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梦醒时分

那是个痛苦的夜晚,

那个可怕的梦醒时分,

多年后都是我摆脱不掉的浑噩梦魇!

自那晚留下的创伤,

深深标记在我的生命里,

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消失。

屋里从来没聚集过这么多的人,他们簇拥着、谈笑着,唇齿间跃动着欢快的旋律。我听到满屋子的笑语喧哗。

同事们第一次这么齐心地涌到我家,我忙前忙后地给他们最好的照顾。

均宇躲在另一个房间就是不肯出来。

大概他也被这汹涌的人潮吓到,所以他不肯出来,任凭我怎么唤他。

就在大家酒足饭饱,快要离去时,均宇走出了房门。

他突然将饭桌掀起,骂出了从未骂过的话。

人潮瞬间散去,同事们把刚才的欢笑全部打包带走,给我和均宇留出了一个适当的距离。

隔着这个恰当的距离,我看到了均宇狰狞的面孔。这张面孔一寸一寸向我靠近,忽然,他扑了过来……

“啊——”惨叫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被均宇的狰狞吓到。

一身冷汗。

每一个梦醒时分,我都要惊出一身冷汗。我隐约看到一团似烟非烟的灰灰的空气从身体里缓缓漫起,我吁出一口气。

梦中的均宇总是变成另外一个人,好奇怪的梦中人!

勇健回上海的第二天就有了均宇的电话。

均宇说衣服很合身,他很喜欢。

“勇健都回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我趁均宇心情好的时候埋怨他。

“又来了,小姐,我这是在工作,哪像你,想干吗就干吗。工作丢了,你养我啊?”

“可以啊,我养你好了。”

“开什么玩笑,就你挣那几个钱还想养我?”

均宇的声音怪怪的。

“……”我突然沉默了,喉头被东西塞住。

“噢,对了,跟你说一下,我爷爷病了,这段时间我可能没时间给你打电话了,我得去看他。”

“你爷爷不是在宁波吗?”

“是啊,正好我从上海过去也方便。他也七十多岁了,这次病得不轻。”

“什么病啊?很严重吗?”

“挺厉害的,怀疑是肝癌,确诊结果还没出来。好了,晚上我再打给你,不多说了,待会儿还得开会呢。”

“要不要我也去宁波看看……”

“不用了,那么多人你就别添乱了。好,我挂了啊。”

“哎,均宇,我这几天老梦见你。”

“梦见我什么?”

“梦见我们俩总是吵架,吵得很凶,跟真的一样。”

“唉,你就不能梦点儿我好,我有这么凶吗?你怎么总把人往坏里想。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我上班了。”

“……”挂上电话,我仍有未说出的话。

我还要问他照片是否收到?我的E-mail他是否看到,回了没有?还有,衣服不能丢到洗衣机里,要去干洗;阳台上的仙人掌该浇水了;被子也该拿到阳台上晒晒了;不要老盯着电脑,要多喝水;冰箱里的酸奶喝了没有,过期记得扔掉;碗洗了没有,不要堆一个星期再洗啊……

我咽回了没能说出的话,一种不好的预感愈加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

我揩去腮边滚落的泪,放好了电话。

梦中人又来了。

他喋喋地说着,不知疲倦。

“你招这么多人来家干什么?烦不烦啊!”

“他们是我的朋友,怎么就不能来啊?”

“你让不让我清静,被他们吵得我头都大了。”

“你的朋友来,我说过一句吗?怎么我的朋友就不能来了?”

“你怎么那么不善解人意,我累了一星期好不容易赶上周末休息休息,你倒好,生怕我休息好了!”

“谁不让你休息了,你讲不讲道理?”

“我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看上你了。”

“我才瞎了眼了找你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干吗追我呀?”

“谁追你了,是你自己上赶着愿意。”

“你……”

“我怎么了?我警告你,不许再有下次。”

“你……你给我滚出去!”

