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用膳

有些后知后觉,她好像又把夙熙的名声给毁了。

起身,拂了拂身上的褶皱,准备离开醉仙台。

一转身,便看见了秦蘅依推开门,从房中出来。

秦蘅依抬头,刚好与她四目相对,微微一笑,优雅地理了理衣服,转身下楼!

顾昭颜也没放在心上,有些人,大概从第一眼起,就注定不能成为知己好友,甚至连君子之交都做不成!

她飞身落在走廊上,推开门,进去了。

她刚离开,白钰与白然便上到了七楼,但醉仙台上早已没了她的身影。

白然摊手,示意他也没辙,“不如你去拜见一下夙王?”

白钰摇头,“算了,看了我与那姑娘无缘一见,不必强求。”

白然看了他一眼,又往雅间看了一眼,“万一,那姑娘是你要找的人呢!”

白钰默了默,看向雅间,温润的眸中闪过一丝坚定,“我相信,世间没有那么多巧合!”

白然摇头,不再言语,他大概是多多少少的猜到了一点,夙熙和白钰大概都对同一个人有了兴趣。

还真是让人头疼的事啊!

顾昭颜走到夙熙对面,坐下!

见她来了,夙熙脸上的神情才略略好转。

顾昭颜没有开口问他,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坐在他对面,看着茶杯,发起了呆。

夙熙看着她,低声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顾昭颜索性趴在桌上,有气无力道,“殿下拾掇好情绪了么,我们什么时候能用膳呢?”

夙熙被她这幅模样逗乐了,他超门口吩咐了一声,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便有人端着菜肴鱼贯而入!

顾昭颜顿时就来了精神,坐到桌边,

看着一道道菜被端上了桌子。

等到最后一道菜被端上桌,顾昭颜瞅了夙熙一眼,夙熙微笑着,点点头。

她不再犹豫,提起筷子开动了,夙熙看着她吃得欢,竟然觉得自己有了食欲。

提起筷子夹了些菜吃了,准备放下筷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碗中被放入了一块鱼。

夙熙抬头,看着顾昭颜,她吃饭的时候,似乎很开心,眼角眉梢的染上了笑意,比平时面对他都笑得真诚。

她很是认真道,“殿下不能挑食,每样都要吃一些,有助于你的痊愈。”

夙熙看着碗里那块鱼,提起筷子戳了戳,又戳了戳,顾昭颜忍不住笑出了声。

听到她的笑声,夙熙的耳朵悄悄爬上了一丝红云。

他慢悠悠地将那块鱼肉放入口中,好像也不难吃!

他吃了鱼肉之后,他的碗里陆陆续续又被夹了些其他的菜,他也都一一吃了。

这可能是他这段时间里,吃得最多的一次,也是吃得最开心的一次。

用完膳,顾昭颜瘫在软榻上消食,夙熙坐在小桌旁,闲闲品着茶!

