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重拿轻放

第059章重拿轻放

南康县主虽不知陈梓钦赠给长乐的这把匕首来自何处,但极有可能出自聚宝斋,那掌柜看在她的面子上,自不会道出幕后买主,却可以否认这把匕首背后的买家并非长兴侯府。

想到这里,南康长公主看着长乐县主道:“一会儿,不论英国公世子夫人请来何人说了何话,你都给我闭紧嘴,一句话都不许说,否则本宫饶不了你!”

长乐县主不知道娘亲为何突然变了脸色,她神色不忿道:“难道女儿还收拾不了一个不知廉耻的臭丫头!女儿不甘心!”

南康长公主想起屋中坐在下首,面色沉静,不卑不亢,更显得气度出色,容貌倾城的姑娘,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安抚着女儿,“往后有的是机会,若把事情闹大,迟早会露馅儿,最后损地还是你自己的脸面!”

长乐县主听母亲这般说,才消停下来,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片刻之后,母女二人收拾妥当后,走出净房。

那边厢中午的宴席已然结束,太子吃饱喝足,拉着朱伴霖前来向英国公老夫人道别。

问明英国公老夫人所在后,太子便往那处去。

步入堂屋,见里面还坐着其他人,他面上露出些许惊讶。

众人忙起身行礼,太子温和地请她们不必多礼。

向外祖母英国公夫人道明来意后,太子视线一转,落到一旁几案上摆着的匕首上。

“这不是长乐最喜欢的那把匕首,怎么放在这儿,莫不是送给江表妹当生成贺礼?”太子说着,目光含笑地看向江秀灵。

江秀灵神情微微一滞,正不知该如何作答时,南康长公主与长乐县主携手而入。

“禀殿下,这把匕首并非长乐县主所赠。”江秀灵垂下头,温声回道。

“哦?”太子拿起匕首,看着刀柄上一颗通体晶莹透亮的红宝石,转身看向长乐县主,“江表妹说,这把匕首并非i所赠,可与你那把却一模一样,快把你那把拿出来给孤瞧瞧。”

长乐县主看看太子,又看看被他握在手中的匕首,憋着口气道:“禀殿下,臣女的那把没带。”

太子点点头,将匕首放下。

英国公夫人在一旁道:“太子可是喜欢这匕首?”

太子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只道:“模样瞧着倒是精巧。”只是有些华而不实。

英国公夫人面上溢出一抹笑,“既是在英国公府寻到的,便算作是英国府的东西了,殿下既然喜欢,老身便来个借花献佛。”

太子大大方方受下,朝英国公夫人抱了抱拳,“多谢外祖母。”

话声才落,英国公世子夫人领着一人走进院子。

英国公夫人看一眼英国公世子夫人身后那人,“这位可是聚宝斋的大掌柜?”

“正是。”

大掌柜忙上前见礼。

“既然祖母忙,孤便先行告辞了。”太子对英国公夫人道。

英国公夫人点点头。

太子拿着匕首,与朱伴霖一道离去。

南康长公主看着这一幕,悄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宴然则垂下眼眸,心里明白,这匕首要成为一桩无头公案了。

不过世上许多事不都是这样么,有时候人们并不在乎真相究竟如何,只求能够得个现世安宁,不得说,有时候和稀泥却是比闹得鸡飞狗跳要体面,尤其是像英国公府这等百年勋贵大族。

将太子送走后,英国公夫人朝南康长公主并宴然等人笑了笑,“既然殿下喜欢那把匕首,也并未生出什么事端,再追究下去已没有意义。”

南康长公主适时接话,“夫人所说有礼。”

这个场合本轮不到赵元思一个小辈插画,但她瞧不得俨然是受委屈,是以鼓起勇气道:“可我家小妹不能平白被人泼脏水。”

英国公老夫人目光慈爱地看着她,“世子夫人说得有礼,老身这便向李姑娘道歉。”

宴然一个晚辈,哪里能接受德高望重的英国公夫人道歉,她忙站起身,朝英国公夫人屈膝行了一礼,“老夫人言重了。匕首非小女所有,小女也未有任何不轨之心,还请您明鉴。”