我从剧烈的痛楚中醒来。浑身上下好像都布满伤口。

我把身体蜷起来坐着,抚平过激的心跳。

梦,一次比一次真实,睁开眼,我赫然看到被我丢弃到门边的枕头!天哪,是否我真的跟均宇吵过一架?那枕头不是我用来丢均宇的吗?我们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我们争执,我们吵架,我们打得两败俱伤。

扭开台灯,我喝掉了一整杯水。

凌晨时分,又一次把睡眠丢了。

半坐起来,想起一个有趣的传说:说的是深夜里坐在镜子前削苹果,如果能够一刀到底,皮都不断的话,午夜十二时,就能从镜子中看见自己未来另一半的容貌。

我看着镜子和刀跃跃欲试,幸好家里没有苹果,我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害怕均宇的脸在那一刻变形。

夜晚开始渐渐变短,天气开始渐渐变暧,春天来了,绿色来了,希望来了。

忧郁,袅袅升起。

我准备守住梦的入口,与梦中人展开一场拉踞战。

一直没有均宇的电话,我知道他正守着爷爷。那个慈祥的老人家到底怎么样了?如果真的是肝癌,怎么办?

那晚我许了一个荒唐的愿望:

如果这次爷爷能渡过难关,那么我跟均宇一定会相安无事;如果爷爷这次真的倒下了,那我和均宇……

不敢再想下去,我开始后悔许了这个愿。只盼望此刻没有流星划过,星空永不凋落。

春天赤着脚走来,暖意正浓。

周末特意约了妮可逛街,不想却约来了一个更大的喜讯——

妮可怀孕了。

真为她高兴!没想到这么快我都要做干妈了。

本想只给自己买个更方便入睡的枕头,现在可要再多买几样小孩子的可爱玩意儿了。

“喂,是儿是女啊?”

“不知道,管他呢,儿女都好。大明倒是想要个女儿。”

“我猜一定是个女儿,猜对了,你请我客啊。”

“好,没问题,猜错了,你请我。”

“那还用说嘛。”

一整天,我都沉浸在这个即将到来的美好中。

夜变得不似以往那么可怕。

打开电脑,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均宇。之后,我又不放心地进到均宇的信箱查看邮件是否发送成功。结果屏幕提醒我:密码错误。再试一次,还是错误。几次之后,屏幕又提醒我:为了保护您信箱的安全,请不要频繁输入密码。

为什么改密码呢?难道均宇……

脑子里开始堆积各式各样的猜想,我把它们排列组合,再排除整合,仍理不出头绪。

怔忡间,我拿起了电话。

均宇的手机接通了,却跑出来一连串嘈杂刺耳的音乐声。我坚持不挂电话,等着均宇的声音。

一会儿,一个女子细软的声音跳出来:“请问你找哪位?”

“我找郑均宇,这是他的手机吗?”

女人陌生的声音令我浑身一凛,第一反应是我打错了。

“噢,是的,他正在理发,你等下再打来。”

我狐疑地挂了电话。他真的在理发吗?还是……

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拼凑起来,很快在我脑中形成了画面。

应该不会。别人可能,均宇一定不会。因为他是郑均宇。因中他是我爱的郑均宇。我慎重地思前想后,不轻易下任何结论。

一个小时后,我按下了重播键。

“均宇,是我,你在哪?”

“喂,天倪,我在理发,要不理完我再打给你。”

是均宇的声音,只这一句话,电话就挂断了。我根本没有来得及问爷爷的病情。

理发需要那么久吗?洗头、剪头、吹风,也许还要再加上按摩,一个小时恐怕是不够的。

可能吗?!

颓然地关了电脑,我开始发呆。

我不想自欺欺人,也不想坐以待毙。那我该怎么办?

女子尖细陌生的嗓音连同那串嘈杂刺耳的音乐声持续往复地在脑中回旋,传递出不安的讯息。

手机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令人更加焦虑惶恐。

不知什么时候,身体倒在了床上,没有脱衣服,没有盖被子,我睡得极不安稳。

梦中人再一次将我击败。枕着有安眠功效的崭新的枕头,我仍从浑浑噩噩中惊醒——爷爷倒下了,爷爷走了!爷爷去世了!!

