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7章 谁是垃圾?

随着视线一阵模糊,待眼前再次清晰起来,出现在叶明面前的却是一片黑漆漆的森林,和之前看到仙气满满的景象却是大相径庭。

不过叶明抬头朝着远方望去,一尊高塔却是异常的显眼。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叶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高塔传来的凌厉气息,叫人难能直视太久,浑身也是有些压抑。

“好强的意念气息?”

叶明想道一句,识海中的石盘上,第八个符文不停地闪动起来,一时间竟是将这一股意念之力完全隔绝开来。

与此同时,叶明也是瞬间感到了轻松不少。

除了意念压制,叶明海感到自己散出的神识也是受到了限制,虽然有着石盘符文相助,但也仅能探索方圆百十来丈的范围。

对于叶明来说这并不是太大的事情,百丈之内足以将任何的危险提前解决掉了。

呼啦啦~

叶明手中的号牌一阵闪动,随之一些信息也是传达到了其脑海之中。

叶明短暂的愣神后,再次恢复正常,脸上也是现出了若有所悟的表情:“原来如此,若是捏碎这号牌便是可以被传送出道榜空间,也同时代表着放弃了道榜角逐,而随着号牌捏碎,胜利者的周身便会汇聚一道白色胜者光圈,可是……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光圈越多越眨眼,越容易受到攻击?”

叶明感到有些无语,这摆明着是不想叫人躲避战斗,而是进行全力的厮杀。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十分明显,那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决出三千名最强的修者。

这里的规则乃是不可以隐藏气息,不过叶明倒是满不在乎,有着石盘相助,其气息可以随意的改变,完全无视这道榜里的规则。

叶明借助石盘将气息压到了筑基初期后,便要朝着高塔走去。

“哈哈哈哈!真是老天相助啊,居然一开始就碰到了这么一个弱鸡。”

一声讥讽的话语将叶明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只见在一颗大树叉之上,站着一个体态稍许肥硕的褐袍男子。

男子嘴角微翘的看着叶明,似乎再看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筑基后期。”

叶明感应到男子的修为后,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倒是露出一个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看到叶明愣神,褐袍男子嘀咕道:“这小子莫不是吓傻了?”

想到这儿,褐袍男子再次朝着叶明喊道:“小子,识相的话,就赶紧自行了断,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那褐袍男子眉目一瞠,一股筑基后期修士特有的庞大的气息毫不保留的散发出来,阵阵狂风只将周围的树木吹得断裂开来。

“垃圾。”叶明淡淡道。

“什么?你小子居然敢骂老子!?”

褐袍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勃然大怒:“找死!”

话音落下,褐袍男子单手掐诀绕着头顶一晃,一把三尺飞剑骤然显现而出。

嗡滋!

飞剑一阵嗡鸣过后,直朝叶明的丹田处刺了过去。

这一击可谓是着实凶狠,若是击中丹田,被刺者就算不死也得落个残废,一辈子再也无法踏入修炼之途。

叶明看着那飞剑冲自己而来,却是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身上莫名现现出了一点淡淡的红色光芒。

这倒不是叶明不躲,而是在叶明的眼中看来,这攻击简直是太弱了,弱到自己连迈腿躲避的意愿都没有。

嘭!

飞剑正中叶明的腹口,瞬间陷阱了数寸。

“我还以为这家伙有什么本事,看来也不过是个十足的二货罢了……”

褐袍男子刚想到此处,脸色却是骤然变得铁青:“不,这不可能!”

却见叶明单手抓住飞剑的剑身,少许用力便是将之从腹口抓了出来,而后另一只手抓到了飞剑剑柄之上,双手同时作力,瞬间将那飞剑扭得弯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感受到自己的飞剑即将报废,褐袍男子的面色大惊,连忙朝着飞剑打出数个手诀,想要将之脱离叶明的束缚。

然而在叶明的控制下,这飞剑空有嗡鸣震动,却是无法脱离分毫。

当!

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叶明手中的飞剑应声而断,瞬间成了废品所在,被其随意的丢到了一侧的地上。

而与飞剑心神相连的褐袍男子,明显受到波及,面色瞬间苍白如纸。

“这小子莫不是隐藏了修为?不可能的,这道榜内无法隐藏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褐袍男子心神不定,顿时生了去意,扭身便要离开。

“想走?”

叶明现出一抹冷笑,周身红光闪动,接而爆步而起。

刷!

叶明化作一道红色的魅影,速度比之那褐袍男子要快上倍许,转眼便是拦截在了男子面前。

褐袍男子看得叶明速度如此之快,却是来不及召唤法器,只得一拳轰向了叶明。

叶明见状,亦是抬拳而起,与之瞬间交接在了一起。

腾!

伴着一声闷响,一声骨碎的声音亦是随之而来。

不过这声音不是叶明的,而是那褐袍男子的拳头,竟是直接被叶明轰得血骨淋漓。

“啊!”

褐袍男子痛吼一声,而叶明的拳头却是再次突进,压到了其胸口之上。

咔吧!

又是一声碎骨响动,褐袍男子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开来,接连撞断数颗三抱粗的大树,轰然落到了地上,被倒下的树干压在了下方。

褐袍男子奄奄一息,看到从空而落的叶明,脸上充满了疑惑和不甘。

嘭!

叶明落在地上,其拳头打了一空。

“跑了?”叶明摇摇头,随后站起了身来。

刷!

