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觉醒狂言

“墨龙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少真道君一时之间消化不了这等大逆不道之语,因此墨龙轩口出狂言,她手上却没有动作,任由墨龙轩抱住自己。

“道君,”墨龙轩双手抓着少真的双臂,神情严肃地看着她那澄净的双眸,“女子哪比男儿弱?凭什么那些老男人就能身居高位?!凭什么那些老头儿就能坐拥三界?!我不服!”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仅敢怒斥王母,现在甚至敢呵佛骂祖,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少真道君见墨龙轩放开了自己,不退反进,右手摁住墨龙轩的后脑,将身子往前一挺,两人四目相对,靠得极近极近,鼻尖都快贴着了,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只是一个眼神冰冷,一个眼神炙热。

“墨龙轩,你脑后果然有反骨。”

“我的反骨,哪里比得上道君一身傲骨。”

少真道君闻言,惊怒交加,一把就将墨龙轩推开,然后抽出了明晃晃的紫色妖刀,杀意升腾;

“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真的一刀结果了你?!”

少真道君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即便墨龙轩如此郑重其事,她也不会轻易地就被这三言两语所打动。

况且突然听闻墨龙轩煽动之语,少真道君反而愈加惊疑不定,怀疑墨龙轩是不是奉了谁的旨意,代替那几个“老头”试探她的态度。

少真道君虽然率性,但绝不愚蠢。

瞎胡闹,耍性子,这些个“老头”也许可以忍,但要是存着推翻他们统治的心思,必然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墨龙轩哪里经得起少真道君一推,立马后退数步,颓然坐在青石上,嘴角已是沁出了血丝。

墨龙轩知道自己在冲动之下,已经说了“不该说的话”了,事已至此,悔恨已经没有意义。

如果不能说服少真道君,自己势必不能生离月宫,只会被当做一个逆贼处理掉,连太上老君也不会多加过问,恐怕还会道一声:“死得好!”

没有人愿意和“反贼”牵扯上关系,除了另外一名“反贼”。

“哈哈哈,人人都称少真是女中豪杰,大罗之下无敌于三界,照我看其实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别人都骑到头上拉屎撒尿了,还反过头来要把说真话的人灭口,空有一身本事,却只敢欺软怕硬,羞也不羞?”

墨龙轩也是豁出去,继续出言挑衅,生怕死得不够快。

少真道君闻言,更是面沉似水,浑身升腾起一片冰冷的红紫之气,缓缓举起妖刀至胸前,只消得往前一递,墨龙轩就是身首分离的下场。

“道君不要!”林浅浅见事态危急,惊慌地就要上前阻止。

“浅浅不必阻扰道君,她要杀便杀。杀了,也好过一辈子为奴为婢,舔别人的臭脚丫。”

墨龙轩就像着魔了一般,愈发肆无忌惮,脸上挂着癫狂的神态,伸手拦住了林浅浅。

他拭去嘴角血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少真道君身前,拉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了光洁的脖颈,往前一递,抵着妖刀刀锋,不顾脖间已经沁出的血珠,邪狂地大喊道:

“道君自己要当奴才,为什么还要拖着月宫众人?这天庭的狗奴才已经够多了!

“想逼我当奴才,你就直接杀了我!

“要我一辈子为奴为婢?做尼玛的春秋大梦!”

少真道君被墨龙轩一番叱骂,反而默然不语,眼神空洞。

她曾经以为,可以用手中的妖刀斩断一切枷锁;

她曾经以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可以只凭着良心做事,不必做违心之举;

但实际上,自己连庇护月宫都十分吃力,更遑论惩奸除恶,扫尽天下不平事。

她说服自己接受现状,并告诉自己这就是现实,现在的日子已经过得有滋有味了,实在不必再多生事端,搅乱这难得的安稳日子。

因为,但凡有丝毫动乱发生,始作俑者就会被当成三界众生的罪人。

她安慰自己,这就是天意啊,不要逆天而行。

好日子来之不易,大家都要珍惜,老老实实当天庭的太阴之主,维护三界和平稳定。

然而哪个大海不波澜壮阔?丝毫没有涟漪沉浮的水面,只是一潭死水。

只见太平,不见平等;只见稳定,不见富强。

三界圣贤一心传教,不见颗粒无收;漫天神佛饮酒作乐,不见众生疾苦。

墨龙轩见少真道君沉默不语,更是狂笑不止,仰天怒嚎:

“凭什么三清六御,可以宰御三界乾坤,女子就要委曲求全?!

“凭什么三世诸佛,可以坐拥西天净土,妖类就要茹毛饮血?!

“凭什么大周皇朝,可以国祚绵延百年,草民就要饿殍遍野?!

“凭什么高门望族,可以沃野千顷万里,家奴却代代不得翻身!

“凭什么?我不服!”

