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细软柔滑的沙滩,清澈澄碧的海水,明媚潮暖的阳光,婆娑摇曳的椰子树,置身于海南美丽灿烂的热带风情画里,安静心头充盈着浓浓的喜悦与甜蜜。

海附予爱情最宽广的胸怀,也许只有神秘多情的大海才能挽救日益淡薄的爱情,安静把所有的期盼都投向了这片宁谧的蔚蓝色。

亚龙湾、黎族村、天涯海角、情人岛……浸润在不同气味的撩人的浪漫中,安静和庄严都酝酿出了炽热温灼的心动。

安静挽着庄严漫步在洁白细腻的沙滩上,蓝得透明的海,蓝得透明的天,将幸福紧紧地聚拢,爱情的气味像雾霭一般袅袅散开。

“庄严,我们要个孩子吧。”安静沉浸在庄严的臂弯里。

“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有了孩子你就得操心了。”孩子的话题令庄严窘迫。

“那我也愿意,早晚都得要,还不如早点要。”安静切切地。

“好,一切都随你。”庄严的声音模糊不清,海浪席卷而来。

安静感激地抱住了庄严,他们情不自禁地在海边拥吻起来。长长的吻,深深的吻,热烈的吻,细致的吻……他们紧紧交缠在一起,不能再有任何的空隙,那一刻安静的心融化了,被爱融化,被希望融化……一阵热浪打来,庄严和安静浑身都湿透了,他们忘情地笑起来,跳起来……

“哎呀,我的手机。”安静这才发现手机滚落到海水里,“完了,进海水了,什么显示都没了。”

“没事,回去修一下就行了。”庄严安慰道。

“不去管它,我们回宾馆吧。”安静重新挽住了庄严,二人相偎着走回宾馆。此情此景中,已没有什么能把快乐带走。

宾馆就在海边。白色轻纱一漾一漾地滑过透明的落地窗,带来海的气味。安静依靠在庄严怀中凭窗看海。海浪声像是在为他们歌唱,永不止息的欢唱诱动着安静的心……他们在海水吹拂的纱窗里亲吻,他们陷落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中,他们退去了所有的衣服,安静的身体像火一样燃烧起来……而美好就在这一秒钟停滞住了,庄严又一次失败了,沮丧刻划着他苍白的面容,又是一阵死一般的静默。“再试一次吧。”庄严看着面无血色的安静,脸上堆满了歉意。

“不用了,我累了,真的。”安静失声了,人在最痛苦的时候是没有力气说话的,甚至没有力气哭泣。所有的美好都破灭了,安静就像掉进了一片深海里,没有呼吸,没有光明,只有一点一点的沉沦……

《七彩梦》杂志社。黎敏正在给大家分着广州特产,心情爽朗。

“黎敏,几日不见,气色这么好了,老实交待,是不是广州之行有艳遇了?”小玲露出诡异的笑。

“什么艳遇?谁像你呀天天有艳遇,我是自叹不如啊——”黎敏笑着回敬。

小玲刚要发作,彭诚的声音冒了出来,“黎敏,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大家立即敛住了笑,小玲吐了吐舌头。

站在彭诚办公室的门口,黎敏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我刚从广州回来,这个你尝尝。”说着把广州特产放在彭诚桌上。

“噢,谢谢。”彭诚微倾了一下头,语气一转,“你坐吧。这个周末,在国贸有个记者招待会,音乐制作人高云峰最近出了一本新书,你去做个专访,下期人物就做他。”彭诚表情严肃。

“为什么要做他的专访?他在这个圈子里口碑并不好。”黎敏最烦这种善于炒作的素质不高的人。

“这是任务,你去执行就是了,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从来没听过彭诚这样的口气,黎敏怔住。

沉默了一会儿,“那好吧,但我要声明如果这期杂志的发行量下降那就是你的问题。”黎敏说完快速走出了办公室,一下子对彭诚失望起来。

回到座位上,黎敏越想越生气,广州之行带来的愉悦都被彭诚赶跑了。高云峰这种人也要做专访,彭诚到底哪根筋不对了?

“哎,怎么了?挨批了?一回来就挨批,你好惨啊!”小玲手中晃着一张纸,做出同情的样子,“不过我可没工夫安慰你,我还得干活呢。”说着一转身。

“哎,小玲,你去哪儿?”

