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2章 兜率宫暗流涌动,金蝉子人约黄昏

兜率宫,朱雀台。

朱雀台有座不起眼的木制大厝,早已闲置多年。

这座大厝,约有四分之一足球场大,地板四壁全是普通木板垒成,毫无特色可言,甚至有点简陋,以至于没什么人愿意到这个鬼地方来,更不用说修炼了。

然而这座原本应是空无一物的大厝,此时却有五百余名黑色劲装的好手,各个面色肃然,垂手而立,站得笔直如峰,均匀地散布于这座屋宅里。

这五百名兜率宫门人,端的是十分诡异: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有鬼,有仙有妖。

修为高的,也不过是玄仙境界;修为低的,甚至有才刚刚化形的妖怪。

这五百人,身材、长相、出身,个个不同,甚至大相径庭。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平凡,平凡到扔到人堆里,也没有人会多看一眼。

不对,还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这五百名好手,每一个人都目光坚毅,在黑色劲装的衬托下,似乎凝结成了一个整体,升腾起一种莫名的威势。

如果墨龙轩在这的话,也许会有一些发现。

因为这五百人中,他在兜率宫多年,几乎一个也没有见过!

唯一几个他瞧见过的面孔,如果墨龙轩仔细回想,也许能回忆起昔日老君在朱雀台讲道时,那几个在讲堂底下勤奋学习的道人仙童。

“文始,你瞧我从三界网罗来的这些英才俊杰,可堪一用否?”

太上老君安然端坐在一把木椅上,微眯着眼,看着眼前五百兜率宫弟子。

侍立在一旁的文始真人闻言,低声道:

“师尊深谋远虑,早早布局备下这些暗子,亲自调教的弟子自然不凡,我道门应对释教的反扑就更加有把握了。”

“深谋远虑?”太上老君闻言嘿嘿一笑,道,“倘若老道我真的深谋远虑,又怎么会被燃灯那厮骗去朱陵丹台,以至于让释教钻了空子,设计放了石猴闯入兜率宫,吃了我无数灵丹妙药!”

“师尊……”

文始真人无法开口劝解,因为事实如此,彼时大圣闯入兜率宫中,太上老君正和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讲道,陪侍左右的更有无数仙童、仙将、仙官、仙吏。

若不是如此,兜率宫决然不至于如此空虚,不仅被石猴吃了不少灵丹妙药,更是莫名其妙丢了许多天材地宝。

这些宝贝都被谁拿了?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但若说释教没有参与其中,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释教处心积虑,大势已成,老道不得不服,谁让如来是个治世之尊?

“老道我放下身段,亲至灵山折冲樽俎,希望道佛两门能找到一个法子妥善解决争端,哪怕道门吃点亏也无妨。

“但是如来不允,掉过头来反而认为我道门软弱可欺!

“原来这个谈判,在释教那些人看来,反倒是示弱之举。

“我负气离去,却在灵山脚下遇到墨龙轩。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天道纵然无情,但总会留有一线生机,也许这一丝曙光,就应在墨龙轩身上!”

太上老君一改往日从容,越说,情绪越发有些激动,已是站了起来。说到最后,他的脸色更是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剧烈干咳了起来!

“师尊!”文始真人见状,不禁变色,连忙低身扶着太上老君。

“无妨,些许小伤。”老君摆手,重新坐回木椅上,“看来我连日忙碌,有些累了,和道君连手取用一段破炭,竟然也伤了身子。”

文始真人见状,面色凄然,如鲠在喉,恨不得代师受过。

而两人底下的五百名好手,无论上头说什么,做什么,丝毫言语都没有,连呼吸声都若有若无,有如木头人一般,一动不动。

端得是纪律严明,秩序井然。

“安排下去吧!”太上老君出言命令道。

“是,师尊。”

文始真人俯身应命,挺身举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双指并拢,在半空中连续挥动三周半,继而移到左耳,忽的再向右前方一指。

五百人一言不发,齐齐俯身领命。

待到文始真人再眨眼,眼前已然是空无一人,偌大的木厝,只有太上老君和文始真人了。

就好像那五百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

灵山山脚。

数年过去了,当初墨龙轩曾经趴过的那块大青石旁,如今已经长出了一株不知名的小树,淡青色的树叶子,其上长得似酢浆果一般的,或白或红的小果子。

树虽然只有一米多高,但也算得上风姿绰约了,未来可期。

小和尚依旧是那身一尘不染的白色僧衣,独自一人蹲坐在大青石上,一会看看灵山,一会看看夕阳。

夕阳西下,将小和尚和小树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

小和尚看起来很孤独,但其实不然。

金蝉子是一个忍受不了寂寞的和尚,所以他一定会找到陪他的人。

你说他独自一人?其实也没错,伏在他肩膀上的那只不过两三寸长的蝎子要是不注意,的确是很容易忽视掉她。

“小蝎子,我前不久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名叫墨龙轩,改日我介绍你认识哇!”

