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与世无争的冷若华

流影见冷若华身着一介素衣,但衣料上好,她一脸的歉意,道:“公子见笑了,我们家姑娘前不久从阁楼上摔了下来……还望公子莫要责怪!”

说罢,流影紧跟着李清冉而去。

冷若华依旧摆着一张冰块脸,他轻轻一跃便上了马,马儿继续飞驰而去。

围观的百姓猫着腰让开了一条路,纷纷摇头叹气的散去。

流影不知道李清冉为何生气!

怕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她朝着不远处万花楼的家丁使了个眼色。

家丁见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直到李清冉安全回到万花楼,他们这才向谢妈妈去复命。

“流影,笔墨伺候!”

进了房间,李清冉对流影吩咐道。

她要把做菜的步骤一一书写出来,给陈掌柜送去,这样她就可以找下一单生意了!

流影并不识字,见李清冉拉着张脸默不作声,她踮起脚尖小心伺候。

……

太后寝宫中

一女人躺在美人榻上,她一身黄色的宫袍把美人榻遮住了大半,宫袍上用银线绣着凤凰戏牡丹。衣袍虽宽大,可也将那保养窈窕的身段展现无疑。

女人微闭着眼睛小憩,两个宫女站在其后面,不快不慢的扇着圆扇;一宫女趴在其前面、用小粉拳轻轻地捶打着她的腿部。

旁边一个嬷嬷拿着一个金色的凤凰钗;轻轻地插在了女人的头上,那凤凰仿佛瞬间活了一般,忽闪忽闪,看着十分的生动。

这时,一个宫女迈着轻盈的步子小跑而来,语调轻快道:“太后吉祥!八皇子来了…”

第五章:闲散八王爷

太后闻声立刻睁开了眼睛,对着旁边的人激动道:“快,扶哀家起来!”接着太后又道:“摆驾金鸾殿!”

跪着的宫女连忙起身,扶起太后,一行人跟在后面,出了凤鸾殿。

金鸾殿中,皇帝身着正黄色的龙袍,龙袍上用金银线绣着二龙戏珠。

他瞳仁黑如墨玉,剑眉入鬓,风姿隽爽,头顶皇冠,皇冠垂下来的三排珠子遮住了额头。

皇帝脸上似笑非笑,看着十分平和,只是眼角挂着一丝不被察觉的阴沉。

他胯下坐着一张金丝楠木的龙椅,居高临下看着大殿上、一袭白衣、和他略有几分相似之人。

“八弟回来了?”皇帝依稀叹息了一番,接着又道:“十年过的真快呀!”

皇帝话音刚落,金銮殿门口,太后高声说道:“是,老八这次回来了,皇上你可要好好待老八;毕竟他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的人和太后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喊道。

皇帝闻声,从龙椅上走了下来,赶忙朝着太后迎来,嘴中并喊道:“母后,你怎么来了?”

“儿臣叩见母后!”冷若华朝着太后边行礼边喊道。

太后没有理会皇帝,而是直接扶起了冷若华,拉着冷若华的手道:“吾儿快快起来!”

皇帝冷着眼,姗姗收回了手,并扭头示意宫女和太监们起身!

“母后凤体可安好?”

“好,好,好…”太后拉着冷若华的手,笑呵呵的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当今皇帝是她的大儿子——冷若叶。

十年前

冷若叶刚登基那会,四海未平。天下由凤宇国,南诏国,商齐国三家做大,凤宇国周边还有四个附属小国。

凤宇国先帝四十刚过,就驾崩了,其他国家对凤宇国这块肥肉虎视眈眈。南诏国怂恿那些附属小国平番发起战争,凤宇国瞬间乌烟瘴气,百姓怨天怨地,简直民不聊生。

冷若叶刚登基,根基不稳,边疆又不平。比他小十岁的弟弟冷若华主动请缨,出兵平乱。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平定四海,为哥哥冷若叶镇守边疆。

等他要班师回朝的时候,皇帝开始忌惮弟弟冷若华手中的兵权,怕功高盖主,打算秘密暗杀冷若华。

太后知道了此事,怕发生战乱,又不忍兄弟二人手足相残,在冷若华回安阳城的路上,一道懿旨下去:

凤宇国刚刚平定,八皇子冷若华杀戮太重,怕冲了历代先皇,特让其交出兵权,去炳灵寺代发修行十载,以赎清身上的罪孽!