“广告部的传真发到这儿来了,我去楼下送一下。”

广告部?黎敏忽然想起简非凡要与广告部合作的事,便给简非凡拨了电话,结果——无人接听,她只好把广告报价单及广告部主管的名片夹在杂志里给简非凡寄过去,并附了一句话:“感谢你在广州的招待,但你这个钻石王老五是不是也太挑了,连明星都看不上,你该反省了。黎敏”

信封上“简非凡”三个字写得流利顺畅,黎敏脸上有一种微妙的浅笑。

安静回到了北京,带着那颗受伤的心。她要见黎敏,她要把自己所有的痛苦都告诉黎敏,再不找个人倾吐出来,她真的要承受不起了。

馨兰咖啡屋里,伴着安静低低的哭诉,黎敏知道了一切,无声的泪也刺痛了黎敏的心。

“安静,别再折磨自己了,离婚吧。”黎敏神色惶然。

“那怎么可以,我父母肯定不同意的,我们刚结婚还不到一年呢。”安静声音紊乱,脸愈发的苍白瘦削。

“那你就这样过下去?你这不是守活寡吗?”黎敏紧蹙着眉,甚至比安静有着更深的怨忿。

“我真的不能离婚,真要离了,身边的人该怎么看我?这种事我做不出来。”安静的双眸软弱地垂下,她似乎仍在盼着奇迹的出现。

黎敏沉默了,她不知道婚姻给人带来的惰性和依赖,她只知道爱情应该是弥久的,不应该被婚姻带走,不应该被时间带走,没有爱的婚姻就应该结束。

一场凄凄切切的对话,终于凝结成无语……

国贸饭店的展览厅,高云峰携同新婚妻子出席记者招待会,场面热闹聒躁。十几家媒体的记者前来捧场,其中包括了黎敏。

黎敏无聊地坐在记者席间,一个问题也不想问,还做什么专访,黎敏烦透了这个满头卷发的所谓的音乐制作人。

“高先生,能否透露一下最近有什么新专辑推出吗?”某个男记者发问。

“最近我在忙着结婚,哪有时间忙别的?”高云峰咧着嘴。

“最近有计划包装哪位新歌手吗?”女记者的声音。

“这要去问唱片公司,不过我倒有意把我妻子推向歌坛,就是不知她愿不愿意。”高云峰把头瞥向了新婚妻子,眼神暧昧。

“听说你们是一见钟情,能给我们讲讲你们的恋爱经过吗?”有位女记者站了起来。

“这个嘛,怎么说呢,就是我第一眼看到她就想把她娶回家,其他的你们就去买我的书看吧,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既然是新婚,是不是得有所表示啊?”有人起哄。

“那我就用行动表示吧。”说着高云峰便与坐在旁边的那个笑容持久的小鸟依人式的女人当众接吻起来。

记者席立即骚动起来,甚至还有了掌声。黎敏觉得一阵恶心,想都没想拔腿就走了。

出了国贸,黎敏长长地抒了一口气,总算是眼不见为净,可稿子怎么办?都是彭诚,他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一点儿品位都没了,这种人还值得采访?正在心里嘀咕,手机响了。

“喂,是黎敏吗?我是简非凡。你的杂志我收到了,也接到你的电话了,但我还以为是张美丽的电话,所以没接。”没想到是简非凡,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开场。

“你是怎么回事啊?张美丽对你那么好,你都无动于衷,你也太冷血了吧。”黎敏竟然不自觉地替张美丽说话,口气却是极轻松的。

“黎敏,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这样吧,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简非凡认真地说。

“好吧,那我等你电话。”黎敏的口气怪怪的,软软的,说不清的一种感觉在心里乱搅,一种莫名的兴奋悄悄凝在黎敏脸上……

安静走进了一家手机维修店,在海南被海水打湿的手机安静还是不忍丢掉。

“先放这儿吧,过两天来取。”营业员冷冷地扔下一句话。

安静一脸不舒服地从店里走出来,是不是连营业员都要给她脸色看?究竟过得什么日子?生活的快乐到底在哪里?看着涌动的人群漫过视野,安静只觉得自己成了街上最忧伤的一景。

夜晚,灯光柔和地洒在黎敏脸上,折射出一团温暖的静谧。难得有这样一个平静的晚上,黎敏手中的书已翻阅过半。偶尔疲倦的空隙,黎敏的视线移到电话机上——不知道今晚它会不会发出声响?

