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041.八十一寨

断云山山谷。

六月寒见天已放晴,便拿了雨前收好的被褥重新晾晒。

“好香,小六做好饭了?”

正拍打着被面的六月寒歪头看去,自家师父鼻翼翕动,正眼神放光的看着自己。

“嗯,等一下就可以吃了。”平静的面上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还好这里有小六,小十三学了一个月厨艺,结果连我都不如,比起学武,她厨艺方面的悟性还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玉空玦摇头叹息。

“对了,晚上吃什么?”

“红烧排骨,今日在林子正好碰到一只撞树上的野猪。”

撞上树的野猪?那还真是死的冤了。

玉空玦又嗅了嗅鼻子,嗯,真香。

“师父,师妹呢?没与你一同回来吗?”

往常出去,两人都是一道回来,可他扫视一周并没有师妹的影子,正问着,远远的便看到一个小身影缓缓的进了谷。

“今日的红烧排骨,你小师妹怕是吃不下喽。”玉空玦向那头瞥了一眼,背着手回了屋。

听不下?六月寒目送师父进了屋,凝眸看去,见冷相知神情木然一身是血,他心下了然。

原来如此,那等会给师妹做些味淡的清粥。

正想着,见她走进,六月寒迎上前,“师妹,你没事吧?”

此时的冷相知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被雨水与血水浸透的衣服湿答答的裹在身上,粘稠又恶臭。

她恍惚间听到有人和她说话,她茫然看去,对上一双关切的眸子。

是六月寒。

他不是回去了吗?哦哦,对,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山谷呆上个把月,一年来四回,最近一年甚至都不回了,这样也好,省的逼她做饭了。

这个师兄是个好的,她扬起一个笑。

她自认为是个笑,可在六月寒看来,不过是嘴角一抽。

看着她慢慢的回了自己房间,六月寒微叹一声。

进了房,刚关上门,脚下一软,就直接跌在了地上,她倚着门,浑身的冷。

她就那样呆坐着,直到敲门声传来。

“师妹,我烧了热水,把脏衣服脱了,去洗个热水澡吧。”

外面传来六月寒的声音。

她猛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是血,她惊慌着脱去外衣,看着他们如同瘟疫一般,开了门直接将衣服扔了出去。

正等在外面的六月寒见冷相知开了门,还未说话,就看那身染了血的蓝衫直冲自己飞来。

他伸手接过,又看冷相知一脸惊恐之色,心道,看来这衣服要不得了,明日再去城里新置一些衣服。

她只着中衣的出来,雨后太阳散发着热度,可她却感觉不到温暖,身和心都冷,冷的刺骨。

洗了热水澡,冷相知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这一睡直到傍晚都没醒,自然午饭和晚饭都是玉空玦与六月寒两个人吃的。

晚上,冷相知做了噩梦。

她梦到被她杀的那些人浑身是血,甚至有的人拖动着肠子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而她自己却动弹不得,甚至眨一下眼睛都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越来越近。

可场景忽的一转,她看到了爹娘,祖父,相依,他们四人笑着向她招手,她泪流满面的向他们跑去,扑进他们的怀里,可他们忽然变了模样,面目一点点腐烂,恶狠狠的对她说要为他们报仇。

最后她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浸湿了衣衫。

睡意已无,冷相知出了房门,外面月亮高悬,似乎比往常都要亮。

她缓步走到了湖边停下,看着湖面倒映的弯月,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夜风轻拂,萤火飞舞,虫鸣蝉啼,听着,看着,她的心慢慢的安静下来,低头看去,一张靓丽的容颜映上水面。

若是依依还活着,想必也是这个样子,只是少了眉心处的月牙印记。

她抚上额头,那大片红色胎记在半年前就彻底消失了,只剩下额头上的月牙,不过她不喜欢,平日里也用护额掩盖。

她看着水中的倒影,不知道看了多久,只是眸光越来越坚定。

凌晨,天还未亮,薄雾蒙蒙,整个山谷都处在安静中。

最里面的一间茅草屋,床上一人安然入睡,月光清辉洒落而入。

床上之人,睡颜如玉,青丝如瀑披散,发梢垂落床沿。

那样安静的脸,似笔墨勾画。

一黑影携着月光而入,长剑出鞘,一抹寒光似流星一现,黑影飞身而至,长剑直直刺下。

仍在睡梦中的人歪头一侧,剑尖刺入枕芯。

“小十三,一大早就这么精神?”

冷相知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握着剑柄,神色平静。

玉空玦睁开眸子,一晃而过的朦胧似带着漫天星辰。

唇畔勾一抹笑,他看她,“为师可没教你上男人的床。”

柳眉微不可察的一蹙,她翻身下床,背对他,长剑入鞘,歪头斜斜看他,“你不是说要铲除山贼窝吗?”

玉空玦侧身而卧,“不急,从今日开始,我有新东西教你,否则可就是山贼除你了。”

冷相知目光浮动,回身看他,“教什么?”

