中找到你还你一世情深。 国恨家仇、金戈铁马、儿女情长,然造化弄人,这一世我用尽了所有力气,与你谱写荡气回肠的一曲。
  • 千年后的表白千年后的表白素苜|古言天帝遗留在凡间的儿子玄天,被安置在无量山无量寺中,终被帝后知晓,在众仙的压迫下带回天宫,玄天上天宫要求带他栽种一直照顾的小柳树,小柳树在玄天宫院中成长了千年,得玄天战神悉悉照顾,吸天宫天界灵气,玄天战神仙气,竟然幻化成形,可这形却是一个两岁的女娃娃,见到玄天战神就喊爹爹,喊的毫无表情的战神直皱眉头,没有经历天劫幻化成人的只能成知是妖,天宫怎能允许有妖的存在,玄天战神用自己的仙气包裹着小柳儿的妖气,让可爱淘气的小柳儿给这沉闷的无量宫带来生气。
  • 皇妃嫁到皇妃嫁到冬雪花|古言小特工穿越成平民农女,本以为这一世可以平安长乐,偏偏又遇上了他……无奈拖着一个被流放的皇子种地发家,可为什么又要让她发现那么多的秘密?而最大的秘密竟然是……
  •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橙子澄澄|古言云鸢歌死都没想到,她难得管一次闲事救下的太监,不仅灭了她南诏国,最后还把她给弄死了。 重活一世云鸢歌不想别的,就想赶在那个死太监弄死她之前,她先把他弄死。 痛定思痛,云鸢歌决定迎难而上。 前世她见了苏伯言那个死太监就跑,这一世,她见到他就上赶着阿谀奉承拍马屁,然后背后下阴手。她要逆袭。 可是这个逆袭的方向怎么不太对? 前世是个小透明,现在所过之处竟然人人围着她巴结追捧? 前世天天清粥白菜,现在餐餐海味山珍吃不完? 还天天有人往她离风殿里搬绫罗珍宝? 最后那个死太监,竟然阴恻恻走到她面前,“听说公主想跟我对食?公主有令,不敢不从。” 云鸢歌瞪圆了眼珠,纳纳纳尼?!
  • 美人夫君很妖孽美人夫君很妖孽姒童.|古言一场计划好的刺杀,一个来不及躲掉的意外。 当沈苧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继母费尽心思,继妹机关算尽,世人皆嘲她废物傻子。 一场被世人所嘲笑的赐婚,他与她相遇。 她如神明一般救他于水火,如阳光空气一般被他钦入骨髓。 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他失了他的神明,回了他的地狱,自此世间多了个恶魔。 他独揽大权,血债累累。却夜夜枯坐到天明等着他的神明回来接他… 残阳锦绣,墨染天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 浮华一生满是寂寞浮华一生满是寂寞言午三柚|古言“既然是我欠你的,我现在偿还你够吗?” 曾有一位男子与她约定执子之手 那日,却只能无力看她倒在那血浸染的青石上 向日葵永远追随着太阳 而我们却越行越远 曾有一名白衣少年告诉她“一日为师,他会护她永久” 在国义人情面前,他究竟要如何选择 有人可以为爱远行 那天,他抱起她温热的身体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万里格桑道,已无佳人赏
  • 妃皇腾达:皇上是我男友妃皇腾达:皇上是我男友蓝心凝露|古言她对皇帝喊到:“皇上,做我男朋友!”结果皇帝酷酷地来了一句:“朕对女人没兴趣!”她挑衅地反问:“对女人没兴趣是吧?”皇帝轻点着头。她豪气千云地下战书:“那我们赌一赌,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扳直了?”皇帝玩味地看着她,同意了。
  • 今日长安大雪今日长安大雪灯下看传奇|古言今日长安大雪,雪没石台......我今日天下第一女捕头......我如今通缉逆贼......我本是孤儿流浪于长安街头......我本是忠君良门之子家人和睦......
  • 如何挽凤止如何挽凤止漆笳凉|古言天玄地黄,万物滋长。自盘古开辟洪荒,始有上下四方,谓之宇宙。上古之世,人居荒天蛮壤之间,然心纯善,故常见游龙飞凤降世,为播祥瑞福泽。后夏商周秦汉,人居盛世,藏心争斗,处乱局,兽心显露,世有杀伐、征战、私欲、贪享、虚饰、暗害,人愈不堪苦,愈信天地神佛,日夜祷告以求恢复太古。传南有梧桐木,黄帝时尝挽凤止,然世莫得见。永嘉之后,至燕寿光三年,邺西大火,卜得言曰:凤止。后秦之土然,时童传唱:凤止阿房。佚名笑而歌之:曰凤止,曰凤止,何以人间苦不止?曰凤止,曰凤止,如何泥淖挽凤止?一曲十六国时期前燕帝国的盛衰歌赋,一段鲜卑慕容家第七代人的荣辱故事。
  • 戾帝封爱:痞妃要上天戾帝封爱:痞妃要上天风吟欢|古言她,屌丝界资深老司机。声某(什么)?居然有人说她傻蠢痴?!那……好……吧……咱来玩把大的,绑票妃嫔、抓小三斗小四、后宫撕逼大战、妃子xx直播现场,搅得皇家鸡飞狗跳!万年冰山再也不淡定了,三番五次的赐死、摩肩接踵的刁难。于是……腹黑皇上发起总攻,某女开始全面警戒。“你你你……你……离我远一点……”“那么,朕离爱妃的床近一点?”某男邪魅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