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041.八十一寨

断云山山谷。

六月寒见天已放晴,便拿了雨前收好的被褥重新晾晒。

“好香,小六做好饭了?”

正拍打着被面的六月寒歪头看去,自家师父鼻翼翕动,正眼神放光的看着自己。

“嗯,等一下就可以吃了。”平静的面上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还好这里有小六,小十三学了一个月厨艺,结果连我都不如,比起学武,她厨艺方面的悟性还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玉空玦摇头叹息。

“对了,晚上吃什么?”

“红烧排骨,今日在林子正好碰到一只撞树上的野猪。”

撞上树的野猪?那还真是死的冤了。

玉空玦又嗅了嗅鼻子,嗯,真香。

“师父,师妹呢?没与你一同回来吗?”

往常出去,两人都是一道回来,可他扫视一周并没有师妹的影子,正问着,远远的便看到一个小身影缓缓的进了谷。

“今日的红烧排骨,你小师妹怕是吃不下喽。”玉空玦向那头瞥了一眼,背着手回了屋。

听不下?六月寒目送师父进了屋,凝眸看去,见冷相知神情木然一身是血,他心下了然。

原来如此,那等会给师妹做些味淡的清粥。

正想着,见她走进,六月寒迎上前,“师妹,你没事吧?”

此时的冷相知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被雨水与血水浸透的衣服湿答答的裹在身上,粘稠又恶臭。

她恍惚间听到有人和她说话,她茫然看去,对上一双关切的眸子。

是六月寒。

他不是回去了吗?哦哦,对,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山谷呆上个把月,一年来四回,最近一年甚至都不回了,这样也好,省的逼她做饭了。

这个师兄是个好的,她扬起一个笑。

她自认为是个笑,可在六月寒看来,不过是嘴角一抽。

看着她慢慢的回了自己房间,六月寒微叹一声。

进了房,刚关上门,脚下一软,就直接跌在了地上,她倚着门,浑身的冷。

她就那样呆坐着,直到敲门声传来。

“师妹,我烧了热水,把脏衣服脱了,去洗个热水澡吧。”

外面传来六月寒的声音。

她猛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是血,她惊慌着脱去外衣,看着他们如同瘟疫一般,开了门直接将衣服扔了出去。

正等在外面的六月寒见冷相知开了门,还未说话,就看那身染了血的蓝衫直冲自己飞来。

他伸手接过,又看冷相知一脸惊恐之色,心道,看来这衣服要不得了,明日再去城里新置一些衣服。

她只着中衣的出来,雨后太阳散发着热度,可她却感觉不到温暖,身和心都冷,冷的刺骨。

洗了热水澡,冷相知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这一睡直到傍晚都没醒,自然午饭和晚饭都是玉空玦与六月寒两个人吃的。

晚上,冷相知做了噩梦。

她梦到被她杀的那些人浑身是血,甚至有的人拖动着肠子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而她自己却动弹不得,甚至眨一下眼睛都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越来越近。

可场景忽的一转,她看到了爹娘,祖父,相依,他们四人笑着向她招手,她泪流满面的向他们跑去,扑进他们的怀里,可他们忽然变了模样,面目一点点腐烂,恶狠狠的对她说要为他们报仇。

最后她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浸湿了衣衫。

睡意已无,冷相知出了房门,外面月亮高悬,似乎比往常都要亮。

她缓步走到了湖边停下,看着湖面倒映的弯月,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夜风轻拂,萤火飞舞,虫鸣蝉啼,听着,看着,她的心慢慢的安静下来,低头看去,一张靓丽的容颜映上水面。

若是依依还活着,想必也是这个样子,只是少了眉心处的月牙印记。

她抚上额头,那大片红色胎记在半年前就彻底消失了,只剩下额头上的月牙,不过她不喜欢,平日里也用护额掩盖。

她看着水中的倒影,不知道看了多久,只是眸光越来越坚定。

凌晨,天还未亮,薄雾蒙蒙,整个山谷都处在安静中。

最里面的一间茅草屋,床上一人安然入睡,月光清辉洒落而入。

床上之人,睡颜如玉,青丝如瀑披散,发梢垂落床沿。

那样安静的脸,似笔墨勾画。

一黑影携着月光而入,长剑出鞘,一抹寒光似流星一现,黑影飞身而至,长剑直直刺下。

仍在睡梦中的人歪头一侧,剑尖刺入枕芯。

“小十三,一大早就这么精神?”