啊!——一声心神俱裂的惨叫!

我睁着双眼,恐惧不安,直到看到了枕边的电话,才回到现实中。

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而已。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爷爷有均宇的陪伴,一定是健康的!我努力装着乐观。

电话挪位了,我一度担心曾经错过。

我拿起了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刚好凌晨一点。还好,应该还算前半夜吧。前半夜的梦一定是反梦。我不停地安慰自己,我开始痛恨自己那个莫名其妙的许愿。那根本不是什么愿望,简直就是魔咒!

一整夜,均宇的电话没能打来。

一整夜,我在梦的入口,屡战屡败。

第二天下午,我才找到了均宇,他说现在说话不方便,晚上他一定会打给我。

我说不信,他说一定会打。

我说几点,他说最晚九点。

我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选择等待。

永远不安于等待的角色,而命运一再让我等待。

那是个痛苦的夜晚,那个可怕的梦醒时分,多年后都是我摆脱不掉的浑噩梦魇!自那晚留下的创伤,深深标记在我的生命里,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消失。

八点钟,我先收到了肖楷的短信:

天倪,我已经跟我妻子谈了,谈了我喜欢你的事,我想跟她离婚,我们能谈谈吗?

我未加思索地点了回复键:

我就要结婚了!请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是的,我就要结婚了!不管肖楷信不信,我都要把这句话说给他听。

对于不爱的人,总是不计后果地伤害。因为不爱,所以就没有任何愧疚。那个时候还不能明白,我对肖楷,正有如均宇对我。

关上手机,我专心等待均宇的声音。

再没有比等待更令人消极的事了。它能让一个健康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神经质。为了消磨如此煎熬难耐的等待过程,我打开了电视,让房间尽可能地热闹起来。

屏幕上,聒噪的戴眼镜的主持人正在绘声绘色地讲故事:

“树上停着10只鸟,有人开枪打下了1只,请问:树上还有几只鸟?中学生答:这题会考吗?是复习重点吗?商人答:你说几只?可以商量嘛。推销员答:只要本公司生产的枪支,你想留几只都行。比尔·盖茨答:要打更多的鸟,需要升级系统软件,并启动另一个窗口。米卢答:态度决定一切!周星驰答:曾经有10只鸟摆在枪的面前,枪没有珍惜,直到鸟飞走了,枪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帝再给枪一次机会,枪要说,灭了你!如果非要加一个限数,枪希望是10只……”

九点过十分,均宇的电话终于来了!

第一句话我就问:“爷爷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已经……已经……去世了?”

“噢,是啊,我爷爷去世了,上星期的事了。你怎么知道的?我已经跟你说了?我都忘了。”均宇轻描淡写地说。

“真的去世了?”我的鼻腔迅速酸涩。

“肝癌很难治,一发现就是晚期了。”

“是嘛……”我呼了一口气,忍住自己欲泪的情绪。

魔咒应验了!魔咒就要应验了!

有个可怕的恶魔正在噬咬着我全身每一个细胞。

我更紧地握住了话筒,用力抵御疼痛。

接下来的五分钟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均宇的声音更比平时多了份柔软,听不出任何异样。直到我问:

“均宇,你的信箱密码改了吗?”

均宇的声线突然高上去,“天倪……我们分手吧!”

“什么?分手?为什么?均宇,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尽管这场分手的彩排已在梦中预演过无数次,此时此刻,我仍是六神无主,脑中一片空白。

“我们性格不合,好多方面都不适合。好多想法也不一致。”

均宇平静得像是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性格不合?怎么不合?你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吗?”

