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1章 过去

宫斗开始了!但是身为皇后的叶安心丫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丫头了。她是堂堂皇后啊。宫斗跟她有什么关系?

反正她家寒尘哥哥之前就跟她说过了,这后宫,肯定是要她掌管的。但是她是皇后,不需要参合进去,她只需要冷眼看着那些嫔妃们斗来斗去的,当个无聊时的戏,乐呵一下就好。这小小的一个宫女,都想扯着皇后斗上一斗。

这个小美是太傻了呢?还是太傻了呢?还是傻到家了呢?

周嬷嬷赶紧扯过小美手中的披风,朝霞也扶起了小美,低声说着:“主子面前失仪,可是要受罚的。”

“奴婢,奴婢昨晚上伺候,伤了脚。”

听听这话说得,声音不大不小的,就偏偏能让走过来的封寒尘听得一清二楚。

封寒尘一身黄袍加身,身后还跟着几个大臣呢,就听他说道:“伤了脚,还跑主子面前来,是想让主子伺候你吗?安公公,这个宫女送回去好好调教,别把这种还没调教好的东西,放到我面前来。”

“是。”安公公应着,一挥手,就有大太监上前要抓人。

安心却抬手拦下了:“别啊!皇上!你这皇上才当了两天,就把一个摔了一跤的宫女给罚了,这名声可不好。”

“哦?那皇后有何高见啊!”封寒尘勾着唇,看着他的小媳妇。那张小嘴啊,说着这话的时候,她可不想是好人。

“这丫头是后宫的宫女,归我管。我没管好,让她在你面前瞎蹦跶了。”

周嬷嬷站在安心身后,低声说着:“皇后注意言辞。”

跟在封寒尘身后的一个男人低声笑了一声,安心偏着头看了过去:“余天泽!”

那可不就是余天泽吗?长高了,长结实了,一身武将的制服,衬得人更威风了。余天泽赶紧行礼,道:“给皇后娘娘请安!表嫂安好!”

“真是你啊,我昨天都.....”安心更要上前,封寒尘就迈前一步,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说道:“他还要在京城好几天呢,有给你们玩的时间。先回去!”

“哦,是,臣妾告退!”正儿八经的行礼,正儿八经的回答。封寒尘却皱皱眉。刚才还有着那种眼睛都看不到的笑,可下一瞬,就端庄得让他都陌生了。

看着安心带着标配随从走了,就连那两个大太监,也把小美带走了。封寒尘这次带着几个朝中重臣来给他太后请安,以示对几位重臣的重视。这也是基本的皇权手段。

半个时辰后,那些大臣们都离开了,余天泽却被留了下来。因为接下来太后要见的是他的老婆。都是亲戚,而且余天泽以后注定是要给封寒尘当左膀右臂守边关的重臣,太后也就亲近了不少。

皇上是临时有事,被人给叫走了。走之前还特别对余天泽说,让他一会去凤藻宫,安心那露个脸。要不安心又要闹腾他。

这不,从太后那出来,余天泽就带着自己的老婆,走向了凤藻宫。

这皇宫里,哪是他一个小侯爷能随便乱走的地方。这不,前面带路的两个太监,太后那特别安排的四个照顾余少夫人的宫女。

余天泽对自己老婆呢,还是挺好的。毕竟那姑娘,长得可漂亮了。京城风味的,放边城去,那是妥妥的头好大美女。大美女厉害是厉害了点,但是也是大家闺秀,进退有度,余天泽一开始也谈不上多喜欢,后来就越来越喜欢了。

这要带自己老婆去见见表嫂,而且还是从小到大一起耍的那种表嫂,余天泽是一天心理压力也没有的。叶安心什么性子,他懂!

但是余少夫人明显就没这么轻松了。她端着架子,一身华服,手里抓着的手帕都皱了,这明明天都冷了,她还一头的冷汗。

“怎么了?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今天就先回家休息,明天再过来看皇后。”他们来京城,也是有家的。余少夫人可是京城里有名的贵女。她爹也是二品大员。这女婿现在风光了,来京城暂住他们家里,他老丈人可长脸了。

“不!行程都安排好的,临时改了,会让人觉得不妥。”余少夫人到现在都没跟自己男人说,新婚那晚,她是怎么让叶安心给她下跪行礼的。

“那你,紧张?手都冷了。”

“没,嗯,夫君,一会,一会,要是皇后,皇后,嗯......”

“你担心皇后为难你?”

“我听边城里的几个夫人说,你们是青梅竹马,你对她的感情......”