9:10,电话响了。黎敏手中的书跌落到床上。

“黎敏,是我,简非凡,刚刚忙完,你呢?你在干吗?”简非凡的声音很有磁性,好像又跟白天的不太一样。

“我在看书,没什么事,对了,你跟张美丽的事还没说完呢?”黎敏有点迫不及待,似乎再没有比这个话题更能让黎敏感兴趣的了。

“怎么说呢,确实这么多年她一直对我很好,我也很感动,但你知道感情的事不是说你对我好,我就要接受的。我对她真的不是那种感情,我只是像对待妹妹那样对她,我爱的是我以前的女朋友。这些她都知道,可她还是那样……我真是没有办法。我也觉得欠她一份情,所以这次你们过来玩,我对她非常好,这是我对她最好的一次,只是想让她高兴点,也算是我对她的补偿吧。”简非凡语速缓慢,好像含着淡淡的伤感。

“我听美丽说过你那个女朋友,说你们俩分分合合好多次,每次分的时候你就会来北京找她。”黎敏不假思索的。

“她怎么能这么说,实际情况根本不是那个样子,我跟那个女孩是分分合合好多次,但这都与她无关,我怎么会在分的时候去找她?!这根本不可能。”简非凡语气加重。

“可张美丽真的是这么说的,她一直说你是她的男朋友。”

“这就是我一直无法喜欢她的原因,她总爱跟别人说我跟她的关系,实际上我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这点我可以发誓,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简非凡有些激动。

“那你的女朋友呢?你们为什么没在一起?”黎敏故做轻松地问。

“她去了珠海,她要办她的公司。她是个很好强的女人,什么都想比别人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她这个人总想成为人群中的焦点,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到后来我们俩总是为一些小事吵架,吵了几年了,实在太累了,所以就分开了,分开也好。爱情真的是个伤人的东西,我都不想再碰它了。”简非凡慢慢缓和了语气,口中透着一种苍桑。

黎敏没想到简非凡会那么坦白地告诉她一切,可她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妥帖。“对了,广州的照片洗出来了,明天给你寄过去。”黎敏转了话题,而简非凡并没有接这个话题。

“黎敏,你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你知道吗,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女孩,一尘不染的。你一看就是那种很聪明、很灵气的女孩。”简非凡磁性的声线中更加深了几分柔情。

黎敏的心倏忽一跳,她没想到简非凡会这么直接,沉吟片刻,接口说:“我可是老大难了,你可别取笑我。”黎敏眼眸一转,把简非凡的话当成了玩笑。

“黎敏,你别忘了我会算命,给你掐指一算,你五月份就会有男朋友了。”简非凡的话总有幽默的东西,令黎敏很轻松。

“真的吗?那我可就等着五月份了,看你这个算命大师算得准不准?”黎敏觉得好笑,还有一个多月就到五月了,这么短时间能有什么奇迹出现?