我哽咽了,眼泪凝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有时挺开心,有时很不开心。你的一些行为我接受不了。”均宇这时才说出改密码的原因,说出我侵犯他的隐私权等等。

“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可是那都是因为爱你,想知道你在跟什么人来往啊。谁让你一直不给我打电话,我根本不知道你在上海的情况……”

“那你也不能偷看我的信啊,你还以我的名义骗别人,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女孩儿!还有,你根本没有怀孕!没想到你从那时就开始骗我!你真是不可理喻!”

均宇的声音又狠又稳地传来。即使隔着长长的电话线,我仍能感觉到均宇目光的冷冽。

“均宇,你偷看我病历?”我震惊地。

“那你为什么撒谎?!张天倪,真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人!”

一阵僵死的静默。

我泣不成声了,“均宇,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是我的错,我向你认错。可我真的没有恶意啊,一切都是因为爱你。说怀孕,我也是想跟你结婚啊!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不等均宇回答,我抢着说下去,“均宇,能不能收回今天你所说的话,我只当什么都没听见。我们不分手,好不好?好不好?”

均宇心软了,口气也跟着软下来,“天倪,别这样,其实我……其实你们两个都挺好的,你们俩身上都有我喜欢的东西,只是我必须要做出选择。我也不想再这样拖下去。我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

“什么?你们俩?均宇,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我的心被猛得戳了一记,狠狠发疼。

“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她搬到上海来了。我们又碰面了。她一个人在上海,也没什么朋友,父母也不在了。她很需要我。没有我,她可能活不下去的……其实你们两个我都很喜欢,她很温柔,有女人味;你很可爱,有书卷气,你们两个在我心中都无法替代,只是她更需要我。你们俩比较起来,她可能更适合我……我也想在上海定居下来。天倪,你……忘了我吧……”

以前的女朋友?是那个广告模特?选美小姐?或是那个主持人?还是那个富商的千斤?要么是那个美女作家?难道还有我不曾追问出的一个?我的脑袋一下子混乱了,心惶惶乱窜,无法厘清头绪。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为什么骗我?”

我的心跟着身体急剧坠落,声音不能控制地失去平衡。

“天倪,我没有想骗你。其实那次你来上海,我就想跟你说了,可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大老远来一趟,我也不想让你太伤心。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儿,你很纯,我怕你受不了……天倪,其实你根本不了解我,我不像你想的那样,我既没你想得那么好,也没你想得那么坏。我说过,你要到四十岁才能了解我。而我现在就需要懂我的女人。我们之间差别太大了,完全两个世界的人。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天倪,你忘了我吧,以你的条件,你不愁找不到男朋友的……”

“我不要,均宇,我知道你是跟我开玩笑的,我知道……”

心里堆积起快要崩溃的痛楚,我开始语无伦次。

“天倪,你就忘了我吧,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太单纯,我太复杂。我们许多地方都不合,你太传统保守,而我喜欢冒险刺激。你喜欢吃甜,我喜欢吃辣。我们吃都吃不到一块儿,将来真要是结了婚,也是过不到一起的……许多夫妻都是因为合不来离婚的。我爸妈就是这样,我看得太多了……天倪,你条件那么好,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

“我不要——,均宇,我们不要分手,均宇——”

“好了,天倪,我不跟你多说了,她还在等我,再见!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如果你愿意,我们还是朋友……”

“均宇,均宇——”

……

那通电话打完,我完全瘫倒在地上,整个人就像沉入了漆黑的海底,不能呼吸,只能任凭自己的心狠狠坠落。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一直以为提出分手的会是我,没想到还是均宇抢在了前面。愤怒、泄气、绝望、悲伤一拥而上,我顿时手足无措了。

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可真正来的时候,我仍是没有办法面对。

均宇,为什么要辜负我??爱情真的说走就走了吗?

你忘了你在海边发过的誓言,你说过我与别的女孩儿不一样,你会一辈子珍惜我!永远爱我!你说过的!你还要看我穿婚纱的样子,你说我会是最美丽的新婚,你还没有看到啊,怎么就这么急地离开呢?你忘了你说要一辈子吃我煮的饭,我的厨艺最好的时候,你真的再也不想吃了吗?你不是最喜欢给我戴耳环的吗?我又买了好多好多等你来给我戴啊!你不是最喜欢看我穿细带凉鞋的脚趾吗?可夏天还没有到啊?你真的等不及了吗?……

均宇?你都忘记了吗?