英国公夫人点点头,“李姑娘风光霁月,自不会做出这等事。”

一旁长乐县主听了这话,心里简直要呕血。

既然不是她李宴然做的,这不是明摆着暗示是自己所为么。

她正欲发作时,南康长公主忙朝她使了个眼色,并赶在她之前,含笑看着宴然道:“是长乐这丫头心直口快,让李姑娘受委屈了。”

说着看向一旁的聚宝斋大掌柜,“恰巧大掌柜在,不知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看的首饰,本宫订做一副头面,赠给李姑娘聊表歉意。”

“谢公主,这礼物小女却不能收。”宴然忙道。

“李姑娘是不肯原谅长乐的任性么?”南康长公主神情失落地道。

“如您所说,县主不过是心直口快,一时说错话,并非做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既然澄清误会,还了小女清白,小女自不能再受公主的礼。”

“李姑娘果真深明大义,明理通透。”南康长公主说了两句夸赞之词后,便不再坚持。

见事情圆满解决,英国公夫人等人也十分开心,特地命婢女摆下一桌热乎乎的饭菜,留众人用午膳。

膳毕,众人起身告辞,英国公世子夫人亲自将人送到府门处,目送着她们登上马车,才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院子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有丫头来传话,说是英国公夫人有请。

英国公世子夫人又马不停蹄赶往英国公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经过一上午的折腾,早已累地腰酸背痛,此刻正眯眼趴在榻上,由丫头按着肩膀和后背。

见儿媳进来,她掀了掀眼皮,“霖儿年岁不小,亲事该早点定下,若是被有心人看上,倒是不得不去,闹得后宅不宁,可有得你受的。”

英国公世子夫人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有心人指不定是指南康长公主。

长乐县主去岁已行了及笄礼,再过几个月可就十七了,亲事是该提上议程。

“儿媳明白。断不会让那等惹祸精嫁进府里!”英国公世子夫人恭顺答道。

英国公夫人点点头,“忙了大半日,你也回去歇着吧。”

