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与世无争的冷若华

流影见冷若华身着一介素衣,但衣料上好,她一脸的歉意,道:“公子见笑了,我们家姑娘前不久从阁楼上摔了下来……还望公子莫要责怪!”

说罢,流影紧跟着李清冉而去。

冷若华依旧摆着一张冰块脸,他轻轻一跃便上了马,马儿继续飞驰而去。

围观的百姓猫着腰让开了一条路,纷纷摇头叹气的散去。

流影不知道李清冉为何生气!

怕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她朝着不远处万花楼的家丁使了个眼色。

家丁见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直到李清冉安全回到万花楼,他们这才向谢妈妈去复命。

“流影,笔墨伺候!”

进了房间,李清冉对流影吩咐道。

她要把做菜的步骤一一书写出来,给陈掌柜送去,这样她就可以找下一单生意了!

流影并不识字,见李清冉拉着张脸默不作声,她踮起脚尖小心伺候。

……

太后寝宫中

一女人躺在美人榻上,她一身黄色的宫袍把美人榻遮住了大半,宫袍上用银线绣着凤凰戏牡丹。衣袍虽宽大,可也将那保养窈窕的身段展现无疑。

女人微闭着眼睛小憩,两个宫女站在其后面,不快不慢的扇着圆扇;一宫女趴在其前面、用小粉拳轻轻地捶打着她的腿部。

旁边一个嬷嬷拿着一个金色的凤凰钗;轻轻地插在了女人的头上,那凤凰仿佛瞬间活了一般,忽闪忽闪,看着十分的生动。

这时,一个宫女迈着轻盈的步子小跑而来,语调轻快道:“太后吉祥!八皇子来了…”

第五章:闲散八王爷

太后闻声立刻睁开了眼睛,对着旁边的人激动道:“快,扶哀家起来!”接着太后又道:“摆驾金鸾殿!”

跪着的宫女连忙起身,扶起太后,一行人跟在后面,出了凤鸾殿。

金鸾殿中,皇帝身着正黄色的龙袍,龙袍上用金银线绣着二龙戏珠。

他瞳仁黑如墨玉,剑眉入鬓,风姿隽爽,头顶皇冠,皇冠垂下来的三排珠子遮住了额头。

皇帝脸上似笑非笑,看着十分平和,只是眼角挂着一丝不被察觉的阴沉。

他胯下坐着一张金丝楠木的龙椅,居高临下看着大殿上、一袭白衣、和他略有几分相似之人。

“八弟回来了?”皇帝依稀叹息了一番,接着又道:“十年过的真快呀!”

皇帝话音刚落,金銮殿门口,太后高声说道:“是,老八这次回来了,皇上你可要好好待老八;毕竟他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的人和太后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喊道。

皇帝闻声,从龙椅上走了下来,赶忙朝着太后迎来,嘴中并喊道:“母后,你怎么来了?”

“儿臣叩见母后!”冷若华朝着太后边行礼边喊道。

太后没有理会皇帝,而是直接扶起了冷若华,拉着冷若华的手道:“吾儿快快起来!”

皇帝冷着眼,姗姗收回了手,并扭头示意宫女和太监们起身!

“母后凤体可安好?”

“好,好,好…”太后拉着冷若华的手,笑呵呵的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当今皇帝是她的大儿子——冷若叶。

十年前

冷若叶刚登基那会,四海未平。天下由凤宇国,南诏国,商齐国三家做大,凤宇国周边还有四个附属小国。

凤宇国先帝四十刚过,就驾崩了,其他国家对凤宇国这块肥肉虎视眈眈。南诏国怂恿那些附属小国平番发起战争,凤宇国瞬间乌烟瘴气,百姓怨天怨地,简直民不聊生。

冷若叶刚登基,根基不稳,边疆又不平。比他小十岁的弟弟冷若华主动请缨,出兵平乱。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平定四海,为哥哥冷若叶镇守边疆。

等他要班师回朝的时候,皇帝开始忌惮弟弟冷若华手中的兵权,怕功高盖主,打算秘密暗杀冷若华。

太后知道了此事,怕发生战乱,又不忍兄弟二人手足相残,在冷若华回安阳城的路上,一道懿旨下去:

凤宇国刚刚平定,八皇子冷若华杀戮太重,怕冲了历代先皇,特让其交出兵权,去炳灵寺代发修行十载,以赎清身上的罪孽!