同类热门
  • 山河为歌:红颜醉山河为歌:红颜醉半仙果|古言父亲为拉拢帮派,不惜将她与传闻长得奇丑无比的尚明宗宗主的儿子配婚。她从北原汕郸逃到南原宋陵。为找到能救母亲的方法,违背了与师父的承诺,进朝当医官。她以为自己与他无关,与江山谋权无关,却不知已深深卷入其中。
  • 清花翠——一日皇后清花翠——一日皇后纳景|古言一本不会让你后悔的小说。一个人会为了谁念念不忘?你看他高高在上。谁也不是谁的主宰,命运眷恋每一个人,偷偷的带走了最美的年少时光。你听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最贴切的诗词,抒写的好像不止这一生的过往。“来生,嫁给我?”你怨“你的誓言,好不经用啊。”谁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谁说‘要好好的’。转啊转,回到了远点,转啊转,西风乍起,人间天上,几多过往,几多思量。
  • 锦阙台锦阙台葛小楼|古言人生而为人,平等公平公正,从来都是等级之分,安分从来不守己
  • 一品世子妃一品世子妃谁家MM|古言 夫君背叛,表妹构陷,继母折磨,亲父不慈。  前世的陆玥梨,助夫君争夺皇位,对姐妹清顺关切,为父母尽孝尽忠,可换来的,却是四肢尽断,被囚别院十五年,最后,被亲子手刃而亡的凄恨下场。  滔天怨气,怎能消散。  途径的善心人一番安葬之恩,令陆玥梨得以重生,回到二十年前,一切还没发生前。  这一世,她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伤害她的,必让其百倍还之,不死不休。  怜宠她的,也将被她纳入羽翼,护其终生。  可是,虽然她恩怨分明,有恩必报,可若是没记错,她与这位世子爷之间的恩情瓜葛,早已两情,怎么这人还老跟着她?  参加宴会,花厅下看到一熟悉身影。  进宫面圣,圣坐旁看到一熟悉身影。  花灯日逛,画舫上看到一熟悉身影。  忍无可忍,陆玥梨悲愤追问,“世子爷,请问我走哪儿能不遇见你?烦请指个道儿!”  一身玄袍的俊美男子冷冷一嗤,表情冷霜,“你不出门,便见不到我了。”  “我有事要做。”  “哦?”男人俊眉冷挑,“是急着去见七皇子?还是三皇子?还是那位对你暗许心肠,扬言非你不娶的小郡王?”  陆玥梨:“……”  世子侍卫少臣默默扭头——主子,不是说好不吃醋吗?
  • 逆天医妃超凶萌逆天医妃超凶萌熊宝宝鸭|古言现代兽医容依依穿越了,成了古代山村里寄人篱下的小农女,一睁眼就被凑在跟前的白虎脑袋吓了一跳,本着职业操守,她治好了白虎的外伤后离去。 再后来,当朝太子三顾山村请她治病,她才知道,原来白虎是可以变成人的…… 容依依:“我现在到底算医人还是医兽?” 太子殿下:“只要你想,我都可以。” 容依依:“那你变回白虎给我吸一口?
  • 朝阳暮月朝阳暮月四夕木夕|古言四夕:“请问当一个有身份的女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徐清漪:“死了爹的官二代,你问我什么体验?” 四夕:“咳咳,那作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徐清漪:“我有三个甩了我的前夫,分享给你要不要啊?” 四夕:“咳咳咳,那么您对之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吗?” 徐清漪:“吃饭,睡觉,没打算。” 四夕:“那么您的现任......” 楚之岚:“清漪,别聊了,吃饭。” 徐清漪(一蹦一跳):“来了!” 四夕:“。。。。。。” 楚之岚:“清漪,要早睡。” 徐清漪:紧紧抱住楚之岚倒头就睡。 四夕咬烂了铅笔头写道:“总之是个甜甜(虐狗)的小故事。” 我说:“曾经我傍在父亲的身旁,在这巍然屹立的楼宇上看过这座城最美的朝阳,我以为我可以日日月月,年年岁岁就这样看下去。”他说:“曾经的我,潇洒一人,独夜晚的月亮与我相伴。”我有点窘迫的看着他,只见他回眸对我一笑:“我以为我根本活不到看见明天的太阳。”
  • 点心皇后逃婚记:王爷,快熄灯点心皇后逃婚记:王爷,快熄灯郁笙嫣|古言身为一国之母,厨子、谋士、大将军……她什么都会做,就是不会做皇后~“这里是御花园,是你皇兄的后院,你还敢胡来?”她想推开他,却被紧紧拥入对方怀中“你也是我皇兄的,只能胡来了!”他埋头深吻。“这是皇后寝宫,是你皇兄的地盘,你也敢胡来?”她拢住衣领,却被整个儿搂进锦被。“早知道是你做皇后,当初的皇位就不让了!”他心中不惜江山,只有眼前人~
  • 穿越之妖娆红颜穿越之妖娆红颜花颜易改|古言我,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本想万草丛中过,却不想,沾染了落叶。不过,我本红尘,何惧?呵呵……(第一次写,欢迎大家……)
  • 倾城志:亡国公主之帝临天下倾城志:亡国公主之帝临天下艾瑟|古言那一年,她七岁,从万人之上沦为乞丐。那一刻,她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那一瞥,她遇见,从此两个人的命运紧紧相连。这不是甜蜜文,这是一代女皇的成长史。
  • 王的七日专宠:火爆萌后王的七日专宠:火爆萌后皇族菲儿|古言她是古灵精怪、才貌双全的考古学家,只因一时好奇心作祟,偷偷跑去撬开木棺欲一睹僵尸王的“芳”容,却一不小心连人带棺穿越到僵尸王朝,成为僵尸王解除诅咒的工具。只是云若惜万万没想到,解除诅咒的唯一方法竟是——他的七日恩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