少真道君听得墨龙轩如此慷慨激昂的话语,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热血,然而浑身那红紫之气除了冰冷,还多了浓郁的死寂。

墨龙轩打破了少真道君脆弱的保护壳,原本她以为那是忍辱负重,但兴许不过是自欺欺人。

她错了。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论是奴隶还是草民,全世界被压迫的群体,都应该联合起来,去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力,去争取平等发展的机会。

这不是要特权,而是要平等。

一个出一分力,就得一分收获的平等,不受社会和制度的剥削和歧视。

每个人都有资格和权力去得到更好的生活,不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也不论这个变化过程是平缓的,被称之为改革;还是激烈的,被称之为革命。

历史发展潮流是不能,也不会变的。

谁敢不当攥取权力,谁敢开历史的倒车,谁敢坐在人民的头顶上喝酒吃肉,拉屎撒尿,谁就是人民的敌人。

“道君有能耐,有手段,压根就不必委曲求全!”墨龙轩一番狂言发泄完之后,终于也是冷静了下来,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少真道君,“道君唯一缺的,只是办法。”

“而办法,我有。”

同类热门
  • 仙侠榜仙侠榜卧饮千杯|仙侠修真为何?只为长生!长生为何?只为天道!天道为何?只为天意!天意为何?......罗晨:“天意就是个,屁?!”
  • 养宠成夫养宠成夫步摇|仙侠故事是从一只傻狐狸捡回只鸡(凤凰)开始的,傻狐狸看着骨瘦如柴的鸡怎么都感觉现在吃了有点可惜,傻狐狸决定先养着,等这只鸡肥点才好下口,只是为毛这只鸡看她的眼神那么恐怖呢?“鸡啊鸡啊,你是公的还是母的?”一只傻狐狸蹲在华丽精美的鸡窝边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问。“……”鸡又怒又气又暴躁的啄了傻狐狸一口,老子是凤凰、高贵的凤凰。傻狐狸揉了揉被啄的前爪子人性化的坐在地上,前爪提起一只鸡腿一脸疑惑的盯着鸡屁屁看“怎么没有下蛋呢?尘尘想吃蛋!”某只不如鸡的凤凰爆红着张鸡脸翅膀紧捂屁屁怒道“唧唧唧(你妹的)……”从此傻狐狸过上了有宠有家、鸡飞狗跳的幸福小日子,直到很久很久之后都不明白自己养的鸡怎么就不和她这个主人打个招呼就变异了?你们有谁听说过鸡吃狐狸的吗?这世道是不是反了?
  • 飞虹飞虹晓岸|仙侠这是一个天道没落的世界,飞升成仙已成空谈。最近的传言,是一代天骄薛涛擎飞虹仙剑,演天道破虚空,终成为数千年来第一个飞升之人。而他所用的飞虹仙剑,却被留了下来,使得天下修界暗流涌动。平静与混乱相互交织,一宗迷案悄然发生,当落霞映着鲜血,一个婴儿就在这一片死寂中携玉出生。
  • 傲天苍茫傲天苍茫奈何一笙|仙侠天道苍苍,人道茫茫。大道繁衍,生生不息。少年苍宇生在阳界,活在阴界;无意探寻,惊现秘闻。阴阳两界、神秘功法、奇异珠子、身世秘密......一连串事件一个个地围绕苍宇。重重谜团事件渐渐明了,苍宇本想逍遥世间专心修炼。却不料人算不如天算,苍宇又陷入了一个天大的陷阱中......
  • 伪女主的修仙日常伪女主的修仙日常小阿吟|仙侠自打我穿到修仙界以来,就独得天道恩宠呐~虽说我不是正式女主嘞,但我也是开挂飘满天呢~我也劝天道老儿看着点他亲亲闺女,可奈何他就是不听人家话捏╮(╯▽╰)╭咋的办嘞,只得撂开女主,咱自个儿,悠哉游哉滴,修行飞升去咯~
  • 神魔枪神魔枪定音|仙侠东皇、西决、北魑、南音历经洪荒传承到今的上古四大家族,牵扯出一个扑朔迷离的神魔秘密……三次元素高潮,上古神魔之秘,贯穿整个星空大陆的空间裂痕,天魔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人字卷现世,命运的轮盘悄然转动,天地密卷,太古魔尊,神魔枪的苏醒是救世还是灭世?上古云帝转世到宁家,取名宁释,却遇到了同时投胎到本家的“人字卷”,天赋异禀的二人,从小便开始了在修炼一道上的比拼。为了提升实力,宁释和舅父端木雄川外出历练,恰逢宁少炎勾结天魔宗,半路引起冲突,雄川身死,宁释却意外结识了被灭族的南音一家的阴魂,得到神器南音琴。一个惊天大秘,便从这里开始一步步揭露出来……
  • 从头再来的小仙从头再来的小仙晟炎.|仙侠从前有位小仙人,投了胎转了世,从头再来历经磨难,机缘巧合下激发一部分记忆开启了修行之旅,最终再次成仙,重新担负起了责任
  • 天外九重天天外九重天澜风木羽|仙侠“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啥?是落尘派的弟子?快滚!”他们门派整体实力以贫穷垫底闻名修真界,穷到连打劫的都不愿浪费时间。但是,这个门派从掌门到徒弟,区区九人,个个非凡。木羽也是。你看到的,只是他愿意给你看的,你看不到的,才是他的真面目。
  • 仙器改造专家仙器改造专家今华|仙侠自诩为一代大盗的小人物金条,穿越了遥远的时空之门降落在这个修道者的世界里。带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改造术”,金条发现但凡可以使用的物品,似乎都能稍稍地改造强化一下,而且达到一定强度后,会出现特殊的属性。比如普通皮鞭,竟能伸缩自如?木质的脸盆,竟能改变水质?修真者的法器,威力可以加强?那传说中的仙器,被金条强化后,会发生什么……他不懂打坐,只会偷坟掘墓,他不会吐纳,就爱倒卖赃物。他从不修炼,却受世人敬仰,他不可一世,全凭改造仙术。
  • 黑道修神黑道修神十面|仙侠英雄:名垂千古。枭雄:权掌天下。在修真界流传已久的神秘家族---天师族。传说每当天师族临世,世间必将有一番动荡与不凡。向天成,天师族唯一后人,被父亲称作怪才的家伙。天生异能与后天修真功法并存,凭借强悍的实力,重振族门,扬威天下,率领麾下一步步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