而十年后的今天,冷若叶已经坐稳了江山,儿女成群。

弟弟冷若华却至今未娶,现如今他二十有八,还是个八皇子,连座庭院都没有…

太后每当想起,就感觉亏欠小儿子太多,于是她扭头看向冷若叶,质问道:“现如今老八回来了,皇上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母后明显是给老八要东西。

除了自己的龙椅,手中的兵权,和这安阳城。其余的老八想要,拿去便是!

冷若叶知道他欠冷若华的,于是道:“分八弟为八王爷!另外,安阳城中有处庭院,赐给八弟作为王府。”随后看向太后,虚心问道:“母后意下如何?”

太后闻声,眼中闪过一抹不满;老八出生入死,才守住了冷家的江山,冷若叶竟然只给了他一个空头王爷,连个封地都没有!

她刚想开口替小儿子要封地,冷若华一把拉住了太后的胳膊,对着冷若叶毕恭毕敬道:“臣弟谢皇兄!”

自始至终,他冷若华都没有想过那把龙椅。

母后年轻时遭后宫嫔妃算计,失去过骨肉;太后现如今已经快六十的人了,冷若华可不想在她晚年演一出手足相残的戏。

十年前他不会反,十年后他更不会造反,只要冷若叶好生对待太后就够了。

江土,若是他想要,他只会从敌人手中抢。

父皇不知道遭了后宫多少暗算,死了多少骨肉。

他冷若华发誓,这辈子只娶一人,断不走他父皇的后尘。

冷若叶虽然有亏于自己,可他从来都无亏于百姓。这几年,凤宇国在他的手中繁华昌盛。

至于边疆战争,只要天下不统一,肯定会起战争,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皇帝见冷若华这么好说话,心中的磐石终于放了下来。