冷相知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握着剑柄,神色平静。

玉空玦睁开眸子,一晃而过的朦胧似带着漫天星辰。

唇畔勾一抹笑,他看她,“为师可没教你上男人的床。”

柳眉微不可察的一蹙,她翻身下床,背对他,长剑入鞘,歪头斜斜看他,“你不是说要铲除山贼窝吗?”

玉空玦侧身而卧,“不急,从今日开始,我有新东西教你,否则可就是山贼除你了。”

冷相知目光浮动,回身看他,“教什么?”

修长的手指摩擦棱角分明的下颌,眉眼一弯,“唔,我又困了,睡醒再说。”

冷相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出去后并未关门,甚至脚下一点,门开的更大。

他微叹一声,太冷可真不好调教,他也懒得起身去关门,躺下再次闭眸入睡。

。。。

断云山共有山峰一百二十座高峰,位于渝州境,绵亘于崇明,花芳,青平三城之间,而在断云山便有着整整八十一个山寨。

可这八十一个寨却在两年间接连被血洗,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山寨。

安山寨落于子鹜峰的一个半山腰,寨中山贼上百。

可此时的他们却成了一具具尸体,触目惊心,一滩滩血迹散发着浓郁的血腥臭味。

“不...不要杀我!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那山贼头子虏来的。”

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瘫坐在地,她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看着前面的少年,声泪俱下的求饶。

整整三百五十人啊!他就像地府的阎魔无情的收割着一条条人命,一眨眼的功夫仅剩她一人。

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晕过去,可她却无比的清醒。

前面的少年手执长剑浑身是血,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杀意与疯狂。

“呵呵呵,”一串低沉的笑声自喉间溢出,他缓缓的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好啊。”

这两个字在她听来犹如天籁,嘴角的笑容刚刚绽放,眼前寒光一闪,一道血痕出现在她的脖颈上。

嘴边的笑容僵住,瞳孔一点点涣散,身子抖了几下,最终软软的倒在地上,鲜红的血从如奔涌的小溪流淌而出。

“朱三娘,安山寨三当家,我怎么可能放过。”

