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神秘挑战者

都说六月青莲无穷碧,十月芙蓉漫香舟。

十月里的旱芙蓉开得正热烈,小巧玲珑,香气馥郁。夜露灌溉出了嫩嫩的花苞,枝枝碎叶在天空下都无比熠熠生辉。

简直就是枯燥十月里的杰作!

转眼间,齐可卿在魔蝠山住着也有小半个月了,这期间,不过初来时同恶无极见了一面,还是个不欢而散的结果,就再也不曾见过他。

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过着,齐可卿也早早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生活着。魔蝠山风景优美,山庄依山而建,傍水而起,有竹环山,有鸟绕树,有水淌庄。

山门口有片茶园子,齐可卿天天去园子里转悠,深秋夜露重,浸润得茶尖鲜甜无比,愈发香醇。倒和济仁堂里三水师傅沏的那壶茶味道十分相似。

都是一般色泽沉静,一般气味香醇。

想到这里,齐可卿的眸色不禁暗了暗,可见三水师傅一定是来过此处的,只不过,怕是和玄丰王朝相距甚远,不然他势必会同自己讲明地点。

如今自己孑然一身,不知道这魔蝠山到底是何来历,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带上这山中。只知道无论何时,凡事都要提心吊胆些,要不是自己机灵,早不知在这山上死了多少回了。

齐可卿心思微动,突地响起午夜寒光乍现,把把匕首毫不留情朝自己刺来的场景。

虽不知是何人要对自己下此狠手,可确定的是,自己的存在,早已让那人坐立不安。

想到这里,齐可卿不禁冷笑。突然觉得周遭空气有些微微峭寒,习惯性赶忙拢了拢衣裳,抬眼望向天空,竟惊奇的发现天上早已细细碎碎飘下霜花。

也怪不得突然间便冷了。想来,今年的霜倒是来得尤其早,十月底不到,寒风便已阵阵涌来。

齐可卿冷不丁在这微微霜雨里打了个寒颤,鼻子瞬间塞得死死的,一刻也不敢多待,忙急急就跑回了厢房。

说来也怪,在魔蝠山这里,冬天似乎是极神圣的季节。常听无双说,每到白露那一日,魔蝠山总会下山去择选些新人,直到寒露那一日,才算得上真正的入了魔蝠山。

新人须得身着薄衫,双脚赤裸,忍着刀子般凛冽的北方刮,一步一步从山脚走上来,礼毕,务必蒙上面纱,永远都只能一袭素白。若有朝一日想要离开魔蝠山,须自断一臂,这是山规,没得商量。

想到这些话,齐可卿不免再次暗暗心惊,忙不迭低头瞥了瞥自己的衣裳,入眼的粉色缎面才让齐可卿默默淡定下来。

话说恶无极到底是着了什么狂,不过区区一枚梅花簪,于他有何用?可于自己而言,那梅花簪里却好似住着黎慕宸的灵魂,意义非凡自不必说。

“姐妹们,山门口来了个狂徒,可劲在叫嚣,说是要同尊上决战来着,咱们看看去啊。”无双是个典型的大嗓门,一嗓子嚎下去,仿佛炸开锅似的,把整个庄子的气氛都炒得热热的。

哪怕是正打算闭眼小憩的齐可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勾起了兴致,旋即盘腿坐起,倒也很想见识见识那究竟是个哪样的人,竟胆敢放言同恶无极决战。

随即急急穿好鞋袜,混在清一色的素白长衫中一齐朝山门口走去,浩浩汤汤,场面倒是壮观。

老远就瞧见了山门上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魔蝠山”,隐约看到门口立着一个身影,一众素白长衫顿时躁动起来。

“花陌,你看看,那人看起来弱不禁风,哪里来的底气胆敢和尊上提决战二字,简直可笑。”

无双总是个停不住话头的毒舌风,也因此,早把四大护法得罪了个遍,尤其是毕情护法,两人现如今的形势简直就是势同水火,一碰就炸。

齐可卿身高不比无双,一路上只急急亦步亦趋跟着她的脚后跟走,不多时,已然抵达山门前。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魔蝠山!”无双莲步稍稍往前一倾,手中的佩剑应声而出,声音冽冽地问道。

随即,空气像瞬间凝固了似的,没有半丝声响,无双气极,剑风呼呼逼近,声音也似乎急了眼:“实在狂妄,吃我一剑。”

齐可卿透过人群的缝隙使劲看着外面的世界,心里不禁为无双的莽撞担忧,毕竟是指名道姓要同恶无极决战的人,实力哪能多小了去。

只见眼前一道青色的身影倏地躲过无双的剑雨,双手灵活抽出一把软剑,不过三两下,无双便占了下风。

青衣人也不加以刁难,立时收回剑束,双手抱拳,垂首恭敬地道:“还望姑娘勿要刁难,我只想与恶无极一战。”

闻言,齐可卿倒是愣了,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忙掏了掏耳朵,费力地扒开人群,使劲朝外面的青衣人看去。

