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5章 天璇阁变之末星归位(2)

公子柯茫然地看向墓园四周,除了劈里啪啦落个不停的金鱼,看不见人影。

与此同时想起了一个沙哑的、十分不友好的鬼声。

“是谁?敢坏我的事。”

声音似乎与推崔凝下楼的女人不太相同?

予辉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不示弱,道:“你杀了崔凝,我跟你势不两立,赶紧露脸出来,叫我看清楚仇家的样子。等我上了岸,一定找你报仇。”

沙哑的鬼声停顿了下,居然准确判断出对手的身份:“你就是灵鸦族的继任少主么。”

予辉暗叫不好,居然凭借几句话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崔凝的关系,这个强大的神秘对手究竟是什么人?直觉告诉他,跟杀崔凝的凶手并非同一个人。

与此同时,公子柯也惊讶于听见了予辉的名字:“予辉兄,是你么?十年没见你啦,你究竟去哪里了?”低头看着下葬的棺木,公子柯忍不住大声哭道,“我没照顾好小凝,辜负你的嘱托了。”

予辉斥他:“那你为什么搅得小凝死后都不安?柯啊,真没想到,你仪表堂堂、书生书气的,居然抗了个铲子掘墓??”

没想到,公子柯说出口的这句话,每个字都叫予辉更加惊讶。

“是她告诉我今夜要来挖坟。天璇阁变近在眼前了,受到金乌神庇佑的死者都会复活。”

“你说什么!!??柯,你刚才说的什么话?你是被人下蛊了吗?”予辉立刻现身,一把抓起公子柯的衣领。

“你说什么?天璇阁?金乌神?死者复活?”

“咚咚”。

叫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咚咚咚”。

两人一同往葬了崔凝的墓坑里看去。

“咚咚咚……”

虚弱的声音居然从地下传上来:“救……我……”

两人异口同声地喊:“小凝!”

公子柯二话不说,跳入墓坑内,卷起袖子用双手扒开棺木边上的土,拿出随身携带的撬刀,插进铁索环里头,用力按压另一头,“邦”的一声把锁撬开。

他急不可耐地掀开了棺材盖。

里面正坐着面色如鬼一般铁青,因呼吸不畅而不得不大口喘息的崔凝。算算崔小姐入葬到现在,尸骨早该出现腐烂的迹象。然而,奇迹就发生在这片墓地中大的棺材里,除了皮肤的颜色实在不正常之外,她是个大活人,浑身上下没有烂掉的地方,她有呼吸,崔小姐重新活过来了!

“小凝!小凝!”公子柯扑上去抱住回魂的崔凝。

予辉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死而复活的事情。

两人背后,那个沙哑的声音阴阴笑着。

“看到我的本事了没有?”

公子柯连声道谢:“小凝活过来了,太谢谢苍天了!”

予辉则保持着十足的警惕:“到底是谁?”

那声音问向予辉:“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这难道说明,予辉该知道?

“操纵了金鱼,难道你是东海金鱼族人?”予辉摇头,“不对,不对。我又不认识金鱼族。你是怎样跟小凝扯上了关系?”

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崔家小姐在这个时候,用一双仍旧没有神采的死眼看着予辉,这叫他很害怕。崔凝幽幽地开口:“表哥哥,十年啦,你终于可以上岸啦。”

“小凝你说什么?上岸?”予辉赶紧澄清误会,“不不,我这不是上岸,是用了灵鸦法术在这里出现个幻影。天璇阁变最后一颗星还没归位,我上不了岸。我不在的日子里,没法照顾你们,叫你惨死了。不过你别着急,等我上岸了,一定替你寻仇去。”

崔小姐摇动着僵硬的脖子:“你可以上岸了。”

“什么?”予辉啰啰嗦嗦,就是不敢承认心里极其糟糕的预判,“哈哈,不可能啦。天璇阁变还没……”

沙哑的声音夹杂着潮湿的泥土气息,向予辉宣告:“天璇阁变已经落成。我准你上岸。”