长剑入鞘,转身离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艳阳穿越之艳阳东野春子|古言李岑一朝穿越成了架空历史中太陵国的小公主李月妕,几番辗转爱上了殿阁大学士家的大公子,从此便再无法放开… ? <小剧场> ①告白 “苏文清,我心悦你。” “臣惶恐,公主殿下慎言。” -我一定会好好努力让你喜欢我的。 …… ? ②去苏府做客 “苏太傅,您欢喜的儿媳是何样呀?” “公主殿下这般便好。” “…”(偷瞄苏文清,脸红.jpg) “父亲,早前去请的戏班子现下已经入府了,这便请公主殿下和八殿下过去吧。” “???”(李月妕绝望) -戏…戏班子…??谁告诉他我讨厌听戏的啊呜呜呜呜TT ?
  • 花絮满天飞花絮满天飞雨后娇兰|古言只是那惊鸿一瞥她便刻在他的心版上,是那超凡脱俗的美跨越了红尘,映在他的梦中,他只想把一颗炙热的心留给她。 她想与他携手江湖恣意洒脱做那神仙眷侣,却不想他心怀天下,始终没留下一角做她歇息的港湾,就这样遥望天际,却不知今夕是何年,何月,何日,她却与他却相遇在菩提树下,曾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却等来的是他喜得麟儿,曾许诺,再许诺,接重而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意还是没落………… “馨儿,回来,我的肩膀永远留给你。”绮绮萧声再也不会有悲欢离合,我只要你永远快乐,。
  • 朱砂引之绝色妖妃朱砂引之绝色妖妃半疯人|古言身带异能,绝世容颜,天生命硬。是好运?NO,是噩运!本以为解脱,竟穿越成了不受宠的晋王侧妃,厄运依旧如影随形!既然如此,那就让她独自淡泊一生吧!珠宝首饰,锦衣玉食轮番上阵,王爷准备重新宠爱她?王爷,小女子还想多活几年,授受不起啊!(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桃仙岛之云嬨桃仙岛之云嬨Ty陶娘|古言明朝户部尚书夏青云,有三个女儿及一位公子,看府中最小的三小姐云嬨如何捣乱。
  • 陌辞劫陌辞劫桧雪|古言等她喝下一杯不同寻常的酒时,生死魂未消,竟穿到一个同名的人身上,记忆混乱,她何去何归? 碰到后山的溪水,自己曾经的迷雾又加深了几层。 阮陌是谁?与这身体的主人又有什么关系?认自己为主的桧扇,如此不常,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归宿呢? “姐姐。” “哥哥。” “忆辞。” “幽雪。” “嗯。” 为解自己两世记忆之谜,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一天到晚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 “姐,姐姐。” “我不是她,也永远不会是她,你还没有放下吗?” “也是,她,不会这样说话吧。” “他,快回来了,你,应该很高兴吧。” “桧幻得怜意,忆辞源人心。”她笑笑。 “忆难觅,劼忧虑;幽看桧,雪融极。你还真是不像她,可是,又是那么的像。这一次,叫你忆幽雪,而不是姐姐了。” “阮陌,字忆劼,你一定要记住这一次劫啊……”
  • 江山红妆江山红妆梦靥书|古言万里江山只为她,可她却一生与佛为伴。。。。。。
  • 清穿毒蛇九爷和梨树精福晋清穿毒蛇九爷和梨树精福晋草莓奶酪布丁|古言小梨是百年的功德梨树和人类的灵魂融合诞生的梨树精魄,有梨树空间和擅寻宝的狐狸小弟一只,一日,狐狸小弟吞到一只血玉扳指,里面是强大的怨灵,小梨算到自己化形的契机来了,主宠两耗尽灵物净化怨灵直到胤禟醒来,小梨修炼,胤禟和狐狸打闹中三只和谐直到去参观紫禁城,胤禟在思念宜妃中怨恨复发,小梨决定炼制可以穿越时空的法器,消除他的怨念,最终大家一起到清朝,小梨成为掌控蒙古的圣女,与胤禟和狐狸小弟化身的文圣辅佐知道历史的胤礽成就一代情种皇帝发扬专情,满汉归一的理论强国富民
  • 不云如期,夫多是福不云如期,夫多是福一片痴|古言她找到不用说不用唤却如期而至的那五个人,她命里的五行,她一生最不愿抛下的五个人。犹记当年竹苑翠竹苍苍,兰苑蕙兰清丽。有人为她斟一杯清茶,有人给她雕一张面具,有人同她一曲长笛相和,有人在她鬓边戴上一抹朱红,甚至有人,在她的记忆里烙下一双琥珀色眸子,温润若水。一切的一切,令这个陌生的世界变得不再陌生。她在得到和失去中,在他们的陪伴中,等着,等凡尘俗事都了结了,等到了能够享受时光恬静的日子,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安宁。莫名地,却有了一丝惶恐。她问:“云儿,我失去的所有都回来了,为何……总感觉少了什么?”李云儿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她缓缓道:“因为,你少了他。”少了颈间那块璞真的玉,少了五行之外的那个人。
  • 冷宫里的冷皇妃冷宫里的冷皇妃泼墨染尘|古言既然穿越,那就认真的再活一次吧,目标——成为大将军,跳出这个金牢笼。建议选一条线先看,完结后有兴趣再看另一条线,不要混着看,因为一些章节的内容会有重复。带“(副)”字样的就是衍生正文,不带的就是我按我的大纲写的正文,喜欢石戬铁飒军营元素的选衍生正文线,喜欢有宫廷剧情的选大纲正文线。用QQ阅读看的客官请注意,因为阅读平台上是系统编号所以和原本的有不同,请记住带(副)的第一章是跟在前面的第七十九章后面的,也就是衍生线的第一章
  • 幸得识卿桃花面幸得识卿桃花面千苒君笑|古言卫卿穿越了,她的原则是——能动手绝不动口。继母歹毒,长姐耍狠,不好意思,她手撕辣鸡,专治人渣三十年!重回卫家,她把卫家门楣碾踩在脚下。一向视她为弃女的渣爹这时候跟她大谈父女感情。卫卿笑了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