修长的手指摩擦棱角分明的下颌,眉眼一弯,“唔,我又困了,睡醒再说。”

冷相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出去后并未关门,甚至脚下一点,门开的更大。

他微叹一声,太冷可真不好调教,他也懒得起身去关门,躺下再次闭眸入睡。

。。。

断云山共有山峰一百二十座高峰,位于渝州境,绵亘于崇明,花芳,青平三城之间,而在断云山便有着整整八十一个山寨。

可这八十一个寨却在两年间接连被血洗,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山寨。

安山寨落于子鹜峰的一个半山腰,寨中山贼上百。

可此时的他们却成了一具具尸体,触目惊心,一滩滩血迹散发着浓郁的血腥臭味。

“不...不要杀我!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那山贼头子虏来的。”

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瘫坐在地,她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看着前面的少年,声泪俱下的求饶。

整整三百五十人啊!他就像地府的阎魔无情的收割着一条条人命,一眨眼的功夫仅剩她一人。

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晕过去,可她却无比的清醒。

前面的少年手执长剑浑身是血,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杀意与疯狂。

“呵呵呵,”一串低沉的笑声自喉间溢出,他缓缓的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好啊。”

这两个字在她听来犹如天籁,嘴角的笑容刚刚绽放,眼前寒光一闪,一道血痕出现在她的脖颈上。

嘴边的笑容僵住,瞳孔一点点涣散,身子抖了几下,最终软软的倒在地上,鲜红的血从如奔涌的小溪流淌而出。

“朱三娘,安山寨三当家,我怎么可能放过。”

长剑入鞘,转身离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暴君的宠妃冷暴君的宠妃苹果我最讨厌|古言穿越回到古代遇到冷血暴君,性格坚强多变的她和他会有怎样的故事?
  •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冰婶|古言他高冷薄情,阴鸷难测,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间,却独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 她是他的嫡福晋,也是仙女气质和可爱气息并存的美人儿。 “这财政大权和管家大权,我通通都不要了。”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弱弱地道。 “没良心的小傻瓜,从来都是你想要什么,爷便给你什么。”他走近她,低沉而磁性的烟嗓,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但只一点,爷给过你的,就决不收回!”
  • 空间之锦绣小农女空间之锦绣小农女随风月|古言沈青燕意外坠楼,再次睁眼,发现自己被亲爹除族,亲母新丧,极品亲戚欺压。不过好在她有空间在手,哪怕身边有再多的极品也不怕,养个小妹那是小菜一碟。可这捡来的麻烦男人,却是腹黑男,先把自己亲妹骗过去,后再慢慢把自己往歪路上去,一步步掉进他爱的陷阱里。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大雁归巢大雁归巢南思忘|古言故事以一桩十三年前的旧案迷局作主线,通过主人公寒翊云的视角,在一步一步接近真相的途中,不仅结识了肝胆相照的兄弟,还重逢了旧日的姻缘,再从小义到大义逐渐演变,最后放下旧恨,奋身护佑河山,终换得百姓安居、江山稳泰。
  • 来自天空的你:毒舌王妃要爬墙来自天空的你:毒舌王妃要爬墙纤沫雨|古言他来自M70星球,在地球已经生活了399年364天,在生活1天就可以回到原本的星球了。可是,天杀的爆米花,一颗爆米花好死不死卡在了喉咙里,于是他在回星球的这一天,意外到达了古代的地球……好吧,他成了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嫁人了。这冷面王爷是她丈夫,这暖男BOY是她小叔子,还有花美男皇上要她上龙床,貌似她捡了宝!等等,王爷有“断袖之癖”,她要爬墙,小叔子,花美男,我来了!
  • 绝宠纨绔妃绝宠纨绔妃微瑶|古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某女玩味一笑,打劫?老子就是土匪的祖宗。敢打劫小爷,不知死活。却没想到土匪一下倒戈,喊她老大。“老大,不知哪来的男子自称是你的压寨夫人。”“嗯,也罢,让他进来吧,既然他说是就是吧。”
  • 啼笑皆妃:拐个王爷么么哒啼笑皆妃:拐个王爷么么哒纤指红尘|古言一朝穿越,竟砸中个美男王爷;一次逃跑,却无意救下霸道阁主;特殊的身份却让女主陷入重重危险;两男相争,女主只问:“谁愿意跟老娘回大陆?美男王爷说:“你是本王的,本王当然跟着爱妃走!”霸道阁主推开王爷答:“本阁主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你看着办?”女主表示有压力,一个拥有李敏镐的大长腿,一个长得宋仲基的国民老公,带谁?只能取其一……
  • 涉世之一世安涉世之一世安喵咪妙伊|古言我父皇是帝王,我母亲也是帝王,我舅舅也是帝王,这天下没谁能比得了我的出身。 但我绝不是等着被传位的庸碌之人,待我登上帝位那一日,必将这三洲合一,妖族驯服,万里河山从此只尊一人之命! 那个人就是我,奕辰溪! ————分割线———— 以上纯属为简介凑数的~
  • 穿越之外挂人生要逆天穿越之外挂人生要逆天久毛|古言一朝穿越,身心都是自己的是余蓝最大的安慰,只是……这样的安慰在遭遇一连串的意外后,余蓝认为她的穿越其实就是为了给某人撑腰而发生的。“蓝蓝,有身孕可不能站这么高。”男人起身抱住正高高站在桌子上叫嚣且彪悍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维护他的爱妻,语气是那样深刻的痴恋还有挚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冒泡|古言将军骁勇善战威名赫赫,却是出了名的宠妻狂。夫人想吃荔枝,他夜奔几十里地,揣了一篮子回来。“尝尝好吃不?不好我再去摘。”夫人爱听小曲,他把城里戏子都抓来,放上一排大元宝。“唱好了有赏,唱不好得挨板子!”夫人生日那天,他问她有什么心愿。“你给我做牛做马。”他眸色深沉,把她抵在床上,“我给你做牛做马,你给我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