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神秘挑战者

都说六月青莲无穷碧,十月芙蓉漫香舟。

十月里的旱芙蓉开得正热烈,小巧玲珑,香气馥郁。夜露灌溉出了嫩嫩的花苞,枝枝碎叶在天空下都无比熠熠生辉。

简直就是枯燥十月里的杰作!

转眼间,齐可卿在魔蝠山住着也有小半个月了,这期间,不过初来时同恶无极见了一面,还是个不欢而散的结果,就再也不曾见过他。

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过着,齐可卿也早早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生活着。魔蝠山风景优美,山庄依山而建,傍水而起,有竹环山,有鸟绕树,有水淌庄。

山门口有片茶园子,齐可卿天天去园子里转悠,深秋夜露重,浸润得茶尖鲜甜无比,愈发香醇。倒和济仁堂里三水师傅沏的那壶茶味道十分相似。

都是一般色泽沉静,一般气味香醇。

想到这里,齐可卿的眸色不禁暗了暗,可见三水师傅一定是来过此处的,只不过,怕是和玄丰王朝相距甚远,不然他势必会同自己讲明地点。

如今自己孑然一身,不知道这魔蝠山到底是何来历,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带上这山中。只知道无论何时,凡事都要提心吊胆些,要不是自己机灵,早不知在这山上死了多少回了。

齐可卿心思微动,突地响起午夜寒光乍现,把把匕首毫不留情朝自己刺来的场景。

虽不知是何人要对自己下此狠手,可确定的是,自己的存在,早已让那人坐立不安。

想到这里,齐可卿不禁冷笑。突然觉得周遭空气有些微微峭寒,习惯性赶忙拢了拢衣裳,抬眼望向天空,竟惊奇的发现天上早已细细碎碎飘下霜花。

也怪不得突然间便冷了。想来,今年的霜倒是来得尤其早,十月底不到,寒风便已阵阵涌来。

齐可卿冷不丁在这微微霜雨里打了个寒颤,鼻子瞬间塞得死死的,一刻也不敢多待,忙急急就跑回了厢房。

说来也怪,在魔蝠山这里,冬天似乎是极神圣的季节。常听无双说,每到白露那一日,魔蝠山总会下山去择选些新人,直到寒露那一日,才算得上真正的入了魔蝠山。

新人须得身着薄衫,双脚赤裸,忍着刀子般凛冽的北方刮,一步一步从山脚走上来,礼毕,务必蒙上面纱,永远都只能一袭素白。若有朝一日想要离开魔蝠山,须自断一臂,这是山规,没得商量。

想到这些话,齐可卿不免再次暗暗心惊,忙不迭低头瞥了瞥自己的衣裳,入眼的粉色缎面才让齐可卿默默淡定下来。

话说恶无极到底是着了什么狂,不过区区一枚梅花簪,于他有何用?可于自己而言,那梅花簪里却好似住着黎慕宸的灵魂,意义非凡自不必说。

“姐妹们,山门口来了个狂徒,可劲在叫嚣,说是要同尊上决战来着,咱们看看去啊。”无双是个典型的大嗓门,一嗓子嚎下去,仿佛炸开锅似的,把整个庄子的气氛都炒得热热的。

哪怕是正打算闭眼小憩的齐可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勾起了兴致,旋即盘腿坐起,倒也很想见识见识那究竟是个哪样的人,竟胆敢放言同恶无极决战。

随即急急穿好鞋袜,混在清一色的素白长衫中一齐朝山门口走去,浩浩汤汤,场面倒是壮观。

老远就瞧见了山门上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魔蝠山”,隐约看到门口立着一个身影,一众素白长衫顿时躁动起来。

“花陌,你看看,那人看起来弱不禁风,哪里来的底气胆敢和尊上提决战二字,简直可笑。”

无双总是个停不住话头的毒舌风,也因此,早把四大护法得罪了个遍,尤其是毕情护法,两人现如今的形势简直就是势同水火,一碰就炸。

齐可卿身高不比无双,一路上只急急亦步亦趋跟着她的脚后跟走,不多时,已然抵达山门前。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魔蝠山!”无双莲步稍稍往前一倾,手中的佩剑应声而出,声音冽冽地问道。

随即,空气像瞬间凝固了似的,没有半丝声响,无双气极,剑风呼呼逼近,声音也似乎急了眼:“实在狂妄,吃我一剑。”

齐可卿透过人群的缝隙使劲看着外面的世界,心里不禁为无双的莽撞担忧,毕竟是指名道姓要同恶无极决战的人,实力哪能多小了去。

只见眼前一道青色的身影倏地躲过无双的剑雨,双手灵活抽出一把软剑,不过三两下,无双便占了下风。

青衣人也不加以刁难,立时收回剑束,双手抱拳,垂首恭敬地道:“还望姑娘勿要刁难,我只想与恶无极一战。”

闻言,齐可卿倒是愣了,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忙掏了掏耳朵,费力地扒开人群,使劲朝外面的青衣人看去。

温润如玉,眉眼依旧,当齐可卿看到三水熟悉又带着点点陌生的脸时,鼻间竟一阵酸楚。

忙不迭推开层层人群,就要朝着三水奔去。

忽然,狂风大起,霎时天上地下到处一片乌黑,突然齐可卿仿佛像绊倒了什么似的,吓得惊呼一声,随后便狠狠摔在了沙土上,正当她打算爬起的空档,突然颈后一痛,随即立马失了意识。