而十年后的今天,冷若叶已经坐稳了江山,儿女成群。

弟弟冷若华却至今未娶,现如今他二十有八,还是个八皇子,连座庭院都没有…

太后每当想起,就感觉亏欠小儿子太多,于是她扭头看向冷若叶,质问道:“现如今老八回来了,皇上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母后明显是给老八要东西。

除了自己的龙椅,手中的兵权,和这安阳城。其余的老八想要,拿去便是!

冷若叶知道他欠冷若华的,于是道:“分八弟为八王爷!另外,安阳城中有处庭院,赐给八弟作为王府。”随后看向太后,虚心问道:“母后意下如何?”

太后闻声,眼中闪过一抹不满;老八出生入死,才守住了冷家的江山,冷若叶竟然只给了他一个空头王爷,连个封地都没有!

她刚想开口替小儿子要封地,冷若华一把拉住了太后的胳膊,对着冷若叶毕恭毕敬道:“臣弟谢皇兄!”

自始至终,他冷若华都没有想过那把龙椅。

母后年轻时遭后宫嫔妃算计,失去过骨肉;太后现如今已经快六十的人了,冷若华可不想在她晚年演一出手足相残的戏。

十年前他不会反,十年后他更不会造反,只要冷若叶好生对待太后就够了。

江土,若是他想要,他只会从敌人手中抢。

父皇不知道遭了后宫多少暗算,死了多少骨肉。

他冷若华发誓,这辈子只娶一人,断不走他父皇的后尘。

冷若叶虽然有亏于自己,可他从来都无亏于百姓。这几年,凤宇国在他的手中繁华昌盛。

至于边疆战争,只要天下不统一,肯定会起战争,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皇帝见冷若华这么好说话,心中的磐石终于放了下来。

