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种灵芝

王妮儿即使再不情愿也要走这一趟,等她真的上门,对着赵桂英一家四口,要说的话就跟卡在喉咙里似的半天出不来。

“我……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东西你们都拿回来了,求你们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别跟我计较,成吗?我求求你们了!”

一旦开了口,话赶话的就利索了。

赵桂英打心眼里高兴,一直憋着笑。

“瞧你说的,总归是一家人,你都知错了我也不是多计较的人,但话我得说清楚,就这一次!”这话说完她通身都舒畅了!

王妮儿勉强扯个笑脸,虽说难看,总归是笑。

“是是是,绝对没有下次!”她没心情再说恭维话,赵桂英也不想继续看她的洋相,短短几分钟,这件事就告一个段落。

等她走了,赵桂英扭头对着一家子说:“我这辈子最高兴的就是今天!”

这一场风波就这么轻易的回归了平静。

严三十盯着她大伯娘的背影看,直到看不见了,她说:“娘,我想上学。”

她想着,她姐就是抱着书就自学,说话还一套一套的,跟以前完全不同,她不求像她那样,可好歹要识字,以后处对象也容易。

“你想上学?咋上,去镇上?”

“我子墨小叔在镇上不是有房子吗,我可以住他那儿。”

赵桂英想着闺女只是看着小,芯子其实跟她差不多,就没了拦她的想法:“你问问你小叔读书要个啥程序,不麻烦我就送你去,不然你就等着你说的知青吧。”

知青还要再五六年才来,严三十不想等那么久。

上辈子有知青来他们清水湾,结果肩不能提手不能抬,闹了小半年才决定让他们办学校。

后来严家那些小的全都去上学,学习成绩很好,大伯娘没少在她们姐妹俩面前炫耀,边说还边可惜她们俩没那个福气。

赵桂英找来严子墨跟他商量,他觉着挺好,小侄女们上完了学该更聪明了,说不定能赶上小十一。

于是,他一样一样的算给他们听,首先一个是学费,再来是书本费,住的他可以借她们,吃的总归要钱,一个月林林总总没个十万该是不行。

更何况俩小的去镇上,不得让人照顾着?再成熟再懂事外人看来她们也只有三五岁。

十万块的花销让赵桂英打了退堂鼓,说来她是妇女主任,可妇女主任又不发工资,顶多就说分鱼的时候多分她几斤,其他一概没有。

严三十张嘴想抗议,她娘把所有的钱摆在她面前,让她自己考虑。

她怎么想都觉得问题不大,去了镇上她跟她姐可以上山捡柴禾,顺便再找找人参灵芝啥的,哪怕一个月找一支也够她们的花销了。

严子墨让她别急,伸手按着她的头说:“我领你们去镇上生活几天,让你提前适应适应。”

他说走就走,下午就拿着行李来找她们,后边还跟着一个邵十一。

山路上,前半截严三十自己走的,后半截就靠严子墨背她了,他背她的时候顺手颠颠,轻飘飘的没啥份量。

“三十,你几岁来着?”

严三十伸手比一个巴掌:“五岁。”

“太小了,八岁吧,八岁合适。”严子墨一张嘴,又把她的年龄往上翻一番。

严三十伸手看着自己瘦小的胳膊,说她八岁会有人信?

严子墨不光在年龄上做手脚,连她们两姐妹的经历都编了一套出来,一对儿凄惨无比又励志的两姐妹!

“就照这套词儿说,校长我认识,他最喜欢这样的话本子。”

*

镇上,严子墨的房子,推开门严三十看见了自行车,她扑上去恨不能亲上两口!

“小叔,你把它给买回来了?”

“惊喜吧?上回挣来的钱我拿了一半换了它,这趟带你们出来不是白带的,有事儿要你们帮忙。”严子墨嘿笑一声,从背包里把纸包拿出来摆在桌上。

严初一拿起来闻闻:“这是我上次发现的灵芝?”

严子墨刮了下她的鼻子,点头说:“没错,我打算去县里试试这玩意的行情。十一说,用灵芝磨成粉末拿来煲汤对身体好,我打算拿你俩试试。”

“怎么试?”

“到时候你俩就知道了。”严子墨卖了个关子。

隔天,他领他们去县城,骑车去的,这回过后严三十对自行车再没了憧憬,这一路颠的,差点没把她的屁股颠成两半。

到了县城他们直奔照相馆。

“小叔,你要给我们照相!”

严子墨笑着点头:“可不!不单你俩,我们都照。”

照相馆里有各式各样的衣服,收费项目,一次两千,严三十立刻就拉着姐姐要去挑衣服。

严子墨把她俩拦住:“别,就这么照。”

左着右看还嫌她们不够惨,把她们编的整齐的头发给打乱了才算完。

“师傅,记得照好一点,照的不好我不给钱。”

姐妹俩哪里还看不出来,他又带他们来卖惨了,有了这个认知,她们照相的时候垂头丧气的很没有精气神儿。

他们对照片的质量要求不高,四张照片拍下来没花多少时间。

“小叔,你想种灵芝?”

“看出来了?我跟我爹写了份保证书他就同意把树交给我折腾了。”严子墨说的轻巧,这些灵芝是在领导面前过了相的东西,他费了几车口水,再拿福星名头作保才让他爹同意的。

严三十惊了:“灵芝还可以种的吗?”

那样一来岂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人参能种吗?”

“人参要上了年份才有药效,年份不够卖不了钱。”邵十一冷酷无情的打破她的幻想。

人参的价值严三十亲眼见过,灵芝却没有,她知道灵芝能卖钱,就是对它没啥概念。

这个问题别说是她,严子墨都没概念,所以他才想着拍照留念,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说的再多都不如别人亲眼所见的效果。

严三十满脸可惜。

严子墨安慰她:“要是真像十一说的那样,灵芝未必卖不出人参的价。”

严三十不上他的当,卖多少钱跟她有关系吗?她帮的是小忙拿的也只是小钱!