本以为他来找自己要江山,可终究是他太多疑了。可冷若华什么都不要,他的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的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尼姑皇后的春天尼姑皇后的春天方然|古言作为一个小尼姑,自然不能忍受平白被人轻薄,她种果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管他是谁,定要叫他好看。可对方怎么是个皇帝呢,她暗恋的对象又什么时候变成了前朝太子?这世界变化太快,实在是消受不起,她还是赶紧逃回净心庵吧。
  • 凤逆天倾世邪妃凤逆天倾世邪妃二亓|古言一夕穿越,居然成了丞相府的无能五小姐!父亲母亲不待见她,连丫鬟都敢骑到她头上来!!“你来做什么?”“退婚。”“从今往后,千代胥语跟宇文宣再无任何关联。”她笑。九年后,她重回丞相府,却带了两个娃。“妈咪,这里是你家吗?”某娃睁着眼睛问道。“妈咪,他们都好凶啊。”某娃再次睁着无辜地眼睛拉拉某女地衣角。“……”“妈咪,那个女人说她是三皇子妃,不能打她。”“往死你打。”“遵命!”————————“你教出来地孩子跟你一样啊。”某男调戏道。“要你管?”
  • 花宁传说花宁传说薛玉问|古言精灵世界,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她们生生世世守护着人间,天地间,分为人界,神界,和魔界,而精灵界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三界的平衡,若有一天,精灵界不存在了,那么,魔界将侵犯人间,直达神界。就这样,三界和平共处了上万年,直到有一天,魔界来犯,精灵界惨遭屠杀,仅剩下一只名叫花宁的精灵,幸存的精灵,将自己的元神一分为二,散落在了人间和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若想再找到她,就只有让这分开的元神再次合二为一。魔界蠢蠢欲动,这只幸存的精灵,是魔君最大的威胁,若是消灭了她,那么称霸三界,将指日可待,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故事。
  • 忘生笔录忘生笔录南有小城|古言事若是不肯随风而去,那便是游魂,亦或者是恶鬼。于是忘生在千万年前便书写忘生录。她会给他们重生的机会,给他们时间和机会去完成他们的遗愿,可一旦心愿达成便化为河边的彼岸花,永生永世不可以脱离忘川水,不再拥有一切,作为地狱的浮灵望着来来往往的人,那其中或许会有他们的亲人,或许会有他们的深爱,可这一切再也不属于他们了,他们只能在无尽的岁月里等待永恒,活在前生里一次一次地重回。这是一笔不平的交易,却是无数对尘世浮生留有遗憾的人最好的后悔药。
  • 闺媛林居闺媛林居舒姝|古言重生到新生仿若只用了一夕的功夫村姑到宅门的生活似乎也并不遥远本姑娘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让别人羡慕去吧顺便顺只忠犬回家过日子喂,你们说,可好?
  • 锁凤楼之凤庸锁凤楼之凤庸张意起|古言捡回来的皇后是个花痴?什么?她的梦想还是后宫佳丽三千!皇后,你也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花熏月的内心:我怎么知道你是个大醋坛子!我的美男之路都被你阻挡了!赔我的佳丽三千!宫湮墨:你有朕就足够了!在爬墙,腿打断!
  • 绝世杀手:废材帝妃惹不得绝世杀手:废材帝妃惹不得止小轩|古言人家穿越过去都是千金大小姐,自带修炼圣武。而她,顾倾雪穿越过去既不能修炼念力,又被自己亲生妹妹所陷害。“喂,顾倾雪,又有人开始要来追杀你了,你还不快点逃吗?”“嘿嘿,我可不怕,这次不只是我一个人了哦,我还有个无比强大的师傅呢!!!”顾倾雪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什么都不害怕。“你不要想了,我是你师傅,你是我徒儿,我们两个永远都不可能有结果的!!”“好,好一句师徒,既然你这么不想要看到我,那我走!”转身,坚强的向前走着,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场不被别人所看好的爱情,一场被别人抛弃的爱情,最后留下的真的只有伤害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娆毒妃很倾城妖娆毒妃很倾城l清樽独醉|古言暗影少主孤月一朝穿越到了玄乙国大将军府的傻子大小姐叶倾颜的身上,墓室救美男一枚。什么?要报恩!以身相许可好?看她医手遮天,招惹桃花一朵又一朵。宸王殿下听说王妃身边又有了桃花,扔下手中紧急军务,飞奔到王妃面前,把自家夫人搂进怀里:“夫人,你不乖哦!”顺便把身后的桃花折断。万人有拥戴的宸王殿下却偏偏对她宠爱入骨。医术在手,更有美男拥护。她就问问,还有谁!
  • 主人,请享用我吧主人,请享用我吧张小鹿|古言初相识,他用狗项圈套住她有脖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药奴,我是主子你是仆。”她回赠狗尾巴草编成的环环套上他的脖子,羞涩:“你就是我的小公狼!我们成对成双!”嗷唔,二十四孝主人很好奴役哪!主人你饿了吗?她乖乖脱掉衣服,请享用!(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嫡女有空间重生嫡女有空间笑寒烟|古言苏怀宁死了,又重生了,还意外得了一只空间灵,于是,她把苏家搞的乌烟瘴气,人仰马翻,把背叛她的渣男渣女往死里虐,渣爹继母来势汹汹,她一把香粉,就让继母来一个红杏出墙…… 某世子:宁宁,以后虐渣的事还是我来做,小心辣你眼睛。 某宁:霆哥哥,那个女人敢觊觎你,你去,把她打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