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3章 暂居小筑

一曲吹罢,石青璇只觉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以往她吹箫时,虽说不上吃力,但绝没有这种越吹越精神的状况,这门武功当真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果真是有趣的武功!”

石青璇晶亮清澈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武阳,欣喜、疑惑之色交织闪过,半响,忽地展颜一笑,眯着月牙儿般的眼睛说道:“青璇很喜欢呢!”

“喜欢就好,这下不会怀疑我的诚意了吧?”武阳颔首点头,微笑问道。

石青璇小脑袋一点,嘻嘻笑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取来。”说着,欢快地朝着竹屋走去。

武阳望了一眼石青璇的背影,并未跟上去,转身在院内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不多时,石青璇从竹屋内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卷轴,疾步来到武阳身旁,“喏,这就是不死印法。”

说着,将卷轴放在了武阳面前,旋即抿了抿嘴,轻声道:“这武功很诡异的,你要小心哦!”

武阳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挺好心,当下温声道:“放心,不死印法虽然神异,但还影响不了我。”

说着,摊开卷轴,默默翻阅起来。

石青璇瞧了他一眼,见他丝毫不提换日大-法,不禁有些丧气,她之所以只拿出一门武功,就是担心武阳达成目的后,会对自己不利。

但以现在的情形来看,武阳似乎一点儿也不急,而且还有赖着不走的迹象,这教她有些茫然无措起来。

沉默片响,她见武阳看得专心致志,不由跺跺脚,气鼓鼓地转身进了竹屋。

武阳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对石青璇的小算盘一清二楚,不过,他确实打算在这幽林小筑暂住一段时间,所以也就顺势而为了。

粗略浏览一遍不死印法,武阳暗暗点头,心下不由地对石之轩生出一丝敬佩,此功果然神妙非常,其中对“阴阳相生、物极必反”之理见解极深。

详细地翻阅两遍后,武阳已经有所领悟。

不死印法是以佛法中的“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高深思想作为核心理论,统领花间派与补天阁这一生一死孑然对立的两门心法,从而达成类似“阴阳太极”的平衡,着实独具匠心、高超精妙!

于武阳而言,花间派与补天阁的内功心法并无什么作用,真正具有借鉴意义的,是作为此功框架的核心理论。

如果把花间派和补天阁的内功比作天平的两端,那不死印法的核心框架就是支持天平平衡的那个“点”,这个“点”与梁萧的“谐之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众所周知,阴阳二气相生相济,生死二气自然也不例外。

不死印法以“生死转化”为根基,在战斗时,吸纳敌人攻来的真气(死气),转为为自身生气,从而做到循环不息,可谓占尽便宜。

不过,凡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有极限,这种“循环不息”因自身的极限而存在极限,并非真正的永恒。

但即便如此,不死印法的诸多妙用还是让武阳感悟颇深,尤其是生死转化之理,对他领悟阴阳之道极有借鉴意义。

当然了,不死印法妙则妙矣,却也有一个巨大的缺陷。

石之轩虽然能以佛法做到生死平衡,但终归只是“统领”生死二气,而非“融合”。

这就像梁萧以“谐之道”创出的周流六虚功一样,八种劲力并非一体,而是相生相克的平衡,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不谐”次数太过频繁,就会出现“天劫”!

同样的,不死印法也有类似的“天劫”,那就是石之轩的“精神分裂症”。

因为花间派与补天阁两派的心法一生一死、一善一恶,各走极端,水火不容,所以随着功力日深,自身必然精神分裂,产生一善一恶两重人格。

原著中,石之轩企图以邪帝舍利化解隐患,却是异想天开。他最终虽然掌控了自身,但也只是借助邪帝舍利中的邪念强化了自身的邪恶人格,使其彻底压倒了善良人格,而非将其融合。

正因为善良人格没有消失,所以,即便石之轩武功大进,最终还是被石青璇一曲萧音勾动善念,从而顿悟成佛。

然而,武阳的武道神力与洞玄法力就不一样了,这两种力量分时可化为阴阳,合时又能混元一体,比之不死印法高明了不止一筹。

石之轩若想彻底解决不死印法的缺陷,只有融合生死之气一条途径。

武阳对练功向来沉迷,领悟不死印法的精髓后,他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将其融入自身的武道,很快,就忘了时间。

竹屋内,石青璇一边偷偷观察着武阳,一边暗暗思索着对策。接下来,她见武阳始终专注武功,心中急切不由大减。

之后不久,她故意提着篮子装作外出采集食物的样子,却也不见武阳阻止或跟随,接着,她又借此故意在外停留了一个时辰,更是不见武阳出来寻找。

经过这么一番试探,她也大致相信了武阳所言,与此同时,也放下了心中戒备。

时间过得飞快,傍晚时分,武阳仍然沉浸在练武之中,石青璇端着一张托盘出了竹屋,径直走向院中石桌。

原木色的托盘上摆着一碟炒蘑菇、一碟炒青菜、一只烧鸡以及两碗米饭。

“吃饭了!”

石青璇一边放下托盘,一边喊道。

武阳动作一滞,目光投向石桌,见托盘上放着两人份的饭食,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原来还有我的份!”

