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章 前事

玉娘大喜道:“他没死?”虽然朗玄闭着眼,似乎没有意识的样子,但这是纯粹的灵魂体没错了,只是,没了以前的那股戾气。

一旁的筱筱闻言撇撇嘴:“我师兄人可好了,从来不虐杀小动物,把他龙体毁了也只是为了让镇民们安心罢了。”

“我可没那么好心”墨零摸摸筱筱的头:“是非功过留给天地来判,他杀了那么多人,惩罚并不轻,我只是不想沾染上杀孽而已。”

见郎玄没死,玉娘放下心来,神情也不似之前那般狠绝了,而是担忧地询问两人朗玄怎么了。

墨零挑眉:“死不了,被斩了龙身,元气大伤陷入了沉睡而已,休养了一晚上,等会儿就会醒了,倒是你,在他醒之前,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此时有了把柄在墨零手上,玉娘也傲不起性子了,叹了口气,跪坐在地上,将过往恩怨娓娓道来:

“我是一只在踏云山下修行的玉面狐狸。”

墨零和筱筱对视一眼:哟,还遇上老乡了?

“那一年冬天,我刚到了化形期,灵力紊乱,由于事出突然,无亲属在旁护法,吸引了不少妖修前来围攻,想趁我病弱,吃我妖丹来增强法力,我当时已是残弱之躯,对上这群妖修是完全没有幸存的道理的。”

“是郎玄,是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群妖修见了他就逃,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大概就是因为他是那什么天命之人,杀了他会背上业火,所以那群妖修才逃的吧,但不管怎么说,是他救了我一命。”

“那时,我已化形成为女子,身上未着片缕,郎玄便将外袍脱下将我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回了他在山下的一间木屋中养伤,此后,我在他那儿养伤,日日与他相对,他教我读书识字、音律诗词,我为他洗扫房屋、添柴做饭。那是我最怀念的时光。”

玉娘看向郎玄,脸上满是眷恋之色。

“我痴情于他,这一点毋庸置疑,我想日日与他相好,便以报恩之名想献身于他,可是……”玉娘苦笑一声:“他不接受。”

“我夜晚伴他而眠,多番纠缠,希望他垂怜与我,可他依旧视我如泥塑,丝毫不与我亲昵。”

墨零和筱筱又是对视一眼:人家不好你这口,自然坐怀不乱了。

“其实,我就是不知足,现在想想,当时我若就那么陪着他,不作他想,安安心心地看着他从年少到华发,他就不会躲着我了,更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后面发生了什么?”筱筱一脸好奇。

玉娘神情委顿下来:“他走了,趁我一时不查,轻装简行就走了,本来,这也只是一个他修身养性的临时落脚地,被我纠缠得无可奈何,弃了也正常,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我,便嗅着他的味道一路跟随他来到了清水镇。”

“再次见到他,我欣喜若狂,想要与他倾诉相思之苦,但临见面时,却出现了一名道人,他将我拦了下来。”

“道人?”墨零皱眉,这其中还掺和了一名修真者?

“嗯,是一名道人,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灵力波动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我以为他要杀了我,本来斩妖除魔就是修真者的本分啊。”

玉娘苦笑地看着墨零二人,墨零耸耸肩,表示很无辜,她的确是斩了妖,但没斩死啊,再说了,你家黑龙也没少吃人吧。

玉娘大概也觉得怪不了人,便继续说道:“那道人没杀我,反而对我很是和善,他说,难得见到我这么用情至深的妖修了,一时感触,想要帮我一把,问我想不想永远与郎玄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分离。”

墨零忍不住想翻白眼,一听就有诈啊。

“我自然是愿意的,但他说,人与妖是不能在一起的,会损郎玄寿命,有悖天伦,而让郎玄成为妖修又不可能。”

听她这么说,筱筱表情怪异地朝墨零使了个眼神:‘人妖人妖’,墨零与她相处甚久,知她说的什么,一扇子敲她额头上:‘闭嘴’

玉娘没在意两人的动作,接上之前的话:“他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郎玄成为鬼修。”

“不对。”墨零打断她:“哪里只有一个办法?让郎玄成为修真者也是可行的啊。”

玉娘叹了口气:“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但那道人说,想成为修真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靠资质,二靠苦修,两者缺一不可,否则人人都可修真了,并且,修真者为了修身养性,大都戒情戒爱,到时候,对我这妖修,就难说是爱我还是杀我了。”

“所以你便听他所言,将郎玄弄成鬼修了?”

“对!”