没办法,多活一辈子的人总是对钱特别的有执念,思想上的差异导致他们无法达成共识,这场谈话以一把糖结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凛之物语凛之物语本墨射手|幻情凛的耳边时常会想起悠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我们的羁绊为她而牵,为她而断。” 曾经无可取代的战友到后来立场不同的敌人,他们之间到底错过了什么? 花桥一别,雨夜相见,已是两年后,命运之轮宛若千年前那般悄悄的转动了……… 沙罗树下映衬的是他们那时的笑脸 红叶深处掩藏着的是不可明说的爱慕 神秘的预知少女与高贵的神明,究竟谁才是他的命定之人? 当再一次的拼凑起曾经遗失在时间里的记忆之时,他们是否还有勇气再一次的去面对…………
  • 半世浮沉半生梦半世浮沉半生梦婆娑纳|幻情“我坠魔道,换你成佛,终究无缘,可我也无悔。”轮回三世那个魂牵梦萦的人,终于相守,虽只一瞬,亦是一生。她以为,或许余生就这样静静的在远方守着他,可那日的三千雷火,将三世情缘毁得了无声息,“千子竹,既是你要伤我,又何必多说?你我之间的情谊,如同此发。”一缕青丝,以血销之。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他欠我的,我定会让他一分不少的还来……”
  • 神眼少女神眼少女依捷|幻情与妖为伍,与人成群;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扬善除恶挥写地域风情;拥有神之眼便能勘破世间万物,世间百态;平凡的高中生活,艰辛的除妖之路。
  • 魔妃逆天:绝世异灵师魔妃逆天:绝世异灵师瑬夕|幻情【暹罗猫。club】“璃儿,你不觉得你需要负责吗?”“是你自己脱的”…………“你确定你不脱吗?凤染尘……”“呵呵~璃儿,你太过心急了吧?”她不懂情,却凭着直觉在这浮华乱世走走停停。却独对他露出独有的脆弱。他所有温柔仅是她而已,外人,欺她,伤她,死?太便宜了一点吧!灵魂因执念而变成怨灵?物品因情而形成物灵?大地孕育修炼自然之灵?其中七情六欲,纠葛剪不断,理不清,终是你负了我,可是我却不恨的,我用一世成魔堕落,让你守你永世所求
  • 绝世高手废材逆天三小姐绝世高手废材逆天三小姐阮梦璃|幻情他聪明一世不可一世,二十一世纪的绝世奇才,只愿与心上人比翼双飞,谁曾想,等待他的却是刺骨的疼痛,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亲手断送了他的生命。谁又曾想,命运转折让她穿越到一个废柴身上,尼玛、、、、、说好的报仇呢?这让他情何以堪,什么,花痴、废物、神经病,什么都不能练得蠢猪。让我来拯救他?嫡母给他下毒,庶姐把他打得残废,庶妹给她使绊子,还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花信世家上下三百多口人皆视他为蝼蚁,能否逆转,谁与争锋!
  • 异世风雪倾城异世风雪倾城龙西山|幻情林清雪,一个随性的女子,亦如她的名字一般放荡不羁;戚凌风,一个生性随心却又把天下正义绑于己身的翩翩公子。缘起天山,缘灭天山;为爱,她甘愿牺牲自己成全他心中的天下正义;为了正义,他放弃了她最爱的人,却不知,一切都是阴谋。当生死离别之际,他幡然悔悟,却终究抵不过命运。一个意外,亦或者是“命运”的安排,他不再是风,她亦不再是雪。因为前缘已逝,千年的轮回与沉睡,再遇是续千年前缘,还是又一个阴谋的开始......
  • 狐妃娘娘求放过狐妃娘娘求放过璃小玥|幻情命运的分离,是他们相距千里。乱入人间,九世缘断裂。她,天朝极品狐仙,掌控天界最大的圣地,仙级极高,是天朝数一数二的高手。以杀人不眨眼,杀伐果断成名,倾城美貌衬托着冰霜般的性格。他,郎才俊貌,杀进凡间无敌手,百战百胜,吸收天地间灵气,外冷内热的性格,配上堪称完美的身躯,简直无可挑剔。乱入人间,转世后,竟成炮灰?
  • 东风杨柳东风杨柳言澈锡|幻情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聊斋志异》他是一代花旦,她是一世狐仙,命运的安排是坎坷,心中的执念的是泪水。百花苑是她的笑容,七星殿是他的执著,原地的花谢了又开,八仙湖旁衰草连天。等待第九百九十九个月圆之夜的来临,花旦与狐仙跨越的千年之恋。
  • 总裁大人别走总裁大人别走琳潇|幻情因为阴差阳错的就认识,然后家里发生了好多好多好多的事情............................................
  • 晴光宇暖晴光宇暖时幽冥语涵|幻情八个故事,八段记忆,一幕又一幕轮流在脑海排演,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真的到了想起来的时候,我却一点儿也不想想起来。“你应该死的,为什么你却活着?”看着眼前的女孩,蓝色的眼泪划过她的脸颊,她是个从来不哭泣的人,可这一次却哭了很久。“我们那么信任你,为什么却如此对我们?”严肃,不苟言笑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悲,他真的很受伤,我能感觉到,那股淡淡的悲哀深深的刺激我。“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他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从未发过脾气,可是现在他真的生气了。但我无能为力,命运不被我选择,我只能接受。我不信命,但必须接受命。所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