与简非凡的电话一直聊到了10点。黎敏也奇怪,她怎么能与一个不太熟的人打这么长时间的电话?而且还是长途。

挂了电话,黎敏的眼光仍未从电话上移开,她不知道这样的聊天还会不会有?她不知道简非凡的电话还会不会来?黎敏的脑袋像是被电话线缠住了,厘都厘不清……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们的爱在婚姻中搁浅我们的爱在婚姻中搁浅南西|小说本故事重点描写了中药厂女工赵燕子,因误解丈夫和女徒弟有染并被她所害,在报仇与报恩之间纠葛30年,二人却成了儿女亲家,后在有关人命的激烈冲突中揭开当年真相,仇人变恩人,赵燕子悔悟错恨半生,要用爱来回报一切。整部作品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关系错综牵制,人物性格极致到顶点,大喜大悲……
  • 国家使命国家使命陈玉福|小说建国初期,我西北解放军“英雄第一师”成建制地转业到甘肃新川峡人戈壁滩上,从无到有开始了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建设,迈出了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第一步,为摘掉祖国“贫矿国”的帽子再立新功。依史而著,铁血男儿,真情演绎,故事跌宕起伏,感人至深,再现了中国人民“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时代……
  • 流年(中卷)流年(中卷)朱西京|小说长篇小说《流年》是朱西京历时10年的作品,由作家出版社于2008年正式出版,小说分上中下三部,共120余万字,内容涉及城市、农村及社会各个阶层,多种人物的形象和心态,人物个性鲜明、市景逼真,生动再现了60年代至今40多年来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和人们的心灵动荡,呈现了一种史诗般的文学追求。著名作家陈忠实在看了《流年》后表示,该作品有生活的深度、广度、宽度和硬度,是生活的原汁原味,是一部具有非凡史诗气质的作品。
  • 奥林匹斯的春天——诺贝尔文学奖文集奥林匹斯的春天——诺贝尔文学奖文集(瑞士)施皮特莱尔著|小说诺贝尔文学奖,以其人类理想主义的伟大精神,为世界文学提供了永恒的标准。其中所包含的诗、小说、散文、戏剧、哲学、史学等不同体裁。不同风格的杰作,流光溢彩,各具特色,全面展现了20世纪世界文学的总体各局。这些路数迥异的作家,虽语种不同、观念不同、背景不同,但他们那高擎思想主义旗帜的雄姿是相同的,他们那奋勇求索的自由精神是相同的。而他们的雄姿,无不闪现于他们的作品之中;他们的精神,无不渗透于这些作品的字里行间。这套丛书所承载的,正是他们那令万世崇敬的全部精华。一套丛书,为我们竖起了一座20世纪的文学丰碑。
  • 盖天(上)盖天(上)骗子小炫|小说一剑东来,问鼎天下,试问谁与争锋!光寒天地,重定乾坤,仗剑独挑群雄!一个少年变成男人的基情热血故事。
  • 情歌情歌龙仁青|小说龙仁青,当代著名作家。1967年3月生于青海湖畔铁卜加草原1986年7月毕业于青海海南民族师范学校藏语言文学专业。先后从事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的新闻翻译(汉藏文)、记者、编辑、导演、制片等职,现供职于青海电视台影视部。
  • 自游人自游人弦子|小说柳平问淡出之后,你想做点什么?你呢?我们再猜好不好!当妖了——只写三个!只能是最想做的三件事!当然了!片刻,两只写满字的手攥成了拳头。我们不打开,直说吧柳平说。直说就直说,说完再打开,一样!紫玉应和着。写作!烹饪!旅行!两人异口同声,翻开手掌,果然都是这几个字,这么个顺序。她们笑了,开心地笑着注视着对方,渐渐地,眼睛湿了。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她们很幸运,找到了知己,重塑了人生。
  • 地狱:电影《但丁密码》原著地狱:电影《但丁密码》原著(美)丹·布朗|小说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头疼欲裂地从佛罗伦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苏醒,埋在各种管线与一堆医疗设备里。他完全想不明白理应身处哈佛大学校园的自己怎会来到了意大利。在他依稀的梦境中,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蒙面女子隔着被鲜血染红的翻腾河水对他低语着:去寻找,你会发现……年长的马可尼与年轻的西恩娜两位医生向罗伯特·兰登解释他的病情,并描述着他来到此地的情形,此时,一位黑衣女子突然闯入重症监护室,不由分说地一枪击毙试图阻拦她的马可尼。西恩娜一把拉起罗伯特·兰登狂奔而逃。发现外套口袋里无端冒出一个标有警示图标的钛金管后,罗伯特·兰登且惊且惧,紧接着,他无意间得知西恩娜孩提时曾是个智商高得异乎寻常的神童。
  • 狼图腾狼图腾姜戎|小说我们是龙的传人还是狼的传人?这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惟一一部描绘、研究蒙古草原狼的“旷世奇书”。阅读此书,将是我们这个时代享用不尽的关于狼图腾的精神盛宴。因为它的厚重,因为它的不可再现。因为任由蒙古铁骑和蒙古狼群纵横驰骋的游牧草原正在或者已经消失,所有那些有关狼的传说和故事正在从我们的记忆中退化,留给我们和后代的仅仅是一些道德诅咒和刻毒谩骂的文字符号。如果不是因为此书,狼——特别是蒙古的草原狼——这个中国古代图腾崇拜和自然进化的发动机,就会像某些宇宙的暗物质一样,远离我们的地球和人类,漂浮在不可知的永远里,漠视着我们的无知和愚昧。
  • 血刺血刺谭琼辉|小说叛逆不羁的庄若龙,为挣脱“市长公子”的光环,毅然决然地离开大学和深爱的女友走进了军营,从一个纨绔子弟磨炼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国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