玉娘脸上没有后悔之色:“道人说,人只有在情绪偏激的情况下死了才会变成厉鬼,成为厉鬼才能走上鬼修之道,而不是灵魂湮灭于天地之间。”

“于是我便设了个局,让郎玄酒醉后与妇人睡在一起被发现,然后惨被冤死,果然如那道士所言,郎玄成了厉鬼,又为了让他快点成为鬼修,我便用那道人教的办法进行活人祭祀,并用招魂曲将他困在曲江之中。”

“后面,郎玄化作了黑龙,我便这么用活人养着他,就算知晓了他喜爱男子,我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过几年我就第二次化形了,到时我便化作男子陪着他就好了。”

玉娘那张美艳小脸上此时满是憧憬。

见此,墨零虽然无奈,但还是不得不泼她冷水:“你被骗了,你和郎玄这辈子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EXO灿白之迷幻恋缘EXO灿白之迷幻恋缘爱心QQ糖|幻情朴灿烈:我只要你,不管前路多么坎坷,让我陪着你走,好吗?边伯贤:就算失忆我都会对你一见钟情。就算敌对都舍不得伤害你,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 孤岛狼王传奇孤岛狼王传奇夏荷依婷|幻情美丽少女,雪崩失父;双腿残疾,陷入绝望。偶遇画家,穿越时空;摇身一变,成为公主。不满早婚,离家出走;魔幻仙境,孤岛求生。可爱狼犬,死心踏地;护卫主人,收复雪狼。修得神功,战败魔兽;狼犬成王,精灵附身。多面情感,如何抉择?异界之中,何去何从?
  • 怿万小楚|幻情她是子桑世家的废物小姐白痴、草包、废材,是她的专属代言词,当她一朝觉醒,任人期凌?对啊,因为这"人"字指的是她上官怿!白痴,草包,废材?没错,和她怿天才相比,哪个不是白痴,草包,废材!北越第一美男来讨好,看都不看直接扔,问我为什么?哦,sorry,我对你的姓不太满意…西岭四大才子齐献媚,看都不看直接收,问我为什么?哦,我觉着你们挺有当鸭子的天赋…终于,在某青楼中,某人被某个帅哥直接扛起,"外面喝花酒,小怿怿你挺有本事啊!"某人擦了一把冷汗:"是吗?我…还好啦。"然后…第二天,已经下不了床的某人大吼:"老子信了你的邪!南宫末平,你这个流氓,禽兽,色狼啊!!!
  • 废材逆袭:邪王的杀手妃废材逆袭:邪王的杀手妃木九妖|幻情她是凤家九小姐,从小欺辱到大的废材小姐。她是二十一世纪杀伐果断的杀手之王。当她强大的灵魂入侵她时,看废材小姐华丽逆袭。有空间神器在手,炼丹随手就炼,神兽难寻,自动送上门。本是逍遥又自在,竟然身世成了迷。还好有邪王大神保驾护航寻找身世之谜。
  • 王爷别烦我之来世相见王爷别烦我之来世相见白色云朵|幻情我叫女主角万万没想到,我穿越了苍天啊,大地啊,我知道作为杀手的我曾杀害过许多人作为毒医的我毒死过更多的人可是,不带这么玩的啊不仅给我一个面瘫的凶残王爷,还给我一个战斗力只要五的渣渣(萌也是种技能)你这样对得起我么?
  • 废材召唤师:神君的娇萌王妃废材召唤师:神君的娇萌王妃晴芜|幻情她,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科学家,却穿越到了一个废柴身上;他,作为不近女色的一代神君,却被她所吸引,一见钟情。苏月黎:“萧逸辰,我再说一遍,离我远点!”萧逸辰:“黎儿,你是我的王妃,我们就亲近点嘛……”她的抗拒,让他更加喜爱;他的无赖,却让她不知何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自从他们相见之时,一段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爱情之旅,就此开始……
  • 遗落天域遗落天域胡来小忆|幻情冥界公主冥舞,因冥界大乱轮回。本是王府五郡主,却成黑楼大小姐。她被慕老收养,起名慕舞。“这一生,虽有憾事,却无悔。”
  • 重生引路人重生引路人裕爷爷|幻情【无限流】 何遇生前没能熬到退休吃养老金,重生一次,没想到还是继续干老本行。 只是她发现无垠世界太大,任务位面太多,活是干不完的。 退而求其次,她只希望这一次不要又死得太早。
  • 帅比我嫁了帅比我嫁了思寻|幻情【片段1】“帅比,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紫薇吗?”画如晴逮着帅比就追的念头一把抓住画宰相的胳膊。“三儿,夏紫薇是谁?”画中郎一脸迷茫。“不好意思,台词搞错了。我重新念。帅比,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这样你是不是会想起来?”画如晴闪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激动的再次询问。“叫太医叫太医,我家三儿脑子有点烧了。”画中郎急切的冲出外面喊道。【片段2】“皇上,我嫁!这么帅的帅比怎么能不嫁!皇上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晚成亲。从此我们和单身就是路人!”众人扑倒!要不要爱这么直白!今晚成婚?要不要这么着急?
  • 浮生若浮生若玄参|幻情用最简单的语言,写最简单的故事,用简单的喜怒哀乐,祭奠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