予辉惊愕在原地。

“你到底是什么人?谁给你这么大胆子,敢乱说星象?”予辉慌里慌张抬头看天空,云层之后的天璇阁星象渐渐组成,唯独缺少最后一颗星。

“不要瞎说。末星尚未归。”予辉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过于强大的黑暗力量从海上东方涌来,他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只是其中一片落叶,被宏大的洋流裹挟着,不自由主飘向命运既定的方向。灵鸦的时空穿越术遭到了反向力量的攻击,好不容易落在墓园地面的双脚被迫升空,就好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黑暗将他推回海娘娘岛上。予辉急叫:“小凝,你先藏好,等我来。”

周围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泥土腥气,予辉开始怀疑味道来自何方。

那个声音隐隐做笑:“天璇阁变,等了十年。”

予辉凛然说:“那是我作为灵鸦少主的使命。你究竟是敌是友?”

“来,”声音开始变得充满诱惑,“完成最后一步,你的任务就结束了。”

“你说什么?”虽然内心很想要抵抗,予辉随着灵鸦的指引,一步步前行,走在既定的命运轨迹上。

“你不想知道,等了十年的天璇阁变,你究竟在等什么?”

“我当然想知道到。”

“就是这里。”

灵鸦停靠在一棵枯死的树上。死树只剩树根,光秃秃一截露出地面。予辉几乎是捏着鼻子,也没办法张嘴,死亡的腥气太重了。

“搬开。”

面前是一块沉重的石碑,上面刻写着某种不被人所认识的文字。

他疑惑于为何自己的身体会不受意识控制,而在那声音的诱导下,在头顶天璇阁星象的默默注视下,居然真的动手开始搬。

“对,对,快,快!不要耽误了末星归位。”潮湿又粘腻的声音无比兴奋。

每搬起来一寸,石碑下就冒出更加浓郁的腥味,这味道简直堪比腐败的死尸。予辉不受控制地行动着——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呀?出海漂泊近十一年,等到天璇阁变,就为了搬动一块石碑?再说,这石碑是个什么东西?

在这时,背后忽然响起女人的怒叱:“予辉,放手!”予辉一惊,掀起来的石碑差点脱离手心。

“您是……海娘娘?”

从来不肯见予辉一面的海娘娘,怒气冲冲从神庙中赶来。

愣神的刹那,身体依然发力搬动石碑,就在海娘娘赶来打掉予辉双手之前,诱惑他的邪恶声音大笑着:“晚啦,晚啦!你封印我十年,还是在天璇阁变破解啦!”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凶猛的黑暗如同发怒的野兽,从石碑下迸发而出,海娘娘单手结印,企图再次将之封印,无奈为时已晚。

头顶上空,天璇阁星象的最后一颗星,缓缓上升,沿着星轨移动至归位。

那声音疯狂地大笑。

“我出来啦,我出来啦——”

“天璇阁变,风临惨案,百虺入城。”

“开始吧,开始吧。一切海浪,都卷起来吧!”