风沙恶狠狠吹着齐可卿的脸,仍无济于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鬼王狱妃,杀手女王吊炸天鬼王狱妃,杀手女王吊炸天雪狱妖姬|古言为何取名为妖狱?现代:祸世妖颜,拥有地狱般的杀戮能力异世:传闻中容貌如鬼怪,像在地狱中被惩罚过的罪恶灵魂。夜流寂:小妖精,我就追着你了,不然你追我!!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妖狱白眼,谁才是妖精啊!
  • 恃宠生娇,王妃莫急恃宠生娇,王妃莫急在下青争|古言徐娇娇,新生代小花,才艺多多,性格活泼,勤奋努力。 她以为,在这个圈子,只要努力,就可以收获,却不想,着了他们的道。 她想离开,仅仅只是睡了一觉,就成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成为了流落,民间的公主。她以为她只是来游玩一场,却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她以为她会就此幸福一生,可一场误会,却让她的爱情万劫不复。 徐娇娇从来不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男女平等,她从来不觉得他可以重要的让她去牺牲。 所以,她选择离开了他。 在古代,活得洒脱自由,这是她基本的原则。 …… 檀溪国来了一个道士,说是可以起死回生,甚至可以让异界的人回到最初的地方。徐娇娇倒是想试一试。 至于那个男人嘛,她不管了。
  • 天作不合天作不合漫漫步归|古言人都说那位不可说的乔小姐是个不祥之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活物难寻。 城中幼童最怕三样东西:吃人的大虫、吓人的恶鬼以及克人的乔小姐。 在将最后一个族亲克进大牢之后,方家终于将她赶了出去。 赶走当日,便举族相告、奔走欢庆。 *** 三月春的一天,那位人尽皆知的“扫把星”乔小姐住进了金陵城外的玄真观。 自此,城中鸡飞狗跳不断…… 放个书友建的群号,欢迎大家进群玩耍:215715120
  • 嫡女当道:师长别拦路嫡女当道:师长别拦路暮水涟漪|古言她本是扬名天下的一国之主,却遭到心爱之人背叛,英年早逝,香消玉陨……然重新归来,她却成了众人唾弃的叛臣之女……但,那又如何?仇恨,耻辱,这所有的一切,她都会亲手讨要回来!
  • 青梅错竹马青梅错竹马心字香25|古言这些年来是青梅的错爱,还是竹马的错待?杜音然对着秦安信笑靥如花十二年,这些年来她最为坚持的事情就是爱他。而秦安信,一直执着的女子却从来都不是杜音然。你总说我骗你,然你可知,我对你最深的欺骗,是我对你从不说爱。这一次的赌注,杜音然究竟是赢还是输?且看坚强爱笑的青梅,如何赖上固执的竹马。友情提示:故事有点小虐,请保护好你的小心脏。若是戳中了你的泪点,可找我算账,我只提供怀抱,不提供纸巾。--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花千骨之爱情重复花千骨之爱情重复琦雪|古言花千骨历经的磨难,从和白子画成亲,打败魔王,失忆,她的爱情能否继续?
  • 冲喜:小妾戏王爷冲喜:小妾戏王爷紫伶儿|古言他——东方御,娶她只为了报复,七年前,她害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虽然她当时只有十岁,表面的懦弱都是虚假的表象,他还有另一个让人惊骇的身份。
  • 杀手狂妃十三岁杀手狂妃十三岁蓝殇飞絮|古言她,现代第一杀手代号“火狐”,一朝穿越附身在叶丞相家不受宠的三小姐身上,受尽嫡姐的凌辱和旁人的冷眼,一睁眼,原本懦弱的眼神已不在,而取代的是一双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眼神。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身上的杀气震慑住了,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好疼,心疼她这么小就有这么强的杀气,这是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练就出来的人,而且他发现她的杀气都是面对她的爹叶丞相还有大夫人所散发出来的,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被他身上邪魅的气息所吸引了,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是邪魅的,她前世是杀手,很少有人能激起她心中的波澜,他,到底是谁?当强者对上强者,且看他们如何颠覆天下!
  • 季国的女奴季国的女奴月揽轻尘|古言狠绝如他,折磨她,玩弄她,亲手将她送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温柔如他,呵护她,照顾她,却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人侮辱;残暴如他,珍惜她,保护她,出生入死只为博得她一笑;妖娆如他,戏弄她,宠溺她,始是假戏也当真;她,被爱情伤过,伤得体无完肤,而后又站了起来。都说她没心没肺,自己是否有心,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 清宫娇后:皇上,请让位清宫娇后:皇上,请让位行走的厄洛斯|古言一朝重生,她从大唐千古女相,变成大清待废皇后,停笺表,夺凤印,失凤令,为保后位,她依附孝庄,向死而生,大封后宫,抵御董鄂妃。 你不是热爱文艺好静的女子吗?我便让你知道,论文才,我谢瑶环是大唐司籍女官,才冠八千学子,论沉静,宫中沉浮多年,斗智斗勇,堪称武后座下之首,最终,你的目光到底还是落在了本宫的身上。 等等,目光落下就可以了,人过来干什么,不用靠的这么近,本宫要的只是你的帝位而已,对你不感兴趣,走,走,恶灵退散,退散!!! 某爱新觉罗·浪漫主义文艺男青年·福临:“是啊,目光给你,帝位给你,朕也给你好不好,比心,b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