曾经的山盟海誓像幽灵般飘落到我肩头,蓦地,我有点不负重荷了。

泪水滔滔而下,擦拭不及。

最坏的结果我以为是爱情没有了,原来,爱情从不曾消失,它只是从我这里,迁到她那里了。

一种濒死的痛楚被撕裂开。

我专心致志地哭,声嘶力竭地哭,不顾一切地哭,惊天动地地哭,哭出心中所有的委屈与伤痛,排尽体内所有的爱情毒素。

那一晚,均宇跟我提出了分手;那一晚,肖楷跟妻子提出了离婚。

那个苦难的夜晚,化成一把尖刀,一寸一寸割裂我的躯体与灵魂,直到遍体鳞伤、魂飞魄散、奄奄一息。

熬过了那个不堪的夜晚,第二天一早,我和肖楷在电梯里不期而遇。

我把头深深埋下,藏好自己肿胀的双眼。

我们没有说话,第一次,肖楷用沉默面对我。

我按了十六层,又按了六层。

在那个狭蹙沉默的空间里,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忽而急促,忽而平缓。

我们各自陷落在自己的思索中,以沉默对抗着。

六层到了,肖楷走了出去,带走一个落寞的背影。我依稀看到他腊黄的脸色和眼睛下淡淡的阴影。

电梯门“哗”地又关上了,再一次看到自己映在电梯门上的那张忧郁的脸,突然发现,额头的青春痘竟奇迹般地消失了。

我努力地、不可悒郁地笑起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如果时光忘记了如果时光忘记了妮巧儿|小说五年前,他把她从黑暗的地狱中救出,却又亲手将她推进绝望的深渊。五年后,他们再度重逢。他为了私心,明知她已有男友,却执意纠缠,甚至不惜赌下整个集团。她清楚他只是拿她当妹妹,却控制不了日渐沉沦的心……那些年,那些鲜血淋漓的回忆,那些连时光也治愈不了的伤痕,是孽缘天定,抑或是人为的精心算计?当谎言的外衣层层剥落,当真相步步逼近,他们的爱情,该何去何从?
  • 名媛望族(完结篇)名媛望族(完结篇)素素雪|小说江州城里,一抹温婉浅笑,一番机智言谈,镇服万千义军。万圣殿中,一曲《凤凰于飞》,一支惊鸿燕舞,四座惊艳。当往昔恩仇了却,当两国硝烟熄灭,锦瑟终于如愿与完颜宗泽共结白首。成婚那日,十里红妆,金铃摇响。她身着凤冠霞帔,含笑成为他的王妃,从此走进他的王府,也走进那埋藏着无数隐秘的皇宫。朱红宫墙内,有着这世间最深潜的猜忌,最铁血的权术。一段帝王旧情,牵扯皇子身世成谜。一场连环巧计,引得情人反目操戈。东宫惊变,帝心难测,妃嫔争宠,兄弟互戮……谁是皇帝真正属意的继承者?又是谁登上皇位掌控锦绣江山?九重宫阙,风云变幻。锦瑟置身其中,能否翻云覆雨,解开那重重阴谋织成的棋局?
  • 七侠五义七侠五义(清)石玉昆|小说历朝历代都会有奇闻趣事,这样的故事带给我们怎样的精彩呢?细细品味!
  • 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法)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成于1833年12月,是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外省生活场景》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巴尔扎克自称这部小说为《人间喜剧》中“最出色的画稿之一”。小说描写了葛朗台夫妇、父女、伯父与侄儿等之间的家庭矛盾,深刻揭示了资产阶级家庭中的金钱关系,广泛展开了19世纪前半期法国外省的风俗画面,塑造了世界文学人物画廊中四大吝啬鬼之一葛朗台这一典型的艺术形象。小说充分体现了巴尔扎克丰富的艺术实践和创作特色,标志着他小说创作的一次飞跃。