一道光圈在叶明的身上现出,却是那胜利者光环。

“这下可是好了,刚一进来就成了别人眼中钉了。”

叶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光环,微微摇头一番,抬步朝着高塔方向而去。

也不知道是叶明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才刚走出去没一二里路,便是再次遇到了一名拦路的修者。

而这一次拦截的修士,竟是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对此,叶明却是看着该男子,不由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这诡异的笑容,竟是将那拦截的修士看得浑身发毛。

数个呼吸后,而那拦截的修士,带着一声咒骂离开了道榜空间,而叶明的身上却是又多了一条白色光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孤邪孤邪凉慕城|仙侠影孤怜夜永,永夜怜孤影。他本是受尽欺负的烂好人,却因为半块古玉而颠覆了一生。他负尽千重罪孽,忍受万般磨难,终炼就不死心肠。他要这天地因他而颤抖,他要用鲜血代替他早已流干的眼泪。嗜杀成性,却何人知他满腹凄凉?一念之仁,使得兄弟惨死,好友反目!一念之仁,使得心爱之人香消玉殒!宁教天地切齿恨,不教世有逆我人!他是高傲冷血的至尊,他是永夜孤独的邪帝!
  • 东游之吕祖纯阳东游之吕祖纯阳烟波怪叟|仙侠上古天真,是故天年。 封神劫落已千年,平地波澜乍然起。 女帝治世人伦覆,乾坤逆转颠颠倒。 牡丹花仙不屈意,众圣齐谋东华身。 落入凡尘李家子,自号吾是纯阳仙。 五浊临世魔劫至,血月当空杀劫起。 八仙归位度天河,荡涤寰宇澄清明。 旷世大难临头时,佛道巫妖是一家。 多情剑客无情剑,修行亦做有情道。 平魔劫,诛敌酋,证长生,曰吕祖。
  • 重生药魔重生药魔天朝教主|仙侠萧朗是大唐国三大药神之一,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痴。时值正魔大战,他为正道提供了无数的丹药。但战后本可居首功的他,却不知为何被那些正道大人物强加了莫须有的罪名,并被逼死于断肠崖下。死前的那一刻,他领悟到,万人敬仰的药神名号,徒有虚名。如果有来生,还不如当个嗜血的药魔。一切,就从他回到十岁开始……——————————ps:新人读者看书是怕主角武力值不够高,老书虫看书是怕主角智力值不够高。很淫荡地告诉大家,此书的主角两者都不错,偶尔爆发的时候更是变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 忆缘忆缘汎金|仙侠某天当我睁开眼,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包括我自己。我没有了自己的记忆却可以随意穿梭于别人的记忆之中,我像是拥有机器猫的时光机一般,在人们的记忆中与之结缘,观看着人性的善恶美丑。同时也开启了我的寻忆之旅。曾经出现在生命中的人或事不会消失,它只是随着时间的累积,被我们掩埋在记忆深处...
  • 残天变残天变江左孤剑|仙侠你攻击无敌,我有元灵珠,防御无限。你时空遥远,我有元灵珠,无限穿越。你九天破碎,我有元灵珠,吞噬洪荒,修复九天。兄弟,你的元灵珠在哪里买的,给我来一颗,可以包邮吗。。。。。。书友群238-631-515
  • 绝世魔祖绝世魔祖明明就|仙侠修仙界五大势力之一王家家主之子王昊天赋异禀有望成为王家有史以来第三个凝聚混元金丹的绝世天才十年修为压制只为一朝成就混元金丹,然而在凝聚金丹的关键时刻却偏偏被仙道所不容。王战天“既然仙道不容我便将你送入魔道!哪怕将来有一天你我父子刀剑相向!”王昊“既然仙道不容,我便入魔!总有一天我要将这仙道踏于脚下!”且看仙道不容的王昊如何一步步踏入魔道巅峰!
  • 卿本佳人愿君不忘卿卿本佳人愿君不忘卿深拥|仙侠他说,倾城莫哭,我心疼。他总说,倾城我穷极一生也只盼能伴你左右。可是双手充满血腥的他,如何能够配得上善良的她。传说奈何桥下一千年,便能换来一次不喝孟婆汤的机会。那么他愿意在奈何桥下苦苦煎熬一千年,洗去他的罪孽,愿能换得和她相守一生的机会。倾城,你和我之间是谁劫了谁的情,又是谁祸了谁的心?
  • 云长行云长行老僵|仙侠千年前,一场巨变,改变了天地元力。神仙们打断了通往仙界的接天路。从此,人间修士在也不能白日飞升,羽化成仙了。然修道之人,心性坚韧。他们不甘永堕尘世,仙道无缘。人间修士费劲心力,集齐散落人间的开天神器,妄图另辟通道,飞升成仙,却没想到引发变故。于是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 神女有命:给本尊跪下神女有命:给本尊跪下寒九见|仙侠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作为上古神族,作为堂堂高辛一族的长老,神法无边,德高望重,人见人怕,人人喊打...咳咳,不是的。就像她这么有身份的人,有朝一日能追着一个男人屁股后面跑了半个神界都没有结果;一次机缘巧合,让她和这个男人的命运不得不紧紧牵连在一起,于此同时惊天阴谋也渐渐随着上古魔族的再临浮出了水面...无论是执念使然或者是天意,在她踏出高辛一族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仿佛都不再平静,从前她所不在意的情情爱爱,生离死别,竟然全都如惊涛骇浪一般翻涌而来...
  • 冰与雪冰与雪雪凌|仙侠冰与雪相见并非偶然,有上一代的恩怨,也有这辈子的情缘...穿越时空不小心来到这里的嫣与冰相识居然是...夫妻之间本没有什么仇深似海,但他们却自私到秧及下一代的幸福,报应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