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6章 两情相悦

彦如花哪能不担忧呢,这一下出兵十几万,这场战役定不是普通的战役,战场刀剑无眼,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他,竟说得这般云淡风轻。

“你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回来!”

见她脸上担忧之色尽显,凌墨上前紧紧拥住了她,感受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语气也变得温柔无比,话里却透着几分醋意,“你对莫云清也是这般说的?”

彦如花双手也环上了他的腰,轻轻笑道:“我与莫云清,并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和他的关系,就好像你跟苏莹的关系一样!”

凌墨突然轻轻放开了她,问道:“你是不是始终还在认为,我与苏莹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要说一点都不怀疑,那是假的!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只要看到你对她好,我心里便堵得慌!”彦如花直言道。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日后定会注意一些自己的言行,这样总可以了?”

彦如花笑着点了点头。

凌墨极为慎重的看着她,道:“这聘礼你得尽快退回去,免得将来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等我征战归来,我便娶你为妻!”

彦如花直勾勾的看着他,似在探究他这话的真假,“你此话可当真?”

凌墨在她额头轻轻敲了一记,宠溺的道:“我发现,你对我的话似乎总是存在质疑,这是为何?”

“那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而你太优秀。我害怕失去,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来却什么也没有……”彦如花渐渐低下了头。

凌墨最喜欢看的,便是她这一脸娇羞的模样。他伸手挑起她的下颚,看着那微微轻启红唇,仿佛有股致命的吸引力一般,深深的吸引着他……

……

罗衫渐解,衣带渐宽。

当天地间第一大诱惑袭来之时,两人竟丝毫不加抗御。

凌墨伸手为彦如花抚平了凌乱的秀发,又在她额间印上一记,爱怜道:“记得,等我回来!”

彦如花把颈间的玉佩取了下来,递给他,道:“这是我父亲特意为我求的平安符,现在我把它给你,让它护你平安,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这可如何使得?这可是你的平安符,你怎能把它转手赠与他人?”凌墨道。

“等你战胜归来,再把它还我也不迟。再说了,你可不是别人!”彦如花亲自为他戴上。

凌墨轻轻一笑,眼眸柔情似水,“这下我的人,还有我的心都是你的了,你总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吧!”

“讨厌!”彦如花娇羞的别过头去。

凌墨再次将她拥住,真希望一刻也不要与她分离!

两人又相互嘱咐了几句,凌墨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彦如花坐在床沿,这榻上似乎还留有他的余温,想起方才两人疯狂的举动。她不禁甜甜笑了笑,她一向觉得她是理智的,只是情到深处让人欲罢不能,这样的爱才是完整的,她一点都不后悔!

只是看着这满榻的狼藉,她不禁微微皱了眉头……

天还未亮,雀儿便敲门进来了,手上抱着一叠干净的被褥。

彦如花愣愣的看着她,她这是……

“小姐什么也不用说,雀儿什么也不会问。雀儿只知道小姐月事来了,弄脏了被褥,这便给小姐换上新的。”雀儿笑道。

她的一句话便化解了彦如花的尴尬,只是她怎么会知道昨晚之事?难道是因为动静太大,吵着了旁人?

这样一想,彦如花自己也吓了一跳,急忙问道:“雀儿,你都知道什么?”

雀儿有些不好意的看着她,吞吞吐吐的道:“我……我都知道。”

彦如花一惊,小声问道:“你,你如何知晓?”

“小姐放心吧,这事没有第四个人知道!只是雀儿比其她人要警觉一些,离小姐又近,所以……不小心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彦如花连忙用双手捂住脸,天哪,还听到了动静,这让她多难为情啊。

“小姐,其实这是好事啊!你不必觉得难为情,我家公子英俊矜贵且专情,我相信他一定会兑现他的承诺的……”

雀儿话一说完,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捂住了嘴巴。

彦如花也从她的话中发现了端倪,她狐疑的看着她,道:“你难道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吗?”

雀儿一愣,事到如今似乎也没什么可对她隐瞒的,犹豫了一会之后,便全盘托出,语气也有几分肃穆,“看来,银雀也是瞒不住小姐了……”

彦如花听后,心里有些感慨,原来在回南都之时,凌墨便把银雀安插在她身旁,难怪有关她的消息,他总是很快就能知道。只是,银雀武功高强,留在她身边,那真是大材小用了。

“那你现在是听我的,还是听你家公子的?”

银雀愣了一会,恭敬道:“在公子没有收回成命之前,银雀自然是听小姐的!”