  • 让我幸福给你看让我幸福给你看米约|小说没有谁愿意一直孤单,没有谁不渴望温暖。不管多么不舍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不管多么眷恋那段快乐张扬的时光,生活还在继续,她总会再遇见一个人。他纵容她宠爱她陪伴她,把她又冷又硬的心融化。
  • 爱伊河畔爱伊河畔艾琳|小说银川,美丽的城市。一座有着悠久历史和辉煌文化的城市。美丽的爱伊河像一条迷人的玉带,舞动着这座城市灵动的神韵。为了她,西夏公主后裔柳依依舍弃了上海优越的生活而远赴塞上;为了她,区委书记范立国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为了她,回族美女纳清荷致力于弘扬清真饮食文化,并与美国专家克拉克碰撞出一段感人泪下的跨国之恋。
  • 千山万水:拯救心情的治愈系深情力作千山万水:拯救心情的治愈系深情力作明月他乡照|小说“反反复复才发现最好的原来一直在身边”,这是卓男情窦初开时最喜欢的一句广告词。历经家庭惨变,爱人抛弃后,卓男以为命运拿走了她的全部,却没想到最好的那个人原来真的一直在自己身边。邵亦峰,尘世间再无一人如他般爱她至深:只有他肯为她守候十年,非卿不娶;只有他肯飞过整个太平洋,悄悄地看她一眼……然而,门第的阻力、商战里的陷阱、致人死地的阴谋,使这段倾城之恋变得难容于世。被逼入绝境的二人,究竟是会为一瞬的刻骨铭心奋不顾身,还是会在万念俱灰之际滞足不前?
  • 商略商略孙力|小说小说以一个超级大荐目的决策,研发,管理,销售为主线,两大公司围绕新产品、新市场的争夺,互相设局,计谋重重,悬念迭起,机会还是陷阱?友情,爱情,亲情,杂糅其间,剪不断理还乱。在瞬息万变的IT业,国产与进口,土枪与洋炮,人才与庸才,跳槽与挖人,两大公司在风云变幻的商场天地里,展开了贴身肉搏。恒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对手天赛却已连夜布好战局,磨刀霍霍。恒佳该如何接招?是破釜沉舟,吹起进攻的号角,还是稳坐中军,暗度陈仓?抑或独辟蹊径,异军突起?原为好友的两位销售精英分道扬镳,各为其主,将展开怎样的对决?本书环环相扣,扣人心弦,相信读过本书,你将品味商战之智慧,销售之残酷,职场之玄机。
  • 闪婚当道闪婚当道白夜|小说她以抢滩登陆的速度与一个认识不过三个月的男人结婚,告别了“剩女”时代。可婚前看似坦白的老公,感情世界里却不只有她一个女人。这个对感情充满不安的男人把自己的感情分成了很多份,而且竟然只给她其中的八分之一。分享工作苦恼的异性同事、分享心事的红颜知己、一起喝酒的异性哥们,还有宛若亲人的初恋女友,她们以不同的方式与她一起分享着她的丈夫,甚至频频入侵她不够稳固的婚姻生活。旧男友放弃游戏情爱,要求重续前缘,让她的感情世界也危机四伏。当婚姻危机的讯号弹打响后,他们爱情还能坚持多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不肯下跪的羔羊:动物篇不肯下跪的羔羊:动物篇微型小说选刊杂志|小说本书是微型小说集。本套书精选了3000篇闪小说,所有篇目均为国内公开报刊发表过。每篇都有独到的思想性,画面感强,让读者读其文,闻其声,脑海中萦绕这些故事的人物和画面。适合改编成手机短信小说。这些闪小说除了通过故事的演绎让读者了解这些闪小说的内容和领悟其中的深刻含义外,特别对广大初高中生读者的心灵是一次很好的洗涤,对他们往正面的成长和经验的积累有很大的帮助。