本以为他来找自己要江山,可终究是他太多疑了。可冷若华什么都不要,他的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的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于她一见倾心于她一见倾心月下玖歌|古言他是一国之将,征战沙场,杀敌无数,谁曾想,竟败在了一个姑娘上。 于是,他助她离开皇宫,脱离苦海; 后来,“谢将军助我脱离苦海,不知我能做什么以报将军的恩情?”“以身相许如何” 再后来,“夫君怎的如后宫的那些女人一样,城府颇深。”“不耍点心机,使点手段,为夫如何能追到媳妇?”
  • 闺月长营闺月长营鳄鱼队长|古言南楚皇宫歌舞升平,前来觐见的北狄使者喝得醉醺醺的,一手揽了身旁的细肢在怀,贴近女子温润的耳畔讲了几句胡语,两人乐得咯咯直笑。 抬眼时瞥见立在一旁如同仕女俑的符楚,他一摆手,呵斥道:“还不过去给王爷斟酒?!” 对面的男子沉稳持重,宴席之中独他一人无美姬侍奉左右。只见他一只玉手懒懒散散的把玩着手中的纯金酒樽,漫不经心的样子给人强烈的疏离感。 符楚咬唇,拿了玉壶硬着头皮上前,她在他身旁跪下行礼,将头埋得极低。 “奴婢给王爷斟酒。” “嗯。”宋镶淡淡应了声,酒樽磕在食案上发出一声闷响,杯子平稳的放在桌子上,可手却并不移开。 “就这样倒。”他道。 他灼灼目光落在头顶,她顿时感到如芒在背,双手不听使唤地颤抖着,甘冽的醴醪从壶嘴汩汩泻出,手臂上的紫玛瑙手串在灯下十分晃眼迷离,她一分神,只见酒从杯中溢出,水珠顺着他手掌的虎口钻进衣袖里。 “奴婢该死。”她连忙撤了手,掌心像被烈火灼烧过一样。 上座有人笑着打趣:“五弟莫不是看上了这位北狄女子?朕瞧着你眼神都没移开过。” 座间寂静,她轻轻吸着气,心在胸腔里乱了分寸地跳动。 席上华灯璀璨,殿外梅花朵朵绽放,她见他面无表情一饮手中的美酒,淡笑着起身应答:“的确是看上了。”
  • 娘子你空间炸了娘子你空间炸了狸酒儿|古言被炸稀烂的苏柳再次睁眼就死了丈夫有了儿子,孤儿寡母受尽婆家欺凌,天天虐打没点好皮,真惨! 先分户,再发财,立志让儿子过上富二代的好日子! 冒出一只空间圣兽?还说有一空间怪物嗷嗷待哺等她养?!她拒绝!她只想安静的当个富婆! 怪物们各有本领还听她话?好,她养! 所谓一时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亲娃怪物娃都视她如珍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真是别无他求! “别无他求?” “当然,我什么都不缺。” “缺了你丈夫我!” 哦对了,她那本该战死的丈夫摇身一变成了大将军,不要脸的成天缠着她要洞房……
  • 河边骨河边骨河骨|古言三途河旁的少女一直在等待,直到成为一把枯骨。“今生今世我受了太多苦。下一世,下一世,我······”不等话说完,少女已经化作了虚无,后半句话在风里听得模糊。只知道她在最后的时刻,定下了最后的诅咒。她追逐了他千年,临死也没有得到他的承诺。下一世因果轮回。“跟我回去。”冷峻的男子看着远处那抹身影。“我不。”女子笑着抬头。“为什么?”“你上辈子欠我的。”
  • 公子如玉世无双公子如玉世无双埃莫|古言你可会梦见紫禁城的霜雪,洛阳的绝世牡丹,长安的浮光掠影,大漠的孤烟狼鸣,咸阳宫的大火……你可会梦见有人对镜贴花黄,有人独倚望江楼,有人白衣轻胜马,有人笑靥如花,有人泪断天涯……愿和你一起看英雄迟暮,美人老去。十里繁华,尽数湮灭。
  • 与君共谋之一品医女与君共谋之一品医女玉芳华|古言她是太医之女,外表柔弱,内心强大,他是当今太子,冷酷霸气,深不可测,因为一场算计她与他一见钟情,岂料云开雾散之际,他却被迫赐死她的父亲,从此与她相爱成仇。她步步为营,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帝王妻。且看天家夫妻如何在诡异莫测的宫廷演绎“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的精彩。(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盛宠将门小弃女盛宠将门小弃女安蓝亦|古言身为将门嫡女,明明父母俱在,陆清漩却活得像个弃儿,亲爹不疼,祖母不爱,庶姐算计。 再回府,遇神杀神,遇鬼杀鬼,她摇身一变,成了整个盛京的宠儿。 那年秋深,红枫漫山,她被众人簇拥上了山巅凉亭,河山大好,她的目光却始终只追着一人 “我可有走进过你的心里?” “从未。” 罢了罢了,君若无心她便休。 潇洒转身,她还有她的江湖,她还有她要看顾的江山。 一朝落马,她被斩于乱军蹄下,生死存亡之间,她只可惜今生魅惑不足,未能将他收服。 抱憾之际,却见他披着血光自地狱走来。 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川。 清漩莞尔,看来未来尚有可期。 忽晴忽雨的江湖,变幻莫测的朝堂,翻云覆雨间天下尽得。 从此山河朗朗,只愿与子成欢。
  • 穿越长姐持家穿越长姐持家天麻虫草花|古言人家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养家糊口有钱赚,我家一二三四五,嗷嗷待哺没饭吃,面黄肌瘦瘦巴巴。 柳义雨一朝穿越,穿越到战火年代,一路逃到山沟村,爷爷、小叔饿死,他奶疯癫,爹爹战死,小婶子病死,自家亲娘体弱,柳义雨望着这一大家子的老弱妇孺,排排站张口吃饭,无语望天,且看柳义雨在这贫穷时代,混的风生水起,弄个地主婆当当。
  • 十卷书十卷书纤纤醉.CS|古言碧云天外,黄昏驿站,曾许诺,世世欢好,犹记得,翦翦轻寒,秋色连波......
  • 后宫殇后宫殇沈小豆|古言她是以特招身份入伍的在读研究生,一次和队友在沙漠勘探时遭遇风暴,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异世。她吃霸王餐被人打晕,他将她救走带回了自己的封地。“留下来跟本王一起保卫封地吧?”“不行!”“那你做本王的王妃如何?”“不做!”本王,你要不要这么烦,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少女。请不要纠缠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