天上开始下雨,从如牛毛细密,到黄豆般大小,到倾盆直下。

从海底卷起的巨浪冲向海参娘娘岛,瞬间将小岛淹没。

轰隆隆的海浪声宛如滚滚前行的马车,载着临头大祸驶向风临城。海上一重重浪互相叠加,筑起的巨浪之墙顷刻间倒塌,撞沉所有的船只,冲毁海岸线上的一切。

---(九鼎棋风临城之百虺入城·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浮生纪言浮生纪言苏怡哀|幻情五岁时,言真以为三胞胎的身份是自己最特殊的地方。十岁时,她改变了想法:有一个长相妖孽、一切成谜的“小叔叔”才是与别人最大的不同。谁料世事多变,十三岁时,她莫名其妙成了神秘店铺“浮生”的主人,经营起了帮助怨魂重生穿越的小生意。而当客户遍布各种稀奇古怪的异世界时,她却发现了一个更惊悚的事实:自己居然也是重生的!而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能称之为“人”!小姑娘终于爆发了:尼玛,这坑爹的人生还有完没完啊!
  • 妙灵妙灵山色|幻情宇宙万物,众生灵各有其生存之道,万物并存而不相害,万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各行其道,在宇宙中自由的生长演变.这就是自然之道。也就是说,在茫茫的宇宙中,人类只是宇宙万物中的一个种类而已啊.据传说:人类所在的地方称做人间.魂类所在的地方叫做鬼域.神类所在的地方叫做神际.仙类所在的地方叫做仙界.灵类所在的地方叫做灵空.........万灵之主的女儿妙灵小姐,偷偷地离开灵空来到人间.......
  • 我没有心,却需要爱我没有心,却需要爱千幻离幽|幻情她,是整个浩渺宇宙中的至强者慕璃月,她拥有着主宰整个浩渺宇宙的无上地位,宇宙给予了她别人奢求不来的一切;但宇宙唯独没有给她一颗心。在这漫长孤寂中,她,该怎么办?
  • 覆手乾坤:弃妃本狂妄覆手乾坤:弃妃本狂妄歌尽逍遥|幻情?她——若凡,本应过着自由的生活,因不愿过活在别人的操控之下,死于非命。宇文暄,一个官宦子女,身分极其尊贵,可偏偏一出生就害死亲母,又是个傻子,是人人可欺的对象。原以为饮下“孟婆汤”之后,一切红尘往事都尽了。可是却不想她变成了她。然后之后的一切都变了。下嫁给楚南王?好吧。反正在哪闲着也是闲着,弃妃就弃妃吧,她还巴不得呢。最好那什么楚南王一辈子都想不起有她这号人物。隐世王朝中人,关她何事,皇权家族之争又与她何干。还有那一个个的人和圣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要粘上她。什么?她是隐女?得隐女者得天下。这呀的谁说的,她只不过就是答应帮宇文暄报仇之后,过上安安稳稳的米虫生活而己啊。可为什么偏偏不能如愿呢?
  • 霞光万丈霞光万丈和敬清寂羽|幻情诸天万界,时光荏苒。无物亘古不变。唯有心中一念,传承万载,苍生承运,岿然不动,生出霞光万丈。
  • 妖孽式神妖孽式神我好爱牙|幻情在这个以拳头说话的世界里,重生的她以一身锋芒,成为威震傲尔兰大陆的超神人物。可谁还记得她本是秦家废弃的“七少爷”。
  • 笙笙残竹尽桃花笙笙残竹尽桃花R小Kuv|幻情一袭红嫁衣,穿在她的身上,鲜血流出,她满眼泪光,看着他,最后带着一丝妄想痴痴一笑,沧海桑田,她也只不过是人间过客罢了……欢迎书友交流群,群号码:428819233
  • 绝世宠妃:至尊帝王宠绝世宠妃:至尊帝王宠千尐|幻情华夏古国的宗主云陌歌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陷害致死…当紫眸重现,天地混乱,神兽四起,神器现世。她,灵魂归位,神魔之女,重现于世……他,帝家之子,天地之主,冷酷绝情,嗜血狠辣……当他遇到了她,看他们携手一起睥睨天下……
  • 半书离半书离央央十四|幻情草包郡主,皇室耻辱,世人笑柄?!杀手界无冕之王一朝穿越,看她披荆斩棘,艳惊天下,弹指风云乱!凤羽龙鳞,月城魇境,无日渊,潋星河,前世今生,情怨痴缠……少年少女乱世相逢,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
  • 纯真萌妖女,男神都爱我不懂纯真萌妖女,男神都爱我不懂暗香幽|幻情我爱你,胜过生命。只可惜……我爱的那个人,她和你很像,甚至一样。所以,对不起,我只能抛弃你,对不起……希望你不要怪我。心月,对不起。我这一生最爱你,也最恨你,如果我走了,你会伤心吗?如果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还会继续爱我吗?对不起我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还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心月了?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你,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