小和尚似是自语,似是对话,也不管那只小蝎子能不能听懂人言。

“其实我是去向玉兔儿道别的,但是我们三人莫名其妙打了一架,后来道别我就给忘了……”

小蝎子忽然立了起来,高高举起两只钳脚,剧烈地晃动着,好像在表达着不满,似乎在告诉小和尚,为什么不先找她道别,而是先找了玉兔。

“唉,其实我也不想转世下凡,但师傅一定要我去,我还不能不去,真烦啊……

“还是想想办法拖上一拖,和你们几个老朋友逐一道别吧,最好拖上个几年,让师傅和观音那厮都忘了才好,这样我就不用走了……

看到小和尚面露愁苦之色,小蝎子更加不满,连尾上的那根钩子,都情不自禁地摇晃了起来。

倏然间,小蝎子往前一蹦,高高举起尾上的钩子,狠狠地点了小和尚的左耳一下。

“呀呀呀!痛痛痛!”

金蝉子最怕疼了,一点疼就能眼泪乱飙,更不要说被一只毒蝎子狠狠地蜇了一下。

“小蝎子你干嘛用倒马毒蜇我!”金蝉子捂着左耳呼痛,但动作仍然小小翼翼地,生怕伤到左肩上的小蝎子,“你生气了?好吧……”

金蝉子忍着痛,低头思索了一番,这才道:

“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走了,既然你舍不得我,不如你随我上灵山吧。”

同类热门
  • 灵秀山河灵秀山河钢铁豆腐|仙侠钟天地之灵秀,蕴山水之华英。天地万物,尽皆有灵。茵茵草木,锦绣山河。神奇的灵秀大陆,光怪陆离的仙侠世界,万族林立,群雄并起。一个从小部落中走出的少年,奋力崛起,热血征战修仙路。
  • 斩仙记之盗破苍穹斩仙记之盗破苍穹爱吃猪肝|仙侠盗亦有道,盗可斩仙,看我妙手空空,盗破苍穹!
  • 剑侠传剑侠传流星|仙侠一段传奇的经历,一段传奇的佳话,一个传奇的故事,一把传奇的宝剑,还有一个传奇的人物。
  • 羿仙羿仙了无心痕|仙侠易生太初,太初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化九宫,九宫之数,隐一圆极。修炼之法,素变万千,心种灵台,道之始。而心台不生灵根的一个凡人,却凭一坚韧的修仙之心,背负残破的古老弓箭,在漫漫的修真途中,一步一步的走上逆天罚地的巅峰道路。在这里给你们讲述不一样的古典修真,讲述不一样的筑基、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也讲诉不一样的战役策略曾经的沧海以化成山田,曾经的那些巨石也成了齑粉。千万年过了,你是否还记得你心底的那丝丝感动是什么?
  • 男友是只九尾狐男友是只九尾狐原来是欧巴|仙侠当了18的人,成人礼那晚,竟遭遇毁三观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什么?她竟然不是人,奇怪的毛茸茸的耳朵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这也太不科学了,阿西吧!一定是在做梦,爸爸救我啊!
  • 守风传奇守风传奇月夜游|仙侠守风人,守护风中子民,却遭子民背叛,千年后,只剩一名守风人,身受洪荒大巫毒咒,背负千年耻辱,少年如何为守风正名,如何挣脱命运的桎梏,尽在传奇之中。
  • 黑曜剑黑曜剑曜曜|仙侠他只愿平凡的活,命运却让让他走上不平凡的路。奉着父亲的遗愿,护送着世代守护的黑曜剑,在这段路途中他渐渐成长,渐渐变的不再平凡,成为众人仰慕的救世主。
  • 魂穿异世:傲娇女王魂穿异世:傲娇女王九非良|仙侠你有圣兽,哦,难怪是圣母白莲花!我还有神兽,那我就是神!哦,你有天极灵丹,难怪这么极品!,你有圣兽,难怪是“圣”女!某妖孽:小九儿~我饿了~小九儿冷着一张脸拿着碗米饭直接盖他头上!某妖孽用力抹掉了脸上的米粒,笑容灿烂:小九儿~我~小九儿手拿一盘红烧肉盖他脸上,绝尘而去,背影潇洒霸气。
  • 剑意寒堂剑意寒堂温声戏语|仙侠宫廷政变中,“绝世双剑”之一的龙吟剑傅剑,在与神秘刺客的对决中身亡。同一天,与之并称为“绝世双剑”的傲天剑陆羽遭众多高手袭击,身负重伤,最后下落不明。绝世双剑,龙吟傲天,自此隐没。十七年后,二人的后代却背负着前世的恩怨,重出江湖,势必要找出当年的真相。
  • 天下逍遥任我游天下逍遥任我游猫咪老黑|仙侠前世,作为一个孤独画者,洛子玄一直追寻这他的画道;今生,成为一个修炼天才,洛子玄同样的追寻着,甚至放弃了他那天才的资质。某一天,一件小事让他醒悟了。他开始了修炼。当某一天,他的画道开始融入这修炼体系之时,这个世界又会因他而改变;他的一声狂吼,整个世界必将因他而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