英国公世子夫人恭顺地退了回去,浑身瘫软地倒在榻上,实在是这一日下来,累地不行。

那边厢,宴然一行也回到府里。

向田氏道明此行顺利后,赵元思拉着宴然的手到了自己院子里。

“那把匕首是怎么回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本应无名本应无名张雅双|古言从小被遗弃的无名一直对自己的身世感到好奇,一次偶然的机会无名认识了傲娇王爷高远,随着两人慢慢产生情愫,无名的身世也渐渐浮出水面
  • 异世梦沉异世梦沉南苑落|古言回忆起儿时的每一件坏事接连不断的发生时,才知道这原来不是天意,而是人为,被最爱的人陷害,异世重生成救世主,不知是意外还是早已注定,什么魔兽,本姑娘的坐骑都是灵兽,什么天赋,本姑娘一年从废材蹦到统领阶··········
  • 穿越之许你一世长乐穿越之许你一世长乐司空幻|古言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他目光如炬,一字一顿地吐出心口酝酿已久的话:“下诏退位,朕立你为后;或者,废夫,立朕为后。”然后。。。众臣默了。。。。齐齐朝龙案上首看去。。。。她嘴角微抽,这前者与后者有区别吗?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来告诉她,这只到底从那跑出来地啊啊。。。。。命运的束缚,情感的纠葛,血染江山,泪湿衣裳,脚下白骨成堆,回首初见,是劫是缘?是福是祸?也许,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且看一代尊皇与一朝凤君如何破爱成伤,化缘成劫,又如何扭转局势,破镜重圆。。。。。。。。
  • 步惊三界:废材逆天二小姐步惊三界:废材逆天二小姐当酒歌|古言她是21世纪特级杀手,却在夺取机密资料时送掉性命,一朝穿越成为秦家懦弱无能的废材二小姐。他是北玄大陆冷静睿智的隐王殿下,实力隐藏,天赋禀异。世人皆嘲笑她是个废材,却只有他细心雕琢她这块疵玉。“本王可保取你的性命,但你要做本王手下的隐卫。”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与算计。“替你杀人斩草除根吗?”她与他双目相对,气势凌人。强者与强者对决,究竟谁才是最强王者——
  • 断发皇后断发皇后玹烯|古言21世纪少女苏若车祸意外穿越,竟然穿越到了雍正十一年!成为了历史上著名的“断发皇后”那拉容若!扑朔迷离的剧情让苏若只好接受,不过还好,清朝也是有帅哥的嘛!误打误撞认识了“荒唐王爷”弘昼,两人竟还一见钟情了,可惜历史是不可能改变的。 弘历登基,本以为可以舒舒服服的当个娴妃,没想到撞破的弘历的小秘密,还被后宫嫔妃嫉恨,从一个单纯无知的小女孩改变成了一位心思缜密的皇后......
  • 农家萌妃初长成农家萌妃初长成萌伊懵|古言【已完结】一道圣旨让她家破人亡,一次追杀让她隐居乡村。奈何弟弟想要读书,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连唯一支柱也离世,唯有带着弟弟远走他乡。原以为自己可以从基层做起开一家酒楼,可谁知外公逼着自己学医、弟弟忙着为自己找夫婿,她笑着看着他们。“这位是我的恋人,太子殿下。”前有太子殿下,后有杀手大人,再来一个皇后娘娘,自己不仅离目标越来越远还搭上自己的性命。得以逃生她性情大变假装失忆,和自己最痛恨的人在一起,只为复仇。可偏偏在背后帮她的人竟是如此,“娘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宝宝们喜欢就收藏,自知笔力不够,有待加强,谢谢支持】
  • 嫡女蝶凤嫡女蝶凤青袂婉约|古言夏夜,不可能有风雪。就像你我,本不可能相遇。你有夜泽至高无上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是夜泽最不起眼的小卒,万人之下。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些。如果,我没有遇到你。那么,我又该何去何从?只是,夜羽枫,我们终究相遇在夏夜。就像我们的名字。夏凝雪,夜羽枫那年风雪,凝结夏夜
  • 王爷宠妃:嫡女谋姝王爷宠妃:嫡女谋姝MO妖妖|古言步君寒在大周朝后宫处处算计步步为谋,那时她不求一人心,但求母仪天下。重生之后居然成了被皇叔捡回家的人见人欺的小白兔。扮猪吃老虎,你还以为小白兔好欺负?皇叔皇叔!那个女人是坏银!她欺负本宫!皇叔皇叔!那个皇帝是坏银!他要娶本宫!皇叔皇叔!他们都是坏银!怎么可以打扰本宫和皇叔二人世界!皇叔皇叔!本宫……不对,妾身打滚卖萌求怜爱,你……可不可以娶我……
  • 凤权天阑凤权天阑栀子是栀子|古言清歌本为歌姬,,偶遇皇子一跃成为皇子妃,,可惜造化弄人,老天爷并不想让她安稳度日。。。弑君,夺妻,被贬冷宫,。。经历这一切的她决定开始反击。。
  • 凤华倾九洲凤华倾九洲爪子的沙|古言“不曾想堂堂黎国的护国大将军竟是那墙上君子,专门听人墙角儿。”那一身紫袍的男子闻言也不在意,只淡笑道:“公主过奖了,难得公主费心记住在下。”那双桃花眼只稍一流转便是几番多情。“呵,将军的爱好倒是广得很,我得闲儿去过一趟会稽,那儿的临仙楼倒是不错。”歌乐转身笑盈盈地看着男人,微风扬起她的发稍,和着裙衫飞扬,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铛,真真儿是一个极美的人儿。宫墙初见,她美如洛神,却一针见血地挑开了他手底下最大的暗桩。自此,他凉薄的眼中便多了一抹柔情。即便是美人迟暮,我亦予你倾世的温柔。铁血山河,他为她许下一世承诺。正所谓美人关难过,从此甘愿为卿袖手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