“瞎说什么?表嫂对我表哥才是青梅竹马。我跟她,那是从小被她打击着长大的。巴不得冲上去跟她打一架呢。”

“别乱说话,这是在宫里呢!”

“是是是。你要是真不舒服,真累了,跟我说。我们就先回去休息。没事。表哥表嫂要是怪罪,我亲自去跟他们请罪。”

余少夫人看着自己老公这么恳切的一张脸,那么处处为自己着想,也趟去见皇后,就算是被皇后刁难了,她也认了。

夫妻两一笑,甜蜜温馨啊。

而在他们走进凤藻宫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周嬷嬷在对着一个宫女训话。那宫女是站着的,双手捧着大大的实木托盘,托盘上还放着一件红色的披风,托盘还是高举过头的。那宫女的手臂都颤抖了,周嬷嬷还是冷着声音一句话:“为主子办事,就是手断了,主子的东西也别落了地。”

话毕,周嬷嬷也看到了走进来的余天泽夫妇,她赶紧行个礼,做个请的手势。

这还没走到后面的屋子里呢,就听着叶安心的声音喊着:“余天泽!你真的来了!”那抹明黄的人影就从屋子里飞奔出来,一下冲到了他们面前来。

余天泽上前一挥手,两人就来了个击掌。小时候的游戏,两人交手射箭结束,总要击个掌。“我还以为你不来看我了呢!这个是......”

就在余天泽身后几步的地方,半蹲着一个俏丽的人影,一身华服,一头的珠钗,京城风格的打扮。

余天泽后退几步,扶起了自己的老婆,说道:“表嫂,这是我夫人。你们应该没见过。”

好吧,正式场合没见过,但是新婚夜,这夫人端坐在婚床上,那刻薄的一声“侍妾?”安心可还是记得的。

安心的脸色变了变,那笑一下就消失了。余少夫人没顾上自己老公,再次半蹲着行礼,轻声说道:“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

安心没叫人起,直接伸手就把余天成,扯着衣服给扯到了身边来了。她问着:“余天泽,你跟我说实话,你喜不喜欢这个女人。”想想这女人,挺厉害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个小混蛋有没有受欺负呢。

“表嫂怎么问这个?”

“喜不喜欢?一句话。”

“喜欢!”

“还真喜欢啊?假的吧。”安心撇撇嘴。周嬷嬷赶紧说着:“皇后娘娘,注意仪态!”

余天泽啧啧嘴:“皇后娘娘,你想啊,我一个大男人,只会打仗。每天从军营回去,一身臭汗,有个香香软软的女人,不嫌弃我......”

“余将军,也请您注意言辞!”周嬷嬷再次提醒着。

余天泽赶紧换了个严肃的脸:“回皇后娘娘,臣与内子伉俪情深。执子之手,与子成悦。”

叶安心歪着头,咧着嘴,就叫道:“行吧!你那么喜欢她,那我也喜欢她。免礼,余少夫人。你也叫我表嫂就行,都是自家亲戚。走吧,进去吃饭。就知道你们在太后那肯定还没吃饭呢。”