温润如玉,眉眼依旧,当齐可卿看到三水熟悉又带着点点陌生的脸时,鼻间竟一阵酸楚。

忙不迭推开层层人群,就要朝着三水奔去。

忽然,狂风大起,霎时天上地下到处一片乌黑,突然齐可卿仿佛像绊倒了什么似的,吓得惊呼一声,随后便狠狠摔在了沙土上,正当她打算爬起的空档,突然颈后一痛,随即立马失了意识。

风沙恶狠狠吹着齐可卿的脸,仍无济于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妃狂妄:双面王爷请接招冷妃狂妄:双面王爷请接招书梨|古言下旨赐婚,实为逼婚。所谓殿下,不过人渣。一朝出嫁,任她恣意。从此,家族与她无关。哦?她轻狂邪魅?眼瞎么?她明明这么三从四德!喔?她肆意妄为?凑!没听见皇上都夸她恭顺贤淑么?啥?她冷漠无情?你过来!我戳瞎你!我外表那么温雅可人,你看不见是吧?还想让她怎么样?她已经被《女诫》荼毒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型的美女子了好么?以上说法,纯属她白日做梦!三从四德、恭顺贤淑、温雅可人是不可能和她搭边的……哦?他妖孽?他明明再正经不过!喔?他温柔?那么,那个冷酷无情的男子是他的双生么?啥?他善良?是谁用他的容颜演绎了杀人如麻的真谛?太可恶了!这样假扮他的人一定要斩首示众!
  • 皇上工钱岂能拖欠皇上工钱岂能拖欠魅筱涩|古言很狗血的穿到古代的剧情,很俗套的假装失忆。给皇帝打工,工钱应该不少吧?但是,偏偏跟了这么一个腹黑皇帝老板,我的工钱,你到底啥时候还???没有绝世武功,没有倾城容貌,没有狠辣的手段,她独自来到一个异世界,且看我们的女主怎样玩转古代时光.....
  • 君子谋:嗜宠冷王妃君子谋:嗜宠冷王妃木熙冉|古言他是风华霁月的王爷,她是四大王府其一阑王府中唯一的小姐,一个温润如玉,一个温和谦婉,本来的青梅竹马到后来的淡漠疏离,令其他人百思不得其解,本以为她会嫁给战王世子,却不曾想一场大火,将两个人的命运再次牵扯到一起,后来才明白,他们的命运,从来都是拴在一起的……
  • 月照风云陆月照风云陆醉雨星梦|古言前世的他,拯救了他人,却唯独救不了她,今世的她,报了仇,却恨透了她
  • 穿越花千骨之异世轮回穿越花千骨之异世轮回南宫陌华|古言本想抱着旁观者的身份看着一篇知道剧情的现实版电影,却没想到自己也深陷其中,越来越深……
  • 凤妃九天:战神王爷倾世狂妃凤妃九天:战神王爷倾世狂妃九千雨|古言他,是天启国的战神王爷,十岁便带兵打仗,拥有着不同于年龄的恨戾,立下无数战绩,十五岁便封王,却有着“克妻”的名声,他的两任王妃皆相继去世。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却穿成了仅仅九岁的小王妃。当他遇见她,从不碰女人的他竟然甘愿服侍左右;当她遇见他,从来号称冷血无情的她竟然为之流泪。也许,他们都中了一种毒,这种毒,叫做“爱”。
  • 雁总裁是恋的人雁总裁是恋的人晨婕|古言她他是死对头。她喜欢Aangle,他爱乐儿。不知何时她他相恋。蓝可乐的心机,让他错杀她。带着上世记忆,在人群中寻找她;从误会,欺骗,恐惧,迷茫,爆发成忧郁症的她。在他面前坠海。他望着婴儿,心思白转千回,眼中压制着激动,苦涩;。“恋儿,再也不会发生以前的事了,我会保护好你;”婴儿睁开漂亮的大眼睛。
  • 乘鸾乘鸾云芨|古言上辈子,明微疲于奔命,终究没能改变命运,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十年前。
  • 神王霸宠毒妃太嚣张神王霸宠毒妃太嚣张莫不是予丞|古言暗夜冥火傍身,神来烧神,佛来烧佛,谁能阻挡我前进的步伐?修医炼药,八阵五图?那是我小时候玩的了好嘛……咦!那个美男是谁?看我前来调戏一番……“啊!!!你丫的到底是谁啊!你干嘛咬我啊!!!你属狗的吗!?”某女大叫“狗!?你好大的胆子!”某男恐吓势做扑倒。。“呜呜……美男我错了,求放过……”前世,她的父母惨遭杀害。自己被号称为魔女。今世,一届邪王却宠她入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 重生之我不成皇重生之我不成皇卿非语|古言她在尸骸遍地的血泊中登基为皇—— “我不信天不信神,我只信我自己。” “地狱有种荼蘼花,听说吃了能往生。” 前世不曾相见,今生浮屠半世只为与你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