“那好,你也知明日凌墨便要出征了,这战场上危机重重,你身为他的护法,理应在他身边保护他,而不是整天来伺候着我这个闲人。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银雀明白,只是……”

“没有只是,你不是说在你家公子收回成命前,都必须听我的?那你还不快去?”彦如花严肃道。

银雀寻思了一会,这才速速领命离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美人围城美人围城莫残忆mo|古言一念爱,一执恨。遇见每一个相见的人,都是在几万次的插肩而过的见面。
  • 晨王娇宠卧底妃晨王娇宠卧底妃三种水果|古言前世,她被自己深爱五年的男人,残忍的杀死,她贤良淑德,却被未婚夫和庶妹为了权势害死。 再世,当她成了她,心机深沉,刁蛮无理,嚣张跋扈,甩渣男,打贱女,成为京城人见人怕的小魔王,却被晨王强娶回家。 “为什么要娶我?”某女人生气道。 某男人嘴角微微勾起,邪魅一笑:“你名声不好,刚好,本王的职责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收了你!” 这一世,有晨王宠着,爱着,权势在手,誓要把这天下颠覆,让这渣男贱女不得好死。 王妃皇后任我选!
  • 一碗粥爱情一碗粥爱情月下人独行|古言两位拥有类似心境的人相遇了,他们的未来会如何?
  • 月影涟城月影涟城一只狸|古言为男定天下为女祸江山这句话将她死死困住她迷茫困惑却又无能为力他有一个好兄弟可有一天水声潺潺肌如白丝圆润香肩倾世之颜你你你.......不是男的!
  • 邪帝绝宠:逆天狂妃邪帝绝宠:逆天狂妃宫培婵|古言[本文主打一对一,男强女强请放心入坑]她是绝世美貌冷漠于一身的高级特工。一朝穿越,成了爹不管,后母不爱的将军府废材大小姐。他是掌管着千千万万生灵东昊神帝,亦是凌驾于苍阑大陆三国之上的暗域城城主。当腹黑碰上腹黑,他勾起她的心,“娘子为夫陪你一起逆天下“
  • 灵魂的雕刻灵魂的雕刻玉溪桥水长流|古言上官云河躺在病床上回想自己的一生:一生戎马,每次执行的都是最危险的任务,一生的功勋都体现在肩上一颗金灿灿的将星上。在军队服役期间她的身份是绝密,只有及少数的人知道,退役养病期间她的事迹才慢慢被世人知晓,想着想着意识渐渐模糊......
  • 千年穿越之花开蔷薇千年穿越之花开蔷薇秋雨夜|古言她是穿越而来的灵魂,从小体弱,为给女儿续命,拥有苗疆圣女的神力的母亲,将女儿穿越一个被顽劣少爷欺负而死的婢女身上。他是阴谋算计中成长起来的孤独少年,身性冷漠顽劣,表面风光其实受尽嫡母的虐待,甚至随时被迫害,命在旦夕。两个人因为一块传家玉佩相遇了。被诡异神秘的苗山族人追杀,遭遇乱世战争,两人在一次一次的死里逃生中互相依靠共同成长。他对她逐渐产生不一样的感情,虽然她一心只想回到现代,但还是被他的深情感动而终结连理,然而在怀孕生子之际却被其母施法带回现代------王正林厉声喝道:“夏朵薇你听好,我给你说最后一次——你死我死!你活我活!”听到他的话,夏朵薇顿时感觉热血澎湃,心里想着大不了一死,忽然就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
  • 青梅请煮酒青梅请煮酒橇南墙|古言逆天之物必有妖孽,一病十三年的竹马,突然说:“我的病好了。”在看着自己一同长大的青梅要出去找男人的时候,竹马觉得自己是该出手了!要暗搓搓的撒大网,抓大鱼!--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凤辞凰归凤辞凰归九8七|古言第一次, 他把她忘了,她跟在他的身后天天撩他,希望他能够将自己想起来,毕竟之前就是这样死缠烂打,才把他追到手的。 但是他非但没有将她想起来,还差点让她被天雷劈的灰飞烟灭。 被雷劈的时候她就想有下辈子一定不要再遇到他了,即使遇到了,也要把他忘一遍。 第二次, 她终究还是遇到他了,但是庆幸的是她也把他忘记了。 气不过的是他也不记得她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她还是把他记起来了,再一次死在他的手里了…… 第三次, 她待在他永远不会来的地方,可是为什么他竟然破天荒的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她马上卷铺盖走人,免得再一次死在他手。 可是为什么她走到哪里他就要跟到哪里……
  • 西疆月西疆月迷谷月|古言她,本是西疆的公主,国破之日被他从襁褓中带到北国。他,是孤傲的北国太子,深深沉入对她的爱恋无法自拔。一段残酷的北国宫变,她亲见所有亲人惨死他手中,他手刃了所有皇子公主,却唯独留下了她……她终于知道了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自己的亲姐姐,明月公主……漫天飞舞的柳絮中,他皇袍加身荣登帝位,她身披红衣远嫁南国……南国的阴差阳错中,她遇到了那个温文尔雅的白衣男子,就在她以为终于得到久违的幸福的时候,他又一次亲手打碎了她美丽的梦……就在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她猛然恢复了过去的记忆:他说过会回来接她,她一直就在那里等他……只是,他没有认出她……而她,忘记了他……原来……我就是……明月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