余少夫人抿着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笑得有点傻的皇后娘娘。算起来,他们两年纪差不多。之前她那么羞辱皇后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异世:绝色王者恋爱记穿越异世:绝色王者恋爱记雨淩夜寂|古言当站在二十一世纪金字塔顶端的凌沫儿穿越到架空的古代,会遇上并发生什么事呢?每个人都是会变得,一件小小的事、或者细节,就足以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残酷的生存法则中,只有不断的变强、变强,才能守护住自己想要的一切一切,请不要怀疑并质疑,这是一个勇者之路,只有内心强大对生活充满执着的人才能一路走下去!请与雨淩夜寂一起见证一代强者的诞生吧!
  • 重生再为毒妇重生再为毒妇青山卧雪|古言慕卿凰:上辈子弄死了陆瑁的青梅表妹,弄死了他的名妓红颜,亦弄死了他的清纯爱妾,他撕心裂肺的骂她是毒妇。所以当他要毒死她的时候,她蓦地就释然了。陆玖:上辈子被乱箭穿心死在战场上,望着尸山血海,我最悔的一件事是比陆瑁晚了一步。重来一世,只要能娶到你,名声烂成渣又何如?!--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妃至上邪妃至上慕水天寒|古言“帝小九,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瑶瑶……” “啊?” “你要不要考虑这样皮上天的后果是什么?” “……” 王牌特工,金牌律师。 一朝惨死,异世重生。 凤眸初睁,韶颜倾城。 废材无能,弱不禁风? 一路成长,炼药锻器,驯兽御灵。 前世死因迷雾重重,抽丝剥茧寻回记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且看她,不……他们一袭白衣走天下。 “等你万年,最后你还是我的。” “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 “唔……这个可以有。” (集n种风格于一身的甜宠1V1,前期小尴尬——乱,后期很浪漫——甜。不喜欢的小可耐点xx,作者萌新,不接受人身攻击。) 【前方高甜,狗粮来袭!!】
  • 丞相是奸臣丞相是奸臣长琐|古言盛庆三十年,京都陈侍郎才有了自己的嫡子。国寺的彗机大师曾说:此子自出生便就注定此身不凡。果不其然,此子16岁便拜相,在京城名声大噪一时。 某人惊醒时发现自己已经魂穿到一个异界时空,还是穿越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上,若不是那21世纪的感觉过于真实,某人自己都要怀疑那些记忆不过是横梁一梦。 京都的人都说陈瑾相就是个从头坏到底的胚子,一肚子坏水,一天天的就知道寻人麻烦。欺男霸女、为了博美人一笑,买下整个村、伙同世子殴打雍武侯……给某个官员下下药都是常有的事,却无人抓得住他的把柄,以至于至今都没人能将他绳至于法。 默默无闻,与世无争?不!我要让这个世界为我疯狂,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不犯我,我琢磨琢磨要不要犯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京都大魔头,也就只有路姬年能降得住。 陈瑾相从来就不想当什么好人,人间本就炎凉,奈何却遇到了那个教他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的路姬年。 路姬年:陈瑾相是表里坏,内里却是个大怂包。 众人:…… 陈瑾相:我是坏,我也怂,但我也只对你怂。 路毅雍:我只是个戏份很多的吃瓜群众。 魂穿,架空,女魂穿男,拥有21世纪的记忆。
  • 九重春色之倾城佳人笑忘川九重春色之倾城佳人笑忘川云中归舟|古言初遇,他们才子佳人,一世之约难表于口。 再见,身份云泥之别,在杀戮中艰难守候。 相守,是弥补也是救赎。
  • 腹黑邪帝,蜜宠小逃妃腹黑邪帝,蜜宠小逃妃阿Q糖|古言他的外表出尘俊逸画中仙,内心腹黑狠毒大灰狼。在一次机遇中安懿北捡到了附属国的落魄公主李骄阳,当作牵制附属国的砝码握在手中,本以为能随心所欲地对待这枚棋子,有用则骗无用则弃,却不知不觉让自己也身陷囹圄,无法自拔。李骄阳受安懿北相救,在经过危机后决心在他麾下习武训练,紧接着成为他的暗卫间谍。跌宕乱世中倾心相守几次因他差点送掉性命,直到那心存的爱意被他消磨殆尽,她带着满身心的伤痕决然离开,经年再见,君君臣臣,天各一方,再无瓜葛。她深知自己的追求,面对心爱之人的挽留,她说,"懿北,爱情可以一直放在心里,但自由不行"她大婚那日他捏碎酒杯,满目猩红,"骄阳,你不过棋子一枚,却深入我髓……"她撕碎那鬼迷心窍时写的一纸情书,眼里皆是无所谓的风轻云淡,"皇上,当时臣女年纪小不懂事,写下这冒犯您的傻话,还望皇上……饶臣女不死。"他狠狠地捏紧她的下巴,眸中是深寒恼怒情意刻骨,"朕饶你不死,你也别逼朕死。李骄阳,你的命就是我的命,你要什么我通通给你!"
  • 抢个狐妖当老公抢个狐妖当老公他和她|古言自从我在这里遇见了你,我想这会是属于我的时代、我的季节。这是一个一不小心穿越了,途中遇到妖的故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墨昔墨昔月玖倾|古言我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但现在你在就我面前,我犹豫了,该不该让你恢复记忆与我一起享受孤独?
  • 大德云大德云汤娘子|古言云中惊雷起,人间烟火不如你; 山间杨柳青,久伴不离弃。
  • 染血成玉染血成玉莫忘初夏|古言她,曾是现代天才医师,无意穿越她救了落魄的他他曾说过会一生爱她,但当他临驾于九霄之上时才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盘棋,而他的枕边人便是下棋者,但为什么当她带着孩子跳下山崖的那一刻,他的心好似撕裂般地疼,原来他早已爱上她是那么地深,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心,他悔了,为了她他宁愿化身为魔只为能够和她再来一世,这一次,我绝不放手,但当她得知前世的一切时,她与他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