石青璇闻言,顿时不高兴了,鼓着粉腮,娇嗔道:“在你眼里,青璇就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武阳一边走来,一边笑道:“没有没有,在我眼里,青璇你的善良无人可比。”

石青璇娇哼一声,算是接受了武阳的解释,旋即,从怀中取出一本书册放在武阳身前,轻轻说道:“这是你要的换日大-法。”

武阳抬眼望向石青璇,笑道:“这么快就相信我了?”

石青璇神色一敛,没有回答,而是迎着武阳的目光,肃然道:“换日大-法是岳伯伯的东西,原本青璇是没有资格送人的,不过,岳伯伯大仇未报,我希望你能答应青璇,将来为岳伯伯报仇!”

武阳脑海一转,大致猜到了石青璇所说的事情,岳山一家被天君席应残忍杀害,自己若是收了换日大-法,确实应该帮岳山报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汉末锋烟汉末锋烟沪上黄鱼|仙侠一个老儿的一篇怨词,引来的天下大乱锋烟四起。
  • 洪荒之天道麒麟洪荒之天道麒麟月真八|仙侠洪荒。洪,大也。荒,荒凉。一个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过来后,洪荒的世界便彻底变了。他是先天三族之一的火麒麟,他是妖族十大妖圣之一的白羊传人,他撺掇女娲创立教派,抢了原本属于老子的地位。他是麒麟一族,也是人族,他被尊称人族人祖,保三皇,扶五帝。至于封神西游,随着他的到来,已经全部变样了!
  • 魔影仙踪:萌兔修炼记魔影仙踪:萌兔修炼记叶子昙.0|仙侠最是情劫难修度,身陷其中难自制。痴情却被专情负,深情又被无情负。你修仙为了情,而我却是为了你。我失去了一切,只为了最后,能站在你的身旁。
  • 卿不负流年卿不负流年鹿米露|仙侠前世,她处心积虑助所爱之人登上皇位,她为他披荆斩棘,步步为营,身陷险境,最后却是为她人做嫁,一抔黄土,深埋地下。今生,她卷土重来,携一腔怨恨,誓要雪耻前世之辱,让他生不如死。后来....她遇见了他。他行踪诡异,不知是敌是友,可她却对他充满了信任。“寂安,嫁我为妻可好?”他如神祗,如她心中的白月光,照进她的幽暗,一点点驱散了她的绝望与戾气,她亦如他心头的朱砂痣,成为一块难以拔除的烙印。悠悠千载,他终是寻到了她,他又怎么会在放手。红尘三千,不道惆怅,不问花开几许,只问浅笑安然。“人生十乐,君得几何”?“得你,便是我永生之乐。”
  • 剑不归剑不归剑不归|仙侠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人世盛极必衰,否极泰来。沉寂了多年的元央,又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莫远握紧了手中剑,坚定地看向远方。既然来了,那便要无憾这一回!持此之念,飘零三尺剑,人去剑不归!
  • 妖女从良妖女从良全馨月|仙侠三重身份,一个灵魂,半魔半仙却为情所困。十大神器,五连成阵,伤敌伤己终难再开启。她是六世闻风丧胆的魔界巫女,带着目的接近仙门至尊,却不料在自己布设的阴谋中一步步沦陷。当她终于决定放手一爱之时,却又被他狠狠伤害,到底是他的局,还是她的命。她绝望赴死之时,却扔留下这样的话,“爱了就是爱了,再选择一次,我还会爱你。”这便是她,一个敢爱敢恨世人皆唾的妖女。恋仙尊,偷魔心,漫漫情路崎岖难行,唯有抚琴以宽心。经生死,历浩劫,天地不容万念俱灰,依旧笑谈说无悔。拈花拂袖悯哀愁,谁能安得半命生。
  • 剑煮沧海剑煮沧海骆青|仙侠传说,有一个传说中的人,有一把传说中的剑。会一身传说中的神通!
  • 斗上乾坤斗上乾坤藜杖吹火|仙侠世人笑我痴,命里风浪大,想要的不给,给的不想要,放下什么执着,这一生,要斗上乾坤,问问那苍天,为何不能顺心中意!欠命里的早己还尽,可它欠的债,一定要还!
  • 殇龙诀之南北朝歌殇龙诀之南北朝歌璎珞梦影|仙侠承上启下,链接第一部龙神逆水流五百年镇守之约为期已满,下界人间寻曾经的至尊玉清诗的轮回转世。奈何这一世的他竟是一代枭雄宇文泰,而对于龙神而言另一个重要的人也成了另一位豪杰高欢。龙神下界之时正处在南北朝的乱世,硝烟四起的人界寻一个前世的身影!
  • 生生念:往昔初阳岁生生念:往昔初阳岁糖阿|仙侠被人从往生台推下去的那一刻,她看到一道玄色身影纵身一跃,他把她拥入怀中,如她爱了几千年的那个人一般。 “我一心求死,救我,就是害我。” “你可曾听过,我是个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人,若你死了,我怕是要忍不住拆了这六界。” 劫命又如何,相克又如何,只要是我所求的,逆转这乾坤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